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手圈

[AG专访]吉他品牌创始人Matt Eich:带上你的热情,细节留给他

“我在读的这本书名字是 Principles: Life and Work, 作 者 是 Ray Dalio。这本书特别好看,简直迷人。”Matt Eich 说:“书中提出的一组疑问是‘你的愿望是什么,现实是怎样,你要如何实现自己的
愿望?’如果能回答这些问题,那你的方向就是正确的。但如果想不清楚自己的愿望为何,也搞不清楚现实,也许就是在浪费时间。”Eich 当然也曾经在茫然中浪费过时间,但他同样清楚要通过改变现实来挖掘梦想的 金 矿。 六 年 来, 在 Mule Resophonic Guitars 这一品牌下,他和他的团队(他的兄弟 Phil Eich、朋友 Adam Smith 和最近雇佣的 Will Shea)在密歇根州的萨吉诺进行着乐器制作。Eich 所制作的钢制或者铜制琴身的共鸣器吉他,因其醇厚丰富的音质、令人印象深刻的音量、自然的混响、华丽的复古外形以及弹奏的舒适性而为人所知。Mule 所制作的吉他非常受欢迎,目前已经有将近 120 人在预约等待,要想定制一把吉他至少需要等待14 个月的时间。但 Eich 如今的成功并非一帆风顺。高中时制作了几把吉他,又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罗伯托 – 维恩制琴学院学习了基本制琴工艺之后。Eich 在弗吉尼亚州久负盛名的吉他以及班卓琴制琴工坊 Huss & Dalton工作了三年,负责过几百件吉他的琴颈雕刻、琴身粘合以及表面处理。这些经历给了他自信让他把自己当做是一名专业制琴师。(他说“我得雕刻过四百个琴颈,才能说自己对此有基本概念。”)Eich 随后开始兼职制作吉他,2010 年丢掉了在芝加哥工厂的工作后,他就回到了密歇根州中部。在距离萨吉诺三小时的特拉佛斯城的一场演出中,看到了 Kelly Joe Phelps 弹奏共鸣器吉他,这正是他所需要的灵感。于是 2012 年在一个小小的车库储藏室中,Mule 公司正式成立了。“第一年我制作了四把吉他,钱花光了就找了个临时工作。”Eich 说“两周后我获得了 12 个订单,又过了一个月订单数增加到了 25 个。一年后已经有 60 个预约订单,之后这个数字又增加到了 80。”Mule 公司的新店址于 2016 年投入使用, 占 地 约 为 150 平 米, 公 司 的 制 作 团 队目前每年能生产约 120 把吉他。许多业界名人都对 Mule 公司制作的吉他非常推崇,包 括 Charlie Parr、Jeffrey Foucault、Charlie Hicks、Joey Landreth、Dan Auerbach,当然还有 Phelps。回想起当初在工厂中打工,不知自己何时才能依靠制作吉他为生的日子,Eich 笑着说:“大半夜的站在冷却机搅拌池,把手臂插进锅炉或者橡胶压块机中,做类似这种工业供给的操作,当时真是艰苦。”他叹息着:“现在我可以走进有着高高屋顶的店里,工具已经摆好了。我放上音乐开始雕刻琴颈,真是太享受了。我愿意这样干一辈子。”

是怎样的契机下你决定创立 Mule ?
我想要制造更接近原声吉他的共鸣器吉他,传统的共鸣器吉他声音和外形都与原声吉他相去甚远,声音更加温和。还没有人制作的吉他有类似的音色。

你是如何打造出自己想要的音色呢?
就把琴背处理的更接近原声吉他。要想让声音更加温暖,低音部分就得有更多表现。要想让低音更大,起伏更强烈,琴身就得更大。传统来说,制琴师会希望让共鸣器承担更多振动,但我希望能让琴背也一起震动,因为琴背是一个很大的零件。如果想让吉他音色更温暖,光靠小小的共鸣器是不够的,必须得依靠琴背。我用了与传统方式不太一样的技术来处理琴内部的支撑,不需要在琴背和音孔之间放置接合销。让琴背负责让琴声更加温暖,低音更多表现,让共鸣起来负责高音部分。

你为什么喜欢钢制琴身共振吉他的音色呢?
我喜欢音色中的温暖、混响效果以及延音、清晰。钢制共鸣器吉他的声音就像是一杯冲调的咖啡。虽然材质是钢,但音色却非常清晰温暖,而且还有混响效果。这种持续的声音交叉堆叠非常迷人。

你的三片共鸣器看起来像是单片共鸣器
我很喜欢传统的带有单片共鸣器盖板的 F 形音孔,所以希望将三片共鸣器合在一起,而不是平时看到的那样三片分开的结构。结果我们制作的第一个原型 National 是一个内置三片共鸣器的单片共鸣器盖板,不过这个原型没有投入生产。他们开始生产三片共鸣器,然后是单片共鸣器。

音孔的不同会带来多大的区别?
音孔对声音的影响非常大。如果弹奏单片共鸣器的 National Reso Rocket 吉他,却搭配了三片共鸣器的音孔,声音听起来就会更像是三片共鸣器的效果。三片共鸣器上音孔的影响也绝对比你想象中更大,会让声音更接近单片共鸣器,高音部分更甜美,压缩更强,而且声音也更平衡。

你如何帮助客户选择单片共鸣器或者三片共鸣器呢?
如果是用拨片的客户,我会建议选择单片共鸣器;面板的共鸣反应空间更多,而且低音部分声音更温暖。但我们定制吉他的客户十之八九都用滑棒和指弹,偶尔使用拨片。如果是这样的客户,那就选择三片共鸣器吧,不仅声音更甜美,压缩更均衡,两个方面的功能都比较出色。

你对拾音器有什么建议呢?
如果平时不使用音箱的话,我就不建议安装拾音器。我们会制作 Mule 品牌的双线圈拾音器以及一个 P-90 风格的拾音器,我们称为Wee-90。拾音器之所以会让共鸣器声音更有范儿的原因在于,其放大了大大的钢制琴身的共鸣振动。但如果你希望放大后的音质能够更贴近共鸣器吉他原本的声音,那就在吉他前面放一个麦克风。将来自琴弦、琴身、共鸣器以及面板的所有声音表现都一网打尽。

你们的定制选项简单到令人吃惊。
我从来不在网站上标注规格参数:琴枕宽度、有效弦长、旋钮品牌、共鸣器类型或者是钢材料的品牌都不标注,只有琴颈部位的烤枫木信息。我们已经卖了 550 把吉他,还没人问过这些信息。琴身材质要么是铁要么是铜,要么有拾音器要么没有,要么是单片共鸣器要么是三片共鸣器,就这么简单。一旦客户开始纠结于规格,他们就会觉得每个小细节都会对他们的满意度造成影响。客户只需要带着热情就好,剩下的交给我。

你认为客户的需求是怎样的呢?
他们是购买了和你之间的一种联系,同时他们希望买到的吉他,能够带给他们新的创作灵感,让他们能够有意想不到的奇遇。我希望把这样一个工具提供给客户,然后让开路让他们去经历自己的奇遇。

你是如何做到的呢?
尽量将吉他制作的简单,透明度高,让所有人都能够轻松上手。我所制作的吉他都是传统的共鸣器吉他外形,因为这种琴型已经了将近一个世纪,人们已经习以为常了。我对于琴颈部位的设计之所以获得很多人的好评,也是因为这些形状基本只是在字母“C”“D”和“V”的基础上做了轻微的变化,这也属于我所说的透明度。

现在你们也提供钛加固琴颈了。
钛这种材料特别棒,很轻巧。而且总能恢复到加工成型后的形状。与钢材和铝不同,钛不能弯曲;轻巧而结实,总能将琴颈固定回原本的形状。让原本的烤枫木琴颈又增加了防潮耐湿的特性,非常棒。

制作这些吉他最令你兴奋的是什么呢?
就是乐手可能会惊喜地发现,这把吉他的音色完全迥异于他曾经弹奏过的其他吉他。我希望能够让他们有全新的弹奏体验,因为在他们用这个吉他体验了不同的声音之后,之后再弹奏dreadnought 型吉他,就会有全新的视角和方式。这一点让我觉得很有意义。我希望制作出来的吉他能够让人感叹:“哇哦,这跟我以前的吉他都不一样。”我希望能得到这样的情绪反应。

你对于想要进入制琴行业的人有什么想说的吗?
首 先, 正 如 Bob Taylor 在 Guitar Lessons: A Life’s Journey Turning Passion into Business 上说过的:数量与质量同等重要。如果你是刚入行的新人,不要一年制作三把吉他就想要价每把吉他八千美元。你得经手几百个琴颈的雕刻处理,才能算得上对这门工艺有所了解。多多积累制作经验,因为有很多人在跟你制作同样的商品,而他们可能已经雕刻过五百个琴颈了。这些人都是你的竞争者,你必须态度认真起来,不然的话这条路会相当艰难。你需要不断调整掌握“我要如何把这个零件制作得出色”与“要如何制作更多”两个需求之间的平衡。第二,你提供的吉他要能够为客户解决问题。他们想要寻找某一个特定的声音,那就把这个声音给他们。刚开始接触制琴行业的人都会觉得:“我想制作个创新的琴身形状,大家肯定会喜欢。”但如果这样做,你就不是在满足客户需求,只是在满足自己,这是个很严重的错误。

听起来你对社交方面也很注重。
我昨天还跟人提到过,所谓的“制造行业”有点像是社区的垒球联盟。一般不是因为喜欢垒球采取加入,而是因为加入之后可以认识其他喜欢户外运动并且希望交朋友的人,对不对?在一个被社交媒体充斥人们缺少面对面交流的社会,这种活动还是非常有价值的,但前提是必须要有开放的心态。

你的经历对于制琴行业的后辈们来说很有借鉴意义。
我很喜欢跟别人讲述我的故事,因为当初我想要从事这一行的时候,也感到很迷茫。Jeff Huss 和 Mark Dalton 都是特别好的人,与他们共事的经历让我清楚,要想成功需要付出怎样的努力。但我也曾经在工厂中工作了十来年,不断质疑自己自己能否有拨云见日的一天。我希望把我目前为止的一些心得体会与他人分享。

Mule 下一步有什么计划吗?
我会开始制作一些木质琴身的共鸣器吉他。这是一个限制比较多的方向,能够让我稍微试水。我希望像对待原声吉他一样对待拇指共鸣器吉他,把很多关于原声吉他的基础知识运用到共鸣器吉他制作中。想看看在这方面能有什么新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