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杂志]House of Guitars 吉他收藏室

在位于费城的宅邸中,Fred Oster收藏了世界一流的古董按弦乐器
NICK MILLEVOI撰稿

Fred Oster说:“第一次拿起一把上世纪20或30年代的Martin,改变了我的一生。我对老式Martin产生了某种感情。对于有400年历史的小提琴也是一样。”我们在Oster的私人吉他藏品之中坐下后,他谈起了自己对于复古吉他的热衷。我们所在的房间位于他费城市中心南布洛街的维多利亚风格别墅的三层,位置十分隐蔽。这座面积为1208平米的建筑内有他的两家公司:Vintage Instruments和Frederick W. Oster Fine Violins,其中还藏有世界上最精美古老的原声吉他。我问Oster我要弹哪把琴。他想都没想,直接伸手打开了旁边的一个破旧的琴盒,然后递给我 一 把 曾 属 于 民 谣 乐 手 及 民 俗 学 家 M i k e Seeger的战前Martin OM-28。最近,C.F. Martin & Company还根据这把吉他推出了OM-28 Authentic 1931。这是我所演奏过的最棒的吉他。得益于陈旧的指板边沿,琴颈与我的手掌十分契合。吉他的每一寸都伴随着我演唱。Oster表示:“这把吉他证明了Martin吉他有多棒,这把吉他产于1931年,同时我还不停地大力弹奏,现在指板和镶嵌磨损,琴颈上的漆也没了。但琴颈从未重置过,琴码也没脱落过 。 尽 管 这 把 吉 他 在 N e w L o s t C i t y Ramblers乐队演奏了40年,但却未产生一丝裂纹。” Oster自然不会只介绍这把OM-28。他又递给我几把琴,包括一把他口中音色最为动听的1942 Gibson J-45。这把情况的磨损情况比OM-28轻微得多,在Oster的建议下,我用拨片演奏,它的温暖的音色也丝毫不减。Oster说:“我被这把琴深深吸引了。”他解释道,他之前卖了这把J-45,但一年后就买了回来。我问他那一年里他有没有想过这把琴。“当然,当你非常喜欢一把琴,你一定会想它。如果它够好的话,你甚至不会想弹它。我不想太沉溺其中。”但他也承认,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现年65岁的Oster在费城长大,高中时开始演奏民谣,收藏吉他。他说:“当时老琴都很便宜,我当时是通过报纸上的广告买的Martin。我是一个幸福的人,因为我知道这些不可思议的乐器演奏效果和触感有多棒。”1970年,Oster搬到新泽西的蒂内克,参加菲尔莱狄更斯大学的法学预科课程。就是在那时,他的音乐兴趣扩展到了老式的阿巴拉契亚和爱尔兰音乐。申请法学院时,他突然发现了
自己对于吉他的热爱。他表示:“可以守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并以此为生,对我来说还是挺震撼的一件事。”在短暂地尝试在新泽西北部开吉他店之后,Oster最终还是搬回了费城。1975年1月,他开设了Vintage Instruments,不顾“我希望顾客会感觉他们在一
个愉快、古朴、安静、安全的
地方试弹原声吉他。”
FRED OSTER

朋友们的质疑,决心专卖他所喜欢的乐器。Oster记得:“当时我的一个同事在匹兹堡也开了一家乐器店。”我告诉他,我也要在费城开一家吉他店,他说:“你们代理什么类型的吉他?”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所以我说:‘您说得是什么意思?我要卖旧琴。’他说道:“那不出半年就得关张大吉了。”不过并没有,因为我喜欢旧琴,而且代理起来更加简单。喜欢卖东西,喜欢把自己喜欢的东西交付给别人的感觉,这也就是开店的关键,或是原因。虽然Oster很喜欢卖吉他,不过他很快又被小提琴吸引了,而且发现他对拉弦乐器的热爱一样,甚至更甚于吉他,尽管他本身并不会弹琴。他说:“我涉足小提琴界是因为我发现它们更有趣,这是一项学无止境的研究,只需要观察就好。”到了80年代,尽管他要花大把时间在纽约的佳士得拍卖行做乐器部门的负责人,但Oster仍然继续经营他在费城的乐器店,同时还兼任伦敦拍卖行的职务。Oster表示:“整个80年代我一直都在路上奔波,佳士得总会把我派往各个地方考察乐器,其中以小提琴居多,所以我一年会到伦敦出差5、6次,每次都会在那里呆上一周。”他还表示,供职于佳士得期间,他还在美国公共广播公司的《巡回鉴宝》节目中担任鉴定师。在Oster的乐器店中,他的热忱和一丝不苟在周围环境中完美地展现了出来。他的宅邸十分豪华,装饰精细。室内遍布原始木质装饰,墙壁上贴满金色壁纸,房子正中的木制楼梯一直延伸到三楼顶部的彩绘玻璃天窗,照亮整栋房子。Oster为客户打造了完全身临其境且无与伦比的感官体验。他表示:“我希望顾客会感觉他们在一个愉快、古朴、安静、安全的地方试弹原声吉他。”Oster所藏乐器的深度和广度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参观过程中,我们查看了小提琴室、琴弦室、琴弦工作室、参考阅览室、吉他室、班卓和曼陀林室,更不要说他的私藏:大量珍稀及具有历史价值的乐器,都挂在墙上或存放在于盒或库房中。就在我觉得已经参观了所有藏品之后,Oster打开了一个柜子,拿出了一个琴盒,内有一把十分珍贵的乐器,类似1923 Lloyd Loar签名款Gibson F-5曼陀林,或者他会告诉我他还有一把美国制造的最早弦乐器西特琴。他收藏的Martin吉他可追溯到19世纪30年代,我们同样进行了详细的查看。与Oster探讨吉他后,我发现他对复古乐器的热爱是具有感染力的。不仅仅是爱,他还要让你知道他爱的原因,同时还能发掘你的兴趣点。Oster说:“我觉得在爱上吉他的时候,同时铭记爱上吉他的过程。我从未忘过,这就是为什么我还在做这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