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N BIGGE。AG295

 

REVEREND PEYTON可以用复古共振吉他、火腿罐头式样的吉他或是雪茄盒式样的吉他,或是任何随手之物奏出优美的蓝调
KENNY BERKOWITZ撰稿

 

12岁那年,印第安纳波利斯人士Josh Peyton 初识三角洲蓝调传奇人物Charlie Patton。“我被震撼到了。”现年36 岁的Peyton 常常被熟悉的人称为“Rev(牧师)”或是“Reverend”。“Charlie Patton 的声音是如此地独特而有力,而且他的吉他奏法,在那种乡村蓝调中几乎一下子弹出两种东西,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怎么可能?我一下子像个疯子似的着了迷:我要学这个,我要学会怎么弹,而且我一定能学会。’”

 
“因为他的曲子充满了生活气息。在这个世界里,有许多是慰藉心灵的,有许多是开启心智的。但还有另外一种曲子,直击你的内心深处,源自最原始的召唤,你很难解释清楚打动你的究竟是什么。这就是Charlie Patton。他是我的守护神,只要谈到美国音乐,他就好比大树之根。”

 
不管是作为独奏表演还是Reverend Peyton的Big Damn Band,Peyton 自此便一直在发掘这一根源。在Big Damn Band 这个乐队中,他的妻子Breezy 负责搓板演奏,Maxwell Senteney 负责手提箱打击乐。把他们组合在一起,不管演奏的时候有没有接音箱,声音效果就好比一支三重奏那么大。但即便Peyton 独自一人演奏,声嘶力竭地吼出最大声,拍打着那把1934 National Trojan,也能释放出巨大的声音力量。

 

在最新的一张多是独奏的Front Porch Sessions (Thirty Tigers) 专辑中,Peyton 翻弹了Blind Willie Johnson、Furry Lewis、Bob 和Miles Pratcher 的福音与蓝调曲子,并混合了四首新曲子和两首纯音乐,节奏很快、大声而且切分音明显。这些曲子毫无安静可言,本就也没打算做成安静的曲子,虽然这些曲子都是在他家前廊演奏的。Peyton 代表着自然之力,一种旧式的呼喊,满是指弹吉他之爱与低沉的乡村蓝调,当他讲话时,语句常常喷薄而出。

 
他已经发行了10 张专辑, 包括Peyton on Patton 以及突破性专辑So Delicious(2015)。“我着手的时候并没有做真正意义上的计划,不知道能不能做成一张专辑,我只是着手去做了。当我定下时间,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天啊,我要好好想想我要做什么’。所以我就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开始不停地写歌。在过音符的时候,我会想‘要是做的话,哪些是我一直想翻弹的曲子?’我开始组合搭配,给自己三天的时间,埋头去做,做成了,而且对自己完成的还挺满意。”

 
“一切发生的太快,来不及多考虑,所以这绝不是想太多的结果。”

 
这张专辑的开篇曲是是一首歌咏曲子“WeDeserve a Happy Ending”, 灵感在录制前一天的凌晨4:30 降临,整个构思特别完善。他说:“创作出这么简单、美妙、朗朗上口且有意思的曲子,我觉得最难了。”整张专辑的收尾也沿袭了这一风格,以一首山地民歌“Cornbread and Butterbeans”歌颂饮酒作乐,这首曲子最开始是Carolina  Sunshine Trio 录制的。中间那些曲子有9首适合办派对的曲子,其中7 首简单易学可以立即哼唱出来,另外两首相当有难度,右手大拇指重击,左手猛然滑奏,是脚尖打拍子的纯音乐。

 
那便是Peyton,热爱自己的工作,给一大群人演奏是他最开心的时候,不论何人、何时何地,再现早期乡村蓝调之声。他通过父亲收藏的专辑,发现了Patton 的音乐,一开始听Johnny Winter,然后及时拐回来听芝加哥蓝调、Chess Records、原声版Muddy Waters、Bukka White 以及初代录音蓝调艺人的作品。

 
Peyton12 岁那年,父亲给他买了把Art Kay State,不久之后,Rev 便开始和弟弟一起在小伙伴的派对上演奏。Peyton 在毕业那晚派对上有过表演,但一切在高中毕业之后的那个早上停止了。

 
Peyton 醒来时备感右手疼痛,连吉他都拿不起。医生告诉他说他再也弹不了,但对一个爱弹琴胜过这世间一切的孩子来说,一个命运与乐手身份交织在一起的孩子来说,真是天大的坏消息是。

 
Peyton 说:“太残酷了,简直压垮了我。甚至还有一个医生说‘孩子,不妨干别的吧’。整整一年半的时间,我迷失了自我,就好像在我会弹琴之前,没有我的位置,我不知道我是谁,或者说我将来要成为什么。接着,在18岁那年,我被告知说再也弹不了琴了。我从未放弃,但是我必须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我开始上学,想要搞清楚我的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后, 我找到Indiana Hand Center 的一个专家,他说‘我知道你手怎么回事。但要想确定病因的唯一方法就是把你的手切开’,我当时说‘那就切吧’。等我们都有空了,他就把我的手切开[ 刮除生长在手掌肌腱附近的瘢痕组织],等我醒来之后,他说‘我说的没错。两周后你就可以弹琴了’。我的确可以弹了。搁置一年半了,我要除除锈。我的右手变得更灵活了,像是装了弹簧一样。”

 
移除了瘢痕组织之后,Peyton 突然可以尝试前所未有的指弹方法。那几个月,他幻想着自己的演奏开始有回报。他在康复期间,认识了Breezy,跟他喜欢同类型的音乐。他们开始一起创作,一起巡演,驱车从印第安纳州到密西西比州一路向南,自那以后的许多年里,他们从未停止过脚步。

 
在巡演路上, 他跟着Robert Belfour( 1940–2015 ) 等人学习; David“Honeyboy” Edwards (1915–2011),Robert Johnson 服下毒酒那晚他陪在身边;“T-Model” Ford (1923–2013),他称之为“ 台下巨人, 个性巨人”, 好心人。Belfour,我记得有次他拿我的音箱去表演。T-Model, 他曾是“ 谈及音乐, 有心要比炫技更重要”的活生生的例子。至于Honeyboy,我什么都可以问他。‘那个调弦是什么?给我讲讲Charlie Patton。给我讲讲Robert Johnson。’

 
‘没有哪个蓝调团体会跳进来拯救蓝调音乐。问题不是那样解决的。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有人做出好音乐,其他人好好倾听欣赏。’
REVEREND PEYTON

 
“我与这些人成了朋友,每当我们在一起演出,我会问他们任何问题。谈不上有什么正式的东西,但我会跟他们呆在一起,看着他们表演,跟他们学习。”

 
近,Peyton 在教课,抓住每一个机会在教室演奏,展示指弹吉他的基础知识,刚开始教的时候会放慢速度,收尾的时候会特别快。娱乐消遣时,他会同时演奏“YankeeDoodle”(用大拇指)和“Dixie”(用余下的手指),如果不尽兴,还会弹奏“Row,Row, Row Your Boat”作为一个轮回,用大拇指拨奏一个旋律,剩下的用其他手指。他演奏时看上去会很容易。

 
Peyton 是一个得意爱炫耀的人,不管是不是在老家篮球赛前演奏滑棒“Star- Spangled Banner”,还是在马拉松赛前演奏7 分钟独奏版“John Henry”,这毕竟是印第安纳乡村,他先后使用了17 中乐器:雪茄盒吉他、口琴、Gibson L-2 原声吉他、班卓琴、1934 National Trojan 木质共振吉他、曼陀林、原声滑棒吉他、口风琴、尤克里里、stylophone、九弦Danelectro 电吉他、斧柄、扬琴、低音提琴、1964 Silvertone 电吉他、罐头盒吉他、还有钢制琴体的1930National Triolian。当歌曲演奏完毕,他看上去实在是太累了。这些演出都有视频可以观看,还有一首时值加倍的在猎枪上演奏的纯音乐,现已被改编为一首三弦滑棒吉他曲。(在一个小节的空隙,他肩扛着枪,对准目标就是一击,然后继续演奏。)

 
像Patton 这样的人,追求的是高于生活的理念,Peyton 既喜欢演奏又喜欢练习。他说:“我就是喜欢,我每天练习。我一直在研究新东西,一直尝试新事物。要是我听到我喜欢的东西,我一定要搞清楚是怎么办到的。或许我不能全记下来,一个音符都不落,但我想保证自己听到什么就能演奏,我从小就是这样的。因为我们要推动音乐向前发展,晓得不?”他补充说:“没有哪个蓝调团体会跳进来拯救蓝调音乐。问题不是那样解决的。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有人做出好音乐,其他人好好倾听欣赏。对,就是这样。这是最简短的回答。通过创作新东西来实现。你的根基植根于过去,但你一直思考的却是将来。”

 

 

REVEREND演奏所用乐器

 
Reverend Peyton 喜欢演奏任何带弦的乐器,不管是绑在火腿罐头盒、斧柄、猎枪还是雪茄盒上。但录音时,他还是更喜欢共振吉他,一把木质1934 National Trojan。他说:“我叫它Brown。问题是,五年前,它的状况开始恶化,以至于我们开始担心琴迟早有一天会完全裂开。我的琴师说‘Rev,我可以一直修这把琴,但是上得胶会越来越多,比木头还多。’”他补充说:“因此,我们联系了National Resophonic Guitar Co.,他们对我的那把Trojan 进行了再造。对他们来说做这个很烦,但是,天啊,他们还是办到了,我现在在家就是弹那把琴。那把琴我常用。吉他很结实,做工也很好,现在他们正在为我做一把更加特别的琴。是把共振吉他,但跟你见过的共振吉他都不一样。做出来应该很奇怪,等我们公之于众的时候,一定会给众人带来大大的惊喜。我不知道何时能完工,但不管何时做出来,那一定是相当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