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前絮语Chet Atkins AG303

Chet Atkins

 

你有玩过那种“这世界上有两种人…”的游戏吗?我第一次是从大学室友那里听来的,他说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把厕纸叠起来,一种直接撕碎。Sir Isaiah Berlin倒是说过一句话,蛮有道理的,他认为作家和思想家可以分为两类,刺猬之道,一以贯之(一元主义,比如Karl Marx);狐狸狡诈,却性喜多方(多元主义,比如莎士比亚)。

 

Bob Doerschuk本期所撰写的有关ChetAtkins以及另外五位认证吉他手(Certified Guitar Players)的特别报道让我不禁想起另外一个二分法: 革命派与演变派。E l v i s Presley和Bob Dylan都曾是美国流行乐最为著名的革命派代表,同所有的革命派一样,他们都有自己的追随者和效仿者,但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培养拥趸的兴趣。音乐急着总是喜欢问“某某某会是下一个Bob Dylan吗?”,至
于Dylan认识或关心与否,那就有待考证了。

 

相比而言,诸如Chet Atkins之类的演变派就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去认识和培养下一代的吉他手、歌手和创作人。Atkins在这方面就相当典型,他不仅是一名音乐人还是一名唱片制作人。

 

在其2001年的回忆录Chet Atkins: Me and My Guitars当中,Atkins解释了“认证吉他手”一词的渊源:“在我离开美国无线电公司之后,我在音乐街的一栋联排别墅里开了一家公司…差不多每天,都会有我喜欢的人登门拜访,我们就会在一起即兴来一段,相互交流切磋。我很享受,因为我又开始在学习吉他新知识…就是在这个时候,我自诩‘认证吉他手’。我一直都很羡慕受过专业教育的人,但我高中就辍学了。我一直梦想着能在诸如范德堡大学的机构拿到学位文凭,但这实现不了,所以我就自封了一个,并开始在自己的名字后面加上CGP。”

 

CGP这个称号比较稀有,因为Atkins只授予了Steve Wariner、Jerry Reed、John Knowles和Tommy Emmanuel,而他的女儿授予了A t k i n s长期合作伴奏乐手Paul Yandell第五名也就是最后一名“认证吉他手”称号,但是Atkins的追随者有着惊人的数量。Chet Atkins Appreciation Society自从1983年起便开始举办年度会议,CGP那原汁原味的标志性音色回荡在当代众多的吉他手当中。这就是所谓的演变。

 

顺便说一下,有关这个话题,我有自己最喜欢的一个论断。这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认为这个世界上可以分为两种人,一种则不以为然。在本期杂志当中,不妨花些时间学习一下Atkins的代表作“Windy and Warm”;Tommy Emmanuel演绎的“Guitar B o o g i e ” ; B l i n d F a i t h 的经典曲目“Can’t Find My Way Home”。此外,还有Sean McGowan对于使用12小节蓝调的形式进行爵士初级即兴演奏的深度探讨,Michael Wright所描述的朴实而又粗粝的牛仔吉他史;一则Pete Madsen所提供的三角洲蓝调艺人Son House独特吉他风格的范本教程,当然还有更多精彩内容。

 

不妨写信给我反馈你们的阅读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