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专访]织梦人:Peter Ciluzzi用吉他讲述故事

Peter Ciluzzi 告诉我,他连做梦都在表演,当时我们一起站在北卡罗来纳夏洛特 The Evening Muse 外面站着,他刚刚完成了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他是吉他手,同时也是制琴师,在 2006 年到2013 年他在马萨诸塞州普罗文斯敦开了一间吉他工作室。这时一阵反常的冷风从街上刮过,他向我讲起了他最近所做的梦,十分神奇。Ciluzzi 说:“我梦到自己坐在一辆全木质的有轨电车上,钢缆从车顶正中一直紧连到地板的边缘,就像竖琴琴弦一样。我一碰,它们就会发出五声旋律,音色类似一种亚洲弦乐器二胡。”他还提到,在梦中听到的音乐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他能感觉到自己正在创作的音乐。他并不常梦到歌曲,但一旦梦到,这位 43 岁的乐手就会将其融入新歌之中。他目前已发行两张原创吉他独奏专辑 Music Without Words in 2008 和Still Without Words in 2016。他打算明年初冬再发行一张新专。这天傍晚,在这间俱乐部中,Ciluzzi 对听众说:“我喜欢那种迷蒙的音乐。”他刚刚弹完一曲“Soliloquy”,这首如病毒般传播的歌曲在 Spotify 上获得了 750 万的播放和下载量。Ciluzzi 用的是一把他在普罗文斯敦制作的吉他,然后又弹了一首歌曲,他极少翻弹,这便是其中一首,以巴西作曲家 Heitor Villa-Lobos 的“Trenzinho do Caipira”(“The Little Train of Caipira”)为基础进行即兴表演。在 Ciluzzi 弹完巴萨诺瓦音乐之后,听众安静了几秒钟,似乎都仍沉醉其中,随后便爆发出阵阵掌声。Ciluzzi 笑着说:“如果你想知道的话,现场的情况十分有趣。”

你的演奏风格是如何形成的?
我从小在普罗文斯敦长大,那里有很多街头艺人。小的时候我觉得他们都很酷。他们的演奏让我也有了想要学习的想法。所以我开始学习演奏经典摇滚。我当即就被 Jimmy Page 和some Pink Floyd 的原声乐器演奏所吸引。当时我暑假在一个餐馆打工,其中的一个经理收藏了很多 Michael Hedges 的唱片。于是我马上投身到更加复杂的作曲和技巧当中。

你为什么开始修琴、制琴?
我一直都很会修修补补,我对修理和拆卸东西很感兴趣。15、6 岁时,我发现,吉他在经我调整之后更易演奏。当你不过度拘泥于吉他的性能时,会释放出很多东西,手部会更放松;可以轻柔细致地演奏,强弱变化也更加多样。于是我像当初学习写歌一样开始学习制琴。我慢慢地拆卸吉他,并且摸索着把它们装回去。学习音乐时我主要靠听,学习制琴时我主要通过演奏并修理各种各样的吉他。然后我花了近一个月 的 时 间 在 Charles Fox的 American School of Lutherie 进行学习。我还和他合制了一把琴。我觉得制琴的方法多种多样,制琴师也各不相同。师从 Charles 之后,我效仿他的方法制琴。他会用很多夹具和自己发明的小工具来制琴,而这些小工具现在已遍布全球各个吉他工作室,像是弯曲侧板的机器以及不同指板曲率半径的夹具。Fox 还使用一种被他称作极硬轮圈的工具,弧形衬垫更厚,颈部和尾部更长。这样面背板音梁不会过紧,同时也不会破坏吉他的整体结构。2006 年,我在普罗文斯敦开了间吉他工作室。专业制琴的几年时间让我知道了制琴和卖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行当,需要的技巧也不同。巡演、录歌和宣传都需要消耗时间和金钱,几年之后我必须决定我的精力和财力集中投注到哪里,我在 2013 年 6 月左右关掉了我的吉他工作室,但还会在家里继续做琴。

如何才能成就一把好吉他?
木材方面,我会选用枫木、桃花心木和紫檀做背侧,用云杉和雪松做面板,这两种木材都带有美观、紧凑、平直的花纹和悦耳的叩击音。完全可以用普通木材做出音色非凡的吉他。制作方法十分重要。如何安装音梁真的能够影响音色效果。我比较偏好音梁,因为我喜欢响应性更强的音色。我喜欢带有很多低音、高音和不错延音的响应音色。我喜欢小琴体吉他的音色。我觉得它的音色十分均衡,尤其是在录音和使用扩音设备之后。可以把音量调高一点,并且能够听到繁复的音色。

你巡演时用的是什么吉他?
我现在用的一把是云杉和紫檀吉他,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两把吉他。这样一来,我就不用在表演过程中花费很多时间来调弦。我的每把吉他调弦都各不相同。还有一把是产于 1996 年的Breedlove,那时 Breedlove 还只是一家非常小的公司。我多年来一直在用这把琴写歌。最后是一把固定使用标准调弦的 Loar 吉他,我用它来演奏爵士歌曲以及表演中的即兴演奏。

你的吉他和这把 Breedlove 使用何种默认调弦?
我主要采用的调弦是 C# G# E F# B E,并采用 C#m7 和弦。这个调弦是我偶然间发现的。Breedlove 演奏的乐曲调弦较低,采用 C G D G A C 调 弦, 与 Michael Hedges 的 歌曲“Bensusan”一致。这把 Breedlove 的另一个调弦就是 D A D F C E。

你主要以原创歌曲扬名,但你也会录爵士和古典改编和即兴乐曲,怎么会向这个方向发展的呢?
我发现自己有很多种不同的音乐风格。我同时还很喜欢那种介于两种风格之间的音乐类型:David Grisman、B e l a F l e c k 和 M i k e Marshall 的 弦 乐 器 即 兴 演奏。我还曾学习过即兴演奏和爵士吉他演奏。我喜欢演奏各种乐器。某些指弹作品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受到关注。我决心专注于此,因为这能让我得到最大程度的回应。现在我更喜欢现场表演的一点是我可以在指弹乐曲中加入即兴演奏。我觉得即兴演奏现场效果非常好。

关于作曲,你说你的目标就是可以不用语言讲述故事。
是的,对我来说故事是很重要的。在吉他的演奏中有各种不同的讲述故事的方法。对我来说,作曲很重要,但技巧和演奏同样重要。这些不同的方面共同构成了一首完整的曲子。我试着将有趣的东西结合到一起,使之变为一首能将故事娓娓道来的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