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专访]吉他手Steve Tibbetts:承载亚洲梦的美式12弦吉他

承载亚洲梦的美式 12 弦吉他
Asian Dreams, American 12-String
Steve Tibbetts 极具亚洲风格的演奏
BLAIR JACKSON 撰稿

Steve Tibbetts 的音乐是完全无法划分类别的。这位吉他手与 ECM Records有着长期的合作关系,作品倾向于爵士、先锋音乐、现代古典乐,但他并不完全符合以上任何一个类别。他最棒的专辑均采用这把Martin D12-20 12 弦吉他演奏而成,但演奏的风格与你可能想到的咖啡馆民谣音乐完全不同。其中的演奏有着很强的亚洲风格,像是巴厘岛、印度和尼泊尔,所以我觉得这种风格应该叫做“世界音乐”,但这也不足以概括他的风格。不,Tibbetts 的风格自成一派。他 近 八 年 来 的 最 新 专 辑 Life Of 无 疑是他最棒的一张专辑。其中全部 13 首歌曲Tibbetts 均采用这把 12 弦吉他奏,在动人的梦幻空间中踏上一段非凡且时而深沉的旅程。这把 Martin 是四十年前父亲(他也是一名乐手,不过风格为民谣)送给他的礼物,它以和缓优雅及偶尔快速激荡的演奏完美展现出这把 12 弦吉他的美丽以及推弦音和颤音。不过除去这把吉他,Tibbetts 还会偶尔进行类似加美兰乐队风格的钢琴演奏;常年与他合作的打击乐手 MarcAnderson 为演奏注入了情感充沛的优美效果。大提琴手 Michelle Kinney 在演奏中加入了细腻浑厚的低音;还 有 就 是 Tibbetts 通 过 Roland GK-2 或MOTU MachFive 采样器采集的具有亚洲及其他风格的音色。我通过电话采访了身在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工作室的 Tibbetts,询问了他的工作进程,当然,还有他的 Martin12 弦吉他。

你的专辑歌曲之间有什么连贯性么?即便你的专辑发行时间有时相隔数年,我猜你也一直没有歇下来过。

是的。我要忙很多事情。我需要做的有:建立电吉他样本库和打击乐样本库;我有一把状况日益糟糕的电吉他;还有这张我投注了大量时间的专辑。即便我均匀分配时间,一个小时忙这里,一个小时忙那里,到了一定的时候,你就会觉得:“我必须停下来,然后完整地做完一件事。”那么你要做些什么呢?过去没孩子的时候,我可以在工作室呆上 12 到 14 小时,但我不想继续这样了。我应该把精力投注到孩子和家庭上,当他们的司机。我需要做减法,创作质朴简约的歌曲,只需要一把吉他、一架钢琴、几个朋友,不要总想营造出那种宏大震撼的音色。不是么?简单是很不错,不过,当这些乐曲汇聚到一起,最后就会成为一个整体。目前我的双手情况还不错。现在,我还没有任何问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情况无法一直保持下去。如果我要继续保持我的演奏风格,我应该在可以的时候把演奏记录下来。12 弦吉他真的会对手造成损伤。

你演奏的真的挺用力的。这些年你对自己的 12 弦吉他做过很多修复么?

我们的生死全仰仗于琴师,我们镇上就有一个非常棒的琴师,名叫 Ron Tracy(St. Paul Guitar Repair,详 情 登 陆 stpaulguitarrepair.com)。 他 还 为 Dean Magraw、(Pat)Donohue 和 Leo(Kottke)修理吉他,他是镇上吉他手心目中的大明星。多年前,我带去了这把 12 弦吉他,当时它就像经历了炼狱一般。品丝磨损严重,多年来我用它演奏了太多颤音和勾弦。我把吉他带去的时候 Ron 说:“现在必须对琴颈进行彻底修复。”他需要刨平琴颈,重安品丝。他说:“你是第一任主人么?”“算是吧,之前是我爸爸的吉他。”Ron 说:“或许可以保修。”而我认为:“这不可能。”但他还是打给了 Martin,然后他问我:“你有吉他证书之类的么?”我说:“没有,我只有一份能证明这把吉他是赠送给我父亲的教会公告,作为他多年来担任教堂青少年活动组负责人的奖励。”Martin 公司表示:“太好了,有教会公告就可以”。于是这份公告成了保修证明,这把吉他一定会比我活的长久。大战前夕(第二次世界大战),我的父亲回乡做了一名青年工会组织者。他组织的第一场 TWUA(美国纺织工人联合会)表演就是在宾夕法尼亚州拿撒勒的一家小乐器店举行的。不过他只做了一天,在被发现试图组建工会时,他被解雇了。在请 Ron 转述背景信息之前,我先确保 Martin 做好了琴颈的资料。

你并没有安装四对跨八度的低音弦,而是采用了同音弦。这又是为什么?

我觉得是源于降 D 调弦的启发。吉他发出低音后,就无需再考虑这方面的问题,吉他会营造出更加深沉,洪亮的音色。然后从 D 音降到 C 音,然后 A 音降到 G 音,之后所有 12弦均下降一个全音,就是这样。

讲一下您对所谓的“死弦”甚于新弦的偏好吧。

我不喜欢新弦的音色。有些太尖锐刺耳了。在完全跑调和崭新之前还有一个中间地带。从我的角度来看,这也是很实用的。我能在一年之后再去接着创作一首曲子,如果一年之后同一把吉他和琴弦的情况几乎没有变化,那么音色就会十分契合。还有,在琴弦处在崭新尖利和完全跑调之间,其音色与钢琴搭配效果会十分不错;它们会的音色会越来越好。我发现有些琴弦时间越长音色越好。John Pearse 琴弦就很不错。

你没有过演奏六弦原声吉他的时候?

有,我有一把 Ovation,是一款琴体纵深的Balladeer,因为我在(John McLaughlin的)My Goals Beyond 专辑封面上看到一把相同型号的琴。

很好奇新专收录的歌曲都是如何创作的。你是先录吉他的部分,再加入钢琴演奏,还是你有时会直接先用钢琴演奏呢?

基本上都会先用吉他和钢琴演奏。不过有一首歌开头就是简单的循环演奏。

你是否考虑过,相较于吉他,还应该为钢琴演奏留有一些空间?

这就像是异花授粉。有时在加入钢琴演奏后才会发现吉他的部分过多:过多的演奏、过多的随意弹奏,所以吉他演奏部分必须剔除。我抹掉吉他演奏部分,只剩下钢琴部分,然后就会发现,可能有些钢琴演奏部分就不是很通畅了。独立创作真的很难。有时需要保持一些距离。我会先把一首曲子放在一边,之后再继续创作,我可能会说:“我当时到底在想什么。”

不得不说,你的多数乐器样品都用得恰到好处,这些乐器的录音都是在亚洲期间录制的么?

是的,但也不全都来自亚洲。我在巴厘岛留学的时候,一个人问我们班的同学想不想到楼下的锣鼓店里看他录唱片。并没人想去,但我问他我可不可以下来给他的锣录音,所以我花了一天时间,用一台Denon DAT(录音机)和一个立体声麦克给他的锣录音,多年来我一直珍藏着这些录音样本。我还有在锡金的藏传寺庙里的长号录音样本,我有在世界各地录制的录音样本。不过我还用我妻子的餐具,一套水晶杯录制的样本,而且我还用水晶杯制作了口琴。录音效果非常好,降调之后音色犹如天籁。我还自制了一把吉他,还有一个迷你竖琴。

这些乐器的使用十分恰当。都在合适的地方出现然后消失,就如同蒸发一般。

有时很想明确表露这一点,但我觉得最好还是保持朦胧感。

所以你做了很多减法?

并不针对低音,但钢琴和吉他演奏部分会有减少。

你如何判断作品完成了?

很难。这并不像是挥舞格子旗说:“完成了!”这么简单。对我来说,就像是伤员鉴别分类。我在想:“对于这个患者我只能做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