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 Souls 苍老的灵魂。AG297

 

Kathy Wingert 讲述神奇的成为制琴师之路以及古董乐器对她的影响
ADAM PERLMUTTER 撰稿

 

在去年6 月的一个周日,我忍不住注意到Kathy Wingert 的工作台, 紫色毛巾上有一块奇怪的木制品。那是一把竖琴吉他粗糙而细长的音板,近年来Wingert 和一些现代制琴师不断重新触及到这种具有历史意义的乐器。“大约在2007 年,第一次有顾客请我制作一把竖琴吉他时。我觉得这想法简直疯狂,应该只是一股短暂的风潮而已。但我现在已经制作了好几把,也找到了如何更好地保存这种乐器,至少能够保存到现在。”Wingert 大笑着说。

 
当时我们在她工作室的无菌室里,她一般在这里处理吉他制作过程中,产生木屑最少的步骤。这间工作室隐藏在她位于帕洛斯韦尔德的家中,是个典型的郊区牧场,这里是洛杉矶的一个沿海城镇。在我观察墙上挂着的四个吉他琴颈时,笼子中的一对长尾鹦鹉不停地吱吱喳喳。四个琴颈中的一个碰巧是为一把旧吉他制作的新部件。“一个很好的顾客说他一直对自己吉他的琴颈不满意。当初从我这儿买走的时候,他还不太清楚该如何表达自己的需求。”Wingert 说:“不用担心,把吉他送回来,我会把你想要的琴颈安上去。”

 
Wingert 是当代一名非常出色的制琴师,因制作的钢弦原声吉他音色与结构富有艺术性而为人所知。她每年会制作最多十把钢弦原声吉他。她进入制琴师行业比较晚,之前一直是一名全职母亲。不过Wingert 从小就开始弹吉他了。高中毕业后她本想接受专业的音乐教育,但学校的教学质量却无法满足她的需求。“我大学是在社区学院上的,当时是70 年代,学校不知该如何帮助我和我的钢弦吉他。所以我就开始通过听音乐自己摸索,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多年。”

 
虽然自称对装备并不痴迷,她从20 世纪790年代开始通过本地分类广告购买吉他,稍作修整,自已把玩一段时间再卖掉。在这个阶段她并不会对吉他做脱胎换骨之类大的改动,但总能将吉他调整到比买入时效果更好。“我学习了一些表面处理的技巧以及做一点装配设置。又使用祖父的磨刀石自学了做简单的品丝。找到打品的品丝让它安静下来,这没那么难。”

 

20 世纪90 年代的某一天,Wingert 在公共图书馆,思考着自己该干些什么。视线落在了一本制作吉他的书上,她被吸引住了。在仔细研读了那本教程之后,她又把当地图书馆能找到的相关书籍都看了一遍,很快就积累了一些乐器制作的相关知识。“某天早上我醒来,意识到哪怕现在把所有的书都拿走,我也能自己制造一把吉他。”Wingert 说:“但最后我却只是用我早年的一些吉他来烤棉花糖吃。”Wingert 直到20 世纪90 年代中期才真正踏入修理师与制琴师的门槛。当时她带着自己早年的几把吉他,在加利福尼亚州长滩的World of Strings 里进行了一场表演。店主
Jon Peterson 是当时所有洛杉矶地区重量级低音提琴手首选的修琴师。(这家店在2013年关门歇业,但Peterson 仍然从事修琴工作。)“Jon 在看吉他方面一直给我非常大的帮助。”Wingert 说:“他总是带着我负责修复最旧,以及处理磨损最严重的吉他。我觉得他是有意识挑选,好能让我学到东西。”在我前来拜访期间,Wingert 正在处理一个修琴之外的项目,把一只白色瑞士牧羊犬带回了家。她需要查看狗狗的状况,所以我们就一起走进了充满阳光的客厅,她在这里专心的看奥兰多夜总会枪击事件的新闻报道。隔壁书房的核心部分,是一面墙上挂着Wingert 最近
的三个吉他作品。其中包括一把很酷的钢弦吉他,琴头部分表层下方有金色的铆钉和齿轮形状的纹路装饰。Wingert 解释说:“虽然与我平时的风格不太一样,但真的很有趣。灵感来自于我几年前看到的一些蒸汽朋克家具。”我们又回到了无菌室,Wingert 指出了一个角落里的工作区。里面摆放着必备的工具,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制作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艺术镶嵌。从2003 年开始,她就把这个精细的工作交给了自己的一个女儿,JimmiWingert。“我之前对自己一个人在吉他制作上,需要花费过多的时间感到很失望。要不是Jimmi 帮我,可能坚持不了这么久。”这位
制琴师说道:“她不仅是位出色的艺术家,而且很会与客户沟通,善于理解客户的需求。”“开始时,需要处理已经投入了很多时间进行修复或者制作的吉他,真的是最恐怖的事。”Jimmi Wingert 后来通过邮件告诉我:“虽然我并非一开始就想做一名制琴师,但我很开心被吸引到了这个行业里,能够为别人进行创作。我很享受帮助别人,在他们不需要太多解释时,也能心领神会制造出他们想要的东西。”

 
Wingert 本来没准备把工作室的其他部分展示给我看,这个区域之前是一个两车位的车库,说是太乱不好展示给外人看。

 

但后来她改了主意,让我参观了有很多锯末的工作区。这里有她的各种夹具和电动工具,和她摆放的一摞摞面板木材一样,摆放的非常整齐。与许多吉他制琴师一样,她喜欢用云杉和紫檀木。Wingert 说:“我的很多木料都是来自20 世纪60 年代甚至更早,我要在这里把木料处理得很稳定。”

 
离开时再次经过无菌室,我注意到一个古色古香的琴盒,在Wingert 的高端现代吉他模型中间非常显眼。我问能否看一下里面的琴,Wingert 拿出了一把20 世纪30 年代的Gibson 次中音吉他,解释说如果琴能引起兴趣的话,她也偶尔接一些修复的活。这把次中音吉他的面板木头已经磨穿了,用贴附式护板盖着。Wingert 刚刚用颜色非常相近几乎察觉不到的材料通过嫁接完成了共鸣板的修复。她说:“这些漂亮的古董吉他让我学到了很多,可以应用到我自己的制琴过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