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 AIN’T CHEAP 说唱不低级。AG301

Peter, Paul & Mary乐队的Noel Paul Stookey所创作的“Talkin’ Candy Bar Blues”片断,可见于谱例3a和3b。

概述大萧条时期到当下的说唱蓝调风格
ADAM LEVY 撰稿

 

19世纪20 年代期间,出现了一种迥异于人们所熟知的音乐类型的布鲁斯。这种风格在今天被称作是说唱蓝调。虽然名字中出现了蓝调,但这种风格极少使用大多数蓝调音乐中典型的12 小节和弦进行。很多说唱蓝调的歌曲会使用其他音乐风格的循环三和弦,还有一些会借用雷格泰姆音乐以及早期爵士乐的经典和弦进行。

 

不考虑音乐背景的话,说唱蓝调歌曲最大的共同点,你可能也猜到了,那就是歌词都是说唱而非唱出来的。然而在说唱蓝调歌曲中经常会在歌词说唱的间隙,出现优美的和弦,比如Arlo Guthrie 的“Alice’s RestaurantMassacree”。

 

虽然早期的一些实践者,把说唱蓝调当做是达到喜剧或者新奇效果的工具。民谣歌手Woody Guthrie(Arlo 的父亲) 属于第一批用这种音乐方式来针砭时弊的人。尤其是在他1940 年的歌曲“Talking Dust BowlBlues”中,这一点表现的非常明显。1941年, 由Woody Guthrie 和Pete Seeger以及其他纽约民谣歌手联合创立的年鉴歌手组合(Almanac Singers),共同录制了音乐编排类似的“Talking Union”。

 

相隔了一代人之后的19 世纪60 年代。Bob Dylan 开始使用这个习语创作并录制歌曲,包括The Freewheelin’ Bob Dylan 专辑中的“Talkin’ World War III Blues”。在那之后的这些年里,不断出现创作者对这一音乐类型的探索,包括Shel Silverstein、Johnny Cash 和很多不那么出名的流行歌曲作曲者。讽刺而反叛的歌曲也许如今算不上流行,但似乎只要还有诗人,还有吉他,还有苦难,说唱蓝调这种形式就将一直存在。

 

任何你想要的

在Arlo Guthrie1967 年的密纹唱片Alice’s Restaurant 中,有一首长达18 分半钟的古怪漫调小曲“Alice’s RestaurantMassacree”,是拥有复杂和弦的说唱蓝调的绝佳范例。以C 大调为基础,一个包含A7和D7 和弦的16 小节行进段落不断重复,还有一个A# dim,这个华美的经过和弦将两个调内和弦Am 和G/B 和弦连接在一起。

 

本次教程中的前三个谱例,灵感都来源于“Alice’s Restaurant”的伴奏序曲部分。把这个练习当作探索说唱蓝调的入门再合适不过,因为这一小段不但最广为流传,而且其结构模式也相当常见。

 

谱例1a 一开始为一个从G 和弦到C 和弦上行乐句,中间用了Am 和G/B 经过和弦。很快就来到了C。第三拍一个#9,给原本活泼的和弦带来了一丝忧郁。(请注意所有听起来是D 调的音,都比谱子上高出一个大二度。)同一小节的第三拍,用食指从空D 到一品D#搥弦。然后保持手指动作,直到在下一个小节,通过一个横按奏出A 和弦。手指上移到第三个品位(相对于变调夹)来奏出D7 和弦。这里最后一个小节和第一个小节差不太多,只不过此时的旋律音符是切分音,而不是之前那种在4/4 的每一拍演奏一下底鼓的低音。

 

谱例1b 的前两个小节你应该感觉很熟悉,因为与谱例1a 的练习一模一样。接下来的两个小节则出现了很大变化。这里是上滑音来到D7 和弦的根音,此后这一小节都在这个和弦上。这个练习中的第四小节包括了一个从Am到G/B 的爵士A #dim 经过和弦。

 

在谱例1c 中,前两个小节一直是C 和弦,第一小节再次使用# 9,第二小节的旋律也是如此。同时用拇指按第三小节的低音F,而不需要弹奏一整个F 封闭和弦。用拇指绕过琴颈的指法,你可以在第二拍奏空B 弦。同样的情况,第四小节用拇指按低音F#。

 

节与节之间

 

说唱蓝调这种音乐风格在当代民谣歌手中算不上特别流行,只有少数人还对此情有独钟,其中就包括Aaron Lee Tasjan。他是一名东纳什维尔的创作歌手,在新西区推出的首秀大碟Silver Tears 广受好评。这张专辑中的“12Bar Blues”就是一首说唱蓝调,与“Alice’s Restaurant”有异曲同工的美妙之处。在拉格泰姆吉他伴奏下,充满讽刺意味的歌词被说唱出来,其尖锐感又被不断出现的和弦部分所抵消,旋律独特而抓耳。

 

谱例2a 就是基于“12 Bar Blues”这首歌做的改编,与其中某些乐段非常相似。和弦指型为C 大调,此处也是如此标注的。变调夹夹固定在了第七品的位置,如谱子中所标,这首曲子听起来高了一个纯五度,即G 大调。

 

用拇指轻轻拨动低音,用食指和中指弹出旋律。YouTube 上有一个Tasjan 在密西西比The Shed in Ocean Springs 现场表演这首歌曲的视频。有趣的是,他将食指蜷缩进了手掌里,而用拇指、中指和无名指进行拨弦。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与吉他大师Guthrie 不同,Tasjan 在D7/F# 的按压指型(此处的第三小节)使用了除拇指之外的其他四根手指。在谱例2a 中,第一小节第二拍的搥弦并不是很温柔的音。你需要激烈一些。谱例2b 的同一个位置也是如此。第一和第二小节和谱例2a 中这里是相同的。但是到了第三小节就不一样了,你需要弹奏一个Fadd9,(Tasjan在此处的和弦使用拇指弹奏低音)。在第四小节,第三和四拍回归基点的G 和弦,接下来应该去接C 和弦。

 

糖果先生

 

谱例3a 和3b 在风格上类似“Talkin’Candy Bar Blues”, 来自Peter, Paul& Mary 组合中的高个子Noel Paul Stookey。这首诙谐的小曲首先出现在该民谣三人组合60 年代中期发表的专辑A Song
Will Rise 中。只在“Puff, the Magic Dragon”中听过Stookey 的人,可能对这位乐手的精湛技艺和创作能力还所知甚少。

 

谱例3a 就是对Stookey 在这首曲子的吉他引子部分的致敬(相似的和弦模进反复出现在曲子中。)在该谱例1-5 小节中,有两个高音,分别用无名指和小指按住D 和G。这个谱例中的低音都比较好按压,只有一处比较有难度。就是第三小节第三拍,Dsus4 和弦的Db。需要用中指按压Db,然后再去按下一个C 音。用食指去够接下来的B。(如果你能找到更适合自己的指法,当然也欢迎使用。)在第六小节用中指进行搥弦,在下一小节用食指勾弦。

 

讽刺而反叛的歌曲也许如今算不上流行,但似乎只要还有诗人,还有吉他,还有苦难,说唱蓝调这种形式就将一直存在。

 

随着Stookey 的说唱起,和弦开始变得不那么大胆,围绕着I (G)、IV (C) 和V (D) 和弦循环进行。正如谱例3b 所展示的一样,第2、3、4 小节出现的一系列搥弦,给这段平淡无奇的乐段增添了一份轻快。

 

这些谱例都可以使用拨片(或者拇指指套)进行练习。但还是先尝试用指弹,从原始录音中的音色判断,Stookey 就是用的指弹。用拇指弹拨低音。上行和弦部分用两三根手指交替扫弦。

 

如果你使用拨片弹奏这两段谱例,效果会类似Bob Dylan 的“Talkin’ World WarIII Blues”。(你需要在三品位置固定一个变调夹来调整到Dylan 在原始录音中的音调。) 来自Phil Ochs 专辑All the News That’s Fit to Sing 中的“Talking CubanCrisis”是另外一首轻快的G 调拨片弹奏说唱蓝调。Dan Bern1999 年的专辑Smartie Mine 中,有一首带有讽刺意味的“Talkin’Woody, Bob, Bruce & Dan Blues”与这首歌结构很类似,但整体更现代一些。

 

原子蓝调

 

再说一首风格相同的说唱蓝调歌曲, 就是Guy Carawan 的“Talking Atomic Blues”, 来自专辑Sings Something Old, New, Borrowed and Blue。1959 年由Folkways 唱片公司发表。与之前提到的例子不同的是,“Talking Atomic Blues”是在A 调上弹奏,在第一品处夹上变调夹。这样听起来就是Bb 调。A 调的基础给了曲子更多和弦装饰音的空间,Carawan 就充分利用了这个优点。由“Talkin’ Candy Bar Blues”引申出的以下三段谱例,指弹和拨片弹法都可以进行练习。

 

谱例4a 模仿了这首曲子刚过序曲的部分。应该注意,这一段相比剩下的部分节奏较慢。(这个乐段中的变奏,又在整首曲子中反复出现,让不同乐段之间有更多呼吸空间。)从第一小节强拍慢慢上滑至长段的A 和弦。同样的情况,在第二小节滑入D 和弦。在3 和4 小节中,E 和弦先转化成了E6,然后通过二弦的小小调整转到E7。剩下的小节中,手指在四弦上的巧妙移动将A 转为A6,然后再回来。

 

较为简单的谱例4b 是根据Carawan 原本使用的I–IV–V 段落做的改编。这里没有什么太花哨的指法,不过节奏快了点。请注意先用慢速度练习熟练之后,再尝试标注的拍子。在Carawan 的原始录音中, 和弦部分都属于平行小调,也就是A 小调上(见谱例4c)。这类转调在说唱蓝调中并不常见。然而一旦适应了新的调子,和弦和指法就会很简单了。

 

尘埃落定

 

本次课程的最后两个谱例5a 和5b,灵感就来自Woody Guthrie 的“Talking DustBowl”( 有时也被写作“Talking Dust Bowl Blues”)。在Guthrie 的原版录音中,他在与这两个谱例相似的乐段中不断切换。

 

这两段谱例也许看起来很简单,但在其平平无奇的表面下也不乏挑战。你必须依次对谱例进行练习,直到熟练度达到行云流水的程度。记住,说唱蓝调的传统是表演者需要在稳定抱住吉他演奏的同时背诵冗长的政治评论,或者讲述一个冗杂无聊的故事。试着在弹奏谱例5a或者5b 时,大声讲出你想最喜欢的笑话。如果弹奏或者讲述出现停顿,那就请继续练习吧。

 

 

Aaron Lee Tasjan的“12 Bar Blues”是一首与“Alice’s Restaurant”曲调类似的说唱蓝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