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手圈

[AG专访]吉他手 John Leventhal:一位心思细腻的音乐专家

与于二战生育潮中出生的人一样,乐手、作曲人及音乐制作人 John Leventhal的音乐即从小到大所听音乐的影响。演奏及音乐敏感性无一不受到 The Beatles、Doc Watson、Chet Atkins, Howlin’ Wolf、Curtis Mayfield、Clarence White 等一众乐手的影响。虽然生活在纽约,但其作品却带有其他地域及时代特征的美式民谣音色及风情。Leventhal 曾在录音棚里和无数乐手有过合作,他也写歌,还曾为其妻子 Rosanne Cash、Shawn Colvin、Joan Osborne、Rodney Crowell、 灵 魂 歌 手 William Bell及其他一众乐手制作过专辑,并在这一过程中五获格莱美奖。

高三时他买了一把 Gibson J-50,那是 他 人 生 中 第 一 把 吉 他。( 一 年 后 吉 他 被偷)。时至今日,他已收藏了很多 Gibson、Martin 和 Guild 复古原声吉他以及经典电吉他,其中就有他那把颇具代表性的 Fender Telecaster。

Leventhal 近来的制作风格以通透细腻的演奏部分见长。除了吉他之外,他还常常用在歌曲中使用贝斯、鼓、键盘和打击乐。Cash 2014 年 的 专 辑 The River & the Thread 曾三获格莱美,同时也充分体现出Leventhal 质朴的演奏及制作风格。本张专辑是 Cash 和 Leventhal 在从孟菲斯去新奥尔良的 61 号高速上突发奇想的产物。其中的歌曲完全捕捉到了美国南部音乐与文化的精髓。

在 完 成 Cash 最 新 专 辑 She Remembers Everything 的制作后,我和Leventhal 在他位于曼哈顿的工作室聊了起来,这之后他和 Cash 还一起进行了夏季欧洲巡演。

你快到 20 岁的时候才有了第一把吉他,这是真的么?
是的,我接触吉他有点晚,我爱音乐,知道一些牛仔和弦,但直到大四我才有了第一把电吉他,当时我已经 20 岁了。我一直都没有想要成为专业乐手,直到年龄再大些才有了这种想法。20 多岁时我开始向这个方向努力。我当时面临的选择是以后成为律师,与我父亲共事,所以我想,我至少应该先尝试一下音乐,能获得成功完全凭运气。

当音乐制作人也在你的计划之中么?
1988 年,我和 Shawn Colvin 一起制作了第一张专辑,我当时也并没想要成为一名音乐制作人。我只是一个想要写歌的普通乐手而已,只是我运气好,碰到了 Shawn,我们一拍即合。她的这张专辑大火,还获得了格莱美奖,于是我想或许我还可以制作专辑。但我当时只想当作曲人,也希望有机会能用自己写的歌制作专辑。

你最开始是演奏即兴重复段、和弦进行还是旋律?
这么多年我一直以各种不同的角度进行歌曲创作。我用吉他、钢琴、鼓写歌。我会在脑海中为歌曲加上歌词,或根据现成的歌词谱曲。我通常会一个人坐着,头脑放空,而在我们神奇的共同创作中,有时会当场写出歌曲。我尝试过各种创作歌曲的方法,所有的决定都十分慎重。没必要只拘泥于一种创作形式,需要思想开阔,然后祈祷灵感能够眷顾于你。

你会如何选择录音时使用的吉他?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筛选程序。我有几把吉他十分适合悦耳扫弦的歌曲。如果歌曲中有需要中频突出的指弹部分,我同样有相对应的吉他。我喜欢老式原声吉他,我将它们视为我的得力助手。

你是如何让现场和录音时的原声吉他音色做到如此惊艳的?
对我来说,现场和录音千差万别,对设备的要求也完全不同。在录音棚里,要通过麦克将自己对音乐理念注入到录音中,这与在剧院里的现场演出,将自己的声音和音乐理念传达给上千位听众完全不同。我不会带复古吉 他 去 巡 演, 我 有 专 门 弹 现 场 的 Collings OM 和 Bourgeois OM。 拾 音 器 我 用 的 是Fishman Rare Earth 音孔拾音器,可连接众多效果器,包括颤音和延迟效果器。我会将效果器连入 Fender 音箱,还有压感拾音器,可直接接入音箱,两种信号各占一半,相互混合。现场表演中,发出的并非立体声,而是两种音色相互混合,从而缔造出的动听音色。

在 录 音 中, 我 多 用 那 把 1944 Martin 000-21,这把吉他真的十分适合录音。原声吉他录音时用的麦克是 Microtech Gefell UMT 70S,已经用了十多年了,是一款大振膜电容麦克,我还会搭配Geoff Daking前级、Empirical Labs Distressor 压缩效果器,用以控制强弱变化。我基本上会把麦克放在音孔和琴颈连接处的中间位置。多数时候我会用单声道为原声吉他录音,不过制作 Rosanne
的新专辑时我尝试使用了立体声,这样会比较复杂,因为实际情况下吉他发出的并非立体声。我 还 有 一 把 1946 Gibson Southern Jumbo,一把 1956 J-45 以及一把 30 年代末 J-35 和一把 1962 J-50。所以基本上就是一把 1930 和 1960 之间的 GibsonD 型琴或 J 型琴,二者都非常适合录音使用,同时带有自身的鲜明特点。

关于你演奏风格的演变,可否和我们分享一下?
我突然顿悟,我的最强项恰好就是让我与众不同的关键。我对吉他的见解有点古怪,而且我觉得应该最大程度地加以放大,而不是随波逐流,盲从其他人对于优秀吉他手的定义。这种想法给予我力量,也引我向前。我很庆幸自己能有这种顿悟,同时为之努力,并由此获得了一份不错的事业,我很高兴自己努力去做了。

在被问到他的演奏风格有何异乎寻常之处时,Leventhal 向我展示了他如何将拨片塞进右手,从而在其他手指拨弦的同时用大拇指闷音,然后瞬间将手指替换成拨片,用拨片弹奏出更加清晰的低音或和弦扫弦。他用的是一款 1.5mm Dunlop Primetone Sculpted Plectra 拨片,关于这款拨片,他表示:“用起来感觉就像是我将声音从琴弦之中抽离出来,我会在低频大力演奏,借此突出中低频。”

你和 Rosanne 主要是以组合的形式进行巡演么?
我们每年会一起巡演 50 天左右,我们还有一个乐队,我负责弹 Telecaster 和原声吉他演奏。二人组合形式巡演时,我只带一把原声吉他。二人组现在发展得很不错,很讨听众喜欢,开销也低,足以让我们体面过活。

关于 Rosanne 即将上线的新专辑可否透露一二?
其中一半的歌曲都由我制作,另一半由她和一位来自俄勒冈波特兰的录音师 Tucker Martine 负责。Rosanne 上几张专辑都是同我合作的,她需要摆脱任性固执的丈夫,稍微喘口气。我们合作了几首曲子,由我进行制作,然后由她独立创作其余歌曲,并和 Tucker 合作录制,这张专辑会在 10 月发行。

现在还在做什么其他的项目么?
Rosanne 和我一直在为改编自上世纪 70 年代电影《诺玛蕾》的百老汇音乐剧创作歌曲。这出剧讲述的是南方小镇的纺织厂工人成立工会的故事。在推出专辑 The River & the Thread 之后,我们接到了邀请电话,也受到很多报道。我觉得之所以让想到请我们作曲就是因为故事发生在南方吧。

Rosanne 和 我 还 在 五 月 份 和 Ry Cooder 的乐队一起进行过现场演出。这是一支很棒的乐队,有吉他、贝斯、鼓和键盘,Ry 和 Rosanne 担任主唱。与 Ry 合作是我职业生涯中的高光时刻,因为他对我的产生的影响太大了。我还和 Shawn Colvin 合作创作歌曲,看是否足够出一张专辑。而且我希望能在年末完成我的独奏专辑。


“本期所译文章源于 ACOUTIC GUITAR,Stringletter 拥有

[AG教程] Laurence Juber演绎披头士早期经典Day Tripper

2018 版权。Stingletter 位于加利福尼亚,里士满,运河大道 501 号 J 组,邮编为 94804。未经 Stringletter 事先书面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以任何语言,翻译全部或部分内容。”

版权声明:美国《Acoustic Guitar》杂志中文版为青岛吉他平方商贸有限公司独家版权,任何媒体摘引本刊内容须经本刊同意,并注明出处。否则本刊保留法律诉讼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