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手圈

[AG专访]没有律动就没有意义:Laurence Juber的ADGAD调弦课

去年六月的一个明媚的周六上午,我坐在 Juber 位于加州演播城中的录音棚中,仔细环顾四周,而 Juber 则在控制室准备一个 Pro Tools 的讲习会。这里有一大堆 Martin 吉他,从古老的 1-21 到新出的型号 LJ Signature;还有一把 Martin LJ,琴体已经改装成台灯的底座;还有一盒又一盒带着包装的琴弦;隔壁浴室里甚至还有一个吉他造型的坐便器,无不彰显着一个痴迷六弦琴的音乐人品位。Juber 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多少有点惊讶,他拿着一把签名款吉他坐下说道:“了解我吉他处理方式的关键在于意识到我首先是一名音乐人,而后才是一名吉他手。”

Juber 是当今世界上备受推崇的一名指弹吉他手,曾两次获得格莱美,先后发行了二十多张独奏专辑,并形成了独特的个人钢弦原声乐特点。他对乐器的处理方式揭示了他对于西方乐不同年代与风格如何衔接的深刻理解,或许更为重要的是长期以来无可挑剔的节奏把握。

我拜访 Juber 是为了更好地了解他的演奏方式以及他的思维方式。我们在紧邻他住宅的、一个被改造过的台球厅,这里数十年来一直是他的音乐研究室。65 岁的 Juber 保养的很好,深色 T 恤外面套着一件解构运动衫,看起来相当潮,戴着一条和平符号的项链。一路走来,让人感觉很有教养又很学识渊博,对于音乐有着永不消退的热情,毫不吝惜分享自己所知。关于他所撰写的一本书,暂定名称为 The Evolution of the Fingerstyle Guitar,将由 Hal Leonard 出版发行。有关吉他史,Juber 给了我一个非正式的讲座,从 16 世纪起源一直讲到其对当代流行乐和声模进的影响。

Juber 说 道:“J. S. Bach 的‘Bourrée’ [E 小调 ] 有意思的地方在于 Bach 并没有弹诗琴,用巴洛克诗琴弹也没有意义,用的是 D 小调调弦。但是用吉他的效果就很好。1957 年 Chet Atkins用他那把 Gretsch 录制并发行了一张专辑 Hi-Fi in Focus。如果你在演出中遇到 Paul McCartney,他就会谈起他和 George 如何费劲心思想要掌握布雷舞曲,但就是怎么也弹不好。但是你就会明白披头士的曲子‘Blackbird’,整个流动的十度音的想法是源自哪里。”

Juber 给我弹奏了一个选集,他在自己的录音棚里录制了这个选集,用作这本书的配套专辑 ( 名为 Touchstones) 。最早的一首曲子“La Bernardina”原为文艺复兴时期作曲家 Josquin des Prez 所作的一个人声乐段。Juber 的演绎是基于最早的一本乐谱 书 Intabolatura de lauto libro primo(1507) 上一首诗琴的改编而发挥的,此书由意大利诗琴演奏家兼作曲家 Francesco Spinacino 所作。录音听上去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Juber 对于节奏的轻快把握,但同时又很古老。

我是过了一会儿才明白 Juber 并不是用尼龙弦吉他录制的,而是意想不到地用他的一把 Martin 吉他录制的。他解释说,做这个项目的初衷之一并不是传授技巧而是吸引钢弦吉他乐手去探索那些被忽视的更为丰富的曲库。他说:“我有一把尼龙弦吉他,是我的好友Greg Brandt 给我的做的,他就住在这条路上。但我还是觉得弹钢弦吉他更自在。”

Juber 自身的音乐历程是漫长而又曲折的,既有天时地利的运气,又有他所谓的“坚韧不拔的意志力”,他自称对乐器并没有天赋。简而言之,Juber 在伦敦长大,1963 年10 岁的时候开始学吉他,也就是在同一周,披 头 士 的“I Want to Hold Your Hand”发行。数年后便开始了专业演奏。在伦敦的Goldsmiths College 学习了音乐学、吉他和诗琴,然后在 20 世纪 70 年代确立了一流专职乐手的身份,即 Juber 参与了 1977年 James Bond 系 列 电 影 The Spy Who Loved Me 主题曲的录制。

在其担当录音棚乐手的工作中,1978年,Juber 有幸获得了在 Paul and Linda McCartney’s Wings 中担当乐队主音吉他手的机会,一个给了他国际曝光度的机会,和进一步深造大学教育的机会。Juber 总是说“我的研究生学历是在 McCartney 大学得的”,他是指在 Wings 期间有关创作、改编以及文娱业务的学习所得。

1981 年,Wings 解 散 之 后,Juber 先搬去了纽约后又辗转到洛杉矶,在那里他组建了家庭并重返录音棚。他为电视节目,比如Home Improvement and Roseanne,录 制 了 吉 他 纯 音 乐, 为 A Very Brady Christmas 和Children of the Harvest 等写谱子。同时,他开始认真尝试独奏吉他手的身份,并于 1990 年发行了一张名副其实的专辑Solo Flight。自此便在作家、作曲家兼剧作家 Hope Juber 的帮助下,开启了独奏吉他的篇章。Hope Juber 也是与他生活了 36年的妻子与制作人。

“做专辑的时候,我要小心不要想太多。这也是我喜欢与 Hope 合作的一个原因,尤其是在做披头士专辑的时候。”Juber 意指Fab Four 改编的录音。“做这个系列一开始是她的想法。当时我真的不大情愿;因为我一直以创作者自居,而非改编者 …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试试吧,当时的情形就是‘呃,抱歉,做得不太好,’她却说‘不呀,已经是最好了。’”

鉴 于 Juber 花 了 大 量 的 时 间 研 究 了DADGAD 调 弦 制 作 了 他 的 那 些 独 奏 专辑,包括他最近录制的那首披头士的“Day Tripper”(曲谱参见第 48 页),我们觉得自然是要请他来上一课。这里收录的曲谱凸显了三十年来他在钻研 DADGAD 方面的最为有趣的发现。

层叠音效
有关 DADGAD 调弦,Juber 最喜欢的一点在于他可以加入空弦和按弦音用一种竖琴的方式来表达旋律。他解释说:“基本上就是一种层叠效应。我用的不是那种线性方式,而是横跨琴弦的指法。会出现某种节奏型,有时候会引出创作概念,比如‘Pass the Buck’,一首我早期的作品。”Juber 在示例 1 中展示了这个效果,连续不断的音符有条不紊地落在 D 大调音阶上。要想学会这个音型,用食指阻止四品音符,用小指阻止七品 E 音,每个音符尽可能地拖久一些。用你最上手的指法弹奏音符,确保空弦和按弦音音量相当。根据谱子练习这种节奏型,并试着提升音序。

如例 2 所示,Juber 加入了大量的按弦手变换,单在第一小节中就从七品换到十品再到九品,同样用以展现横跨更宽的指板范围的理念。注意 Juber 是如何使用大拇指、食指、中指和无名指的,他是如何急速地弹出四音梯状组群的。学习这些动作的时候要慢,慢慢地加快节奏,直到你可以手法干净地随着 AG官网上视频中的 Juber 一起弹奏。

拨片手势
尽管在其独奏原声作品中,Juber 大多采用指弹方式,即用指尖的肉而非指甲,他有时候会用到他所谓的“拨片手势”,即将大拇指和食指夹在一起,就好比握着一个拨片,用来打造出强劲的节奏感。灵感源于每个时期的扫弦风格。Juber 说:“在巴洛克风格中,会进行很多的扫弦,众所周知弗拉门科的rasgueado(指背扫弦)技法得以吸纳借鉴,是西班牙的,时间大约在 19 实际中期。如
果你真的想研习上乘的右手技巧,看看 Pete Townshend 就可以了,他弹的都是 16 分音符的三连音。”

Juber 在例 3 中示范了自己所用的扫弦技巧,即一个 I – bVII – IV 的进行,充分利用了 DADGAD 的连续空弦低音。他用食指的指甲下扫,用拇指的指甲上扫来进行变化扫弦。要想掌握同样的技法,试试钟摆扫弦技法——保持拨弦手按照下 – 上的顺序连续拨奏,即便你并未直接接触琴弦。另外,进行二次细分会更有帮助:以八分音符,而非四分音符去感受音乐,确保节奏准确,节奏对于拨片手势技法至关重要。

没有律动就没有任何意义
Juber 通过不断地钻研尝试 DADGAD,最终发现了如此多的窍门。他根据自己的发现进行创作,将乐手们普遍弹成标准调弦的流行摇滚、蓝调、爵士素材创作成自成一体的改编。他说:“我在编排一个新材料的时候,会先去找旋律,并研究如何最好地表达出来。然后处理低音部分,看看怎么与旋律部分无缝衔接,接着是内核部分,然后我就想办法怎么把律动给打造出来。”把这些部分合成在一起就能丰富多彩的和声,其中许多很难甚至根本不可能用标准调弦弹出来。Juber 给我弹了一段“Goodbye Pork Pie Hat”里的改编,这首曲子是已故爵士贝斯手兼创作人 Charles Mingus 的爵士范曲。有关 Juber 的和弦选择,例 4 中列举了一部分,赋予了改编一种钢琴般的质感。谱子上的某些声部,带着成群的音符,看上去比较复杂,但是按起来都很简单,许多都是只需要两根手指的。

Juber 提到:“重要的还是要明白音乐才是终极目标,而非技巧。你在 YouTube上能找到不少惊人的乐手,其实只是高超的技术人员,你也能找到一个不会技术但有律动感好些日子的孩子。套用爵士作曲家 Duke Ellington 的名言,在我看来,没有律动就没有任何意义。”

Juber 在 例 5 当中那首经典老歌“Limehouse Blues”中展示了他那无懈可击的律动。这位乐手的改编解构起来还是蛮耐人寻味的。在第 1-4 小节中,旋律处理得还是很高效的,二品用食指,三品用小指。他还将空二弦用作旋律音,因此增加了音色的多样性,同时还解放了其他按弦手指来弹奏低音。

低音线是标准的变化音型,在蓝调和民谣吉他中都很常见,但是在这种爵士风格中听着却耳目一新。这一主导结构穿插有一系列的大拇指扫出的和弦重音,在第 11、15-16 等小节都有出现,将典型的爵士声部与更为摇滚的单指挂留和弦融合在一起。最有意思的是他以精妙的通俗技法“东方乐节”来为自己的演奏锦上添花,“东方乐节”的意思是模仿东亚的声音,他通过将其与 sus2 声部(参见 AG官网的完整乐谱中的第 31-32 小节)协调发挥,打造出一种耳目一新的效果。由此引出更多的此类绝妙的爵士和弦,以一种沿琴颈而上的明快且不同寻常的 Cadd9 和弦收尾。

学习演奏 Juber 的改编曲“Limehouse Blues”,或是任一对位吉他曲的一个策略便是,不要以分离的横向元素(旋律、低音线等)去考虑音乐,而是以一系列的竖向快照去看待。例如,看一下第一小节的第一拍,你只会看到三品 F 音;在那一拍的弱拍上是一个单独的空二弦。如果整首曲子你按照这种方式练习,一拍一拍地,一小节一小节地,一乐句一乐句地,一切便会顺理成章自动归位。记着在融合一切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律动的重要性。

独奏策略
用 DADGAD 编 曲、 以 此 来 强 化 肌 肉 记 忆并熟练掌握是一码事,而在这个调弦中有着大量的旋律和和声理念储备,来进行流畅的即兴创作并富有节奏感完全是另外一码事。“你必须要进入良好的状态,并相信不带任何 目 的。”Juber 如 是 说, 他 似 乎 在 独 奏“Limehouse Blues”一曲的副歌部分时做到了这一点。

像 Tuck Andress 或 是 Charlie Hunter 之类的独奏乐手,或许会倾向于在独奏时反常地同时弹奏一个旋律音、一个低音线与和弦,但是 Juber 采取的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他在单音线和块状和弦之间切换,保持一种活跃的状态。虽然爵士独奏手往往即兴创作连续不断的八分音符,Juber 却以不同的音符时值和节奏型来保证趣味性。

当他不直言和弦的时候,比如在前两小节和其他地方,Juber 所采用的方式让人一眼就能识别出这首曲子的和声主干。他会在关键时刻落在关键的音符上,比如,在第 9 小节将 C 和弦的根音 C 恰好落在第一拍上,并抢先使用第 17 小节的 F9 和弦根音落在上一小节的第四拍。

请记住按 DADGAD 调弦独奏爵士曲子是下一阶段才有的东西,尤其是在快节奏演奏中。尽管 Juber 似乎看上去指尖敏捷笃定,但是当他完成之时,他顿了顿说道:“要是能有别人跟我一起弹就容易多了!”

就在我们的非正式课程结束之际,Juber大笑起来,原来他的妻子身着一件印有 The Nasty Housewives 她的抗议派乐队 logo的 T 恤轻轻地走了进来问好。我不想逗留太久,但 Juber 还有更多内容要分享:他在一个搞笑摇滚乐队弹电吉他的录音;他那把樱桃红 Gibson CS-356 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在专辑 Mosaic, Altered Reality 和LJ Plays the Beatles 中所使用的那把心爱的 1993 Collings OM1; 以 及 一 些 他 为 新书创建的 Sibelius 乐谱文档。过了一会儿,Juber 送我出门一直送上我租的那辆车,期间,他还在滔滔不绝地聊着音乐。车驶出之后,我通过后视镜看见他消失在录音棚的方向,兴许是录音棚又在召唤他吧。

JUBER演奏所用设备
Laurence Juber长期以来都是C. F. Martin & Company的代言人,他现在常用主要吉他包括三把缺角OM签名款,OMC-44LJ带有阿迪朗达克云杉面板和相思木背侧;OMC-18LJ带有阿尔卑斯月亮云杉面板和桃花心木背侧;还有一把OMC-21LJ,是他现在常用作现场演出的吉他,配置是月亮云杉面板和危地马拉黄檀背侧。

Juber弹的还有新款Martin 00-18 Authentic 1931以及一把1893 Martin 1-21,是刚从Schoenberg Guitars购得的。所有这些琴装配的都是Martin LJ’s Choice Retro 中-轻张力的琴弦(.013, .017, .024, .032, .042, .056),除了那把1-21,这把琴在Martin开始装配使用钢弦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他用的是Retro Extra Light琴弦(.010, .013, .023, .029, .038, .047)。

现场演出时,Juber用的是D-Tar Wavelength前级+压感拾音器+Audix微型全方向领夹麦克,装在尾钉处而非音孔内。他的吉他用的是Grace Design FELiX前级和TC Electronic HOF (Hall of Fame) Mini Reverb效果器,定制Mogami乐器线,靠 TC Electronic’s PolyTune 2 Noir保持音准。


“本期所译文章源于 ACOUTIC GUITAR,Stringletter 拥有

[AG教程]德国ULLI指弹教学连载(二十八):曲目It Could Have Been

2018 版权。Stingletter 位于加利福尼亚,里士满,运河大道 501 号 J 组,邮编为 94804。未经 Stringletter 事先书面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以任何语言,翻译全部或部分内容。”

版权声明:美国《Acoustic Guitar》杂志中文版为青岛吉他平方商贸有限公司独家版权,任何媒体摘引本刊内容须经本刊同意,并注明出处。否则本刊保留法律诉讼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