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手圈

George Lowden of Lowden Guitars Lowden Guitars公司创始人 George Lowden专访 AG304

北爱尔兰制琴师43年如一日坚持自己的吉他制作方式
JULIE BERGMAN撰稿

 

 

位于北爱尔兰的Lowden Guitars最近推出一款名为Genesis的纪念款吉他,以庆祝公司第20000把吉他的诞生。这把吉他同时也标志着George Lowden超过四十年的制琴生涯,而他的经历也成就了他世界级上流制琴师的地位。

 

唐郡的唐帕特里克在贝尔法斯特南部,两地相距半小时车程,在这里,Lowden与包括家中几位亲属在内的成员组成了工作室。同时,Lowden也一直在结识世界各地的乐手,并不断制作出超出他们的预期的吉他。因为从
不模仿,自成一派,所以他制作的吉他都拥有独特的音色、构造和光泽。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众多著名乐手以及其中最为知名的Pierre Bensusan,均选择了L o w d e n 吉他。爱尔兰和英国乐手P a u lB r a d y 、R i c h a r d T h o m p s o n 、E r i cC l a p t o n 和G a r y L i g h t b o d y 也觉得与
L o w d e n 在地缘情感上十分贴近。在美国,Lowden吉他也十分抢手,知名乐手Alexde Grassi和Kaki King均与其有合作,最近,我在唐帕特里克对George Lowden进行了采访,从而了解了他的制琴经历、制琴理念和对未来的轨划。

 

你十岁的时候开始用木盒做吉他,用鱼线做琴弦,到70年代初,你开始重点尝试专业的吉他设计和制作。你是如何成为行业中的佼佼者的呢?

 

43年前,我告诉父亲,我要做吉他,他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好,要做就一定要做出好琴。”我觉得我的性格也部分遗传自母亲。她什么都能做得很好,而且她总要做得尽善尽美。我觉得我这种性格甚至也遗传自祖父,他
以前是一家亚麻布厂的工头。所以,很显然这是家族遗传。

 

你是如何确定Lowden吉他的整体设计和特点
的?

 

做第一批吉他的时候,我会拿张纸,在纸上勾勒出吉他外形,来回调整,不断重画,然后再开始做琴。做完一把之后,我觉得比例不是很匀称,所以我会再一版一版地重新画。大概用了三年时间,做出了现在体型较为庞大的O型琴(即Original型)。

 

我当时已经厘清了吉他的内部音梁等设计,而我始终在思考面板振动以及它对音梁制作和切割的影响,从而让面板振动尽量均匀。

 

现在回想起来,我知道我做得是对的,因为吉他的音色确实很好。但外观很糟糕。因为完全不知道使用凿子、细木工具或进行木材干燥,所以琴的做工很差。我那时什么都不懂;我也不够聪明,没有拿现成的设计进行模仿。我只有一本制琴师John Bailey编写的小册子,再无其他。但那本小册子中的确有些精华之处,教授如何制作吉他,这些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你说过,制作一把吉他要花上40个小时左右,而且很多步骤都需手工完成。你有没有在制作过程中加入过自动化程序,你在机械制作和手工制作的限制是什么?

 

我一直觉得40小时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我认为,如果变成全自动或部分自动化,那吉他就失去了它的特质,我觉得这很重要。而且还会丧失制琴的技能。制琴师只需要把面板放到机器里,按下按钮,拿出面板,搞定。但如果制琴师真正了解如何使用锋利的日本凿子切割,为木材校音,比如,如果是手工切割,那其中也会有制琴师的判断。

 

制作吉他时,每块木材都各不相同,所以你需要有自己的判断;吉他有多硬,吉他有多轻,都由木材决定,这些都能体现出制琴师的水平。如果是用机器制作,是根本不需要有任何水平的。只是按程序走而已。

 

初始阶段我们会用到机器打磨,然后用日本产的工具徒手完成余下的吉他制作-基本上就是手凿和锯,因为它们非常好用。这样吉他制作就简单得多了。

 

你希望演奏你吉他的乐手有什么样的反馈?

 

当我看到一名艺人拿起我的吉他时,在他们演奏的前几分钟我会观察他们的表情。有时,你会发现吉他的音色和响应会让他们十分开心,因为他们不仅在听,而且也在感受。这就是我想要的:我的吉他可以赋予乐手灵感,让他们创作出更好的、新奇的音乐和全新的演奏方法。我希望我的吉他能够有很好的响应性,所以乐手轻柔演奏时吉他也可发出曼妙音色。

 

你是如何研发出你们的标准款亚光漆的,为什么?

 

差不多一开始我就用亚光漆。我喜欢那种精细的外观,第一眼可能无法看出木材外观有多精美,而且并无反光效果。为了让漆层恰到好处,要经过四道工序,砂料一次比一次精细,最终呈现出这样的外观和触感。

 

亚光漆对吉他的音色有何影响?

 

漆层对音色的影响就在于漆成膜之后的最终厚度,或许还有漆的种类,具体是聚氨酯漆,纤维素漆还是油漆。

 

我们一直使用的都是丙烯酸聚氨酯漆。从没有客户反映音色不好,所以效果似乎还不错。但是漆层特别特别薄,厚度控制在100微米左右,也就是一张薄纸的厚度。

 

谁是首位弹过琴之后就认定Lowden吉他的知名乐手?

 

首位著名乐手是Pierre Bensusan,当时还是1978年。我为一位朋友Alastair Burke制作了一把吉他, 他当时还在巴黎上大学。Pierre看到了他的表演,而且十分欣赏。Alastair把他介绍到我这里拿吉他,然后把吉他拿到巴黎最好的琴行给他们看,而我当时还被蒙在鼓里。之后我突然接到这家琴行的电话,说要买六把琴。我说:“哦…六把琴么,那要花好久才能做得出来!”我当时只有一个助手。所以,我做完琴后,Alastair把他们放到他那辆雷诺5系后备箱里,直接开车运到巴黎。真是一次刺激的冒险!

 

你的工作室现在有多少员工,其中哪几位是你的家属?

 

公司现有30个员工,分别负责料理店铺、营销和业务方面的工作。工作室方面的员工有大概22、23个。家庭成员方面,我和Flo有五个孩子,当我们意识到的时候,我们就不再生了!五个够多了!五个孩子都很优秀,我能有这样一个家庭真的很幸运。我的三个儿子都在公司工作,其中一个女儿偶尔会来帮忙。女婿David Ausdahl是公司的业务总监,儿子Aaron负责吉他的调校,手工切割。这些都是我教他的,而他也很有经验,十分努力。他做事绝不将就。要做就要做好,我和Aaron都是这样的行事原则。这就是一个家族企业,而我是没办法凡事都亲力亲为的。

 

你在公司中负责什么呢?

 

我主要负责设计,提高团队的整体技术水平,掌控大局。我还没有退休。现在我们一周做大约21到22把琴,而且我们一直在逐步发展,不急于扩张,所以细节方面是完全没有退步的。

 

吉他的老化对音色有多大的影响?

 

会有很大影响。琴弹得越多,音色效果就越好。老琴的立体音色是新琴所没有的。同时,老琴的木材弹力会小一些,延音稍微短促一些,而木材也会适应所受到的压力。所以我注意到老琴的音色很棒,但延音就没有新琴好了。

 

那些你亲自制作的吉他呢?对于那些未完成的订单;你有什么完成计划么?

 

是的,我有计划!对我来说,不仅是设计新吉他和教授制琴技艺,亲手制琴也是很重要的。作为制琴师,我同样需要不断进步。不过,一些找我亲自订琴的客户等待的时间太长了,我也不想让客户等那么久。我的计划就是仍然自己负责大部分的制作,同时让我的儿子和一两个团队中的顶尖员工从旁协助。我觉得不论我、我的团队还是那些等候多时的客户来说,都是好事一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