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手圈

[AG乐手]别样布鲁斯:Sunny War将其街头风布鲁斯带入录音室

加州威尼斯海滩的木板道上狂欢的气氛让这里看起来并不像是能遇到Sunny War 的地方,她从青少年时期就是街头艺人。与那些华而不实的乐手不同,这个年轻的乐手歌声轻柔,有一种酸楚的亲和感。除了原创歌曲,她还演奏一些有名的翻弹乐曲,不过几乎已经听不出来了,即便是 Beatles的“She Loves You”,听起来也像是民谣。还有就是她的演奏,是一种改编指弹技巧,重复乐段配合布鲁斯低音线。整体演奏效果就像 是 Skip James、Nick Drake 和 Joan Armatrading 的 混 合体,十分深沉精妙,相比街头更加适合于舞台表演。War 也会进行舞台表演。她的最新原创专辑 With the Sun 今 年2 月发行,当我在洛杉矶家中与她联系时,她刚刚结束了与女布鲁斯歌 手 Valerie June 的北美巡演。不过 War 将她的演奏风格都归功于自己的街头表演经历,她有时还会带着自己电
池供电音箱和 Guild 民谣吉他到街上演出。War 表示:“我觉得最棒的事莫过于自学掌握节奏。街头表演就像配合节拍器练习。开始时我会翻弹些自己不喜欢的乐曲,但我觉得如果弹的是大众熟知的作品,我就会收获更多建议。翻弹时我会想象乐队演奏时的样子。我会仅借助一把吉他尽量复刻出那种效果。”现年 27岁的 War 很早就开始研究吉他。她出生于纳什维尔,原名 SydneyWard(中
学时有了昵称 Sunny,之后她将 Ward 中的d 去掉,作为艺名),她七岁时开始弹琴,最初是弹滑棒吉他,因为她无法环抱琴体。早期的学习为其布鲁斯演奏打下了基础,11 岁时,一位吉他老师向她演示了“Blackbird”的演奏,于是在不经意间为她特别的指弹风格打下了基础。除了扫弦,其他时候他只用食指和拇指演奏。她回忆道:“之后我就再也没跟随任何人学习过,我就一直这样弹琴,因为我觉得这样效果更好。”

到了高中时期,她对硬式摇滚吉他的掌握已经十分娴熟了。War 也发现了一些原声吉他指弹方面的大师。她说:“高一时,我很迷Chet Atkins,我不记得是怎么开始听他演奏的,不过我学会了演奏‘Mr. Sandman’。我还听过 AC/DC 和 Slayer 的所有歌曲,光靠听就能学会。可能得需要一段时间,但我总能学会。不过我就是弄不懂 Chet Atkins的 演 奏, 这 让 我 十 分 着 迷:‘ 这 才 是 真 正
的 吉 他 演 奏’! 之 后, 我 更 加 深 入 地 研 究了 Mississippi John Hurt 和 Elizabeth Cotten。”所有这些乐手的演奏都非常动听,War花了不知多久去练习单独的旋律和低音线。与Hurt、Cotten 等一众原声布鲁斯乐手一样,她常常边弹边唱。“我总会边弹边唱,因为很难不随歌曲哼唱。很多时候,写歌我总会先写吉他部分,我想不出演唱的部分,所以随着已有的歌曲演唱要简单的多。”
想要弹出 War 用她的吉他演奏出的音色可没那么简单。她的拇指能弹拨出经典乡村布鲁斯,除此之外,她还用在其中注入快速的搥弦和勾弦等装饰主音线。随我来说,在 With the Sun 的“He Is My Cell”中,她的演奏听起来就像是马里吉他大师 Ali Farka Toure 或Tinariwen 乐队的吉他手一样。不过,事实上War 从 没 听 过 马 里 吉他音乐,直到几年前街上的听众告诉她二者的相似性,于是她这才在YouTube 上找了视频来看。她表示:“对我来说,听起来就像是另一种布鲁斯,同时也让我想起了自己的演奏,于是我得出结论,黑人天生就是这么弹琴的。我也不清楚,我没办法解
释,甚至不知道老式美式布鲁斯乐手的风格有多类似,很奇妙的一点是他们的演奏风格如此相像,但却对彼此的存在浑然不知。”War 和 Joan Armatrading 之 间 也 十分相似,尤其是她质朴的嗓音。War 最近才从街上的人们口中听说了英国先锋唱作人(及原声吉他手),之后她听了 Armatrading 的音乐,并成了他的粉丝。与 Armatrading 的 音 乐 一 样,With the Sun 中收录的歌曲十分质朴脆弱,常常反映出困顿时期的挣扎。War 经受过太多,小的时候,War 的母亲和外婆轮流带她,每过几年就得搬一次家,纳什维尔、底特律、丹佛、洛杉矶她都住过,少年时期多数时间都住
在街上的货车里,因为这一时期严重酗酒及吸毒,所以她对于这段时间的记忆很是模糊。

“和我睡在一起的男人并非我心中所爱/他的古怪却和我契合非常。”尽 管 基 调 悲 观,War 的歌曲却能够做到既哀伤又可安抚人心。就像她在新专第一首歌中唱得那样,“你如何知道自己是有心的 / 如何知道它没有支离破碎呢?”在独立发行 With the Sun 之后,War一路势如破竹,但却对做专职乐手和作曲心存疑虑。多年来,她接过 Gibson 的代言,和Keb’ Mo’一起巡演过,也在南美和欧洲表演过,她也曾亲眼看着机会来了又走。她说:“一旦在巡演中赚了很多钱,我会把它花光,然后我还得继续付房租,就必须得去街头表演。”不论未来如何,她都会坚守底线,不让自己的作品受到商业环境的污染。“ 我 觉 得, 如果我想做那种自己想要的音乐,我就要做好不会真正成功的准备。”她说道。这个行业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出现新歌和新专辑。但“我从心里是不认同这点的,我更希望在积蓄足够灵感之后再创作专辑。我能做乐手,但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能力把歌卖出去。我没办法把艺术当做是商品。”

SUNNY WAR所演奏的乐器
她弹的吉他是一把1989 Guild True American DC-1E NT,这是一把缺角原声电吉他,昵称为Big Baby。她用的是D’Addario琴弦,规格为.013(中张力)或更粗。她表示,轻张力琴弦(和一般的电吉他),无法承受她激烈的演奏风格。最重要的是,她基本上用的是标准调弦,常常使用Dunlop变调夹。With the Sun中收录的所有歌曲除了采用开放G调弦,变调夹置于九品处的“Till I’m Dead”外均采用标准调弦。街头表演时,她会将吉他和麦克接入一个电池供电的Roland Street Cube音箱。


“本期所译文章源于 ACOUTIC GUITAR,Stringletter 拥有

[AG专访] Steve Dawson:当指弹布鲁斯吉他遇上弦乐四重奏

2018 版权。Stingletter 位于加利福尼亚,里士满,运河大道 501 号 J 组,邮编为 94804。未经 Stringletter 事先书面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以任何语言,翻译全部或部分内容。”

版权声明:美国《Acoustic Guitar》杂志中文版为青岛吉他平方商贸有限公司独家版权,任何媒体摘引本刊内容须经本刊同意,并注明出处。否则本刊保留法律诉讼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