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手圈

[AG专访] Nels Cline与一把奇特而古老的National吉他的不解之缘

Wilco 乐队的吉他手兼专业即兴创作人 Nels Cline 被一把颇有历史渊源的吉他所吸引。他的每一把琴,不管是翻新过 的 1940s Harmony Sovereign 还 是 新近需要把裂成两半的琴体粘合在一起的 1959 Fender Jazzmaster,似乎都有一段丰富多彩的历史,Cline 每打开一个琴盒,我都能获悉一段完整的琴史梗概。

在五月底的一个午后,我前往 Cline 纽约布鲁克林的公寓拜访了他,顺便我们可以为 Cline 即 将 到 来 的 音 乐 会“Lovers (for Philadelphia)”挑选合适的一组乐器。他专为费城打造的 17 首组曲也将于该音乐会首次公演。我和 Cline 将合奏一曲 Eddie Lang的“April Kisses”,我们需要找到合适的音色。这就引出了那把“神秘的冬不拉”。

Cline 解释说:“没人知道这是什么。”这把小型共振吉他制作于 20 世纪 30 年代,音色介于班卓与马口铁罐头之间,且带有艺术彩绘的装饰。Cline 买这把琴的时候完全不能弹奏,然后他找上琴匠 Tom Crandall拿到曼哈顿 TR Crandall 的店里修复如初。( 参 见《 原 声 吉 他》2018 年 五 月 刊 有 关Crandall 的介绍)。

这把琴是 Cline 痴迷共振吉他的部分原因,以至于四年前他在 TR Crandall 换了一把高配版的“Curtis Rogers”。他自称:“我开玩笑说,要是店家知道我要来,挂些破 损 不 堪 的 琴, 我 定 会 细 细 打 听 一 番。”他对于这种乐器的迷恋激发出他的新作灵感 Curtis Rogers Memorial Resonator Excursion,并在今年的纽波特音乐节进行了首次公演。The Excursion 并非 Cline 的首个原声项目,我和他借此机会了解了他与这种乐器的关系。

关于 Curtis Rogers Memorial Resonator Excursion,能给我介绍下吗?
我打算用这把 National 旧琴完成整个演出,这把琴的原主人是 Curtis Rogers,一个奔波在外的牛仔、吟游诗人。我不知道牛仔是否是一个恰当的定位,但至少是个风尘仆仆的人,不是那种完布鲁斯的。有关他的介绍并不多,他什么录音都没留下;只不过是这把琴颈上有他爹名字 Curtis R。

我是无意中得到的这把琴,当时它就挂在 TR Crandall 店里,Tom Crandall 还惊人地重做了指板。官网上还有一篇关于这把琴的博文。文章介绍了 Tom 所做的所有改动,包括出去找与老指板上琴颈相称的亮片装饰。我看到的时候就在想“这究竟是什么东西”。那是我见到过的最惊艳的吉他。我弹了弹,音色颇为惊人。

这把琴的某些部位已经锈得很严重了,Rogers 就在生锈的地方喷成金色,然后就锈上。吉他上还有一副他妻子的画像;多少有点模糊不清了,但看上去还是非同寻常。这把琴还有黄麻背带,就是一根用来当做背带的麻绳,Tom 为此贴心地保留下来。

我觉得为了彰显这把琴归我所有,我应该用这把琴做一张专辑。所以我脑海里就萌生了这样的想法,在纽波特音乐节的时候形成这样想法:要是我用 Curtis Rogers 的吉他演奏整张专辑并以此向他致敬,不管他是谁,在他的驾驶室里弹了些什么样的作品,这个想法怎么样?

你之前做过类似项目吗?就是灵感源于特定的一把琴?
去年夏天我在 Stone [ 纽约音乐会场地 ] 创作了一套 6 首共振 – 班卓的组曲,所以说共振吉他这种乐器的确激发了一些创作灵感,但并不是特定的某把琴。我没用 Curtis Rogers因 为 我 当 时 正 在 做 吉 他 准 备, 弹 Supro Folkstar 的时候超级暴力,我可不想毁了Curtis Rogers 上的品丝或是任何东西。

一开始你是怎么被共振吉他吸引的?
我对共振吉他最开始的兴趣就是方颈还有滑棒。我喜欢方颈是因为我与 Wilco 弹过很多的钢棒吉他。当我们演奏原声曲目时,有时候会有四把原声吉他在弹,与其像别人那样循环往复的弹着,从结构层次上讲,我觉得滑棒的声音很显著。

你在职业生涯早期,弹奏了很多原声吉他。
我 当 时 是 弹 了 很 多 原 声 吉 他, 尤 其 是 受了 Ralph Towner 的 鼓 舞, 但 还 有 古 典吉 他, 尽 管 我 不 用 古 典 技 巧。 所 以 我 听 的是 Julian Bream, Egberto Gismonti,Baden Powell, Bola Sete, 然 后 是John McLaughlin—Shakti, My Goals Beyond, 这些专辑—还有 Bill Connors 的Theme to the Guardian. 这些都是发出了重大声音的重要专辑。

Quartet Music 是你早期加入的全原声的乐队。
我当时与贝斯手 Eric Von Essen 组了一个原声双人组,结果 Jeff Gauthier(小提琴手)和 Alex(Cline 的双胞胎兄弟,打击乐手)加入之后变成了一个四重奏,这个乐队活跃了11 年。纯原声乐队,做了各种尝试不仅保持原声效果而且原声音量清晰可辨。因为在上世纪 80 年代,条件比较困难,但我们还是做了一些相当大胆的尝试。我在所有的吉他上都装上类似小盐瓶的麦克,DI 盒上还有一个音量旋钮,然后连到 PA 系统上。

我们有带自己的监听音箱,是两个粘在一起的 Auratone 音箱,就放在我们脑后,所以也就用不着准备楔子。实际效果还挺好的,但是要知道,原声音乐的问题在于,这是一个声音响亮的世界,而我并不喜欢原声吉他用拾音器扩音。我觉得这一直都是一个遗憾吧,不管有多么新奇,不管安装得有多好,都仅仅是一种无限接近。

那场合奏你用的是哪把琴?
是我高中毕业的礼物,是一把小巧的 Kazuo Yairi 学生款古典吉他。那把琴还在,还有我那把 Martin 00-17。

谈谈你与 Martin 的故事。
70 年代末,我需要一把钢弦原声吉他,所以 我 就 去 了 Fred Walecki’Westwood Music [ 位 于 洛 杉 矶 ]。 当 时 我 所 崇 拜 的吉 他 手 主 要 是 John McLaughlin 与 Bill Connors— 他 们 弹 的 是 Ovation。 我 试了 一 把, 但 是 我 并 不 喜 欢; 又 试 了 几 把dreadnought,也不怎么喜欢。当时 Fred正在给这把破旧的小上弦 Martin 就建议我试试。弦距高得离谱。是那种称之为露营吉他的
类型,从来不会在高过五品区的地方弹奏。弦钮弯了还锈掉了,配的琴盒感觉也太大了。但是我很喜欢。我借了父母 250 美金就买下了它。谢谢你,Fred !

之后你加入了 Acoustic Guitar Trio乐队。
70 年代我交了一个叫 Jim McAuley 的朋友。他相当痴迷微分音乐和 Harry Partch(革新派美国作曲家兼乐器发明家),他还有几把不同寻常的乐器。之后我听说了 Rod Poole,他弹的是一把 00-18,重装了品丝,为了弹成纯律。我成了他的头号粉丝。我就在想“看看我们三人能否搞一个即兴三人组”。我们开始一起演奏,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讨论过要当场为每首曲子创作一个开放调弦。我们会一直调弦,直到我们找到一个我们认为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所以说你们弹的都是不同的调弦?
任何一个调弦完全都是随机的,直接就开始弹。我在那个乐队里的大部分演奏用的都是这把早期的 Baby Taylor。我弹的都是一些很奇怪的调弦,把琴都快用废了。我差不多是拿它当鼓敲的吧,是改装过的桌面吉他,琴弦下面挂着木钉,当时除了 Martin 没别的木琴了。如果不是弹些具有破坏性的或是桌面吉他曲子,我就会用那把 Martin。那把 Baby Taylor用的机会更多了,因为我弹得大都是开放调弦还有桌面吉他等等类似的东西。那把琴最终崩散了,里面的音梁都垮了。那把琴的确见证了我的一些激动瞬间。

这就是当时的 Acoustic Guitar Trio。后来一直干到加入 Wilco,当时那个我已经荡然无存,我们统御世界的宏伟计划算是挫败了。当时真的很艰难,因为没什么人感兴趣!

‘我觉得为了彰显这把琴归我所有,我应该用这把琴做一张专辑。’


“本期所译文章源于 ACOUTIC GUITAR,Stringletter 拥有

[AG教程]德国ULLI指弹教学连载(二十八):曲目It Could Have Been

2018 版权。Stingletter 位于加利福尼亚,里士满,运河大道 501 号 J 组,邮编为 94804。未经 Stringletter 事先书面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以任何语言,翻译全部或部分内容。”

版权声明:美国《Acoustic Guitar》杂志中文版为青岛吉他平方商贸有限公司独家版权,任何媒体摘引本刊内容须经本刊同意,并注明出处。否则本刊保留法律诉讼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