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RAWLINGS分享了他独特的吉他风格AN AMERICAN ORIGINAL 美国原创 AG300

DAVID RAWLINGS分享了他独特的吉他风格
JEFFREY PEPPER RODGERS撰稿

 

Gillian Welch 和David Rawlings 在1996 年发行首张专辑时,他们经常被看作是传统主义者——毕竟专辑的名称是Revival (意为复兴)。专辑封面是Welch的一张黑白照片,像是在大萧条时期拍下的。专辑中吉他演奏部分多为简单的原声吉他二重奏,歌词部分又都是些佃农和走私犯之类的内容。但在二人的复古审美之下,特别是在Rawlings 原创的令人惊叹的主音吉他演奏中,还有他们音乐更为复杂和新颖的一面。并没有选择当时很受欢迎的dreadnought,Rawlings 演奏的是一把放克乐的Epiphone archtop,几乎没有低音部分。拨弦的指法也不是蓝草风格的单一线条,而是像竖琴一样的重叠音符。在山地民谣一般的简单和弦变化中,他用出人意料的音程和令人回味的不协和音,令整个旋律舒展开来。
二十多年后的Rawlings 秉性未改, 在Welch 平缓的节奏应和下依然弹奏着那把Epiphone。用他狂野而激烈的演奏,带给观众视听的震撼。哪怕是在已有为数众多的原声吉他乐手效仿Welch/Rawlings 的风格并学习他们创作方法的当下,Rawlings 依然像是个特立独行者—虽然他自己并不这么看。
“在我看来,Gillian 比我演奏的有意思多了。无论是演奏水平、灵活度、节拍的把握,还是那些精彩绝妙的小细节。”刚结束在纽约州奥尔巴尼的演奏会,膝上放着那把标志性的爵士吉他,Rawlings 在后台如是说。“演奏的细节部分,比如何时弹奏哪根琴弦、哪个音符、多大音量、一切的一切—她无论演奏什么都一样的精彩。所以我现在在演奏会上才能如此轻松自如”。
毫无疑问Welch 是一名充满活力且技巧高超的节奏吉他手。但所有研究过Rawlings独特风格的吉他手都会同意,他这一手不简单。所以在首张摒弃他之前用的化名Dave Rawlings Machine, 而是简单以他真名发行的专辑释出之际,《原声吉他》杂志邀请Rawlings 拿着吉他坐下来,跟我们聊聊他在琴弦上的精妙手法。新专辑名为Poor David’s Almanac , 其中五首曲子都是Rawlings 独立创作(另外五首与Welch 合作完成)。专辑风格多样,不仅有怀旧的班卓琴曲调,还有Neil Young 似的摇滚风。采访过后,Rawlings 还为《原声吉他》杂志独家录制了几段视频,更清晰地展示了刚刚讨
论过的几首曲子所需要的演奏技巧。这些视频已上传网站acousticguitar.com, 本刊也将其收录其中。

 

Gillian Welch与David Rawlings

 

吉他混声
Rawling 演奏风格的关键之一就是他使用的吉他,一把1935 年的Epiphone Olympic archtop,专为搭配混声中的一个特定档区而选择。虽然在大多数双人组合中,两名吉他手都会互相掩映配合,但Rawlings 和Welch却并非如此—无论弹奏有多轻柔,Rawlings的吉他声线都会脱颖而出。
Rawlings 回忆说:“早期的时候Gillian 弹奏的是一把Guild D-25M,那把吉他相当不错。我弹奏的是一把Taylor 810。某些时候,我都快成贝斯手的角色了。因为Taylor 的低音很明显。但我对此不太满意,那时候开始想要找一把冬不拉或者是曼陀林琴。能够在我们演唱的声音下铺垫一层中音。拿到那把吉他(Epiphone)后,我们两人的合作才开始渐入佳境”。
有趣的是,在Poor David’s Almanac 这张专辑中,Rawlings 是第一次几乎完全使用了另一把吉他:1959 的D’Angelico Excel。这把吉他相比Epiphone 要更漂亮,体型也更大一些— D’Angelico 的琴腰下部有17 英寸宽,而Epiphone 则是14.5 英寸。这把优雅的D’Angelico(在谱例3 和4 的Rawings 视频演示中可以看到)曾经属于乡村乐双人组合Homer & Jethro 的Henry“Homer” HaynesRawlings 从Riders in the Sky 乐队的Ranger Doug手中拿到了这把吉他。
Rawlings 说“我一时兴起弹奏了一下,那是在Epiphone之后我第一次弹奏另一把吉他。当时感觉这把吉他绝对能够满足我的要求,令我称心如意。”在Rawlings 的手中,这把D’Angelico 与Epiphone 的音色惊人地相似—连Rawlings 本人在试音录制时都有些分不清楚。无论如何,两者发出的都是他的琴音。

 

变调夹的使用
与乐器的选择一样, 变调夹的使用也是Rawlings/Welch 融洽合作的一大法宝。两人总是不断试验将变调夹放在不同的位置(偶尔也使用调弦),来为曲子找到合适的组合方式,最后经常是把变调夹放在琴颈的不同位置来达到效果。
Rawlings 说“我希望在演奏时,能看到一幅风景画。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把变调夹在特定时间放在特定位置。就是突然间你会感觉到,两把吉他像是产生了神奇的化学反应。我们希望用吉他的声音,与我们的歌声一起,创造出与歌曲交相辉映的一幅风景画”。
这对组合2011 年的专辑The Harrow and the Harvest 中, 有一首 “The Way It Goes”。该曲生动诠释了两人是如何协调配合的。唱片中,Welch 将变调夹放在8 品的位置使用Am 指型,而Rawlings 则将变调夹向下放在1 品的位置使用Em 指型。而在现在的表演中,两人都会将变调夹调高一个品位。
Rawlings 回忆与乡村/ 蓝草音乐大师Norman Blake 曾谈论过变调夹的使用。当把变调夹向上夹,特别是夹到3 至6 品的时候,“这时候的吉他音色适合做主音,哪怕是在空弦(不放置变调器)弹奏同一个音符,感觉也是不一样的。这种情况下,吉他的声音穿透性会更强”。

 

游走弹奏
一旦确定好他们的把位,Rawlings 和Welch 就开始从和弦和低音的片段中,尝试不同的指弹手型。“我们两个人几乎从不会弹奏完整的和弦,因为一旦弹奏完了,就结束了。”他说“满弦弹奏完还能做什么呢,只能再重新开始”。
无论是做节奏还是做主音吉他,Rawlings 经常换着和弦弹奏—他将其形容为“游走弹奏”。他在例谱1 中提供了演示,他是这样说明的:“在现场弹奏‘The Way It Goes’ 的时候,里面有几个装饰性的小乐句,还有一些做背景音的低音弹奏”。
大家都可以看到,他可不仅仅是使用简单的节奏—特别是在人声的间歇,比如在14-15小节和38-39 小节。“ 在音符旋律的中间, 偶尔需要来点Django Reinhardt 和Stephane Grappelli 那种感觉,稍微疯狂的弹奏方式”,他说“这是为了平衡,不让节奏或者说是低音部分时间太长”。

 

 

竖琴效应
独奏的时候,Rawlings 并不会像多数主音吉他手那样只进行单音线弹奏—他会在主旋律之外添加一些空弦或者是其他品位的音符。他再次将Norman Blake 作为灵感来源之一,特别是Blake 在他1975 年的专辑Live at McCabe’ s 中,利用交叉弹奏为自己的独奏部分增色。Rawlings 说“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保持住整个房间内的激情与能量,来几声大的。怎么说呢,就是能让听众们更嗨
更享受”。
在谱例2 中Rawlings 弹奏了一小段,跟他在“The Way It Goes”这首曲子的第二段独奏很类似。请注意他不断在主旋律与更高的空弦之间切换。在第14-17 小节,他用空弦加奏了一段华丽的竖琴风格乐段,然后落到了G 大调的低音上(利用变调夹升高两个品,听起来是一个A),伴随着副歌的进入。
他说“这段竖琴片断也可以用单音符弹奏,但那样可引不来观众的鼓掌喝彩”。竖琴技巧“能够在特定时刻,带着观众飞向下一个嗨点”。

 

从里到外
如果单独摘取出Rawlings 的演奏,就可以迅速注意到他经常强调不属于基础和弦的音符。比如在例谱1 中,他在Em 和弦中着重强调了四弦上的F#。(再次说明,这里的音高与和弦都是变调后的。)他经常在主和弦之外弹奏“外面的”音符,很多时候只有半指之遥,通过这种方式来制造和谐的张力。所以从例谱1 的第一小节开始,Rawlings 在Em和弦中弹奏F# 的时候,会接着用空三弦弹奏一个Em 和弦当中的G 音。

 

‘我希望在演奏时,能看到一幅风景画。……两把吉他像是产生了神奇的化学反应。我们希望用吉他的声音,与我们的歌声一起,创造出与歌曲交相辉映的一幅风景画’。

 

他解释说:“我一直对二音或九音的声音情有独钟,听到就觉得开心,但是用吉他单独演奏这些音符,就会感觉像爵士,感觉不太适合我们的曲子。而且声音也不够大,两把原声吉他的声音总是有些小。所以我立刻开始尝试,如果弹奏九音的时候,再弹奏另外一个更接近调性的音符与之搭配会怎样。我喜欢第二音,也喜欢紧凑的音程与不和谐音,所以干脆两个音符一起弹奏”。
可以看到这种方法在例谱3 这种简单的独奏中也能有效果。这段例谱跟专辑Poor David’s Almnack 中的“Airplane” 的序曲很类似。比如在第8 小节,他通过Em7和弦和C 和弦在第一和第二弦上重复弹奏了C-B 音阶—在这两处和弦中,独奏音阶都使用了一个和弦音(Em7 和弦使用了B,C 大调和弦使用了C)以及一个和弦外音(Em7和弦使用了C,C 和弦使用了B)。这个音阶他在相邻的琴弦上完成,所以能够让这两个相差半个音的音符相呼应。独奏的最后一个音也是一样,在G 和弦上弹奏了一个G(根音),又在其上弹奏了一个高音A(九音)–Rawlings 的标志性奏法。
拉格泰姆风
在专辑Poor David’s Almanac 中,有一首慵懒的小曲“Yup”—是Rawlings 对一个民间传说的演绎。传说一个女人被魔鬼带到了地狱,但因为她反抗非常强烈,魔鬼又把她带回了家—这曲子令他有机会展现了一些拉格泰姆风格的弹奏。整个曲子都在一个和弦上进行,Rawlings 在4 品的位置使用了变调器,来弹奏他在例谱4 中所说的“破碎的风琴”片断。Rawlings 说:“这段独奏主要依靠从降半音三音到自然三音的弹奏动作,这种方式我是在Doc Watson 的’ Black MountainRag’中第一次听到的。谢啦Doc”。
这个小三度转大三度的动作也可参见Rawlings 分享的最后一个视频(例谱5)—来自于2001 年专辑Time (the Revelator)(一个早期版本,Welch 和Rawlings 第一张专辑中被弃的歌曲,后在2016 年的Boots No. 1: The Official Revival Bootleg 中发布)中,他在蓝草小曲“Red Clay Halo”里的经典独奏。这段独奏非常适合练习交叉弹奏,一段快速弹奏几乎无停顿的八分音符,而且,他还在第2 小节中在第7 品的位置加上了变调夹,然后在结尾处拿开,整个过程都没有跑拍。想做到这个高难度操作,你需要一个Kyser 变调夹(和Rawlings 用的一样),或者是其他款能够快速取下的变调夹。
Rawlings 说:“ 这段独奏都要归功于Norman Blake 和Doc Watson。我想要借鉴他们的交叉弹奏,双弹夏佛的感觉。这么多年这个技巧并没有大的改动,这种方法弹奏起来乐趣无穷,而且还能取悦观众”。
回首过去,迈向未来
Rawlings 的新专辑在很多方面都反映了他对音乐前辈们,无论是吉他手还是曲作者,更深层次的理解。虽然他和Welch 经常取材于美国民谣的源头与各路分支,在专辑Poor David’s Almanac 中,Rawlings 第一次有意识地以传统的旋律或歌词为基础来创作每一首曲子—当然,依然加入了他独特的个人标签。
他说,“这张专辑源于我对民谣音乐及其根源将近二十年的思考。以及把曾感动过自己的东西,通过流畅的创作表达出来,这个过程所带来的美好感受。有时我听着自己喜欢的曲子,感觉‘我们都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无论是否有意识,所有人都是从前辈的作品中汲取养分,再添加30% 自己的内容。在河水中不断打磨,将未经雕琢的璞玉打造得光滑而完美。所有人都一样,也只希望将这个打磨的过程做到尽善尽美”。

 

 

所用装备
David Rawlings 弹奏的是一把1935 Epiphone Olympic,装配有非缠绕青铜散装轻张力弦,另配有一个Fender超硬拨片。Gillian Welch 弹奏的是一把1956 Gibson J-50,装配有D’Addario磷铜中张力琴弦,另配有一个老旧的纯玳瑁拨片。
在Poor David’s Almanack 中,Rawlings 主要用的是那把1959 D’Angelico Excel, 而Welch 用的是一把纳什维尔调弦的1960 Gibson Hummingbird。两个人用的都是Kyser变调夹,通过Shure SM57 麦克对吉他和班卓琴进行舞台扩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