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e in b razil巴西国乐之波萨诺瓦。AG299

波萨诺瓦与尼龙弦吉他是如何在流行音乐上留下印记的?
MAC RANDALL 撰稿

 

 

暖的赤道微风徐徐吹着。沙子在脚趾间沙沙作响。落日的余晖洒在海面上。是的,或许再来一杯凉爽的成人饮料(或者两杯),玻璃杯口再插一把小伞。对于北美的听众而言,这就是听到波萨诺瓦脑海中能浮现的画面。波萨诺瓦诞生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巴西,风格微妙而又复杂,几年以后在美国掀起短暂的商业热潮,今天经常被认为是“复古音乐”。但这么讲却有点轻视它。
波萨诺瓦在其诞生国从来不是一时的爱好,实际上也没有消失过。其与众不同的节奏切分音与反传统戏剧的冷酷感影响了数代巴西与其他地方的流行乐发展。波萨诺瓦的领先人物有Antanio Carlos Jobim、Vinícius de Moraes、João Gilberto、Sylvinha Telles还有Luiz Bonfá 等人,现在他们被世人奉为二十世纪的艺人巨头。
跟新大陆的很多文化产品一样,波萨诺瓦真正意义上一种混合音乐,融合了源自非洲的韵律(桑巴舞)与西方古典音乐与爵士的复杂和声。采用的语言为葡萄牙语,这种独一无二的特点让它更加与众不同,重音强调像是”zh“与”sh“的摩擦音。其核心为古老的欧洲乐器——原声吉他——非常灵活,迎合了现代南美的需求。

 

录音棚中的Gilberto、Jobim与Getz

 

新事物
世界上有很多创世神话,在神话里伟大的人背井离乡,与他人隔绝,直到自己得出了一个结论或者获得天启,从而上升到一个全新的意识水平。想想在荒野中的耶稣或者菩提树下的释迦摩尼。波萨诺瓦的诞生也是如此。故事(差不多学者也普遍这么认为)是,1956 年几个月的时间里,唱作人兼吉他手João Gilberto在巴西东南部的迪亚曼蒂纳小镇上他妹妹家狭小而又回响的浴室空间里惬意地坐着,轻轻地自弹自唱,每次都用原声吉他重复几个和弦样式,日复一日。他的任务是创造一种全新的表演方法,即用一把弦乐器打造出一整个桑巴乐团所需的节奏部分。
那时候,Gilberto 的音乐生涯还没有很明朗。在十八九岁左右时,早已崭露头角的他从出生地巴伊亚搬到里约热内卢,很早的时候希望成为Os Garotos da Lua(the Moon Boys)声乐五重奏的主唱,但是说白了,由于自身缺少兴趣,就从该团队退出。从那开始,他漂泊了数年,看上去毫无目的;他的父亲看到他的儿子没有能力找到一份常规工作,非常受挫,甚至把他送到精神医疗所一段时间。
但是当Gilberto 到阿雷格里港的南部城市旅行时,事情发生了变化,他开始以表演者的身份吸引了人们的注意。这让他在迪亚曼蒂纳沉潜待发,然后推出两项音乐创新:一种带有气息的鼻音风格,没有颤音,完全不同于当时在巴西盛行的更加传统的桑巴舞,还有变革性的吉他弹拨方法,将摇摆低音线与切分音和弦分离,强调2 拍与4/4 小节中3 拍的“弱音”。
返回到里约热内卢后,Gilberto 很快与创作家、制作人兼编曲家Antônio Carlos Jobim(他的朋友喜欢称他为Tom)会面,他当时在Odeon 唱片公司工作。Jobim 对Gilberto的表演风格印象深刻,他找到了他长期合作的创作搭档词人Vinícius de Moraes,然后创作了一首他认为可以充分展现这种风格的歌曲。歌曲名称为“Chega de Saudade”,通常翻译成英语为“No More Blues”。Gilberto 在1959 年录制了这首歌曲,深受巴西听众的喜爱。“Chega de Saudade”成为热门金曲,而波萨诺瓦正朝着国际现象级方向发展。
当然,在完全隔离状态下,没有人能有所成。艺人如Jobim,歌手Sylvinha Telles,歌手兼钢琴家Johnny Alf 有一段时间,都曾独自一人致力于创作出诸如波萨诺瓦的声音。接着,在巴西,“波萨诺瓦”这个术语开始应用到音乐当中;葡萄牙语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新事物”。但是Gilberto 所做的真的是一件新事物,而让波萨诺瓦新颖的其中一个关键因素是他吉他的声音。

 

改变琴弦
在二十世纪中叶之前,巴西吉他乐手弹西班牙风格的吉他——大多数是由传承意大利琴技的当地制琴师制作,比如DiGiorgio、Giannini与Del Vecchio——但却使用钢弦,因为钢弦要比羊肠弦便宜很多,羊肠弦需要从欧洲进口。在二战后,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出生于丹麦的制琴师Albert Augustine(在古典吉他乐手Andrés Segovia 的协助下,与DuPont 合作)研发出了尼龙弦。尼龙弦的音
色圆润,与羊肠弦相似,但是对湿度更有抵抗力,不容易走调,或许最重要的原因是,价格更便宜,所以巴西乐手很快就采用了尼龙弦,这其中就有Gilberto。因此,歌曲“Chega de Saudade”听起来令人耳目一新,不仅仅是因为他用DiGiorgio Tarrega 吉他,而且还因为他所用的琴弦。
Gilberto 是当时因为弹尼龙弦原声吉他而出名的几位巴西吉他乐手之一。其中还有Jobim,虽然他更青睐钢琴(尽管他的首选乐器是吉他)。Luiz Bonfá 是一位杰出的独奏乐手,喜欢Giannimi 型号,开始是弹桑巴还有爵士乐,但是后来改成弹波萨诺瓦。他在Marcel Camus 的电影Black Orpheus 的配乐上献声,该电影将古希腊神话转移到当代里约,在1959 年的戛纳电影节上获得金棕榈奖,1960年获得最佳外文影片奥斯卡金像奖。通过该配乐,向全世界的观众介绍了巴西音乐的“最新事物”。Jobim 与Moraes 同样也对电影Black Orpheus 付出了自己的一份努力;他们的“A Felicidade”是电影画面的开篇曲目。波萨诺瓦初期另一位非常出色的吉他乐手是Baden Powell de Aquino,一般人们都知道他名字的前两个单词Baden Powell。他是一位奇才,15 岁时,在桑巴还有爵士乐队里的表现已经很专业了。四年以后(1956 年),Powell 做了一个非常清醒的决定,专注于弹原声吉他,再也不弹电吉他,这个决定他坚持了后半生。同时,Powell 与Moraes 在合作歌曲创作方面也很成功,在1966 年共同推出经典专辑Os Afro-Sambas 。

 

波萨诺瓦走向国际化

 

美国的很多当代爵士音乐家早已经是巴西桑巴的粉丝,在六十年代早期就迷上了波萨诺瓦。他不仅仅喜欢这个旋律,也对很多波萨诺瓦的和弦进行也很热衷,有很多大七度,小七度以及扩展和弦,为即兴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大多数人认为这种和声的复杂性起源于美国爵士,但Jobin 却不这么认为。“这种相同的和声在德彪西的作品中就有了,说九和弦是美国发明的,这非常荒谬”,在1994 年的采访中,他对编曲家Almir Cheidak 这么说。

其与众不同的韵律切分音与反传统戏
剧的冷酷感影响了数代巴西与其他地
方的流行乐发展。

在任何情况下,美国与巴西音乐家之间的赞赏都是相互的。曾经,吉他乐手Charlie Byrd与萨克斯管吹奏者Stan Getz 在1962 年凭借Jazz Samba 摘得公告牌流行专辑的桂冠,该专辑是由Jobim 与Powell 共同创作,还有其他人,没多久波萨诺瓦艺人成了美国爵士乐手队伍的常驻成员。例如,Powell 与笛手Herbie Mann 着手进行了一个项目,而Sylvinha(或者Sylvia,她的名字拼法通常会
英语化)Telles 与吉他乐手Barney Kessel共同录制。一位更具才华的巴西原声吉他乐手Bola Sete,成为钢琴Vince Guarald 著名三人组合的一员。
合作中最知名的是1963 年三月份,Getz、Gilberto 与Jobim(弹钢琴)在纽约的A&R录音棚相聚录制专辑,共有八首波萨诺瓦曲目,其中六首是由Jobim 创作。在1964 年发行,Getz/Gilberto 销售了一百多万张唱片,成为格莱美年度专辑首张获奖的爵士专辑。开场曲目是Jobim 与Moraes 合作的“The Girl from Ipanema”,部分是由Gilberto 当时的妻子Astrud 歌唱的,可以说还是最知名的
波萨诺瓦曲目,不管何种音乐体裁,一直以来都是最受关注的曲目之一。
此时,波萨诺瓦成为了大事情。在钢琴家兼乐队领队Sérgio Mendes 与其他人的推动下,音乐在编曲上打上了浓重的流行色彩。然而,到六十年代末期,巴西对波萨诺瓦发展的反应开始蓬勃高涨起来。由歌手兼歌曲作家Giberto Gil、Caetano Veloso 与Tom Zé以及乐队Os Mutantes 领导的Tropicália运动,华丽而又有内涵,吸取了现代摇滚与传统民谣,同时保留波萨诺瓦节奏与原声尼龙弦吉他作为主要部分。反过来,他们的作品也启发了其他艺人,比如Vinícius Cantuária以及美国歌手兼吉他乐手Arto Lindsay。这些艺人继续创作自己的波萨诺瓦作品。
如今,很多波萨诺瓦的发起人,包括Tom Jobim、Vinícius de Moraes、Johnny Alf、Sylvinha Telles、Luiz Bonfá 以及Baden Powell,已经去世很久了。(八十六岁的Gilberto 还健在,但很少表演了。)然而,近六十年以后,他们创作的音乐还对世界产生影响。2016 年里约奥运会与残奥会上,还展示了波萨诺瓦,不仅包括奥运会开幕式上“TheGirl from Ipanema”的表演还有两个名为维尼休斯和汤姆的吉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