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现场专辑中,Joe Bonamassa 多以节奏吉他手出现Whither the Virtuoso? 大师技往何处 AG299

在现场专辑中,Joe Bonamassa 多以节奏吉他手出现
KENNY BERKOWITZ 撰稿

 

 

多年以来,Joe Bonamassa 都会在演出中嵌入三四首原声歌曲。直到2013年,他在维也纳歌剧院举行了不插电演出An Acoustic Evening 。四年后,他推陈出新,录制了专辑Live at Carnegie Hall 。

回首过往,两场演出截然不同。Vienna 这张专辑中,Bonamassa 在木吉他上的演奏保留了鲜明的个人特点:单弦solo 准确有力,余音络绎不绝。炫技的部分乍看很高难,但依我看,最难的反倒是恬静的乐章。在小提琴、班卓琴、大曼陀林和有键提琴的伴奏下,Bonamassa 营造出了亲切的民谣氛围。

与此相比,Carnegie Hall 这张专辑的编曲更趋向于南方布鲁斯和灵乐,三个澳籍歌手用和声衬托旋律,一片和谐。Eric Bazilian负责曼陀林、大曼陀林、手摇风琴、竖笛、萨克斯以及木吉他;Anton Fig 负责鼓组;Tina Guo 负责大提琴和二胡;Hossam Ramzy 负责打击乐;最后Reese Wynans负责钢琴。这一组合听起来更像乐团,而Bonamassa 担任指挥。与以往的个人主义独奏不同,Bonamassa 专注于节奏的铺陈,让乐曲丰富多彩。润色则交给Bazilian、Guo 和Wynans 等人完成。这场演出与维也纳那次相径庭,令人惊喜。日复一日的修行让Bonamassa 悟到了节奏吉他的真谛,作为唱作的素养也有提升。

 

House and Land
House and Land
(Thrill Jockey出品)

 

12 弦吉他的独特和声,恬静的民谣小调

 

继Black Twig Pickers 乐队成立之后,掌握12弦吉他、布祖基琴以及印度风琴演奏的Sarah Louise Henson 和通晓班卓琴、小提琴及印度风琴技法的Sally Anne Morgan 开始尝试充满乡村和实验意味的二重奏。这张处女作收录了11首她们改编的传统英裔移民音乐,多数都有几百年的历史。受到极简主义音乐家Tony Conrad和Éliane Radigue 的影响,她们尝试加入了诸如微分音的许多现代元素。

出乎意料,专辑洋溢着十足的美国传统气息。Henson 和Morgan 的歌喉表现了阿帕拉契亚山脉惊世骇俗的美,印度风琴浅吟低唱,清新脱俗的旋律与跌宕起伏的爱情故事相互交织。小提琴由Morgan 琴自操刀,每一弓都绵延不断,为Henson 变化万千的副歌留白。标新立异,卓尔不群。

仅需三根手指,Henson 用12 弦吉他创造出了迷幻的氛围:18 世纪的悲伤孤独历历在目,若隐若现的微分音推弦仿若同时演奏两把吉他一般。Henson 和Morgan 珠联璧合,用女性的视角重新演绎经典;引人入胜,过目难忘。—Kennyw Bitezrko

 

Glen Campbell
Adiós
(Universal Music)

 

乡村流行巨人的告别作
由清脆的班卓琴声开场,Adiós 这张专辑不禁让人回想起Glen Campbell 于1967 年发行的名作Gentle on My Mind中悠扬的唱腔。然而,乐锋一转,实为Fred Neil 名作Everybody’s Talkin’ 的翻唱。Campbell 于第64 亦最后一部唱片再度与 Jimmy Webb 携手, 这位Campbell 的御用唱作继无数名篇后留下了最后四曲告别作:Just Like Always、It Won’t Bring Her Back、Postcard from Paris 以及一曲大杂烩。结尾这首略带伤感的作品实为12首歌的串烧,包括乡村经典Funny How Time Slips Away(与Willie Nelson 一同演唱)、名作She Thinks I Still Care、兰草版的Dylan 名作Don’t Think Twice, It’s All Right 以及已逝名家Roger Miller 的Am I All Alone (Or Is It Only Me),唱腔略带Vince Gill 风格。

Campbell 于2011 年被诊断出患有阿尔兹海默症,这位年高81 的唱将不得不采用医学手段来保持记忆。告别演出之后,他花了2012 和2013 两整年来录制告别专辑Adiós。他的子女Ashley、Cal 和Shannon 参与了制作;妻子Kim 帮忙谱曲;乐队老友Carl Jackson 负责和声、吉他,乃至出品。与Johnny Cash 充满悲情的晚期风格不同,流行乡村老将Campbell 的最新作并未流露太多高龄病痛之牢骚,他对音乐无止境的爱弥补了无法重拾吉他的遗憾。e r k — RDichardson

 

Adam Palma
Palm-istry
(Polskie Radio出品)

 

指弹大师风格多变
波兰裔英国吉他手Adam Palma 的新专辑Palmistry 不仅是双关的把戏,更是对其之前作品的总结和升华,以及对未来的展望。

从翻奏Jimi Hendrix 的原声经典伊始,电吉他便与Palma 密不可分。无论是Hey Joe 中激昂的扫弦,The Wind Cries Mary 中抓耳的拨弦技巧,抑或是Into Battle 的经典摇滚节奏,无不滋养了Palma 的音乐细胞。

Tommy Emmanuel、Al Di Meola 以及Biréli Lagrène 这三巨头是影响Palma 的关键,也是本专辑的重心所在。单曲Kentucky Miners特色鲜明,跳音、班卓技巧和三指法无不向Emmanuel 致敬。在另一首作品里,Palma 将一曲波兰连续剧主题曲改编成了弗拉门戈风格,欢脱的节奏诠释了向Di Meola 致敬的主题。最后,Palma 改编了Django Reinhardt 的名曲Nuages,用吉普赛爵士演奏家Lagrène的风格绘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无独有偶,Emmanuel 穿梭于各个流派之间的灵活性和Di Meola 的拉丁情调亦蕴藏其中。各派的元素碰撞融合,Palma 无量的前途可见一斑。若想了解此君,大可不必费尽周章观阅手相,径须买一张专辑即可。官网:adampalma.co.uk— P a t M or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