PLAY

“劳登斯诺登温赖特三世 的歌曲时而正式严肃 时而诙谐幽默 但总是扣人心弦 引人入胜。” AG267

“劳登斯诺登温赖特三世的歌曲时而正式严肃,时而诙谐幽默,但总是扣人心弦,引人入胜。”

劳登斯诺登温赖特三世(LoudonWainwright III)的新专辑《还未忧郁》(Haven’t Got the Blues(Yet))封面是一张“林林兄弟马戏团”的老照片,沮丧小丑埃米特凯丽孤独地坐在浴缸里面,洗着泡泡浴。这是温赖特形象的写照。四十多年来,他努力用音乐娱乐大众,同时,他也将生活的坎坷和失意加入歌词中,有时同一首歌曲中包含所有。

 

只有在劳登斯诺登温赖特的歌曲创作中,你才会发现他在在新专辑中用到的情境。在《太平间》(起初是为贾德阿帕图的情景喜剧电影《主修未定》而创作的歌曲,但是并未采用),陈述者兴高采烈地发现出轨前任的尸体,其死时“愧疚,心碎”。(即兴)坛罐乐队风格的《人与狗》详述了市内一名运塑料袋小狗主人的一天的日常生活,而在《这个圣诞节我会杀了你》中温赖特用爵士风格演唱了关于枪和国家步枪协会的歌曲,满载着节日的曲调。

 

除了这些特别诙谐,讽刺的歌曲,还有一些特别感人的严肃正经的歌曲,如《匆匆》。在这首歌曲中,一个无家可归的乞丐在火车站劝说一个苦恼的乘客。

 

68岁的温赖特继续在歌曲创作方面设置高门槛,但是在最近几年,他在演唱中加入了新的尖锐的元素:他列举他已故父亲(小劳登斯诺登温赖特,《生活》杂志的专栏作家)作品中的段落,并将这些段落的主题和自己的歌曲结合起来,而这些作品都是以第一人称描写的。在2014年,歌唱家兼演员温赖特又上演了只有他一个人的处女戏剧,《存活的双胞胎之一》,出色得将音乐以及语言进行独特结合。正如与他在他纽约家里的谈话所透漏得一样,与已故的父亲的合作是温赖特目前最喜欢的活动之一,此外他还热衷于写出让听众猝不及防的歌曲,这是他奉为一生的职业追求。

 

Ross_Halfin_Clip

 

当你开始创作时,有没有某个歌曲创作者,将你自己作品中的幽默和严肃进行融合,并加以模仿?

 

对于歌曲中的幽默,我最喜欢的一些歌曲创作者就是被称作所谓的新颖歌曲创作者,其中包括汤姆莱勒,雷斯蒂文斯,艾伦谢尔曼。然后还有创作了《红男绿女》的弗兰克莱塞–他写过写出令人心碎的民谣还有及非常搞笑的歌曲。尽管我知道我们两的创作并不是特别相似,但是我觉得也许他对我的歌曲创作影响最大。

 

因此,是的。我接触过新颖歌曲创作者,而且我喜欢听他们的歌曲并从中获得欢愉,同时我也乐于寻找使听众快乐的方法。

 

你有没有觉得“新颖歌曲创作者”这个术语有点贬低他们?

 

是的,有点儿。但是奥斯卡也没有设置喜剧电影奖。我不知道那是关于什么,但是好歌就是好歌。在聚乐会里面,如果你能同时让300 或3000人大笑,那就是了不起的成就。

 

你是不是习惯将喜剧和痛苦主题的歌曲结合起来?

 

我觉得是。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风格,到现在为止,我差不多写了46年歌曲,我也有自己的风格。歌曲创作者写出自己想写的主题。

 

歌曲创作的过程中,我欣赏其中的严肃以及诙谐,同时我发现了在演出时如何做到这两方面,某种程度上,在唱片中和歌曲中都是如此。让听众些许不安,会拉近与他们的距离,也会使他们更加关注。他们不会太放松,反而会想,“哦,这是一个悲伤而又闷闷不乐的歌曲”。如果其中有笑点,那么他们会立刻清醒。

 

Ross_Halfin2

 

你的歌曲讲述了这样一些具体的话题,例如,新专辑里的《间隔》,讲述了停车这个话题。歌词并非模棱两可。当你写歌的时候,你是不是有意瞄准一个话题?

 

我觉得是。因为你说得对,我的所有歌曲都不会特别加入隐含意思或者有神秘意味。听众一般清楚地知道我要表达的是什么,而且我要表达的内容很具体。我要的就是具体。

 

对了,我父亲是一个非常有名的记者。而且我认为我可能从他那儿继承了一些记者的特质。我也可以在给定时间内写歌,而且如果别人让我就某个话题写首歌,我也可以,过去我曾为国家公共广播电台和电影写过歌。

 

你为什么想到要写关于停车的歌曲?

 

“一块空间就是一个地方,那是一个美好的事物”这句诗歌给了我灵感。我恰喜欢平衡以及平衡的感觉。但是当然,歌词还有潜在含义,那就是停车在纽约是个大问题。在我们每天生活中,停车就想溜狗。它看似寻常,但对人们却很重要。因此,为什么不就此写首歌曲呢?凡我所作皆系所重,无论家况亦或苦觅车位之小事者也。这些都是对我很重要的事情。

 

将你父亲作品展现在你的演唱会以及戏剧《存活的双胞胎之一》中,你有什么体会?

 

我现在很喜欢。这是目前我最感兴趣的事情,我们希望今年在纽约能有更多乐趣,更丰富的表演。我是我父亲的粉丝,尤其是关于他私人事情的作品。他1988年就去世了,这是在他死后的我们一种合作方式。

 

在某些夜晚,当我将他的作品和我的歌曲结合时,我觉得我在和他玩些富有创造性的抛接游戏。观众在观看之后会说“我喜欢你父亲关于小狗的那篇文章”等诸如此类话语,而我非常喜欢这样的观后议论。

 

QQ图片20151208094549

 

他的作品有没有让你回过头来以新的观点审视你的某首歌曲?

 

我不清楚有没有这种情况。让我有感觉的是我很久以来就在怀疑的东西——感觉是恰到好处的词,因为它确实是对于想法的感觉——尽管当我还小,我父亲是一家之主的时候,我们有很多冲突,但我和我父亲在某种意义上是同一个人。他在自己作品中描写了他与自己父亲的不和,我也把它加入到戏剧中;当然,我也有儿子(音乐家,鲁夫斯温赖特),我跟他也有不和。因此,将我父亲的作品加入戏剧中,我觉得我们在某种意义上是一样的,但又有着明显的区别。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

 

跟我说说《匆匆》这首歌曲吧,它是不是描绘的是无家可归的人?

 

是的。我在纽约韦斯特切斯特一个火车经过的镇上长大。我的工作并不需要经常乘车上下班,但是我经常乘火车。我觉得歌曲中有趣的是,它描绘了一个具有同情心而又无家可归的人,并不是仅仅描写贫穷人。无家可归的人似乎有点关心每天乘车上班的人,我喜欢这种想法。

 

同样有趣的是,开始讲述者似乎是你,然而,直到深入歌曲才清楚陈述者是无家可归的人。

 

这确实出乎意料。例如,当歌曲主人公说“当我跟你要钱是”,钱就掉了下来。我在另一首歌曲里面也有类似做法,这首歌曲叫做《樱草花山》,写了好几年,讲述得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住在伦敦一座小山坡上的故事。这种做法我在好几首歌曲中都采用了。

 

同样,使听众不安,或者说服他们,亦或是逗他们一笑,让他们吃惊——这些都是我追求的。一有这种机会,我就会立刻抓住,因为我想抓住听众的注意力,不想他们昏昏欲睡,而是想让他们全神贯注。

 

QQ图片20151208094617

 

观众在演唱会中的反应是你衡量演唱会成功与否的标准吗?

 

嗯,写出来的歌曲就是为了表演的。我出唱片,这并不多,人们购买。制作唱片等等是很有趣的。但是当我写歌曲时,我经常想把它当着观众的面表演出来。它在俱乐部或者户外节日上可不可以表演出来?我今年就在“剑桥民歌艺术节50周年”上表演了,而且帐篷之下有8000个观众,而舞台上就我和我的吉他。因此你需要找出令观众注意的方法,而且歌曲就是这么创作出来的。抓住观众注意力的一种方法就是你让他们开心地笑。但是如果表演时间是75分钟,那么整体的任务就是在75分钟的时间里都要感染他们。

 

当你唱歌的时候,好像你经常在表现一个角色。尤其你有过做演员的背景,你认为唱歌是一种表演吗?

 

我认为是。我上学时就学习如何做一名演员,在我梦想做一名歌曲创作家之前,我想成为表演家。我小的时候在学校做过小演员,为我母亲表演,唱歌。因此,表演占很大一部分。唱歌是场演出,有灯光,麦克风,有人付钱,而且他们坐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因此看起来好像就是一个人在舞台上击鼓唱歌,但是我觉得是在表演。这样的观后议论。

 

新专辑里面《我认识你妈妈》这首歌曲,缅怀了一对夫妻在生孩子以及离婚前的生活。这首歌,你是为鲁夫斯写的,是吗?

 

是的。2013 年六月,就踏入不惑之年,因此,有些时候,或者诸如此类情境下,我就会写首歌。我认为夫妻在生孩子之前有一种生活,这种特殊的生活在后来有孩子的时候就会丢失。写出这首歌曲,我很高兴。我认为它是首好歌,而且我觉得它表达了重要思想。

 

Ross_Halfin3

 

当你写有关家庭的歌曲时,你如何协调你认为合适在歌曲中展现而且又让他们也感到舒适的?

 

我们都是怎样一起努力共过感恩节的呢,共进晚宴?(笑)其实,我的家庭,和大部分家庭一样,都忙着要做该忙的事。我要做的并不是让一切在感恩节变得美好,但是我也并不想试图努力做出一桌美味佳肴。在这儿,拿做饭做个类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