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gwriter on the Loose 自由自在的作曲人。AG295

Bern似乎从未停止创作的脚步,而且不会只局限在某一领域之中。

 

再见民谣摇滚游吟诗人Dan Bern
JEFFREY PEPPER RODGERS撰稿

 

“不要问我今晚会弹什么/ 只需稍等片刻, 自己听一下。”Dan Bern在1997 年的首张同名专辑中稳定地边在上Gibson J-45 扫弦,边这样唱道。“如果你必须把我放入盒中,一定要是一个大盒子/ 还
要有很多窗子,和让我穿梭其间的门。”

 
20 年后又与Bern 重聚,很明显,他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种庞大开阔的空间。早期的专辑奠定了他圈内最活跃最有趣唱作人的地位,就像是弹民谣吉他的脱口秀演员Lenny Bruce,从那时起,Bern 的音乐之路也越来越宽了。迄今为止,Bern 已经发行了26张专辑,包括主题明确的政治歌曲、儿童歌曲、摇篮曲、光明节和棒球歌曲。他还为电影和连续剧写过歌曲,包括Walk Hard,Get
Him to the Greek 以及最近为亚马逊动画片The Stinky and Dirty Show 创作的歌曲。他还出版了两本小说(一本以笔名Cunliffe Merriwether 出版), 另一本则是于近日出版的诗集Reconsidering Nixon 。他还有自己的全天网络直播节目Radio Free Bernsteinn。不止如此,他还是一位高产的画家。就像他的偶像Woody Guthrie 一样,Bern 似乎从未停止创作的脚步,而且不会只局限在某一领域之中。

 
这位不知疲倦的游吟诗人最近发行了专辑Adderal Holiday 。在没有任何宣传,其官网上或社交媒体上也均无任何声明的情况下便开始在现场演出时发售。Bern 表示:“我认为,这是一种朋克风专辑,完全没有时间去猜想,过程更像是:决定、推进、决定、推进。我们就是这样录歌、混音、掌握歌曲的,或者以极快的速度完成,或者完全做不成。”

 
Adderal Holiday 中的一些歌曲有朋克的感觉,像是“Kicked Out”,其中Bern 列举了他曾遭驱逐的所有场所(旅馆、酒吧、电台、音乐节等等),他随后表示:“我并没有被轰出去。”不过,总的来说,Bern 近期的作曲远没有其早期热单“Tiger Woods”那样盛气凌人,其中他还公然夸耀自己的音乐天赋。Bern 将自己态度上的转变部分归结于结婚生子,还有就是过去十年多为电影和电视剧作曲,而不是为自己写歌。

 

Bern 长期生活在洛杉矶,因为受到邀请,和作曲人兼制作人一起为John C.Reilly 在Walk Hard 中的角色Dewey Cox创作歌曲,因而进入好莱坞。Bern 常常被拿来同Bob Dylan 作比较,而他的任务就是创作Dylan 的滑稽模仿歌曲,他还在歌中加入戏谑的歌词,像是歌曲“Royal Jelly”:“邮筒在竞技场崎岖的通道中像路灯一样垂头/ 漂亮的茶壶遮掩住了情绪失控, 哦,是的,你能感受到这一点。”

 
Bern 很爱这个全新的作品。他说:“我把它比作经常唱独角戏的演员,是一种具有自传性质的东西。我觉得,如果你写过很多歌,那么在某些时刻,你会开始在灵感乍现时发现它们是具有延续性的‘啊,我写过这首歌’。不过当你给别人写歌时,就好像是穿着其他人的衣服,都是全新的。就像是重回17 岁,创作自己的第一首歌一样。”

 
为电视和电影创作歌曲还要求你跳脱出自己的艺术范畴。他表示:“我接到剧本,上面就写着‘此处有歌曲’。这是一种不同的创作。你的创作要符合要求。你在一个更大的环境中创作。并非写来自我取乐。

 
近来,Bern 和往常一样,同时忙着多个歌曲创作。他在为The Stinky and Dirty Show第二季创作歌曲,故事继续讲述一辆垃圾车(Stinky)和挖掘机(Dirty) 的历险故事,每集中都会出现Bern 的歌曲。在主持Radio Free Bernsteinn 时, 他将最爱乐手的作品整合到一起,和自己的歌曲一同演奏(在danbern.com 和iOS/Android 系统应用上均可找到)而且他还在研究一种可以将艺术和歌曲融合的现场表演,其中他会展示文化名人的自画像(比如,Albert Einstein,、Vincent Van Gogh、John Lennon 以及John McEnroe),并表演与之相关的歌曲。同时,Bern 还获得了两个作曲方面的殊荣。一个是来自the Who 乐队的Roger Daltrey, 他选中了Bern 的“Marilyn” 和“God Said No” 作为英国音乐产业信托奖的颁奖仪式上17 首最爱歌曲之一,并将Bern 与Buddy Holly、the Beach Boys
和the Sex Pistols 放在并列位置。不久之后,美国作曲家基金会又宣布Bern 赢得了一年一度的Joe Raposo 儿童音乐奖。

 
一个歌词中带有大量成人内容的歌曲作者似乎并非儿童音乐奖的获颁者。不过Bern 顽皮的写歌风格与孩童简直如出一辙。实际上,这种精神使得他的作曲适合任何年龄层。Bern 表示:“把这叫写歌可能都有点夸张,可能会让作曲看似困难。我不觉得Woody Guthrie曾说过‘我写了这首歌’,他说得是,‘我编的这首歌’,这更像是小孩子说的话。”

 
这种脚踏实地的想法也成就了Bern 在作曲露营地和音乐节的教授方法,他十分享受和那些自认为不是作曲人的人合作。他说:“我坚信歌曲中的元素是植根于人类之中的。我们唱得比说得多。我们比其他物种更像鸟儿。当有人说他们‘不会唱歌’或者‘唱歌跑调’或者‘不喜欢唱歌’时,我总会有点心痛。我觉得这很危险。我猜这就是现代文化,身处其中的人们并不喜欢唱歌,不过能够偶尔提醒他们可以唱歌也是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