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爵士吉他 AG302

 

几年前,旧金山制琴师Tim Frick的一个住在加州埃尔格拉纳达(离城市不远的海滨小镇)的朋友兴奋地打来电话。这位好友一直在密切注意一块漂浮在海上的巨大木材,同时他还注意到一场暴雨将这块木头冲到了布满岩石的海滩。尽管不清楚这块木材的种类,但他觉得Frick可能会对其加以利用。

 

Frick亲自去了海岸边,虽然引起了当地居民的警觉,但却有港口巡逻队的帮助,他终于切割了这块木材。他表示:“这块木材的底部宽度将近0.6米。第一次闻到它的气味,我就知道这是阿拉斯加黄松。这是一种非常坚硬的木材,十分适合制作爵士吉他的背侧。”

 

选择松木做爵士背侧似乎有些奇怪,因为这种吉他历来都是使用枫木, 但在近十年来,Frick默默地将爵士吉他的设计做到了极限,这种曾被看做是演奏爵士的吉他现在却可以驾驭多种风格。他表示:“每个人的民谣吉他都是OM型的,但爵士吉他你却可以随心所欲地进行设计。”

 

在网上注意到Frick的吉他之后,我亲自去了他的工作室,近距离地观察他的作品。Frick是一个40岁出头的中年人,说话轻声细语,十分体贴周到, 他当时刚刚为S a n t aBarbara Acoustic Instrument Celebration完成一把吉他。这把吉他就摆放在工作台上,顶灯照在刚刚完成的法式抛光漆上,散发出多重的光泽。说到使用硝基漆的危害,他表示:“法式抛光漆的成分就是纯粹的乙醇和虫胶。可以在工作室甚至是卧室或者厨房里喷涂,而且不用带口罩。它不会让你心跳加快,也不会毒死你。”

 

Frick拿着这把吉他,同时道出了它最特别的特征,也是他在多数吉他上应用过的:一个冰淇淋蛋筒状的琴踵,其作用就是兼具功能性与美感。他解释说,这把吉他采用螺栓锁接式琴颈,而且琴踵有一个调节旋钮,可以轻松地调节琴颈角度。“多年来,我主要都是修复吉他,而我制造的吉他可以不用琴颈重置,我十分喜欢这一点。”

 

Frick从小在莫拉加的湾区小镇长大,他在上高一时开始弹贝斯,并在CalArts(加州艺术学院)开始正式学习贝斯,他总在父亲的木材加工车间里面转悠,还自己做了一把电吉他,之后还立志做一把爵士吉他。他表示:“我只是觉得爵士吉他很酷,而且制作起来会很有趣。1 9 9 5 年左右, 我上了一节T o mRibbecke爵士吉他制作课程,于是我就这样爱上了制作吉他。”

 

与普通制琴师不同的一点是,Frick还是一位专业的乐手,直到最近,他还在为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的Snap Judgment故事讲述系列演奏贝斯,而且因为对和声的偏好,他也很喜欢弹贝斯。他的乐器演奏生涯也对他的制琴师工作产生了影响;他会根据自己想要的音色效果来制作吉他。他一边静静地在这把Santa Barbara吉他上弹拨着一个复杂的和弦进行,一边说道:“我正在努力地脱离传统
的爵士吉他音色,使其不那么尖锐,低音更少,从而制作一款既有爵士吉他穿透力,同时又可指弹的吉他。

 

Frick对吉他面背板轮廓的改变从吉他的音色当中就能够反映出来。刚开始制作爵士吉他的时候,他参照的都是拱形十分明显的吉他。不过他的作品经过演化,拱形起伏更小,X型音梁更宽,音色也更加精致。Frick解释说他最近比较喜欢在爵士吉他中使用平面背板。他一边弹奏低音线一边说道:“乐手会听到民谣吉他不常有的高清音色,同时更具活力。在指弹(民谣吉他)低音时,你会感觉到琴体的跳动。”

 

在Frick谈论本行的时候,我禁不住想在旧金山,这个世界上消费最高,中等房价为150万美元的城市当制琴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Frick一年制作的吉他并不多,起价一般为7200美元,所以他很难赚大钱。我小心翼翼地提到了这一点。他表示:“的确,越来越多的乐手都离开了旧金山,而且这里已经不是2008年之前的那个高端吉他市场了。不过,所幸,不论经济情况如何,总会有人需要修理吉他,就像需要喝酒一样。”

 

 

 

我表示,吉他修理肯定不止是一笔稳定的收入,同时对于他的制琴师工作也是大有裨益的。Frick也是这么想的,他解释道:在成千上万把种类不同,制琴师不同的吉他中,他已经学到了什么适合,什么不适合。此外,这也让他思考自己制作的吉他未来的修复问题。“我会将琴颈和琴体分别完成,(更容易取下琴颈)。”他说着,朝着已经完成,等待组装的吉他配件指了一下。如果想要吉他寿命足够长,就需要为接下来进行的工作做好计划”。

 

‘每个人的民谣吉他都是OM型的,但爵士吉他你却可以随心所欲地进行设计。’

 

Frick在加州埃尔格拉纳达打捞到的阿拉斯加黄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