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riumph of Depressive Art 忧郁艺术的胜利。AG300

 

Charlie Parr 的吉他为沉郁的专辑带来一抹轻松
KENNY BERKOWITZ 撰稿

 

Charlie Parr 前两次尝试把这些曲子录下来的时候,情绪太过抑郁根本无法开始。第三次尝试时,又落到了情绪最低点,于是再次放弃。但这些曲子令他无法轻易舍弃, 所以Parr 找了一些朋友——Mikkel Beckmen( 打击乐)、Liz Draper( 贝斯手)、Dave Hundrieser(口琴)还有Jeff Mitchell(吉他),跟他一起录音。第四次尝试,与朋友们围成一圈首次演奏这些曲子。终于将这些曲调录了下来。

 

这些曲子能录成这样,是一个小小的奇迹。真的录成了专辑,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份无价的礼物。专辑Dog 是Parr 艺术的一次成功展示,表达了他与死亡、精神疾病、绝望以及整天呆在屋里的冲动进行搏斗。作品中还出现了无家可归的男人和女人,讲述了一个来之不易,对自己毫不留情的,关于过去生活的自传体故事。尽管专辑的主题非常沉重,但却出奇地生动、乐观,充满了活力。

 

Parr 用他破碎蜿蜒的男高音,唱着“我死了之后,把这个交给我儿子”以及“谁来告诉我我在做什么,谁来告诉我该去向何方?”这样的歌词。在情绪最充沛的其中一首歌中,他用自己的狗的视角,喃喃着“灵魂是灵魂是灵魂是灵魂”。在另一首歌中,他百般解释为何自己不愿下床。然而与歌词形成鲜明对比,他仅用拇指和食指拨动琴弦,为曲调带来了一丝皮埃蒙特蓝调般的轻盈、驱动力和弹性。鉴于在创作这些歌曲时Parr 的抑郁程度,这张专辑绝对和你期待的大相径庭:编曲简单、吝啬、孤独,但却一直在流动。相隔几个小节就会出现一段短暂的乡村布鲁斯滑奏,通过拇指,食指,拇指,食指的稳定切换进行加强。

 

他复古派的风格受到过来自Mance Lipscomb、Doc Boggs、Rev. Gary Davis、Lightnin’ Hopkins、Tommy Johnson 还有Spider John Koerner 的影响。但他的声音却非常现代,录音中带着简单又温和的明尼苏达口音。他几乎算的上是清唱,朋友们的伴奏非常轻柔,仔细去听才能辨别。临近50 岁,已发表了13 张专辑,Parr 的歌曲越来越贴近自己。无论弹奏的是12 弦吉他,还是National 共振吉他,又或是抓奏班卓琴。这些美妙的乐曲都应该被众人所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