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反馈 AG 305

受够了TOMMY

我很喜欢《原声吉他》杂志,是一名忠实读者。但说真的,你们编辑部是不是有一个Tommy Emmanuel狂热粉丝?怎么每个月都有一篇对这个家伙又长又无聊的爱的告白(而且这个家伙每次接受采访似乎都很“匆忙”)。他肯定人挺好的,但难道就没有其他值得关注的乐手,没有其他吉他公司值得拜访或者写篇文章了吗?拜托这也太搞笑了。不如考虑采访些弗拉明戈艺人,或者初露头角的古典吉他手?不知名的吉普赛或者街头艺人呢?何不介绍一下吉他的历史?什么都好,别再写Tommy,求你们了。

—Tom MacDougall,新墨西哥州圣达菲

(编者按:Tom,请跳过本期37-79页。)

 

吉他先生

不知道你们是如何写出对Chet Atkins如此见微知著的分析的。但2018年三月刊的特别报道显然清楚说明了他在吉他圈的影响力。如果看他的视频资料就会明白,拥有怎样的学历并不重要, 获得了多少教育才是更重要
的。Chet特别的地方就在于他将这种理念传达给了别人。他将永远是我们的音乐宝藏。

—Bradford Milburn,德克萨斯州阿灵顿

 

“认证吉他手”这一称呼源自一名摄影师。某天早上我和一群人一起坐在Cracker Barrel餐馆里,Chet在请大家吃早餐。有人拿来了一叠唱片请Chet签名。他举起一张唱片封面跟大家说,拍这张照片的人自称为认证摄影师。所以Chet也开始自称为认证吉他手。虽然他没提过说要考个学历,不过如果他真这样做了我也不会惊讶,因为他一向对接受更高等教育兴趣浓厚。按当时四十多岁了,还随身携带了一本关于微积分的书。

—Paul McGill邮件来信

 

小店有大爱

我很喜欢贵刊二月杂志的奇异恩典琴行这篇文章,这些有着知识渊博、良好信誉制琴师的地方小音乐店似乎在逐渐消失。我所在的新罕布什尔州莱巴嫩很幸运, 有N e i l 和S a l l yLaurent开的Bear Hollow古董吉他店。这家店不断有新的或者二手的吉他出售,时不时地也会有一些来滑雪或者度假的陌生面孔出现在店里。与大型连锁音乐店相比,我还是更喜欢这种小店, 能够在买之前先试弹一下吉他。Neil和Sally都是我的好朋友,就像是家人一般,对客人都非常亲切。Neil甚至还可能会为你弹奏一段“ T a k e M e H o m eWhiskey”充满活力的副歌。

—Andy Berry,新罕布什尔州莱巴嫩

 

很遗憾没有在最近关于当地音乐小店的报道中,看到密苏里(圣路易斯附近)韦伯斯特格罗夫斯的Music Folk商店。店主Andy和DonPloof收藏了很多古董以及最新的高档吉他。此外店内还有爱尔兰扬琴、德西马琴、铃鼓等乐器出售,不过印象中应该没有电子乐器。我只要在附近就会去店里转转。

—Jake Miller, 阿拉巴马州里霍博斯

 

我自己开了一家叫World Music of SugarLand的乐器店,已经十年了。很清楚在音乐行业打拼的艰难,特别是对于乐器零售以及演出艺人。教授课程、出售以及修复乐器、偶尔帮人录音这些业务让我坚持到了现在。但我也认为像我这种夫妻家族店在大连锁企业以及网店销售的双重压迫下,已经时日无多了。目前也就是回收二手乐器、售卖几件收藏品以及提供乐器课程这些,让我勉强维持着。我爱我的工作,教课也是一件很有满足感的事情。这么一个美好的行业,从上世纪的蓬勃兴盛逐渐走向时代的黄昏,真是让人伤心。和大家一样,我也记得在高中时期,翘课去乐器店尝试各种新吉他、音响以及效果器的美好时光。那里的店员总是些很特别的人,很愿意帮助大家,在最爱的音乐世界中进行探索。也许有一天这样的场景还会再次出现,哪怕我可能已经无缘得见了。

—Lloyd Ernstes,德克萨斯州密苏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