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手圈

[AG专访]满足你对物美价廉的修复版古董吉他的好奇

1974 年 Scott Baxendale 辍学进入堪萨斯州温菲尔德的 Mossman Guitars 琴行工作,此后他在堪萨斯城的一家维修店短暂工作过一段时间,也曾在纳什维尔的 Gruhn Guitars 琴行待过,这家琴行隶属于达拉斯的Mossman Guitars 琴行。这是一段非常艰难四处奔波的修琴生涯,他最终在丹佛开始闯出名气。现在他很开心地在乔治亚州的雅典安顿了下来,继续演奏、录制以及制作定制吉他
的工作。不过他的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在了复刻古董吉他上,尤其是 Harmonys 和 Kays 两个品牌。他专注于用个人独创的扇形 X 音梁代替古董吉他原有的梯形音梁,此外还经营着一家制琴师学院,复刻古董吉他是该学院的核心课程之一。

你为什么对复刻老吉他有如此巨大的热情呢?
刚进入 2000 年,我儿子决定学习吉他制作时,我手头正好有几把不同程度需要维修的Harmony 吉他。我想着如果修复其中一把吉他,他需要重新设计琴颈、刨制更换品柱、制作弦枕、琴码、琴桥,了解琴颈角度的几何学原理与音调相关知识。在修复这一把吉他的过程中,就能涉及到八成他所需要知道的制琴技术。把吉他拆解开之后,我决定用上定制吉他上的音梁,完成后的音质效果非常棒,我也开始修复更多的吉他,自然而然就喜欢上了这种形式。

你的制琴师学院课程设置是怎样的?
为期六个月的全日制课程,每周至少来三天,但大部分学员都一周五天来学习。我会拿两把3/4 尺寸的 Stellas 吉他,一把向他们展示处理吉他的方法,另一把供他们进行实践。他们通过这部分课程,大概会重新放置 15-20 个琴颈、进行 15-20 次更换品柱、处理 15-20个琴码和弦枕。很多学校都过度渲染了琴颈放置这个步骤的难度,但我们第一天就开始上手处理琴颈。修习过我的教学课程并经历一年美好的实习生涯之后,就可以轻松将 Martin 或 Gibson 吉他拆开再重装,完全没问题。等我的学生开始着手制作第一把原声吉他时,只剩下侧板弯曲以及琴颈雕刻这两点需要进一步强化了。

你用来修复的吉他都是从哪儿来的呢?
对于手头不那么宽裕的乐手,我们有个以六换一的政策效果不错。市面上不到五十美元就能淘到不太值钱的老吉他,他们拿过来六把,其中五把我留下来作为维修费用,然后为他们修复其中质量最好的一把。这样我就不用为了库存问题而去网上找了。

从你的制琴师学院毕业的学生,会留在你店里工作吗?
学生们达到一定的技术水平后,就会开始处理客户的吉他了。毕业生们会先做一些基本的维修和修复零活,不过我开始认为修复具有独特的魅力。修复版的吉他,音色可以跟 Larson Brothers 出产的顶尖吉他相媲美。

大概价格也更便宜
很 多 修 复 版 的, 特 别 是 出 产 于 30 年 代 末和 50 年代初的吉他,音色与价值三四万的Martin 吉他相比毫不逊色。用云杉面板修复好的那些桃花心木八弦吉他,可以媲美 1934年的 000-18 或者 OM-18,而我的售价仅为两千美元。通过相对低廉的价格,就可以感受到这些老木头在 80 年的时间里所获得的魔力、岁月的痕迹。与沉淀下来的琴音。完全可以满足你对 30 年代 Martin 或 Gibson 吉他的期待。

你的客户主要是哪些人呢?
大部分是巡演乐手,修复版的吉他外表和音色都非常独特而吸引人。如果路途颠簸造成了损伤,再换一个也很简单。老 Harmony 吉他所使用的木材都很结实,环境、温度以及湿度的改变对它们的影响不大,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琴颈的曲度和变化已经趋于稳定,顺直后再重新装回吉他上后,基本就不会产生新的问题。这些吉他很受年轻乐手们的喜爱,他们一般对 Guitar Center 里亮闪闪的新吉他不感冒,专业乐手们则对这些吉他提供身结构以及舒适度终保修的服务很满意。若客户在买吉他一年后需要更换琴颈,只需支付运回来的费用即可,我们会负责重新安装琴颈并寄回。

这是吉他的回收升级。
我现在的工作,属于高端吉他中最环保的技术。我们回收的破旧吉他,配置巴西紫檀指板,使用濒危的桃花心木制作。而在修复时只有琴码部分需要用到紫檀,其他部分都用未列入濒危木材的云杉进行处理。在注重市场推广的同时,也兼顾了产品的历史质感。

顾客们能否感受到这份历史质感?
我们的展示间里摆放的都是高端吉他,不过对、Harmony 的销量造成了很大促进。比如我有一把不错的 53 年 J-200,售价为 1.25 万美元,但如果与一把用我们的方式修复过的,50 年代 J 型的 Kays 吉他进行对比,就会衬托得 J-200 像是个死气沉沉的纸壳箱子。一旦顾客们发现这些吉他不是来自 Gibson 或者 Martin,就会立刻产生巨大的热情。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售出了将近六百把吉他,有的顾客甚至已经买了五六把了。

70 年代你曾在纳什维尔的 Gruhn Guitars 琴行工作,那段经历怎么样?
那 段 时 间 特 别 美 好, 店 里 有 Steven Gilchrist、Kim Walker、 我, 还 有 在Gibson 定制琴行工作了很多年的 Matthew Klein 等六名员工。店铺位于百老汇大街 410号,在弗里德曼贷款与Tootsie’s Orchid Lounge 餐厅的中间,而店铺在此落座之时,纳什维尔还没有成为如今这个熙熙攘攘的旅游胜 地。Elvis Costello、George Harrison和 Billy Gibbons 在此定制的吉他都曾经过我
手,我也处理过 Hank Williams 那把用来录制了许多大热单曲的人字斜纹 D-28,这把吉他现在的主人是 Neil Young。我曾参与制作过许多非常著名的吉他,也有很多相当出彩的作品,它们的主人没那么声名显赫。George Gruhn 在他那篇 Guitar Player 的文章中有许多照片是我帮忙拍摄的;Tom Wheeler出的第一本书中,也有一堆我拍摄的照片,包括“洛尔四重奏(the Loar quartet)”:Lloyd Loar 签名版的一把 F-5 曼陀铃、一把 H-5 大型曼陀林、一把 K-5 低音曼陀林和一把 L-5。纳什维尔神奇的地方就在于,随时能找到各种各样的乐器。

你在 Gruhn 这里学到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George 曾 问 过 我 们 一 个 很 有 挑 战 性 的 问题, 为 何 1938 年 的 Martin 比 1939 年 的Martin 音色好,我也问自己,为何原来的音梁效果不错可还是被更换掉。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在 1939 年,我们所说的 .013–.054 中张力琴弦非常脆弱。在当时,没有 PA 扩音装置、没有麦克风或音箱,想让吉他的音量能不在小提琴或班卓琴面前黯然失色的唯一方法,就是给吉他配置张力更大的琴弦。Martin 做出改变的很大原因都是来自于此,乐手们配置的琴弦张力太重了。

在 Gruhn 琴行的楼上有一间小小的干燥室用于放置木材,我们会把制作完成的吉他挂在这里。关闭屋门底部密封之后,屋内就会漆黑一片。屋内有多把 Martins 和 Gibsons,某天我发现如果在其中放一颗小灯泡,就能够像看 X 光片一样透过面板看到这些吉他的内在。

你观察到了什么?
在 30 年代产的 Martins 吉他上,琴码下方直接就是音梁最薄的地方。1939 年还没有对音梁进行改进,但把扇形支撑梁沿着音梁的长度进行了移动,使得扇形支撑的低点被抬到了琴码上方,X 音梁正好穿过琴码的最高点。在更老的吉他款型中,扇形支撑梁的起点正好在X 音梁处,而从 1939 年开始,扇形支撑梁的起点被改为 X 音梁前侧约一英寸(2.54cm)的竖直部分,其低点从琴码下方改到了约位于62 原声吉他杂志版权所有 AcousticGuitar.cn琴码向南约一英寸(2.54cm)的位置。

这个发现是否改变了你对音梁的认识呢?
所有人都在讨论扇形支撑梁的作用,但我开始意识到重点其实是在音梁的高点及其与琴码之间的相对位置。音梁高点某种程度上成了惯性收容器:吸收惯性以延长面板颤动时间。多数制琴师都会用上所谓的侧面支撑,就是两块小小的音梁,也被一些人称为指部音梁,从琴码下方的 X 音梁处开始向两侧分离。不过房间中那些 30 年代的 Martins 都有些散架了,因此指部音梁分别在位于琴码两侧 1.5 英寸(3.81cm)的地方。如果将音梁直接放在琴码正下方,就会立刻消除掉琴码传导向吉他两侧的惯性振动,使其从面板处消散。用任何吉他都能听出这种变化带来的影响,中低频或中高频就像是出现了一个洞,也像是均衡器上出现了一个漏斗。同时该变化也会对吉他的面板共鸣反应空间与延音产生巨大影响。弦枕和琴码保证了面板共鸣反应,而我们的目标是要尽可能延长面板的共鸣能量与惯性。

你的专利音梁是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的呢?
我开始将音梁的高点看作是惯性收容器,它们与琴码的相对位置决定着一切。在我制作的这些吉他以及 Harmony 吉他上,你可以将侧边音梁算作是音梁的高点,两个侧边音梁形成一个环绕住琴码末端的椭圆形,受琴码所驱动的两处高点能够支撑且延长共鸣反应惯性。而在低音一侧,琴码的相对几何中心处需要一个更大的半圆,在高音部分则有一圈较紧的高点。

请问你离开 Gruhn 琴行后是否进一步优化了这个理论?
在过去 40 年中,每一把经手的琴我都会仔细观察。开始用新的音梁结构来处理所有那个年代的吉他,从那个阶段开始我通过修复几百个吉他的经验,逐渐完善了音梁结构设计。最大的变化是琴颈的支撑梁,重点在于琴颈的扭矩。我们在不断通过 Harmonys 吉他打磨音梁的设计,进一步优化音梁放置、音量本身以及其高点的高度。

你最喜欢修复吉他的哪一点呢?
我最喜欢修复过程中环保的概念,这些经过我修复的 Harmony 吉他有一天也会具有收藏价值。修复的过程本身有几个好处:能够让乐手们用较为低廉的价格买到高品质的古董吉他,也让这些已经濒临退休的旧吉他拥有新生,此外经过修复的吉他外观与音色都非常出色。

30 年代的吉他有什么特别之处?
从任何层面来看,制作技术艺都是最重要的。从 Orville Gibson 到 Loar,一代又一代设计师制作的吉他质量越来越优秀,还有Larson Brothers,是行业内最顶尖的专业技师。众多工匠倾尽一生打磨自己的制琴技艺,成就了无数大师。如今市场上的吉他品牌都在比拼价格,而过去的制琴师们追求的是在质量而不是生产速度或者人工效率上超过对手。

你是如何分配自己在制作订制吉他和修复吉他上的时间?
过去几年里我对亲手制作吉他的兴趣越来越少,修复原有的旧吉他并把它们交给真正追寻艺术的吉他手更能给我满足感。我希望修复的这些吉他能够给乐手们带来独特的灵感 ,帮助他们创作更好的音乐。我希望买到这些修复版吉他的乐手,能够在拿起吉他后获得一些前所未有的创作灵感,那就说明这是一把优秀的吉她,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本期所译文章源于 ACOUTIC GUITAR,Stringletter 拥有

[AG教程] Laurence Juber演绎披头士早期经典Day Tripper

2018 版权。Stingletter 位于加利福尼亚,里士满,运河大道 501 号 J 组,邮编为 94804。未经 Stringletter 事先书面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以任何语言,翻译全部或部分内容。”

版权声明:美国《Acoustic Guitar》杂志中文版为青岛吉他平方商贸有限公司独家版权,任何媒体摘引本刊内容须经本刊同意,并注明出处。否则本刊保留法律诉讼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