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手圈

[AG视野]Jerry Garcia那些加入Grateful Dead之前的岁月 AG 305

Jerry Garcia ‘Before the Dead’Jerry Garcia那些加入Grateful Dead之前的岁月

 

新精选集揭示摇滚传奇与民谣的深层渊源

BLAIR JACKSON撰稿

 

包括我在内,很多Grateful Dead乐队的粉丝都认为,Jerry Garcia在八十年代末到1995年去世前这段时间,最有意思的一些音乐作品,都是通过一些副业项目原声吉 他 带 来 的 。 最 初 是 与 J e r r y G a r c i aAcoustic Band中的作品,其后是与DavidGrisman以及Tony Rice等一些曼陀林乐手的合作。对Garcia来说,这种相对轻松的演奏氛围以及录音环境,代表着他对六十年代初加入Grateful Dead之前的音乐风格回归。这一时期是他音乐的塑形时期,当时他在金山南部的一个被称为半岛的地区,一头扎进了蓝草、民谣、蓝调和各种老派音乐的怀抱。那几年的时间对他产生了深远影响,也帮助他成长为了在1965年加入Dead乐队(最初叫Warlocks乐队)的那个乐手。当然之前的一些创作也被他带到了新的乐队,他自己也经常谈及在那四年中,陆续在几个短暂存在过的原
声乐队中演奏原声吉他和班卓琴的经验,对他当下的电吉他风格的启发与影响。

 

现在,总时长达几个小时的Garcia早期民谣作品被经过整理,制作出了一张精选专辑,名为Before the Dead。该项目由执行制作人MarcAllan和Kevin Monty牵头,计划于5月11日由Jerry Garcia家族有限责任公司发行。该豪华版专辑提供了多种格式以供选择:提供了数字版音乐下载,内含四张CD盒装专辑;最引人瞩目的是设计精美的限量版(2500套)5LP黑胶唱片套盒,内含一本34页厚的
书,里面载有关于这些歌曲的原创文章,基本是自制的录音幕后的故事,半岛的民间环境,Garcia和他那个时期( 1961 – 64年)的音乐伙伴,以及大量珍贵的照片和纪念品。该豪
华版盒装专辑由Dead乐队长期合作的公关、官方传记作者,同时也是Garcia朋友的Dennis McNally,以及对Garcia加入Dead乐队之前的日子有浓厚学术兴趣的,湾区民俗档案保管员和研究人员(同时也是电视/电影的现场调音师)Brian Miksis共同担当制作人,精心制作推出。

 

McNally用了二十多年为自己2002的长篇巨著A Long Strange Trip: The Inside History of theGrateful Dead做调查。在此过程中,从Garcia的朋友以及其他渠道获得了数不清的录音带。
因此当正在筹备拍摄一部关于那个年代的纪录片的Miksis突然找到他,请他提供资料时,两人一拍即合。这张典藏版专辑的两个幕后英雄就此达成合作。

 

虽然许多年来这些音乐一直只在铁杆乐队粉丝之间流传,Miksis和McNally还是想法设法找到了几张,此前市面上只有低劣音质版本音乐的磁带母带。在寻找的过程中,还意外找到了一些此前从未发表过的录音带,更清晰地揭露了Garcia早年的成长轨迹。其中就包括了1962年蓝草乐队Hart Valley Drifters的一张音质清晰非常精彩的专辑,该专辑是在斯坦福大学广播KZSU电台的录音室制作完成的(2016年发行了名为Folk Time的单张CD,此次也收录其中)。此外最令人兴奋的是此次专辑还包括了Garcia最古老的一个录音,来自1961年5月:18岁刚刚退伍的他在好朋友Barbara(现名Brigid)Meier的16岁生日上,弹奏古老的民谣小调,与他后来的创作搭档Robert Hunter一起唱着歌。虽然此时的他刚接触吉他不久,Garcia已经表现出了极大的潜质。听着这对搭档非常自信地唱着“Oh,Mary Don’t You Weep”、“SantyAnno”、“Rake and a Rambling Boy”经典民谣,真是令人开心。

 

去年McNally在接受Relix杂志采访时说:“第一张磁带中,可以听出来他弹奏的都是很基础的扫弦。而这张磁带中最引人注意的,是人们是如何被这个18岁的孩子所吸引,移不开眼睛。他从一开始所表现出来的表演者的魅力,就远比他作为乐手所拥有的技巧,存在感更为强烈。他的个性就是有那种迷人的特质,所以18岁的他才让观众们那么沉醉其中。”

 

开场就带给人惊喜,这套盒装典藏专辑又接着进一步展现Garcia日渐成熟的音乐风格,他开始在不同老派以及蓝草乐队中进行公开表演,包括与第一任妻子Sara Ruppenthal的双人组合,还有几个起了花式名称的乐队,比如Sleepy Hollow Hog Stompers、WildwoodBoys、Black Mountain Boys还有Asphalt Jungle Mountain Boys.而一些现在知名的乐手,如Eric Thompson、Jody
S t e c h e r 、 D a v i d N e l s o n 和 S a n d yRothman的姓名,不时穿梭出现在Garcia的主线故事中。(Nelson和Rothman还曾是80年代末Jerry Garcia Acoustic Band的成员。)这些音乐素材跨越了民谣、乡村和蓝草等音乐类型的历史,从传统的山间小调到当时流行的谋杀歌谣“Long Black Veil”,风格非常丰富多样。Garcia和他的音乐同伴们用非常严肃的态度对待音乐,并带着最大的虔诚来制作这些音乐。

 

Miksis对此评论说:“据我所知,Jerry应该比所有其他大师模仿者都要更加努力与刻苦,而且他做的也确实很成功。据Bill Monroe所说,班卓琴手Bill Keith离开Blue GrassBoys乐队时,Jerry就去面试了这个位置。这个故事从侧面也印证了Jerry的水平。想象一下如果他真的面试成功了,那么音乐史也将从此改变,这将是多么有意思啊。但如果听这些录音时,想到他的吉他和班卓琴基本都是自学,然后再去教其他人,就会被他的才华所倾倒了。他从1961年开始接触原声吉他,从Hart Valley Drifters乐队的作品中就可以听出,他在第二年已经发展出了很高的技术水平。之后在1963年他又学习了班卓琴,并快速掌握了Earl Scruggs 和Bill Keith五指蓝草弹奏技巧。他的演唱风格在此期间所得到的提升也不容忽视。”

 

虽然本张专辑主打的是他加入Dead乐队之前的作品,Miksis说:“我希望这张作品能够吸引更广泛的音乐爱好者。希望乐队粉丝们能够通过一些如‘Deep Elem Blue’等熟悉的乐曲,进一步了解这些乐曲背后的文化底蕴,去追寻点燃Jerry对美国歌本音乐热爱的那束最初的火苗。希望也能让更多人了解Hunter与Garcia合作的一些作品,特别是在创作Workingman’s Dead and American Beauty时
期,他从之前的音乐经历中汲取了很多灵感。此外我也希望广大的民谣和蓝草音乐爱好者们能够同样喜欢这一作品,它很好的讲述了60年代初民谣复兴时期的历史故事。”

 

Miksis十年前就有要做一张这样的专辑的想法,当时他觉得这肯定能让他“一鸣惊人”。而现在的成果甚至超越了他的期待。这套典藏结合了动听的音乐、Sara Ruppenthal和蓝草历史学家Neil Rosenburg带来的贴心文章、McNally和Miksis带来的深度时代背景解析以及每首歌的已知起源幕后故事。成为了对那个特别又即将消失的年代,珍贵而极具娱乐意义的记录。现在回想,很难相信在完成了Before the Dead最后一首曲子之后仅不到一年时间,Garcia就离开了这里,凭借对电子布鲁斯、摇滚以及迷幻音乐的探索逐渐成长为一代传奇。然而这段经历一直伴随着他。

 

1995年去世前不久,他的最后一次录音内容就是原声吉他版本演绎的Jimmie Rodgers的“Blue Yodel No.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