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t Atkins 认证的吉他手 三名Chet Atkins门生相聚纳什维尔,交流 这位传奇吉他手的影响与传承 AG303

获得认证的吉他手

 

已故的Chet Atkins有很多身份:自学成才的吉他大师以及多种乐器演奏者。一名技术革新者,在Merle Travis指弹风格的基础上,创立了全新演奏技巧,复杂程度堪比古典吉他手。

 

身为唱片公司的执行以及制作人,在纳什维尔转变成音乐产业巨头的过程中,Atkins是主要推动者之一。他同时也是全世界一流吉他手俱乐部的创始人,唯一入会的方式就是来自Atkins本人的邀请。而他一生中只邀请了四名成员入会,目前仅三人仍在世。

 

Tommy Emmanuel、John Knowles和Steve Wariner同为“认证吉他手”,此外已故的Jerry Reed也享受此项荣誉。而Atkins长期的吉他搭档Paul Yandell则是2001年Atkins过世后,由其女Merle邀请入会。

 

他们的成就和贡献多种多样:为表彰其音乐成就,Emmanuel被授予澳洲勋章以及肯塔基上校荣誉称号。Knowles则放弃了物理学家的职业生涯追求音乐,不仅获得了格莱美,而且通过他的指弹季刊激励了无数吉他乐手。Wariner则是有三重身份,在吉他弹奏方面的高超技艺像镜子一样映照出他作为词曲作者的卓越成就,此外他还是美国乡村音乐奖获奖歌手,名下十多首冠军单曲。每一位的音乐成就都可以洋洋洒洒继续书写很多页。

 

这三位艺术家都与Atkins一起录音并演出过,他们都将从这位大师身上学到的东西融合进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当中。不过他们还未曾以认证吉他手的身份相聚在一起,共同去回忆以及探讨关于Atkins的点点滴滴。直到这一次,三人一起来到位于纳什维尔的Gruhn Guitars,用几个小时的时间来追忆与缅怀他们共同的导师与朋友。

 

Chet Atkins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Emmanuel:小时候他是大家交口称赞的传奇人物。当然等我长大认识他之后,意识到他其实和我们其他人一样。对吉他的热爱占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但他又远远不止于此。他是一个多维度立体而鲜活的人,拥有对音乐出众的鉴赏能力以及精湛的制作技巧。他能够听懂声音。回想一下他在录音中惊人的音准,而那还是在没有数字调音器的时代,他的听音能力也一定非常惊人。

 

 

‘学习Chet的想法而非具体旋律’–JOHN KNOWLES

 

Wariner: 他的首要贡献是对出色音乐人以及表演的发掘,事实是他能够分辨出具有不可思议天赋的人,他真是独具慧眼,不是吗?我父亲是一个出色的教师,我还记得很小的时候,他向我弹奏Jim Reeves的专辑时说“这首歌是Chet制作的”,弹奏Don Gibson的作品时说“这首歌制作人是Chet”。仿佛一切都离不开Chet。我无法想象自己的世界没有他。

 

你是如何就开始研究Chet的作品呢?

 

Knowles:我记得拿到了那张Finger-Style Guitar专辑,单独挑出来“The Glow Worm”学习,因为这首歌是A调而且和弦不多。只低音部分我就练习了很久,然后我就想“旋律是在上方琴颈处弹出来的,但和弦部分确实在底下这里。于是我就不得不扩展我对指板的了解和认知。我知道他是怎么弹的,但我自己就是琢磨不出来。反复研究找到了我自己能着手的突破点,然后再慢慢推演剩下的部分。现在我意识到,这就是正确的方法。

 

Emmanuel: 我并不知道Chet用上了指套,只知道他那些音都是同时弹奏出来的。我当时当然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因为当时还没有电视,也没有类似的音乐节目。所以我就这样用拨片尝试弹奏boom-chuck律动。然后就研究出来了用两个手指弹奏boom-chuck旋律。接着我就这样弹奏Elizabeth Cotton的“Freight Train”等等。我就是这样接触了指弹。稍微有点概念之后,就开始研究旋律。但之后1964年他发布了专辑The Best of Chet Atkins,封面是他弹奏一把绿色的Gretsch。他居然用指套进行指弹!我当时惊的【用手拍了脑门一下子,引来了Knowles和Wariner的大笑】。当时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匹野马脱缰而入。我一直被拨片所束缚着,所以我就买了个指套,从此走上了
正道,就是这样。

 

Chet技巧的一个特点是他似乎完全轻而易举,就像是他在睡梦中弹奏出来的。

 

Emmanuel: Chet非常聪明,因为他总在寻找移动最少距离,手指动作最少的最佳弹奏方式,而且他还总能找到。观察他的一些指弹手法,总会禁不住想“他究竟是如何想出来的?”

 

Wariner: 他非常喜欢钻研。用各种方法探究出最简单的指法。

 

Emmanuel: 如果觉得方法不自然,他就不会用。如果他看到别人弹奏吉他,感觉音乐不是自然而然流淌出来的,他就知道这位吉他手仍然对弹吉他这件事处于懵懂之中。我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Chet,我妈转头对我说“他看起来没用什么技巧。”

 

Wariner: 而Roy Clark还这样【左手假装在吉他琴颈上快速上下滑动】【大笑】

 

Emmanuel: 是啊Roy Clark也是个很出色的表演者。

 

Wariner: 没错。

 

Knowles: 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在电视上或其他地方看过Chet的表演。一直是自己尝试摸索,直到有一天听到了一张专辑,我想“哦不,我的方法完全错了。”简直就像是被鳄鱼撂倒在地的那种震撼。听起来很简单的样子,应该不太难吧。所以我就开始听着他的弹奏,同时自己在琴弦上摸索。如果他看到我用了比较复杂的方式弹奏,他就会说“动作太多了,看我。”然后他就会向我展示一个更好的指弹指法。

 

Wariner: 他有次对我说“孩子,你这是要逼死自己啊,你是想累死自己。”【大笑】

 

Emmanuel: 我从Chet身上学到的关于旋律的一点是,要先弹奏和声。【他演示,用轻柔的装饰音趋近旋律的每个音】。如果你这样【去掉装饰音直接弹奏同一段旋律】,这弹奏的是墨西哥街头音乐。但如果想像Chet一样,效果就会类似Everly Brothers。

 

Knowles: 他还弹奏过另一段,他会用右手的拇指中指和食指弹奏三音和弦,但会先将食指的音弹奏出来。出来的效果就有点像是一个歌手演唱了两个和声部分,一个在上一个在下。而大部分人会先弹奏拇指的音。

 

Knowles: 我自己研究Judy Collins的专辑Judith中,“Send in the Clowns”这首歌的指法。我展示给他看,他说“这应该是自然而然的,歌词你知道吗?”我说“记不全。”他就说“果然不出我预料。”他的意思其实是告诉我,歌词是将旋律、句式以及音乐连接起来的关键。

 

Wariner:他熟知每首歌的每句歌词!

 

Knowles: 他说“你必须要牢记,因为听众们都知道歌词,他们在心里跟你一起唱。如果你唱错了,就会让观众一下子脱离音乐。”

 

Wariner: John,我有天走进Chet的办公室,那个蓝色的录音机放在那儿,而他就这样【身体靠向一侧,手中拿着吉他】,在为Garrison Keillor录制磁带。他说“Garrison,Steve Wariner刚走了进来。Steve把贝斯拿起来,我们来为Ga r r i s o n弹一段。”他说了一首我完全没听过的歌。我们结束之后,他跳起来踢了我的屁股,说“不敢相信你居然把那个和弦搞砸了! ” 我说“Chet,真是抱歉我没听过这首1929年的歌。”他就是觉得他知道的歌,你也理所当然应该知道。

 

Knowles: 他就是这样做面试的,就这样突然跳进来说“来吧,我们走一个。”

 

Wariner: 我第一次跟Chet合作,就在他跟我签一张唱片合同之前。他说“我想给你几首盘式录音带里的歌,你学大概三首。”那些歌是他为Nat Stuckey和其他几个RCA 公司的艺人制作的专辑备用曲目。我学了这几首歌后,他就把我带到了Studio B 录音室。现在回想起来,他应该是用磁带测试我的声音。我唱了这些歌曲,然后他说:“Paul Yandell告诉我你会弹吉他?”我回答说是的。他说“我听你弹了很多我的作品,弹一首给我听听。”我当时心里想,天啊,我是来当歌手的!【大笑】。就像你说的,John,那是对我的严峻考验。

 

Knowles:我在他家的地下室录一些独奏的东西,我本来想按中间的品位,结果却按到了8品,就停了下来。内部对讲机里就传来了他的笑声,我问他你笑什么。他说:“别人的错误总是这么好笑。”【大笑】

 

我们认证吉他手的团队还缺了一个Jerry Reed。

 

Wariner: 还有Paul Yandell

 

Emmanuel: 他是最后一个入会的。

 

Wariner:他之前其实是有点避嫌不愿意加入。

 

Emmanuel: 是Paul告诉Chet,应该给我认证吉他手的身份。

 

Wariner: 我大概也一样,Paul应该得到更多承认。

 

 

 

‘一切都离不开Chet。我无法想象自己的世界没有他。’STEVE WARINER

 

在Jerry的音乐中,你们是如何听出ChetAtkins对其根深蒂固的影响,以及他在此基础上所塑造的个人独特风格?

 

Emmanuel: 在他的演奏中绝对能偶听出Chet早期的风格。他其实比我们都更会模仿Chet。他还很会模仿Travis。但JerryReed其实尝试贴近Ray Charles的风格。这正是他演奏中独特的部分。他会从一个完全不同的的角度切入,最终形成了自己从钢琴弹奏演化出来的独特个人风格。

 

Wariner: 而且不要忘了Jerry曾是个专业伴奏。然后Chet告诉他“你得制作你自己的专辑”。好多次我对Jerry的吉他水平赞不绝口的时候,他就会说“我可是个创作歌手。”我对他的创作赞叹不已时他又会说:“兄弟,我可是个吉他手。”【大笑】

 

Emmanuel:我对Jerry和对Chet有相同的一点影响,那就是敦促他们弹吉他。他们一开口就说“我已经不弹吉他了。”

 

你会在他们面前弹奏他们的作品,然后犯错误【大笑】。这样Jerry就会说“让我给你演示一下。”从他的弹奏中。我能看出他的丰富经验。短短两个小节,就足以看出他一生作品的底蕴。

 

Wariner:我跟Jerry本来不算太熟,但在Chet过世后的下葬前夜,Jerry突然打电话给我。我们聊了,好吧是他自己说了45分钟的Chet。我真希望能够录下来当时那段话。他将他对Chet的感情完全倾吐而出。在那之后我们就亲近了很多。

 

你们几位都与Jerry一样,在Chet 所铺就的基础上, 慢慢走出了自己的音乐之路。

 

Emmanuel: 我年轻的时候非常痴迷与歌唱以及歌曲创作,很喜欢 Stevie Wonder、-James Taylor和Neil Diamond。他们对我的创作影响很大。但同样的技巧我也可以应用在吉他上。比如我写过一首歌叫“Son of a Gun”,里面的一段桥段,Travis或者Chet就肯定不会那样写,但我其实还是根据他们的风格为基础进行的创作。【弹奏起“Son of a Gun”】

 

Knowles: 从Chet身上学到的还有,虽然这听起来有点不像他,对我来说有两点:一是我当时学了古典吉他大概四年,技术是一样的只不过没用指套,我正在调整自己左手的动作。我刚学没多久就遇到了Chet,所以虽然有向Chet学习的经历,但尼龙琴弦和更加古典的处理方式,让我们在合作的时候不会像是一个模子立刻出来的。另一点是我在分析他作品的时候,不会只记录和弦名称。只要有新的想法或者Atkins的歌曲中有新的调,我都会用来进行创作,学习Chet的想法而非具体旋律。

 

Wariner: 早期的时候我在进行歌手唱片录制,Chet会对我说:“你得找到自己的路,不要模仿任何人。”我的早期几张专辑中,哪怕是Chet做我制作人的时候,我的音乐也有些类似Glen Campbell。当然效果也很不错,但Chet会说“你要像Steve Wariner一样.,不要模仿我、Glen或任何人。”他的提醒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我当时就是在尝试模仿。但是世界上已经有了一个C h e t  Atkins!谁会愿意做水平只有二分之一版本的他呢?

 

Emmanuel:特别是对于年轻人,我经常说从模仿开始很正常,学习任何东西都是如此。会有人点燃你心中的一把火。作为一名演员,Elvis Presley还想模仿James Dean呢。所有人都希望成为Marlon Brando。大家都是这样走上学习之路的。我们并不是想成为Chet Atkins,但我们会忍不住想要模仿听到的旋律,因为我们就是如此热爱他的音乐。

 

‘我并不知道Chet用上了拇指指套,只知道他那些音都是同时弹奏出来的。’TOMMY EMMANUEL

 

我们感谢Chet

 

从1985年开始,Chet Atkins鉴赏团每年在纳什维尔举办聚会。第一届聚会吸引了包括Atkin本人在内约70人参加。去年则总共有一千多人入住音乐城喜来登酒店,参加这场为期四天的盛事。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爱好者拿上吉他汇集而来。他们参加各种讲习班,在观众席观看演唱会享受世界顶级的指弹乐手表演,在大厅和房间地板上抱着吉他互相交流指弹技巧。

 

在大厅中,Mark Pritcher站在登记桌的旁边,一如往常身边围着一群热心帮忙的好心人。他平时的身份是诺克斯维尔的一名家庭医生。但是在这场聚会中,他从各种意义上讲都是一名英雄,是除Atkins之外这项活动得以成形的最大幕后功臣。他与Jim Ferron在1983年创立了Chet Atkins鉴赏团,在90年代初Ferron退休之后,Pritcher就作为这项活动的主席引领着一年一度音乐爱好者们的相会。

 

“毫无疑问Chet是一位吉他天才。”他在一场活动的间歇如是说,“但他的贡献可不仅止于音乐,而涵盖了太多方面。他非常懂如何与所有认识的人交流。在他眼中,RCA公司的总裁和为他擦鞋的人没有任何区别。如果说他教会了我些什么,那么就是要这样平等待人。”

 

指弹大师Pat Kirtley同意这种说法,他说:“我记得几年前,某个深夜顺着这个走廊向下走。转头向右发现了15个青少年。不是在惹麻烦,而是在互相弹吉他听。我不知道他们是谁或者是来自哪里。只知道他们在这里能够感受到完全被接纳。那天晚上我知道,这项聚会已经有了某些方面的价值。”34岁的Forrest Smith,自称业余吉他手,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来参加鉴赏团聚会。他在这方面有更多想说的话:“我弹吉他大概有20年了,但一直态度不算太认真。但参加这个活动让我又重新捡起了吉他。很大原因是因为这个大家庭,包括从Tommy Emmanuel到我在内的所有人。学了一首指弹的歌曲,听到别人说‘弹得真棒,再试试这个。’感觉真是太振奋了。我在这里交到了很多好朋友,还把吉他又重新带回了我的生活。”

 

灵巧的双手

 

在他们与Chet Atkins相处的时间里,Tommy Emmanuel、John Knowles和Steve Wariner都从这位吉他大师学到了很多,特别是关于按弦与弹拨的技巧。正如摘选自Atkins的歌曲“Happy Again”的谱例1所示,按弦动作的高效能够让伴奏旋律更加平顺。Knowles没有按照惯例选择在第1和3弦平行将两个音符滑出,而是停在了第7把位,食指和无名指分别按在了第2和3弦,小指则滑到了1弦9和10品中间。

 

弹奏含有对应双音符的乐句时,吉他手一般都会所有音符弹奏得一样轻重。但正如谱例2中Emmanuel所展示的,他从Atkins那里学会了在下行音阶中同时奏二种音,将低音部分加重。这种微妙的处理能够让人联想到Everly Brothers的和声。

 

Knowles在谱例3中展示了这种处理的更复杂变化。Atkins有时会用高音和低音和声包裹旋律,形成三音符的块状和声。为了展示这种技巧,Knowles会先用微妙的重音弹拨每个和弦中间的音符,然后再快速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别弹奏高音和低音音符。这样就弹奏出了美妙的,独属于认证吉他手的,唱诗般的音色。—Adam Perlmu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