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to Write a Bridge 如何创作乐曲过渡段。AG297

 

通过分析经典案例来掌握衔接技法
JEFFREY PEPPER RODGERS 撰稿

 

收录于披头士乐队Abbey Road 专辑中的经典民谣“Something”经久不衰,George Harrison 创作时使用了忧伤的C调和弦走向。他唱了一段主歌,接着又通过这首曲子的标志性吉他乐句又回到了主歌,然而在进行第二段的时候他并没有回到I 级和弦C上,而是采用令人耳目一新的A 大调。鉴于前几段反复出现的A 小调,这可谓别具一格。之后歌曲完全转了调,变化的鼓点律动与空灵的和声相得益彰(“你问我,我的爱会与日俱增吗…”)。歌声逐渐淡出,器乐开始激昂,使歌曲充满张力。最后一切回到了C 调全部释放开来,用甜美的吉他独奏和一段主歌收尾。在全曲三分之二的位置,仅八小节的过渡段与前面反复的和声乐句形成对比,令人耳目一新。过渡段往往没有主题,并不是重点,但却时常给人一种庄重肃穆的感觉。“Over the Rainbow”(“有一天,我对着星空许愿…”)也好,“Crazy”(“担忧,我为何要让自己担忧…”)和“Yesterday”(“她为何不辞而别”)也好,过渡段都是和声、旋律以及歌词冲击交融之地。

 
对于唱作来说,如何将这些过渡技法糅合进自己的作品是值得思考的问题。歌曲中的过渡段毫无公式可言,但分析一些经典作品会帮助你找到感觉。下面有七组来自流行乐和摇滚乐的例子。

 

1、从I 级和弦开始

大多数歌曲的主歌及副歌都围绕着I 级和弦进行,并在其得到解决。过渡段的创作十分简单,可以从另一调的顺阶和弦入手,完全拖住转为I 级和弦,直到回到主歌或是副歌部分。

 
大调中比较常见的手法是在过渡段使用IV级或V 级和弦, 你也可以尝试ii 级、iii 级甚至是vi 级和弦。在小调中,顺阶和弦包括IV 级和V 级( 大小调均有可能)、bIII级、bVI 级以及bVII 级。( 若想了解更多关于符号系统的信息,可以登录store.AcousticGuitar.com 查看the Acoustic Guitar multimedia guide Songwriting Basics for Guitarists 这篇文章)

 
一个直观的例子是Grateful Dead 的名曲“Friend of the Devil”中的过渡段。它从V 级和弦开始,因为是G 调,所以是D 和弦。如谱例1 所示,过渡段始终游离在V 级和IV级之间,最后回到主歌的I 级和弦上。

 
在Everly Brothers 的“All I Have toDo Is Dream” 中, 这首由Boudleaux Bryant 创作的E 调经典使用IV 级和弦作为其过渡段的展开,即A 和弦。谱例2 展现了歌曲在进入八小节过渡段之前最后一小节主歌走向的技法。

 

2、摆脱调性的束缚

为了让过渡段更引人注目,可以使用非顺阶和弦,即离调和弦。James Taylor 在名曲“Country Road”(“我想我的双脚一定知道…”)中采用了这一策略。如谱例3的第二小节所示,尽管原曲为D 大调,但他使用了Dm7 和弦开头。这种和声上的小改动会对整体风格产生巨大的影响。

 
如谱例4 所示,另一个例子是Simon and Garfunkel 的“America”。虽然是C 调,但其过渡段竟从Bbmaj7 开始,即为离调的bVIImaj7 和弦。(这里我刻意忽略了他在二品使用变调夹将歌曲升至D 调这一事实)

 
离调和弦可以从平行小调或大调中寻找,这样根音虽然一致,但和弦并不相同。如果歌曲是大调,那么你可以用平行小调的i 级、bIII 级、bVI 级以及bVII 级和弦来创作别具一格的过渡段。

 

3、转调

有一种更大胆的做法,即在过渡段转调,但这样会让人感觉主和弦完全不同。下面举一些披头士乐队的经典例子。其中从大调转到vi调及从小调转到bIII 比较常见。如谱例5 所示,在D 调歌曲“We Can Work It Out”中,过渡段转到了关系小调Bm 上,之后又回到了欢快的D 调主歌。

 
另一种常见的转调方式是采用平行小调或大调。在“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这首歌从主歌A 小调转到了过渡段A 大调(“我不知道为何…”)。谱例6由C 和弦过渡到E 和弦。类似地,“Here,There, and Everywhere” 这首歌由主歌G 大调转到了过渡段G 小调(“我想让她无处不在…”)。转调后的中心不是很明显,因为过渡段的第一个和弦不是Gm 而是Bb(bIII 级和弦)。谱例7 是一段简约而不失魅力的四小节过渡段。

 
前文提到的披头士乐队名曲“Something”从C 大调的主歌进入A 大调的过渡段。谱例8 包含Harrison 使用的一系列转调和弦。

 
为了完成转调,你通常需要一个支点,即在两个调之间都存在的和弦。原调的V 级和弦就符合这样的要求,前文提到的披头士乐队名曲(“We Can Work It Out”、“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Here, There,and Everywhere” 与“Something”) 均使用V 级和弦来完成转调。

 

4、改变音域

从旋律角度来看,可以通过改变音域来使过渡段形成鲜明的对比。Paul Simon 的名曲“Still Crazy After All These Years”中的过渡段是我最喜欢的旋律,其音调明显高于主歌。这往往与离调和弦IImaj7 伴随出现,这里即为G 调的Amaj7 和弦。

 
前文提到的歌曲如“Crazy”、“Friend of the Devil”与“Something”中,过渡段的旋律也是高于主歌的。

 

5、乐段的学问

为了使过渡段听起来与众不同,你需要在段落分配上多下工夫,比如尝试用另类的重拍结束主句。“America”的主歌在第一拍开始,但过渡段是从小节的一半开始,中间顿一下很能引起听众的注意。改变节奏和旋律也能起到同样的对比效果,比如“We Can Work It Out”的过渡段旋律明显慢于活泼的主歌,并延长了某个音,这与转调是相辅相成的。

 

6、改变律动

改变过渡段的节奏会很别致。Bill Withers 的名曲“Ain’t No Sunshine” 中,其他乐器淡出的同时,鼓声增加律动感来突出Withers 吟唱出“我知道”(26 次!)。片刻休止之后,乐曲回到主歌律动。

 
在Beach Boys 的经典“Wouldn’t It Be Nice”中,过渡段几乎没有鼓声(“如果我们想的希望的祈祷的…”),只剩白日梦般的歌词和大七和弦的进行。在Don McLean的“Vincent”(“因为他们当时无法爱你…”)中,伴奏在最后一句台词“当内心的希望全部破灭/ 在那个繁星点点的夜晚”戛然而止,将整首歌曲引向高潮。

 

过渡段在乐曲中承担着对比的角色. . . 这样可以让你从不同角度欣赏歌曲的内涵。

 

7、歌词也重要

过渡段在乐曲中承担着对比的角色,故而要与主歌的叙事性歌词或反复的副歌不同。这样可以让你从不同角度欣赏歌曲的内涵。在Grateful Dead 的名曲“Truckin’”中,激昂的过渡段(“有时所有的灯光都照在我身上”)与平淡的主歌“… 这一路多漫长、多奇怪”形成强烈的对比。

 
过渡段有时也是情感的一种宣泄工具,“Still Crazy”中,过渡段爆发出“凌晨四点/ 爬起哈欠连天/ 喧嚣人世,离我远些”的痛苦呐喊,一改主歌的平实反思。Police 乐队的名曲“Every Breath You Take”的过渡段(“从你走后…”)表现了在主歌中压抑的感情,通过bVI 级和弦回到主歌。

 
过渡段的歌词甚至可以与主歌完全相左。在“Something”中,过渡段表达了对恋情的质疑,最后以祝福收尾。

 

到底需不需要过渡段

不是所有歌曲都需要过渡段。有些歌曲结构简单,如今流行歌坛到处都是没有过渡段的歌曲。但是如果你怀疑自己的主副歌链会被一眼望穿,那么过渡段就显得有必要了。这个小段落会让歌曲与众不同,同时紧密扣题,令听众耳目一新,随着歌曲的推进,听众的视角也不断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