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手圈

[AG专访] Steve Dawson:当指弹布鲁斯吉他遇上弦乐四重奏

Steve Dawson 可 能 并 不 是 一 个 家喻 户 晓 的 名 字, 但 2014 年 发 行 的Rattlesnake Cage 使他为众多原声吉他粉所熟知,其中就包括我。这位伴奏乐手、专辑制作人同时十分顾家的男人最近拨冗录制了一张Cage 的后续专辑Lucky Hand,其中显示出他流畅的弦乐四重奏、口琴和曼陀林演奏技巧。身 为 加 拿 大 人 的 Dawson 几 年 前把 家 和 录 音 工 作 室 搬 到 了 纳 什 维 尔。他 的 Henhouse Studio 曾 为 Matt Patershuk、Kelly Joe Phelps、John Hammond 以 及 Birds of Chicago 进行 过 歌 曲 制 作, 而 他 现 在 正 在 随 Birds ofChicago 一同巡演。和 Rattlesnake Cage 一 样,Lucky Hand 中 含 有 Dawson 的 六 弦 吉 他、 共 鸣器吉他、Weissenborn 滑棒吉他和 12 弦吉他。这张纯乐器演奏专辑的曲名参考了他刚刚移居到的纳什维尔及附近地区,就比如“The Circuit Rider of Pigeon Forge”、“Bone Cave”和“Old Hickory Breakdown”,其中无不描绘出南部充满魅力与神秘的乡村地区。而琴弦数目的增加开放并提高了Dawson 的编曲质量,并增添一丝成熟的气
息。不过歌曲的基调并非阳春白雪,而是十分亲和、谦逊、引人入胜。“Little Harpeth”中吉他和曼陀林的相互配合层次分明、十分动听,而旋律则更为增色,而琴弦演奏效果。在“Hollow Tree
Gap”中 Dawson 展现了自己的 12 弦吉他独奏,其中充斥着连绵的律动和快速灵活的演奏。该张专辑中的最后一首曲子“Bugscuffle”中,Dawson 以动听的滑棒吉他独奏将我们带回故乡。

是什么促使你用弦乐四重奏录制了这张指弹吉他专辑?
我大概四年前录了专辑 Rattlesnake Cage,我希望能有一个接续,不过之后我开始想,希望能从新的方向着手。当时我正在回顾 Ry Cooder 初期的一些专辑以及 PhilOchs 的一张名为 Greatest Hits 的专辑,不过这张专辑并非他最热的专辑。而贯穿始终的主题无疑是 Van Dyke Parks 和 Ochs精巧的编曲,将未经润色的吉他音乐变为完全不同的感觉。之后我和合作多年的 Jesse Zubot 取得了联系,我们有一个名为 Zubot & Dawson 的项目,合作推出了三张演奏专辑。他近来一直在做弦乐器编曲,我创作好曲子,然后我们略微探讨了一下,以决定哪张专辑最适合收录弦乐器编曲。

你们是一起录专辑还是分开录?
我们是一起录的,而且十分有意思。整个过程是:我独自写歌,然后用手机录下来,再发送给他,告诉他哪些部分已经固定,哪些部分可以更改,还有哪些部分是完全即兴创作出来的。他知道我
住在哪里,我们会在温哥华碰面,然后录歌。我要面对四位弦乐器乐手,大概距离他们四米多,就这样开始录歌。

谈谈吉他吧。你在这张专辑里弹了六弦吉他、12 弦吉他、Weissenborn 吉他和共鸣器吉他,没错吧?
是的,还稍微弹了些尤克里里。

是你弹还是其他人弹?
我叠加演奏的。几首歌里都有,能增加质感。

你弹得是哪种 12 弦吉他?
我弹得是一把 Taylor Leo Kottke 签名款,固定用 C# 调弦演奏,但我下调到了 B 调弦。12 弦吉他是难以驾驭的。如果我要一直演奏它,那么我希望可以更好掌控些,但我有它会脱离我掌控的感觉。我喜欢用 12 弦吉他写歌。有时会想到些指弹节奏型,长此以往会一成不变,不过,一旦你能够掌控 12 弦吉他,那么所有音色都会有所不同,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这是一种有趣的写歌方式。

你用开放调弦弹过 12 弦吉他么?
我使用最多的开放调弦是把六弦和一弦下调到D: D A D G B D(双降 D 调弦),作为一个伴奏乐手,在指弹和演奏滑棒吉他时总会十分有效。我喜欢这个调弦,可在低音区采用开放D 调弦(D A D F# A D),高音区可用开放G 调弦(D G D G B D),中间四弦采用标准调弦,也就是说我可以按出很多普通调弦。这张专辑中的 12 弦吉他乐曲都采用开放调弦,而且没有调低。弹六弦吉他时我用了开放 D 调弦和开放G 调弦,还有一个奇怪的开放 C 调弦。我不经常用标准调弦写歌,但这张专辑有两首都是用的标准调弦。

什么是奇怪的开放 C 调弦?
就是 C G C G C,有时高音弦我会调成开放C 调弦,有时候会用开放 D 调弦。也就是我在 Weissenborn 主要使用到的调弦。这张专辑中有一首使用六弦吉他演奏的曲子,使用开放 D 调弦,但最高音是 F 音:C G C G C F。我是从 Kelly Joe Phelps 那里学到这个调弦的。

弹共鸣器吉他时你用的是开放 G 调弦吗?
我用的是双降 D 调弦、开放 G 调弦或开放 D调弦。共鸣器不适合用开放 C 调弦。

是因为太低了?
是的,无法施加足够的压力固定住共鸣器。

你用指套么?
弹 Weissenborn 的 时 候 会 用, 我 用 的 是ProPik 拨片,不带尖儿的那种,所以感觉和自己的指尖一样,不过其中会混入金属片撞击的音量。弹普通六弦吉他和 12 弦吉他时,我只用拇指指套。

身为制作人和音响师,你有什么中意的原声吉他麦克录音方法么?
我会亲自实验,但录音的关键在于我采用的是单声道录音法。一般是一个麦克负责其中95% 的音色。现代立体麦克录音法很棒,但音色会很夸张。所以我的音乐中不喜欢使用这种方法。我喜欢温暖,吸引人的音色,就像距离五英尺之外的音色,而不是把头深入吉他内部般的效果。我感觉很多现代吉他音乐总会离听众很近的感觉。我喜欢老式唱片。还有就是演奏时我不会一动不动,这样在用立体声录音时会出现问题。

指弹布鲁斯显然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你的演奏,你在其他乐手身上吸取了灵感么?
是 的,Doc Watson 给 了 我 很大 的 启 发, 还 有 Chet Atkins和 Merle Travis 等 非 布 鲁 斯风格乐手。在指弹原声吉他方面,Tampa Red、 Lonnie Johnson、Ry Cooder 和David Lindley 给 了 我 很 多 启 发。 很 小 的时 候 我 就 开 始 研 究 John Fahey 和 Leo Kottke,而且也尽可能地学到了他们的技巧。 而 Weissenborn 吉 他 演 奏 方 面,Sol Hoopii 和 King Bennie Nawahi 等夏威夷乐手对我影响很大。


除了上述吉他,Dawson 最近还入手了一把Martin OO-DB Jeff Tweedy 签名款,录制 Lucky Hand 时也有使用,而且他非常喜欢。 可 登 陆 stevedawson.ca 聆 听 Steve的音乐,查看他的音乐工作室。


“本期所译文章源于 ACOUTIC GUITAR,Stringletter 拥有 ©2018 版权。Stingletter 位于加利福尼亚,里士满,运河大道 501 号 J 组,邮编为 94804。未经 Stringletter 事先书面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以任何语言,翻译全部或部分内容。”

版权声明:美国《Acoustic Guitar》杂志中文版为青岛吉他平方商贸有限公司独家版权,任何媒体摘引本刊内容须经本刊同意,并注明出处。否则本刊保留法律诉讼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