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TRADE

瑞典民谣歌唱家Tallest Man on Earth发行第四张专辑 在艺术上将其自身扩展为豪华的管弦乐编曲 AG271

瑞典民谣歌唱家Tallest Man on Earth发行第四张专辑,在艺术上将其自身扩展为豪华的管弦乐编曲

对新兴音乐而言,今年是个大年,甚至像是艺术家都扩展到民谣界,喜欢尝试新鲜事物。首先,Laura Marling在专辑ShortMovie中插电演出,虽然该张专辑大部分都是她惊人的原声演奏。然后,毫无惊讶的是SufjanStevens在专辑Carrie&Lowell中,将脆弱的原声吉他旋律与微妙的键盘乐器、电子合成乐器及其他电子元素融合。Mumford&Sons的粉丝将会发现在他们即将推出的电子乐器专辑Wilder Mind有班卓琴,这十分难得。现在,美国式瑞典歌曲创作家Tallest Man on Earth(又名Kristian Matsson)在第四张专辑DarkBird Is Home中,显著扩展了声音范围。

 

Tall_Album

 

受Bob Dylan的歌曲创作以及Nick Drake开放式调音的启发,Matsson在2008年作为动力演奏者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只演奏原声吉他,伴着他崎岖的声音,急迫的歌词,歌词内容都是有关在路上的生活。渐渐地,在发行三张专辑的过程中,他的音乐也有更多的乐器以及更高的出品价值。上一张专辑,2012年发行的There’s No Leaving Now,有点像是使用多声轨,在混合音中增加木管乐器,鼓以及指弹低音琴与踏板钢弦吉他。

 

Dark Bird Is Home在相似的地域展开,Matsson用原声吉他扫弦,在“sorrowwailing low”中低声地吟唱着,但是“Fieldsof Our Home”在中途打了个旋转,因为他多层的嗓音所演唱的歌曲非常朦胧,并且电子合成乐器,喇叭以及键盘乐器也会刺穿多余的原声旋律。第二首歌曲“Darkness of theDream,”Matsson越界融入脚趾扫弦,漫无边际的民谣摇滚,充满活力而又令人振奋,这应该成为车载商业制片。这是一首非常愉悦的歌曲,充满欣喜的惊讶,但又是一场非常有意义的离别。据说,Matsson的旧作品有很多粉丝。“Singers”全都是充满艺术风味的指弹旋律,旋律让人想起Jackson Browne的“TheseDays”(这首歌曲中,Matsson时常演唱)。西部摇摆乐“Beginners”展示了Matsson弹奏切分音吉他样式的天赋,而沉思民谣“Seventeen”专注于醉人的旋律扫弦。

 

该专辑共有10首曲目,大多数歌曲都为原声吉他,除“Little Nowhere Towns”之外,这是一首乡村风味,Bruce Hornsby风格的钢琴曲,在盛大的管弦乐曲中,听出来任何一层都很难。“Slow Dance”中,Matsson扫弦时用活力的木管乐器,明亮的钢琴以及叮当作响的叩击乐器作为伴奏,叩击乐器让人回想起富有活力的室内民谣。专辑的首张单曲,“Sagres,”运用Bruce Springsteen的旋律,Born toRun-era出品,将吉他,曼陀林,和钢琴以及更多融合到一个单一而又连绵曲折的旋律中。主打歌差不多在专辑五分钟左右,融合一切,将一首忧郁的爱情歌曲转换成一曲兴奋迷幻的音乐作品,唤起怀旧,失落而又充满希望的情绪,如果最后一首歌曲是事情来临的信号,Matsson应该能够跨越旋律和流行乐,而又不失民谣之根。

 

Gibson_Bros

 

蓝草权贵之人传达出对近似于和声偶像的真诚敬意

 

或许支持上述观点没有任何科学证据,但是毫无疑问,兄弟姐妹拥有永久的能力唱出最振奋人心以及紧密交织的合声。从Monroe Brothers到Everlys,密集合声传统在乡村和民谣音乐界已经有一段很长的历史,而且充满故事色彩。Eric与Leigh Gibson来自纽约北部,过去的二十年证明,这是血统中非常相称的一个添加因素。

 

为了他们全翻唱专辑在Rounder唱片公司初次登台,这对Gibsons兄弟放下他们的钢笔,向从一开始就给予他们灵感的兄弟俩致以敬意。(暂定专辑名为:Maudlin Parlor Songs.)该专辑由与Every Brothers相关的歌曲支撑:“Bye Bye Love”以轻松活泼而又放松的文字开始,而“Crying in the Rain”(与CaroleKing一起创作)则非常忧郁,省掉了繁文缛节,用Rus Pahl忧伤的踏板电吉他完成。在Monroe Brother的圣歌“I Have Found aWay”也有明快的色彩,还有两首Blue SkyBoys歌集的曲目,活泼的“I’m Troubled”以及扣人心弦的民谣歌曲“The SweetestGift。”同时,他们也将Stanley Brother咄咄逼人的经典曲目“How Mountain GirlsCan Love”转换成活泼的华尔兹舞曲。

 

大多数情况下,音乐背景是由传统蓝草风格的乐器创造,具有Jesse Brock曼陀林闪耀而又水晶般清澈的声音特色。(忠实的拥护分子包括Roonie Reno,Rob与Ronnie McCoury)最后,Botherhood是一种亲切而又软调的曲风,适合周日清晨欣赏。倒上一杯茶,坐下然后享受美好时光。 —Marc Greilsamer

 

自由爵士吉他乐手只弹奏原声有助于刺激听力

 

Ross Hammond位于萨克拉门托州,在民谣,布鲁斯以及福音音乐的熏陶下长大,但是如同他的偶像Albert Ayler,John Coltrane以及Pharoah Sanders,他半路转行,玩起了自由爵士。专辑Flight的15首歌曲既有重新想象的“Nobody Knows the Troubles I’veSeen”以及“In the Garden”,也有自己即兴创作的曲目,像是“Seven Years Later,I Still Remember You”与“The JellyfishReached the End of the Journey。”还有一曲用Martin 000-15,FenderVillager12琴弦乐器以及萨凡那共振吉他演绎的原声曲目。虽然深受像是John Fahey这样的美国原始风格乐手恩惠,Hammond非常坚定地根植于自由爵士以及电吉他,放弃曾经看上去重要的东西。

 

Hammond_Flight

 

作曲没有田园色彩,表演也不优美

 

作曲没有田园色彩,表演也不优美,这就是为什么Flight如此充满挑战性的一部分原因,不同于任何其他专辑。Hammond对节拍的兴趣不大,所以很有可能暗示一个旋律,而不是直接演奏出来,特别是我们早就知道的曲目,像是“You Are My Sunshine。”相反,他致力于将这些歌曲没有装饰,然后重新补充,但是却没有多一点时间容忍的能力。琴弦停止振动,接下来一切归于沉寂,问题只会引出更多的问题。——Kenny Berkwitz

 

Sugarcane_Album

 

夫妻搭配,演绎众多亲密情歌

 

Sugarcane Jane是Anthony与SavanaLee Crawford二重奏已婚成员,位于阿拉巴马州海岸:Anthony创作大多数歌曲(很多与那什维尔的Buzz Cason共同创作,他是Anthony搭档),弹奏所有弦乐器(原声和电吉他,钢棒吉他,曼陀林,贝司,更不用提钢琴,口琴和鼓了);Savana唱歌,弹奏吉他,并且也为这场迷人而又感人的演出增添一点军鼓声。

 

正如主打歌所暗示的,Sugarcane Jane努力寻找一种乡村,美国南方的感觉,你几乎可以描绘出一些音乐家在乡下的前廊里创作音乐(除非是一个人的情况在加录)。Anthoy弹奏的原声吉他自信而又推进,这种风格几乎在每一首歌曲都有体现,但是在这对组合魅力的唱功引导下,还有很多班卓琴,口琴以及其他色彩,常常传达出恰到好处的和声。我想,你可以叫它“乡村”,但是在其中有蓝草到乡土摇滚的风味,之中还有很多色彩。Anthony,与很多一流的表演家合作,包括Neil Yong,Vince Gill,DwigthYoakam,Steve Winwood,还有NittyGritty Dirt Band,也增添了想象与多样电吉他的乐感。

 

我最喜欢的歌曲好像每次听起来都不同,但是现在,我特意在研究自传“Balladof Sugarcane Jane”;名为“SanAndreas”的歌曲是对加利福尼亚可爱的赞颂,包括地震和一切,(在这首歌曲里,我或许听到一丝Gram与Emmylou的色彩);火车发着咯咯声行驶的曲调“Louisiana”;以及老时光氛围浓厚的歌曲“Sugar。”歌词简单但是含义深刻,旋律多样而又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