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es Elkington演绎古老新声 年届45岁的JAMES化身成为有趣的创作人兼吉他手 AG303

James Elkington与其好搭档Waterloo WL-14

 

作为一名在芝加哥居住多年的英国吉他手,在乐队演奏,还常与Richard Thompson、Steve Gunn、Nathan Salsburg与Wilco的Jeff Tweedy等人合作,James Elkington刷新了自己的身份,化身唱作人兼指弹吉他手发布了首张独奏专辑Wintres Woma(古英语意为“冬日之声”),专辑录制于芝加哥Wilco Loft录音棚。在其异彩纷呈的多种曲目当中,你可以感受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英国民谣对其的影响,以及他自身更为现代的艺术倾向。若想了解他最具独出心裁的表演, 可以登录Y o u T u b e 观看“Make It Up”视频,这首歌也是该张专辑的第一首曲子。我们在去年11月Elkington西北太平洋巡演期间采访到了他。

 

我看过Wilco录音棚的照片,好像那里有几把琴。

 

Wilco Loftd吉他多得不可思议!Jeff收集吉他很久了,可以选的实在是太多了。要是让我试遍那里所有的原声琴,我估计得花上一周时间,所以我去了录音棚之后,基本上是试试距离自己八英尺范围内的琴就可以了,差不多也有12把琴了。那里的经理Mark Greenberg也是帮我录制了那张专辑的人,在我们过那几首歌的时候随意让我试了几把琴,我们瞬间就对Jeff的那把三十年代的Gibson L-00。我当时就是在寻找某种特定的声音,那把琴的声音就是我要找的那种感觉。等用它录好之后,出来的效果也正是我期望的样子。最终,那把琴几乎成了那张专辑的首选吉他,只有其中的几首是用别的琴。如果是二重奏的部分,我也会用到另一把琴。

 

Jeff听过我那张专辑,知道我有多喜欢那把琴,在录制完成时,他还十分贴心地说要卖给我。虽然他给出的价格已经够低了,但是对我而言,还是太贵了。那样的话,我会一直担心,会不敢带出门,那样的话,就是琴成了我的主人而不是我拥有了那把琴!

 

然后Jeff说:“要是你想要一把耐造的这种琴,那就买Waterloo好了。”他用Waterloo的琴已经有段时间了。他向我介绍了几把琴,我以相当优惠的价格拿下了一把WL-14,自专辑出品以来我就一直用那把琴。这是一把新琴,需要多带上路历练历练,所以我出门也都带着它;我是2017年年初拿到的琴,一直以来都是每天弹上至少两个小时。我每见到一个人都会分享我这把琴的故事。虽说音色听起来不像我录音用的那把00型号的老琴,但是两把琴却有着同样的响应效果。

 

Waterloo并非刻意根据老型号00打造的,更像是杂牌的战时原声Gibs o n,那时候的Gibson找了各种牌子代工,比如Kalamazoo和Kel Kroydon。许多更为精品的吉他公司似乎都在复刻那些颇受追捧的古董吉他,但是他们却不做那种凑合着给乡村蓝调乐手使用的百货商店里的琴,也是挺稀奇的。也是直到最近才有了听起来像是那些老吉他的琴。Waterloo的创始人Bill Collings还是有实现这个的资源和倾向的。

 

你有没有觉得有些琴在用变化调弦弹的时候要比标准调弦的声音好,或者情况相反?

 

我发现了。许多新琴都是这种情况,当然是对指弹乐手而言,让吉他公司做出全频率的琴似乎也是面临着相当大的压力的。大家经常谈论低音响应、弦与弦之间的平衡,似乎单凭一件乐器就能打造近乎一支管弦乐队的声音效果。当然有那种效果的一席之地,但事实上我所喜欢的那种吉他唱片不是用那种乐器录制的。我所喜爱的六七十年代的唱片用的其实都是声音蛮单薄的琴录制的,譬如Bert Jansch、-Nick Drake等人。你可以拿一张Nick Drake的唱片听听, 琴弦很可能多年不曾换过!Martin Carthy弹的是一把老OM,Bert Jansch用借来的一把Harmony录了几张唱片。都不是那种低音明显的乐器,滑稽的是,有时候在室内听上去很好听的声音,某种言过其实的饱满音色,其实录的时候很单调的。但像是老型号00还有Waterloo,中频特别响亮,录制的时候却会有种神奇的音色。

 

这张专辑当中有多少是用的变化调弦?你是怎么就开始用变化调弦的?

 

整张专辑用的都是DADGAD,这种调弦自然是十分洪亮的。这其中涉及到三个D,某种程度上相互共鸣,因此,假如用的是所谓“更好”的琴的话,均衡饱满的低音就会愈发强化。

 

整张专辑可以说是源于一次不经意的弹奏。当时我在和Jeff Tweedy弹琴,当时我们在巡演,白天有很多时间,我就找Jeff借了一把琴做练习。我从不是那种喜欢变化调弦的人,我真的不太喜欢做出重大改变,但是我的好友Nathan Salsburg,我们曾在一起二重奏,他一直都是弹变化调弦的,他看上去在三四个调弦之间转换得很自如。但我从来都不喜欢站在舞台上二次调弦;就算是你有好几把琴,你还是要站在那里做些调整。

 

不管怎么说,我当时有的是时间,索性就开始在空闲的时候做些尝试,就好像是在学习一种新乐器似的。我就坐下来,用DADGAD调弦弹,也不知道自己在弹些什么。但我喜欢那个调弦的声音,那种类似竖琴的效果,像Bert Jansch和Martin Carthy都是可以用那种调弦弹出那种效果的。于是我便开始尝试,六个月之后,这些音乐碎片不知怎地便合成了曲子,但从未想过会做成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