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资讯】假如钱不是问题 大家会要什么样的原声吉他呢? AG271

DREAM A LITTLE DREAM

AG 邀请广大剁手党一族一吐而快:假如钱不是问题,大家会要什么样的原声吉他呢?

 

这世上,华丽夺目的吉他,林林总总,总有人只有一把精雕细琢的上品。而且他们也能自得其乐。我一点儿也没骗你。剩下的呢,就是我们这些人。那些心力交瘁的剁手党一族们。对于剁手党一族而言,买了一把吉他就会接着再买一把,再买一把. . . . 而且要是你肯用心去找的话,就总能找到完美的东西。平心而论,我总是跟我妻子讲,有时候多买几把吉他是有道理的,因为一把吉他根本不够用。有些适合指弹。而有些更适合拨片演奏。有些可以奏出蓝调的感觉。世上的木材种类如此之多。还有那些共振吉他(可选的真是太多了),高音吉他,中音吉他还有客厅吉他,你懂的。

 

AG 的一些读者还有部分著名艺术家在此分享他们梦寐以求的吉他:究竟什么样的吉他才是“圣杯”级别?

 

读者Zachary Williams的Collings Winfield,定制日落色,紫檀木背侧板,阿迪朗达克面板

 

BOB RYAN

 

“我有一把Martin 000-28EC,渴望得到一把Gibson SJ-100 1941 复刻版, 当然是日落色版的了。尽管我也很喜欢一把日落色版的Martin 000-28EC。[ 如图] 我与我的1998 Martin 00028-EC(Eric Clapton 签名款)。1974 年,我直接从工厂买了一把D-35,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弹Martin。在乐队里,还有独奏弹了好些年,差不多写了也有150 首歌了吧。90 年代初出了些问题,大概1996 年的时候,最终我用它换了一把新Martin SPD-16R。那把琴很漂亮,但是1998 年,我的挚友送了我一把000-28。那是我第一次弹000,再没有比它更切合我心意的吉他了。那声音,那感觉棒极了,非常平衡,很有特点。弹了20 年的dreadnought,还是000 琴体更上手些。录制我那张专辑The Spirit of Andy Devine 的时候,我在录音棚里只用了那一把吉他。听起来美妙极了。”

 

MIKKEL CHRISTENSEN

 

“实际上就是Robert Johnson 以前弹的那把吉他,不是Gibson 吉他公司的L-1 民谣吉他,而是Kalamazoo KG-14。这么小的一块木箱子居然能发出那样的声音,真的很难以置信。我知道,从审美角度而言,其他型号的琴可以演奏出更复杂或者更优美的旋律和歌曲,但是这本身就很传奇,再加上他演奏的那么棒。那些传统音乐听上去是那么美妙。其实,他大部分的录音都是用那把Kalamazoo 录的,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我就是这样想。最后,一想到关于Robert Johnson 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魔鬼以换取成功的神秘传说,是那样的骇人听闻,那样的耐人寻味,我就想着也要一把一样型号的吉他。”

 

JESSE MORANTEZ

 

“ 一把Taylor 定制吉他。我有一把Taylor710,但是我是左撇子,弹右手型吉他的时候是倒着弹的。当我身处吉他商店的时候,感觉好极了,要是能有一把专为左撇子定制的缺角吉他就太赞了,要是Expression System 旋钮设在
上方就更完美了。还有琴枕后面,因为我的低音弦是在底部。我是不是要求太多了?”

 

Bob Ryan

 

DEREK BIAFORE

 

“Gibson CF-100/CF-100E:大约是五十年代生产的,复古的民谣吉他,尖锐的缺角,小性感。类似Jackson Browne 和J Mascis 之类的都弹过。”

 

DAVID WITT

 

“成年之后,我就一直苦苦搜寻吉他。甚至不远千里长途跋涉到拉荷亚和拿撒勒亲眼看着Taylor 和Martin 吉他在我面前成型。我心里告诉自己说选Martin,特别是那款12 品,像CS-00S-14 那样的古典琴头,或者是稍稍低调一些的John Mayer 签名款。这些都是新吉他,正因如此,就需体现出应有的音质水平。我已经66 了,也没剩太多时间了。因此,出于纯粹的美感考虑,我会选1947 D’Angelico New Yorker。这是一种功能性艺术,是有史以来所创造出的最为传统优美的乐器之一。要是我能有一把,我一定会又是担心湿度,又是担心被盗,都要担心疯了。可是,要论可弹性和整体音色,我认为最好的要数战前Gibson L-5。放在高手手里,那音质绝对秒杀一切啊,光看着外观就很赏心悦目,对Mother Maybelle 来说,都很适用,对我,就更不在话下了。那么,我用的不是这些传奇的乐器,用的究竟是什么呢?一把Epiphone Masterbilt DR-500M, 一把Seagull S6 和一把Recording King ROS-06。便宜的吉他我可以弹得很好,而且就那样的要求,我也用不着熬夜啊。”

 

JAMES TOWNSEND

 

“ 我最爱1981 年那把专为我定制的‘000’Martin 吉他。甜美,清脆,清澈。无与伦比。”

 

James Townsend

 

DEL REY

 

“ 我真的是对我的那把Ron Phillips parlor 型号的共振吉他情有独钟。好吧,或许谈不上专一吧,毕竟我有三把琴,三把琴轮换着弹,至于哪把弹得最多,我也说不清。
感觉就像是跟三胞胎错综复杂的音乐关系。我真的只弹 Ron Phillips concert 尤克里里,因为其他款的尤克里里可弹不出那种镍银般微亮的声音。在Ron 给我做吉他之前,我以前可有很多吉他,足够拉一个长长的单子了。要到花钱买乐器的时候,钱永远都不够花,我总是把他们卖掉然后换钱去买其他东西或是去其他地方。下面这个清单就是我曾经拥有过的吉他,至今还很后悔卖了它们”:

 

Gibson 1929 点状琴颈L-5,之前归Nappy Lamare 所有
1940s Epiphone Emperor
1940s Epiphone Triumph
1965 Gibson ES-330
1969 Lucite Dan Armstrong
1960s Gibson J-45

 

“后三把琴是我年少时爸爸在圣迭戈附近的一家当铺发现的。他回到家,手里拿着一些很酷炫的宝贝,但你也就只能看着。一次,他打算把J-45 拿到他朋友的店里剥一下漆然后重新上漆,因为他觉得纹裂状的漆层不怎么好看。他想要1938 National Style O(一把我买了从不后悔的琴,因为声音听起来介于班卓琴和一罐煮熟的豌豆之间)上的那种银色喷漆。16 岁那年,我试着开始弹吉他,提琴还有班卓琴。我从学校回来,发现我爸已经把网店提琴还有班卓琴都当掉了。我猜他也就能受得了这些。”

 

KAREN SHELDON-SWANSON

 

“Taylor Liberty Tree 吉他,特别限量版,一共400 把,大概是2002 年生产的。为什么呢?因为真的是历史遗迹啊,取材(鹅掌楸)于最后一棵Liberty Tree。作为美国历史的爱好者,对我来说,能拥有一份可以代表一腔爱国热血,象征自由的东西,也就只能做到这份儿上了。”

 

BETTY BUCKEL

 

“1970 年,我有了一把Hummingbird,买的是二手琴。音色绝对甜美。可是,我永远都忘不了手执一把Martin D-28 时那宛如飘在天国的感觉,差不多有35 年了。”

 

MICHAEL MACE

 

ROGER LARKIN

 

“我有一把吉他,是1980 年在路边发现的。是一把1950 Clou 民谣吉他。那声音真是绝了。我敢说95% 的人都没听过或是见都没见过。”

 

DAVID BUSH

 

“我对我那把’76 Yamaha YS 偏爱有加。为了它,我试遍了各个型号的琴弦,但还是会时不时折回来继续用青铜平卷琴弦,那样的琴弦才能奏出来我喜欢的声音。

 

RICK NOGRADY

 

“毫无疑问,我当然再买一把McPherson 喽。”

 

GARY BRERETON

 

DEBBIE BARRETTE

 

“要是不计经济成本的话???那可多了去了,我脑子一下子就炸掉了。”

 

RICK JENNINGS

 

“ 哒,走起!”(Willie Nelson的Martin N-20

 

CHARLES BERRYHILL

 

“Jean Larrivée 吉他,当今最好的吉他。我有三把。Larrivee SD-60,我妻子送我的圣诞礼物,Denise,专门为我定制的。”

 

EMILY FRANTZ

 

MARIA WILLIAMSON

 

“大琴体,祖母绿缺角Takamine。拾音器也要定制的,好嘛。”

 

TONY MORENO

 

“上周我邮箱里收到一张吉他中心的传单。上面有一款产于巴西的价值$11,000 Martin parlor原声吉他。要是我选的话,我就选那一款,就是想试试$11,000 的吉他弹起来会是什么感觉。”

 

STEVE MOONEY

 

“ 我的是一把Gibson J-200。去年买的。我一直都梦想有一把Gibson J-200 Standard。”

 

STEVE EARLE

 

MICHAEL REILLY

 

“Taylor 614ce 第一版,单板云杉面板,火枫背侧板。漂亮极了,不管插电不插电音色都超赞。”

 

DAVE HULL

 

“要是钱不是问题的话,只买一把怎么能够,但要是跟印度紫檀相比,我强烈站到德国云杉制作的Bill Tippin 一边。”

 

STEVE WILLIAMS

 

“一把1937 Martin D-28。尽管我一直没机会弹这把琴,能有一把是我的梦想,并会把它传给我的儿子,孙子,让我的子孙后代也有好琴弹。我看重的是音色,质量,还有传承性。”

 

ALVIN YOUNGBLOOD HART

 

MICHAEL MACE

 

“我已经有一把Rainsong AWS 了,但是资金充足的话,我会买一把Rainsong 12 弦琴。我很喜欢那把琴,挑不出来任何毛病。”

 

ARTHUR STRAND

 

“我想要一把定制Martin !但我还是会继续用我那把Fender 原声吉他,毕竟我已经引以为傲42 年之久了。”

 

MITCHELL BEATTIE

 

“ Taylor吉他,非洲乌木,唾手可得,外观,声音,感觉超赞。要是我有$5,000 就可以买了

 

EARL FULLMER

 

“Froggy Bottom Model L parlor 吉他,胡桃木。我心心念念追Froggy Bottom Guitars已经有35 年了;可惜,我是个穷人. . . .”

 

GARY BRERETON

 

“我还是会选我那把 £150 的带有FishmanRare Earth 拾音器的Washburn 吉他。那是我的第一把吉他,当时是我可爱的妻子Sandi Brereton 买给我的。就算把全中国的茶叶拿来换,我也不要换,尽管我超爱喝茶。”

 

GILBERT STEVENSON

 

“要是钱不成问题,那我想让Harvey Leach尽他所能为我做一把音质最好的dreadnought吉他。他可是Harvey Leach 啊,我还要琴头镶嵌加一个新奇MOP 设计。”

 

BILL NOEL

 

“ 一把Sears Silvertone Jumbo Western(Harmony Sovereign H1260)。或者是一把12 品宽颈短有效弦长的胡桃木吉他,阿迪朗达克面板,珍珠镶嵌还有日落色面板。”

 

JEFFREY THOMAS GIANVITO

 

“我是一个简单的人:Guild D-25M(70 年代末80 年代初,背板拱起)根本不需要琴颈重置。跟钱无关,就是因为我喜欢弹. . . .”

 

MILTON MESSENGER

 

“一把Lowden F50 缺角吉他,不锈钢中等jumbo 品丝。阿迪朗达克云杉音梁,沉水百年红杉面板,非洲乌木背板,墨西哥黄檀侧板。而且必须由制琴大师George Lowden 亲自调声。只要$13,000 啊!”

 

ZACHARY WILLIAMS

 

“实际上我刚买了我那把梦寐以求的吉他!一把漂亮的定制日落色Collings Winfield 吉他。紫檀木背侧板,阿迪朗达克面板!”

 

KEN DRAPER

 

“曾有一把年代久远的Martin D-28,但不想未能幸免于火灾。从那以后,再也找不到那么好听的吉他了。”

 

JOE BLAYONE

 

“Peter Sawchyn [ 隶属于Sawchyn 吉他有限公司] 向我展示了一把当时卖$4,000 的30s Gibson parlor 12 品吉他。有些残破了,但音色超美。那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我至今还念念不忘。”

 

CHIP WOODS

 

“几年前我弹的是一把Breedlove,当时售价$3,000。他们那会儿还是一个新公司。那把吉他成了唯一一把我弹过最棒的吉他。真希望当时我能把它买下。”

 

BANJO MOORE

 

“ 我有20 多把吉他。但我还是想要一把Taylor John Denver 致敬版原声吉他。再多一把Gibson 我也不介意呀。”

 

MARK SCHOENBAUM

 

“ 就目前而言, 当然是Martin OM-45 DeLuxe Authentic 1930。要是我能定制自己的型号,它就满足了我所有的幻想。”

 

PRASHANT POKHAREL

 

“我想弹吉他,创作出美好的音乐,而不是单纯地专挑贵的囤积,把它们关在地下室,整天担心的要死,一点儿也没有发挥出音乐的效力。所以说,要是能有一把Yamaha FG730S 烟棕日落色的吉他或是一把Seagull S6 Entourage Rustic 日落色吉他就好喽!”

 

MATT TOMS

 

“我愿意回到去年蜜月期间位于巴黎的吉他小店,我在那里发现三把原版古董1920s 原声滑奏吉他:一把Weissenborn,一把Knutsen和一把Kona。能在同一家店里同时找到这三把琴真的是难以置信。更难以置信的是,完全不受限制,独自一人,身处于一个房间,不受打扰,近距离了解它们,想要呆多久就呆多久。如此精雕细琢,而且音色依旧那么棒,三把独一无二的手工吉他,每一把都差不多100 年了,一遍一遍浮现在我脑海中。要是能得到其中一把琴,我甘愿徒步从悉尼走到巴黎受礼。一路游过去也可以啊。那样的话,我愿意把我那把改装过的12 弦Kasuga 捐出来(现在我拿得出手换一把Weissenborn 吉他的最私人的物品)送给一位并不怎么走运的陌生人。”

 

Steve Earle 和他的D’Angelico Style B

 

STEVE EARLE

 

“我个人收藏里还有几个遗憾的缺。我至今还未找到那把超完美的J-200。几年前,我错失一把,当时爵士鼓手Brian Blade 拿了一把超完美的吉他[ 到店里]。当时我已经看中一把D’Angelico 曼陀林,我要买一把或是另一把。然后我就放手错失了。我打电话给Buddy Miller 然后告诉他那把琴的位置,然后他就买了。所以,我知道那把琴现在身在何处,而且我至今还念念不忘。”

 

“我盯J-185 已经好几年了,要是我能找到一把真的很棒的Everly Bros. Model, 我一定会买下来。而且我想要一把真的很好的[Martin]000 类似于古典琴头的东西,我甚至都不介意类型怎样,但是我的最爱还是紫檀木。我想要一把战前Martin 000-21, 但真的是少之又少。我之所以偏爱quadruple-aught 吉他,M 吉他,其中一个原因便是,要是你测定一把M 吉他的内部体积,这真的是一把吉他怪才,古典琴头000,而不是14 品000,当琴腰变平,凸显出另外两根品丝,让出一些内部体积。所以说,000 和OM 型号,是14 品琴以后才出现的,与其后继者12 品相比,内部较小。古典琴头000 和M 吉他的内部体积几乎差不多。对我来说,000 12 品型号是最完美的Martin 吉他。”

 

“我还有三把真的超棒的爵士吉他:一把’35 L-5,Jimmy D’Aquisto制作的最后一批New Yorker 特别版的其中一把,真的超大,还有一把Gilchrist 爵士吉他,是我那些吉他中最好的一把爵士吉他了。”

 

[ 编者按:Earle 的最新专辑Terraplane,用的是一把Gibson L-00(指板加高,黑色护板)和一把1951 CF-100,还有一把1929 National Triolian 木吉他]

 

EMILY FRANTZ(Mandolin Orange 一员,用的是一把1951 Gibson J-45)

 

“当然是战前1930s Martin 了,最好是一把D-18。D-28 听起来也不错呀——我们不过是更偏爱桃花心木罢了。”

 

Alvin Youngblood Hart 和他的Stella

 

ALVIN  YOUNGBLOOD  HART

 

“我觉得我最珍爱的那把吉他要数那把云杉面板30 年代中期Stella六弦琴。我认为,一点也不花哨,单板0 型号的。年近20 岁那会儿,当我开始‘研究’二战前音乐的时候,我总是奇怪为什么Guitar Conglomerate 店里买的吉他听起来总是不如唱片里录的那样悦耳。不久,我便找到了问题所在。我也明白了要是你想会弹,必须会修。
94 年的时候,我用$60 在跳蚤市场买到这把琴。还需翻修一下,自从重焕新生,我便用它录了一两张唱片。这把琴陪我度过了很多时光,也带我去了很多地方。”

 

“至于圣杯级别的吉他,我说不清。”

 

“差不多1982 年到90 年代中期,我演奏的都是原声音乐。时间可不短啊,而且经我手的吉他多得数不胜数。年轻的时候,我一直都梦想有一把年代久远的National 共振吉他。成年不久,我接触了不少共振吉他。我想起来,大约1992 年的时候,我有六把共振吉他。在复刻版风行之后,那些吉他,对蓝调一族,多少有点落伍了。相较于金属琴体的吉他,我开始更喜欢木吉他,缩小到一把琴的范围,那就是1928 Triolian。现在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圣杯级’或是其他什么。是我用过最久的一把吉他了,我还会一直弹下去,直到它碎成一地,不能再弹了。”

 

‘当然是我那把录了整张Mississippi Mile专辑的1967 GuildF-20。’

 

JOHN OATES(Hall & Oates 的一员)

 

“目前我的原声吉他收藏品中,我最珍视的一把?当然是我那把录了整张Mississippi Mile专辑的1967 Guild F-20。那是一把甜美可爱的小吉他,很容易上手,所占音轨的音域空间也不多,但同时特点又十分鲜明。我有一把1946 Gibson J-50,不愧是大型“加农炮”型的。能充分演绎出复古木吉他整个音域的经典音色,对Gibson 粉儿来说, 再熟悉不过了。接下来,要数我在蒙大拿波兹曼与Ren Ferguson共同设计的两款定制Gibson 了。一把2006 Gibson B-25,有点儿J-45 迷你版的感觉,其实本来就是照着J-45 设计的音梁。所选木材为紫檀和云杉,长长的60 年代风格的护板和独一无二的环饰镶边。赤金色落日色漆层,颜色仿的是一款Hummingbird。另一把是

2007 定制L-00 型号。Ron Volbrecht 还给我做了一把1983 定制黑色dreadnought 吉他,产地是印第安纳州纳什维尔,跟D-45 一个风格。所用木材为巴西紫檀和云杉;上面还有鲍贝包边和心形品位镶嵌。”

 

“2012 年,我和Martin 定制商店一起,制作了一把举世无双的00-28 型号。云杉和松木材质,琴体比普通的00 型号Martin 要再深半英寸。人字形包边,深色日落色,与30 年代中期的风格接近,带有乌木指板和母贝镶嵌。12 品处,嵌有我那Good Road to Follow 罗盘式徽标。这把吉他是我现在的最爱,我用它录音,而且一直用它弹琴。音色听上去就像是有30 年了。”

 

“我想要一把Guild F-30,就是60 年代末送给Mississippi John Hurt 那把。他过世之后,被转送给了我的吉他导师Jerry Ricks,后来他拿到纽约,所以我就用它在大西洋录音棚录制了我的前两张Hall & Oates 专辑。”

 

以下为Oates 完整的存货清单:
1947 Gibson J-50 (banner)
1949 Martin 5-18 古典琴头
1951 Epiphone Zenith
1967 Guild F-20
1983 Martin D-28(150 周年庆特别版)
1983 Volbrecht(定制款)
1994 Taylor 612 CD(定制款)
1995 Takamine
2010 Martin 00-15M
2011 Trussart 共振吉他
2012 Martin 00-28(定制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