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TRADE

大师级制琴师(兼乐手)Andy Powers 帮助Taylor 吉他复兴 Andy Powers 独当一面 AG271

大师级制琴师(兼乐手)Andy Powers 帮助Taylor 吉他复兴

Andy Powers是一位独立制琴师兼当地音乐家,他收到Taylor吉他总裁BobTaylor的神秘电话。“出乎意料,Bob打电话说道,‘嘿,到我这儿吧,我想和你单独谈谈,”Powers说道。“我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还在寻思着要不我穿双跑鞋,以免我出现时,把我拽到木片切削机里。”但Powers并没什么好担心的,Taylor的意图并不是谋杀性的。他打算招募Powers做为得力助手,也就是公司的首席制琴师。“谈话出乎意料。Bob告诉我他不能忍受Taylor吉他公司的想法,那时候还是家族企业的第一代,变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公司,并没有受制琴师所做的推动。他说,“你是个比我好的制琴师,比我好的吉他乐手,我知道你可以设计出针对音乐家的吉他。”

 

Andy_Powers

 

Bob Taylor说道,他第一次了解Powers和他的作品是20年前在贸易展闲聊时:“说到制作吉他,Andy绝对是个天才。而且,他也是我见过的最优秀乐手之一。通常,你找不到一个既是专业乐手又是世界级制琴师的人,像是Wayne Henderson这种特别少的情况例外。这种组合的人才特别少见,将会指引我们吉他的音质走向大道。”

 

爆炸性的开始

 

和蔼可亲的Powers 2012年开始在Taylor任职,Taylor是吉他行业中最重要的演出场地之一。那年,他虽然还不到三十岁,但是已经有了数十年的制琴经验,弹了一辈子的吉他。他在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的欧申赛德长大,离他现在的工作地点不远,所生长的环境对他的职业道路发展也有利。Powers的父母都从事音乐行业,房子里堆着乐器,吉他,班卓琴,曼陀林,还有一把冬不拉,一架钢琴,音乐友人经常光顾他家。Powers说道,“我父母很多朋友都是商业渔民,很多都是业余音乐人。所以从孩提时,我就对真相有个扭曲感。正常状况是每个人都在周五出去一整晚打鱼,然后周六回来,烧烤所捉到的海鲜,围坐在一起,弹着琴,一过就是数小时。”Powers的老爸是个木匠,经常给Andy还有他的兄弟姐妹带回来一些废木料。一天,老Powers工作回来之后,带回来一块下脚料,或许是从一个帐篷上留下的,木料足够大,可以制作一把吉他。虽然那时他才七八岁,不知道吉他的构造,但Andy决定尝试一下。

 

“我把一些东西组合在一起,看起来有点像是吉他,我甚至都不知道需要音梁,”他回忆道。“我老妈把我带到一家琴行,然后得到了一些不匹配的调音弦轴还有一些琴弦。我把这些组装在一起,但是却爆炸成了小木片。在沮丧了五分钟之后,我觉得它非常酷,有点像是M-80从里面爆炸。”不久之后,Powers开始制作的吉他有了结构的整体性而且还可以成调。作为受海滩文化鼓舞的热切冲浪者,他也开始制作尤克里里。

 

Andy_Powers2

 

在十多岁时,Powers背过了他能搜集的每一本制作吉他的书籍和杂志文章,并且把乐器卖给他父母的朋友,也在在当地琴行修理修复吉他,还在很多不同的乐队演出。“我的生活就是以吉他为中心,随身带着吉他,”他说道。Powers13岁时,就开始从制作与修理吉他中收取报酬,这引起了收税员的注意。“我甚至都不到拿驾照的年龄,我拿着这封美国税务局的信,走进屋子给爸妈看,”Powers说。“我老爸笑了,说,‘好吧,让我教教你税的事,你需要做得更正式一些了。’所以,非常滑稽得进入到生意的现实生活中。虽然还是个青少年,Powers正式挂牌营业。

 

在改进自己作为制琴师的技艺时,Powers通过不断与当地乐手接洽发展提高自己的音乐才能。非常幸运,他能拥有John Jorgenson作为非正式导师,这位吉他大师以与DesertRose Band与Hellecasters交往而知名。他尝尝把我带到讲习会,这样我就能明白音乐在录音室是如何录制的,”Powers说道。“并且他做了很多帮我扩展音乐眼界的事,将我带到所有事物面前,从Django Reinhardt到像是Dick Dale的器乐海浪音乐到古巴音乐。”

 

Powers在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正式学习音乐,毕业以后,他计划作为伴奏者在场地演出,进行巡演。但是2003年毕业典礼不久之后,Powers在外出冲浪时突然顿悟,转移了注意力。“我已经从商十多年了,有一个几年的候补名单,”Powers说。“虽然听起来有点事后诸葛亮,很搞笑,但是那一刻我意识到制作吉他不仅仅是个工作,而是关系到我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自己全职继续投入到一个人的琴行中。”

 

震惊&敬意

 

自从将注意力转移到Taylor的工作后,Powers开在他的琴行里制作所有种类的按弦乐器,包括所有尺寸的扁平吉他,拱形原声吉他,实体和半空心电吉他,全部的尤克里里,所有曼陀林家族的乐器,他只有一条指导原则:制作高响应的音乐工具。“核心是,音乐在人们的生活中非常重要。我一直想创作音乐上性能更好的乐器,能够再现音乐人所真正期望的,可以弹奏ffff[fortissississimo强弱法,声音要尽可能大]或者可以弹奏很低的声音,或者不大不小的声音,”他说。再与Taylor签订合约为其效劳后,Powers拔掉了电话的插头,疯狂地工作了一年,完成他长达两年的等待制作吉他订单。在Taylor的早些日子,他适应新环境的过程也有些震惊。“在我的旧工作室里,”他说,“我差不多一天时间都不跟人说话。我回家后就思考,‘细致得了解每一片木材,这感觉很美妙。’然后,突然,我到了一个这样的环境中:在一篇广阔工业化的空间中,电话接连不断地响起,我跟一整个团队的人交流来帮我完成任务。

 

“这有点像是学习经验,”他继续说道。“过去,遇到一片很有挑战性的木材,想保持弯曲或钮弯时,我会想明白如何处理它,或许只是找到一片更好的木材。但是现在,处于一个工厂环境中,我不能期望别人做出判断,因为这样的事很多。我需要一个设计过程,让每一片木材都行之有效,而且每次都表现一样。”或许与表面看上去的不同,Powers发现在一个小琴行工作,与在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吉他工厂工作有很多相似点。

 

他这样看待在Taylor的工作,简而言之,就是发现寻找材料的来源,准备或评估模型,明白如何将这些带到市场上,这是他作为独立制琴师工作的延伸,虽然占据很大一部分工作量。“很多年以来,我像是一个100年前的制琴师,有点像是走进一个药房要水蛭,”他说。“但是无论我是用热板弯曲吉他的侧板(像是现在我还用于制作Taylor的模型),还是用机器每天弯曲100个侧板,最终结果基本上一样。”Powers首次给Taylor的设计贡献是Grand Orchestra(GO)琴体,这个琴型是受传统Jumbo变形面板所启发,设想即使是最轻力度的指弹以及最疯狂的扫弦也能均衡反响。在Taylor开始工作后不久,他振兴了TaylorFlagship 800系列的方方面面,从音梁到漆层。“我特别以800系列自豪,”他说。“我想制作的吉他超出乐手的要求,并且,当我这个时代终结以后,还可以继续传送。这些吉他是朝那个方向的一步。”

 

最近,Powers对600系列的乐器也做了相似的处理。这些吉他的琴体采用枫木,而非不能再生的热带雨林品种。与他的老板一样,Powers钟情热带木材,但是强烈拥护森林管理。我不能感受到制作这些乐器时大量使用这些木材的快感,因为,森林的状况不是很好。我们不能确定十年后它们会是什么模样。“另一方面,森林里的枫木都管理得很好,而且我使用时也感觉自信满满。能够制作出一把很好的吉他,很大程度上是自然而然的事,并且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更加尽职尽责,这感觉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