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杂志]铿锵三人行,I’M WITH HER乐队发行首张专辑,呈现最好的自己

刚 刚发行了首张专辑 S e e Y o u Around的三重奏乐团I’m With Her,所创作的音乐毫无疑问非常悦耳动听。毕竟这个乐队的三名成员都是非常有才华的音乐人。Aoife O’Donovan是前卫风格弦乐队Crooked Still的主唱,也是她这一代最有特色的歌手之一;Sara Watkins八岁时与兄弟Sean和Chris Thile组了Nickel Creek乐队,并一直活跃在原声蓝草音乐界。Sarah Jarosz去年获得了最佳民谣专辑以及最佳美国民谣表演两项格莱美大奖。三个成员都是技艺高超的独奏艺人、词曲创作者以及多乐器演奏家。O’Donovan会弹奏吉他以及钢琴;Watkins能够掌握小提琴、尤克里里以及吉他;Jarosz可以弹奏八度音曼陀林琴、班卓琴以及吉他。但当这三位才华卓越的明星音乐人聚在一起,轮番出现在聚光灯下展示她们的风采,产生的化学效应可不止简单的加法那么简单。I’m With Her作为一支新晋乐队,三人的声音集合成为一个整体,无论是歌声琴声还是创作,所带来的音乐都堪称真挚,风格鲜明,过耳不忘。她们音乐根源当然是民谣和蓝草,但具体的泛音与旋律语言仍偏重于流行与爵士风格。精致细腻的编曲特色让人联想到室内乐的某些细节质感。三名艺人也并非只依赖原声乐器,在乐曲See You Around中,电吉他通过新颖的方式与原声吉他、曼陀林、小提琴以及其他乐器交织在一起。这支乐队并不在意传统的音乐流派限制,而更追求音乐本身的纹理和层次。去年冬天三人分别在自己的家中参加了一场电话采访——O’Donovan和Jarosz在布鲁克林,Watkins在洛杉矶。三名艺人谈论了是怎样的契机让她们走到了一起,以及她们对自己今后音乐道路的规划。寻找默契O’Donovan、Watkins和Jarosz曾在2014年以三重奏组合形式合作过一次,三人才华互相碰撞出的火花在当时就已经初现端倪。Punch Brothers一直是三人的好朋友,也是一起参加巡演的小伙伴。他们在巡演的最后阶段,邀请三人合作为一个夜场派对表演几首经典蓝草作品翻唱,包括Ralph Stanley的“The Darkest Hour Is Just Before Dawn”、Bill Monroe的“Blue Moon of Kentucky”和John Hartford的“Long Hot Summer Days”,此次邀请促成了这个组合的建立。Jarosz回忆说“我们之间碰撞的那种能量与默契,几乎立刻迸发了出来。”这种默契最令人惊奇也有趣的一点在于,三人的音乐与风格都彼此迥异。O’Donovan的风格温和朴素,Watkins则比较偏布鲁斯摇滚,Jarosz的音乐有现代蓝草的气质。但在乐队中,这些特质彼此融合,形成一种新的特色。Watkins说“我不认为是我们中的谁将爵士或者布鲁斯的风格带入到乐队中,情况并非如此。我们三人接触的音乐环境,都既强调不同音乐的和谐交融,又重视作为主唱的表现,从小就懂得如何配合其他歌手,这对我们的帮助很大。另外我们的一大优势在于,我们都互相尊重彼此的音乐才华。我们都希望能够合作愉快,并且为每个人给乐队增加的新鲜元素而感到激动,这让我们的合作非常愉快。”在最初的巡演中,三人主要以翻唱为主,带来了对John Hiatt的“Crossing Muddy Waters”,和Nina Simone的“Be My Husband”的精彩演绎。后面这首乐曲仅使用了手和脚部打击乐进行伴奏。三人很快决定加深合作,开始一起进行创作。在2015年的两次灵感碰撞的静修中,三人共同创作了首张专辑的乐曲。Telluride合作后又过了一年,三人聚集在了洛杉矶进行第一轮静修,用了四天时间将各自带来的未完成作品做完。并最终创作出了See You Around专辑同名曲等。当年晚些时候,三人又在佛蒙特州的某个农舍里住了八天,从零开始进行创作,带来了民谣摇滚歌曲“I-89”等曲目。共同创作为她们带来了不同于歌声以及乐器融合的新挑战。但三人再一次迅速找到了默契的步调。Jarosz说“我们的创作氛围最棒的一点在于,我们都能迅速放下自己的自负。如果有人说出一个灵感,但没有得到所有人的认可。我们不会僵持不下,而是会继续其他想法。因为我们集中创作的时间有限,必须在一次四天一次八天的创作周期,拿出能够组成一张专辑的曲目。”非常紧张的时间限制也从侧面辅助塑造了她们独特的风格。Watkins说:“在佛蒙特州我们住在一起,所以我们的创作并不局限于大家拿着乐器围着桌子坐的时候。在做早餐或者闲聊的时候,以及讨论歌词修改时,也会涉及到歌曲的创作。这种浸入式的氛围从某种程度上,让我们的整个创作过程更加集中有效。希望歌词和编曲听起来会有整体感,而不是一堆碎片的拼接。虽然我们的创作过程实际上比较分散。”在听See You Around这张专辑时,经常会猜不到某首歌曲的主创是谁,连乐队成员自己也是同样的感觉。O’Donovan说:“我们上周跟其他一些人坐在一间屋子里听了整张专辑,很久没这样过了。我甚至忘了具体某个想法是谁提出的。这张专辑中的音乐感觉像是‘我们’的,而不是‘那是我的想法’或‘这句歌词是我想的’或‘我创作了那个开头’。我认为在乐队中能达到这种效果非常了不起。”

编曲创作
这种创作灵感的归属感模糊延续到了乐器编排方面。See You Around专辑中的乐器伴奏,除了一些Weissenborn吉他、簧风琴以及键盘的部分来自制作人Ethan Johns,其余部分均由乐队三人完成,而且成员们还经常互换角色。专辑制作过程中,三人都弹奏了原声以及电子吉他和其他一些乐器。O’Donovan弹了钢琴和键盘、Watkins贡献了小提琴和尤克里里、Jarosz则带来了抓奏班卓琴和各种曼陀林(曼陀林、八度音曼陀林琴、曼陀林吉他)。Jarosz说“来回更换乐器演奏者很有意思,让每首歌的乐器伴奏都有新鲜感。”每首歌曲的伴奏编排都不太一样。非常欢快
的“Waitsfield”名字来自于一个地名,位于在佛蒙特州第二次集体创作时三人所居住的小镇旁边。她们采取了非常熟悉的弦乐队安排:Watkins用小提琴演奏旋律,Jarosz弹奏曼陀林从旁辅助,O’Donovan则用吉他增加低音和和弦部分。但在“Overland”这首歌中,Jarosz的班卓琴抓奏负责节奏;“I-89”这首歌以Watkins柔美、音色朦胧的电子吉他声线引入,然后通过民谣吉他和班卓琴建立整首歌曲结构。改变了原声吉他让位于电子吉他的传统编排方式。关于完成编曲的过程,Jarosz说:“写歌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些编曲的决定。不过也要保持开放的心态,为了更好的歌曲效果随时接受改变。”说到令人难忘的伤感歌曲“Pangaea”的创作,Jarosz和O’Donovan原本是准备了二重唱。而在专辑的编排中,Watkins取代了O’Donovan’s歌唱的部分,O’Donovan则用原声吉他的指弹进行伴奏,小提琴与电子吉他的声音忽隐忽现。而Jarosz说,指导她们做出这些选择的,是“我们在每一首歌曲中想要营造出音乐弧光的意识。”Watkins更加详细地阐述了这一点:“我们尽量发挥三个人的潜力,综合考虑所有能够掌握的乐器以及我们的声音,尽量摒弃任何多余的部分。如果某种组合已经出现了多次,我们会尽量避免没必要的重复,并尽量在这些歌曲中尝试还未覆盖到的其他选择。”这种编排方式也意味着演唱角色的转变,O’Donovan补充说。“我觉得这个乐队独特的一点在于,我们的和声角色不总是一成不变,任何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负责高音、低音以及旋律部分。根据每个人的音色在不同范围内的展现,塑造了非常多变的演唱风格。我很欣赏这一点。”

崭露头角
“Ryland (Under the Apple Tree)”这首歌成为了专辑See You Around中的意外惊喜。像是刚被人发现的来自叮砰巷时代(详见第24页的乐谱)的遗珠。爵士吉他乐迷们可能会听出来这首歌的曲调正是来自Julian Lage的纯乐器乐曲“Ryland”。Julian Lage分别在World’s Fair和Arclight两张专辑中,录制了这首歌的原声吉他独奏版本以及电子三重奏版本。O’Donovan几年前在与Lage合作一个项目的时候,听到了他弹奏“Ryland”,立刻就有了为这首乐曲作词的想法。然后就写出了“Under the Apple Tree”这首甜美的情歌。O’Donovan曾与Lage用吉他弹奏过这首曲子,她回忆说:“I’m With Her乐队在佛蒙特州进行创作时,我们在原本基础上,对这首曲子进行了编辑以及改动,变成了乐队的版本。”除了这首歌曲离不开Lage的贡献外,See You Around中借鉴了外部资源的另一首是“Hundred Miles”,这是Watkins在Gillian Welch精选集中找到的一首未曾发表过的歌曲。Watkins回忆说:“之所以选出了这首歌,是因为我能够想象出来演唱这首歌的画面。之前也表演过几次这首歌,但总觉得就是在模仿Gillian Welch。很难想想要如何弹奏,才能不让人立刻就联想到Gill和Dave。所以我一般也就是弹着玩。”不过当I’m With Her组合进了录音室,对如何处理“Hundred Mile”产生了新的灵感。那就是歌曲前半段保持极简主义甚至是无伴奏演唱的处理方式。Watkins说:“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就想出了这种编排方式。与我们专辑以及乐队的气质都很搭。这首应该是我们最后录制的歌曲。当时夜已深,而专辑中的版本实际上采用了我们的第一次录音版本。”

现场录制
虽然See You Around刚刚由Rounder唱片在二月推出发行,但实际上I’m With Her乐队在两年前,许多歌曲刚创作出来时,就录制好了这张专辑。延迟了这么久主要是因为她们个人的安排太紧张。今年她们在音乐上的其他项目渐渐收尾,腾出来足够的时间进行I’m With Her乐队北美以及欧洲巡演。最初,Jarosz回忆说:“所有人都以为是热身,我们会一起把歌曲过一遍。而他就会说‘就用这个’【大笑】。直到后来对我们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他才知道我们其实不希望用这么原始的方式录制。因为我们把细节打磨的很精致,也希望这些细节都能通过录音展示出来。”
相比反复录制截取片段拼凑以及进行叠录,这种对歌曲演绎完整记录的方式获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在See You Around专辑中得以展现。所有听过I’m With Her乐队现场演出的观众,都知道这支乐队绝对不需要音准矫正以及音调节奏上的后期调整。比如说去年美国原声巡演上,三人围着一个麦克风的精彩演绎。不过哪怕是对这个层次的乐手以及歌手来说,也同样需要调整才能进行现场录制。Watkins回忆说:“一旦克服了那种,害怕把其他人的完美演绎搞砸的恐惧之后。就会觉得这样还挺好的,起码对我来说是这样。只是对着彼此进行弹奏,不需要担心耳机里听到的效果。不然的话我经常会更加注重自己的错误,而脱离于表演之外。我在录音室的演奏效果经常受到这个因素的困扰。能用这样的方式进行很舒服的演奏,我很享受。让整个情景更像是平时的弹奏,而不是录音室的气氛。”
鲲鹏展翅
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迎来了See You Around的发行。O’Donovan说:“我已经迫不及待登台将这些歌曲演奏给大家听。巡演的过程也一定充满乐趣。”虽然三人在2017年的巡演时全原声乐器阵容,通常是围着一个麦克风进行表演。新专辑发布会上的表演却显示出“更全面的音景呈现,贴近专辑本身所呈现的效果。”她继续说:“这种灵活性正是我们乐队的特色所在。甚至可以只用一把原声吉他弹奏这些乐曲,不一定需要增加其他乐器。在乐器配置上,尝试做加法或者做减法都非常有意思。”同时,随着I’m With Her乐队顺风顺水的发展,三名成员各自的事业与项目也同样蓬勃进行中。三人都同意,在乐队之外有自己的其他事业,是她们的一个优势。Watkins说:“我认为保持多个渠道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加入这支乐队如此美好而又让人享受的一点就在于,我们能够放下彼此的自负。如果有不适合这个乐队的想法,就可以通过其他渠道实现。如果我说出一首歌的灵感,其他人不太有兴趣,我就可以等几年放到自己的个人专辑中,如果那时候我自己也还有兴趣的话。拥有多种表达自我的方式,这种认知给了我们一种非常自由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