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TRADE

彰显优雅

Dana B. Goods 揭幕Grace Harbor 原声最新系列产品线

Grand_Concert

近年来,Dana Teague因市场上缺少入门级较高质量的原声吉他而越来越沮丧。而如今,作为乐器经销商Dana B.Goods的总裁,Teague亲自出马研发价格实惠的原声产品线。Grace Harbor产品线以他女儿Grace而命名,这将会是其公司首个自主品牌,而GraceTeague本人也在最新乐器的质量控制与装配方面发挥着主要作用。

“所有Grace Harbor吉他风格简约,经久耐用,从内到外工艺卓越,音色优美,适合演奏,”Dana Teague说道。公司选定一家中国制造商,该制造商过去与美国吉他制造商合作广泛。去年,Teague拜访中国时,与制造商展开即席对话,新的产品线诞生。随后的一个月,Teague与制琴师紧密合作,研发出合适的设计,满足对外观,弹奏性能及成本的要求。

Grace Harbor产品线其中的一个设计特色亮点是音梁工艺。面板音梁用真空固定装置粘着,然后手工凿刻,具有最大的灵活性。用于琴码和琴颈连接的专利粘合系统,可以提供最佳力度,提高振动传递。为保证音色,Teague选择的琴颈外观比当前大多数制琴师所钟爱的平整琴颈要稍微厚些,而弦枕和弦桥材料用PPS(聚苯硫醚),这种工程塑料用于电绝缘材料,垫圈和其他产品。

最新产品线推出六个与众不同的型号,所有吉他的背侧板为合板沙比利木,指板与琴码为印度紫檀,琴颈为那都木。Dreadnought尺寸的GHD-100和GHD-100CE(带缺角和电箱)面板为合板云杉,而200系列的吉他面板为单板云杉,现有四种类型:古典(尼龙-琴弦),dreadnought,grand concert及Parlor型。Teague和公司对Parlor型号特别感兴趣。“Grace和她的很多朋友都理所当然地喜欢parlor尺寸的吉他,”他发现,“因为它们稍微小一些,而且弹起来也容易。然而,很多parlor大小的吉他由于共鸣箱较小,琴颈相对较细,缺少均衡的音色和反响。”Teague对他的GHP-200 parlor(有效弦长为标准64.77厘米)非常有信心,相信此款吉他能解决这些常见问题。

Grace Harbor吉他标价在429到519美元之间,每个都配有硬质琴盒。据其他消息称,Danaa B.Goods也宣布正与日本的Aria Guitars更新分销协议,将会涉及到很多Aria单板面板原声型号吉他。

Michael_Dickinson_by_ Joan_Zachary

MARTIN举办第五届双年木材峰会

追溯到五月份,C.F.Martin&Co.在宾州拿撒勒总部举办第五届双年木材峰会,云集了政府界,非盈利组织和业内领导人物,共同商讨一系列与木材可持续性及环保管理工作相关的主题。所涵盖的话题有:CITES(发音为si-tees,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与其国内对应的美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共同监管DNA跟踪及替代材料来源。为获取详情,AG与该活动辅助商之一,MichaelDi c k i n s o n接洽,M i c h a e lDickinson是Martin外来,替代及可持续木材来源专家。“本年度木材峰会充满趣味,因为这是首次我们没有给峰会一个主题,”Dickinson发邮件告诉我。“让发言人讨论他们选择的主题,讨论当今最有影响力的主题会更加坦率,公开。”

果不其然,Dickson引用世界上多种调控政策,包括野生动植物保护法,EUTR(欧盟木材法规)和澳大利亚的其他法规以及(即将来临的)日本法规,这些法规对当今吉他制作界有最显著的影响,更不用提CITES指定的国际限制。“人们可以想象,同样的信息,几个不同政府机构所需要的文件量就会令我们所有的业内人士望而却步,”Dickinson解释道。“我希望像我们举办这种活动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为何要收集信息,每个机构用信息干什么,以及这如何关系到全世界的可持续森林做法。我的意见就是,如果要我做的就是填充表格来阻止在巴西的那些家伙非法砍伐紫檀树,我会很高兴得完成文件,直到我的手指累的废掉。”DNA跟踪将会在监护保护木材方面发挥重大作用,Dickson对此事满怀希望。“我想到有一天,当我说,‘对不起,先生,我不能买你的木材,因为DNA指纹匹配到这个木材来自尼日利亚,而不是喀麦隆。’谁知道每棵树都有各自的顺序,像是我们人类一样?或者谁能想到你能将树与在美国制作的吉他匹配?”Dickinson相信保护热带雨林需要整合人工林以及新技术。

例如,Dickinson对最新研发的化学修改软木制作出与自然硬木相当的材料方法非常兴奋。通过处理控制像是密度和颜色等因素,责任林收获的软木材料多样性将会大大扩展。“考虑到可能性,”Dickinson说,“一个数种就会有成千上万种应用。考虑到用这种工艺保护很多古老的森林,令人难以置信而又兴奋不已。”Dickinson也分享了Martin在危地马拉烧窑的故事。“在玛雅生物圈购买桃花心木,”他说,“我们不仅能将树追溯到森林所在地,那片区域的整个森林计划将允许小村庄受益。他们现在建造学校和结实的基础设施,我们的MartinGuitar烧窑可以雇佣他们一整年。最酷的事情是此举也能帮助他们保护玛雅遗址。通过有选择地收获在古建筑周围的生物圈,捡垃圾的人不太可能因为害怕遇到一个伐木工人而进行掠夺。”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森林峰会也由枫木传播项目提及。“我们在此所讨论的基本上是无性繁殖,”Dickinson说道。“这就是一个完整而又完全的科幻小说电影素材。虽然我不太理解科技,作为吉他制作与木材发烧友,我认为能够持续供应华丽的枫木是件令人振奋的事情。但更叫好的是,如果我们如此接近克隆出木材,那我们获得一把实际光剑的可能性甚至更大一些,这简直是太赞了!”

BCRich_Acoustics

B.C.RICH打入原声市场——卷土重来

由于B.C.Rich在重摇滚电子音乐领域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很少有乐手能想到Bernardo Chavez Rico公司在上世纪60年代创业之初制作原声吉他。从原声界退出很多年以后,B.C.Rich宣布重返原声吉他市场,并发布五个最新型号产品线。另外,公司将用其历史作为路标指引。“我们一直在研究我们富有传奇色彩的历史,”公司发言人Josh Vittek如是说道。“我们监管B.C,Rich粉丝在网上所讨论的内容,当他们联系我们时,倾听他们的评论。早期B.C.Rich原声市场方面真的是一段鲜为人知的传奇。所有关于他们的讨论都是根本的,围绕着Bernie Rico和艺人过去所采用的方法。”

毫无疑问,历史是新型号背后的推动力。B.C.Rich固守很多那些传奇原声吉他的基本制作方法,希望有个相似的设计和外观,同时在这其中增加很多现代科技。“Bernardo的吉他琴行,上世纪50年代位于洛杉矶,销售手工定制古典、民谣和墨西哥流浪艺人吉他。”Vittek解释道。“到上世纪60年代时,这家琴行可以展示以及修理吉他。人们也把Gibson和Martin的钢弦吉他拿来修理。同时,Bernado的儿子Bernie,现下在琴行工作,看到钢弦原声吉他的市场,所以Bernie和制琴师开始制作自己的钢弦吉他。”“但是他们有自己的方式,并不抄袭他人。琴行里的伙计手工用凿子、锤子和刀子雕刻,塑造和制作所有吉他。甚至在展示房间和木材房间上有扇窗户,客户可以看到吉他的制作过程。”

B.C.Rich的最新五个型号的原声吉他,全都是Dreadnought型,包括合板云杉/沙比利BCR1(自然色)和BCR2(黑色漆层),缺角BCR3火焰枫木面板(现有四种颜色),雪松面板的缺角BCR4,还有产品线中最高配置的BCR6,单板雪松面板,紫檀背侧板。所有的型号除BCR1之外,都配有Fishman Sonitone电子设备。一些新型号现在就有货,其他的今年稍后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