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杂志]忆往昔 随“Primitive Guitar & Banjo”精选专辑追忆1963–1974美国音乐

BLAIR JACKSON撰稿

少年时期,我不知花了多长时间呆在黑暗的地下室中,聆听着John Fahey的The Great San Bernardino Birthday Party及Blind Joe Death两张专辑,伴随他踏入未知的奇特旅程;我反复地,同时也难以置信地聆听着Leo Kottke的专辑6- & 12-String Guitar(又称“Armadillo album”);随后,我进行了漫长记者生涯的首次采访,而采访对象不是别人,正是独一无二的Robbie Basho,透过专辑中的歌曲,我深切地感受到他神秘的个人魅力,而在我最终亲眼得见他现场表演时,我完全被震撼到了。所有演奏过我的钢弦吉他Holy Trinity的先锋乐手风格在这张收录17首歌曲、精彩纷呈、涉猎广泛的单张唱片中展露无遗,歌曲分别由十位初代“美国原始”吉他手和班卓琴手在1963年–1974年间创作完成。以上名称尚无定论,但其中涉及到一场由从蓝草、旧式乡村乐和印度拉格汲取灵感的民谣乐手们发起的运动。不过,专辑制作人Glenn Jones(同时也是专辑内页说明作者)写道:“他们自创了演奏技巧、调弦和审美方法,旨在将他们要表达的想法淋漓尽致地表述出来。”全盛时期的美国原生态音乐(新乡村蓝调主义American Primitive Music)深深植根于乐手之中,这也就是为何它与众多听众联系如此紧密的原因(当然,它一直都属于一个小众的音乐形式)。Jones的歌曲合辑取自Fahey建立的Takoma Records label和纽约民谣巨头公司Vanguard Records制作发行的歌曲,选择空间很大。虽然会有人对专辑中收录的歌曲有所不满(不过所有专辑都是这样的)。总体来说,这张合辑也是上述音乐运动的一个缩影,同时这场运动最终促成了“Windham Hill唱片”的诞生(创始人Ackerman、DeGrassi、Hedges等),同时也成就了如今的众多指弹大咖。这张专辑中的部分歌曲比较粗略,但绝大部分则是清晰的即兴创作,音色上可能并非现代听众所预想或想要的。但歌曲中的情感却十分真挚深情。除了上述的三位乐手,其他我能想到的就是当年一直被低估的乐手Peter Lang(他在1974曾与Kottke和Fahey合作过一张很棒的专辑)和Sandy Bull(我知道他是一位吉他手,而非本张专辑中的贝斯手)。Bull的歌曲就像是美式原生态歌曲和Harry Smith影响深远的Anthology of American Folk Music
之间所缺失的一环,这一发行于上世纪50年代的音乐合辑首次将20年代末到30年代初的78转唱片歌曲收录到了LP唱片中。其他像是Harry Taussig、Max Ochs和Peter W a l k e r , 都 是 我 最 近 通 过 T o m p k i n s Square label 60、70年代出品的鲜少人知的专辑才逐渐了解的。我对Fred Gerlach同样不甚了解,但他的12弦吉他和电颤琴演奏(双轨歌曲)却成了我的最爱。Peter Walker的“Gypsy Song”同样采用多种乐器演奏,其中他演奏了萨洛德琴,并采用塔布拉双鼓、小提琴和长笛伴奏。这是本张专辑中几首具有印度风情的歌曲之一。总之,这都是一段精彩的时间、空间上的回顾之旅。于我来讲,这些“原生态”的音色已经颇为成熟了。

通过Django Experiment III,-Stephane Wrembel似乎在表达一个观点:吉普赛爵士并不适合用来尝试。吉普赛爵士就是一种尝试。毕竟,Django Reinhardt一直是根据现有音乐进行创新的。这张专辑相对于Django,更偏重于Experiment(尝试),但其中只收录了三首Django演奏的歌曲,一首由其弟Joseph演奏的歌曲。Wrembel及其乐队让我们看到了他们对这位吉他大师的诚挚致敬。就如同一口被文火炙烤但从不烧沸的锅一样,Django的“Manoir demes rêves”一直保持一种微妙的张力,Wrembel类似巴拉莱卡琴式的吉他演奏和Nick Driscoll妖娆的单簧管演奏为
多次被翻唱的“Nuages”平添了强劲的节奏感。同时,此张专辑也展现出了Django所遗留下的遗产。在歌曲“Swing Gitan/Apocalypse”中,Wrembel Thor Jensen极速的弗拉门戈吉他演奏进行了螺旋式的收紧。而在“Les flots du Danube”中,低沉的经文般的节奏使得吉他的演奏如同水流般向上奔涌。在“Flèched’or”中,Driscoll有力的单簧管演奏与Wrembel和Jenson充满活力的扫弦相得益彰。这些乐手相互间交替演奏着比博普的同时还会探索前卫的音乐领域。整张专辑中,Wrembel一直都拒绝完全纯粹的吉普赛爵士,从而保持本真。Django以切分音法的Sinti摇摆将从硬波普爵士到自由爵士全数注入到作品当中。 —Pat Moran

这张专辑就是一场拨片演奏嘉年华。18岁时,唱作人及吉他手Peter Rowan在偶然听了一下午巴尔的摩曼陀林手Jack Tottle的盗版磁带之后,他第一次了解了重量级蓝草组合The Stanley Brothers(成员为Carter和Ralph)。Rowan在专辑内页说明中写道:“这些乐手与歌手的倾囊相授触动了我,Carter和Ralph的和声及硬核蓝草也让我这个新手感到惊奇。”以此向The Stanley Brothers致敬。“Carter神秘莫测、余音绕梁的嗓音深深地触动了我,虽然具有悲剧色彩,但仍渴望内心的超然。”Rowan之后加入了Bill Monroe组建的乐队Blue Grass Boys;于是他以这首感人肺腑
的原创歌曲“The Light in Carter Stanley’s Eyes”向同为Blue Grass Boys前成员的Carter致敬。在曲风柔和的原创歌曲“Take My Ashes”中,Rowan(永远的牛仔)对死亡和精神延续进行了思考。Carter Stanley在“Too Late to Cry”中的精妙和弦令人心生恐惧。14首歌曲中加入的哀伤、寂寥的人声使得Rowan的弹唱产生了无与伦比的效果,其中包括Rowan的原创歌曲、圣歌、山地歌曲以及Monroe、The Louvin Brothers、A.P. Carter,当然,还有The Stanleys创作的歌曲。专辑中,为Rowan伴奏的是一组全明星乐队,包括Tim O’Brien(人声、吉他),Chris Henry和
Don Rigsby(人声、曼陀林)以及Blaine Sprouse(小提琴)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