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合作。AG297

 

今年6 月,美国吉他联合会(GFA)为一年一度的大会增加了为期一周的吉他峰会,为其附属的青年乐团增加课程,这也向全国的学校明确了一点:古典吉他正在日渐兴盛,尤其是在群体合奏中更是如此。

 

吉他乐队(也称乐团)(16 个及以上乐手)的出现为这种历来只能独奏或最多四人合奏的乐器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聆听方式。

 
吉他手兼吉他教师Matt Denman 从2013年开始担任美国吉他联合会的教育主任,他表示:“吉他教授在全美一直呈爆炸式增长。”他的主要工作就是为有兴趣组建吉他交响乐队的学校提供专业建议。

 
Denman 说:“我们是一帮独行侠,很多时间我们都在独处,而且我们也喜欢独处。不过我们同样渴望和其他志同道合的乐队合作演奏。这也是全国成千上万个音乐学生的现状。”Denman 还表示:全体只演奏吉他“以一种从未有过的方式对表演艺术进行了推广。”这也与身在德州奥斯汀的吉他爱好者金和音乐教育者的想法不谋而合,以及拉斯维加斯的克拉克郡学区和俄克拉何马市,Denman 正是在俄克拉荷马大学教吉他,同时他也是当地塞雷多尼奥·罗梅罗吉他研究院的负责人。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要提出什么样的建议。他组建的26 人俄克拉荷马大学吉他乐团参加了2015 年美国吉他联合会的开幕并表演了一首他的作品。

 
不过,人气飙升最为显著的还要数亚利桑那州,因为该州拥有丰富的拉丁文化且对西班牙古典吉他十分推崇,所以风靡程度已远远超过其他各州。正如一位吉他发烧友打趣道:“有种全年都有吉他音乐节的感觉。”

 

 

吉他天堂

从在校的全吉他乐团到吉他社团和著名的学院及大学吉他项目,全都会进行公演。亚利桑那州就是一个适合音乐表演的地方。甚至还组建了一个州立吉他乐团,并贴切地取名为亚利桑那州吉他乐团,现已组建4 年。

 

乐队成员都是技艺纯熟的业余乐手,有些成员是年长或退休的,不过基本上还是年轻乐手与乐团四大创始人联系紧密,他们分别是:位于弗拉格斯塔夫的大峡谷吉他社团;与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波士顿研究项目有合作关系的图森吉他社团;凤凰城附近的格兰岱尔社区大学;以及位于坦佩的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每个创始人挑选8 个乐手,组成这一演出季的32 人乐团。

 

乐团的表演季很短暂,只有3 天,在这期间该乐团在弗拉格斯塔夫、坦佩和图森进行了巡演。今年参加该表演项目的还有曾荣获格莱美奖的洛杉矶吉他四重奏(LAGQ),他们还与亚利桑那州吉他乐团合奏了委托前LAGQ成员兼作曲人Andrew York 创作的“By Chants”,同时这也是该首乐曲的世界首演。受到York 对大峡谷的探访,以及居于峡谷深处的哈瓦苏原住民具有百年历史的赌博舞赋予的灵感,所以乐曲的名字“By Chants”也取自同音“by chance”的赌博之意。

 

乐队指挥Charles“Chuck” Hulihan 表示:“我们想,为什么不呢,亚利桑那实在太小了,我们自然会相遇然后合作。我们也把这看做是亚利桑那吉他文化的交流合作。”直到1999 年,Hulihan 一直是格兰岱尔社区大学获奖吉他项目的负责人,同时也负责美国吉他联合会青年吉他乐团。

 
从Hulihan 的角度来看,在中学里,吉他正在经历一场“复兴”,而对吉他和团队表演的热情也一点点地蔓延到了大学。Hulihan 表、示:“我真的相信在10 到20 年之内,这种‘蔓延’会让吉他社团变为主流。”而且,年轻的乐手发现:“与其他乐手合作演奏更有趣。”

 

让位吧,橄榄球

 
凤凰城玛丽韦尔高中对组建吉他乐团的热情正不断沸腾。尽管位于凤凰城中最为贫穷且犯罪率最高的地区,不过该校还是因其高级巡演吉他乐团而驰名海外,备受推崇。

 
该乐团作为首个中学吉他乐团在2008 年的国家音乐教育协会(NAfME)举办的会议上进行了表演,而且玛丽韦尔乐团还同维也纳童声合唱团在奥地利的维也纳举办了音乐会,在罗马的万神殿也有过演出。成员们还加入了亚利桑那州吉他乐团;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26 名成员中有12 名都是高二到高四的女生,而女生直到近期只是吉他圈的少数派。

 

 

巡演乐队只是玛丽韦尔演奏吉他学生的一部分: 现在已有250 个学生进入了James Yancey 所发起项目的初级和中级班。

 
Yancey 的努力及结果都让人印象深刻,再加上募捐和赞助,所以这一地区终于也有了资金,购买了300 把不错的吉他。其中大部分都是使用尼龙弦的古典吉他。不过Yancey 还有60 把钢弦吉他,6 把贝司和3 把高音吉他以及3 把西班牙低音吉他。其中高音和低音吉他对任何的吉他乐队或大型乐团来说都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乐器,因为它们可以为全吉他表演锦上添花。

 
Yancey 骄傲地解释说:“玛丽韦尔巡演吉他乐团就相当于橄榄球代表队,他们是校园里的闪耀之星。”

 
Yancey 还表示:“数据统计显示,美国各校项目中的乐队、乐团和合唱团数量都在减少。”他从1999 年就发起了这一吉他项目,98 年他建立了该校的合唱项目。

 
Yancey 教授吉他和合唱的方法类似:歌唱。“我会为学生唱很多歌曲,我也要求他们也能让吉他歌唱。一个一个音符地弹不叫音乐.. 音乐来自于灵魂深处。”

 
Yancey 说,18 岁的Diana Carreon 是一名高四学生,同时也是乐队指挥。“她真的可以帮助学生们明白如何演奏乐句,最重要的是创造出优质的音乐。我很喜欢我们作为团队的默契合作,而且所有人都有共同的目标,就是演奏动听的音乐,并传达给其他人。”

 

 

开放包容

 

图森吉他社团的图森吉他乐团(TGO)教育主任及指挥José Luis Puerta 对全吉他乐团再熟悉不过了。他在波多黎各长大,青年时期参加了Escuela Libre de Musica,在那里所有人都必须加入大型乐团。

 
Puerta 表示,大型乐团和全交响乐团会赋予学生一种“归属感”,他最近刚拿到了亚利桑那州大学波士顿吉他研究项目的吉他表演及民族音乐学的博士学位。而像图森吉他社团这样全年演出的乐团,成员既有高中生也有大学生,赋予处在不同水平的学生加入进来的机会。Puerta 是图森吉他乐团的成员,4 年前他开始做指挥和艺术总监,他表示:“即使你不是乐队里面最厉害,你在乐团当中同样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吉他乐团还赋予年轻的乐手成就感。Puerta表示:“他们开始时总会说学习时的那套话,‘这也太难了,我肯定做不来。’之后他们就会逐渐看到进步。”

 
作为教师及演奏家,指挥的身份让Puerta 更加了解音乐演奏。他还略带调侃地说:“对指挥来说,乐团就像一件乐器:想让30 把乐器听起来整齐划一比看起来要困难。”

 
对吉他手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指挥的存在,更不用说要听从他们的指挥。乐手的准则是低头看手,而非抬头看人。

 
Puerta 还表示:“乐手和指挥之间会有很多拉锯战,很多交涉,所以很难去教他们什么。最终还是要相互信任。”

 
他表示,表演就是“相信自己,享受乐趣。我告诉(乐手)不要担心。如果他们的指法和乐句方面很扎实,那整体效果一定会很好。”

 

传递希望

 

4 月2 号,亚利桑那州吉他乐团表演了这一季最一场,其中指法和乐句配合十分完美,具有异国风情的“By Chants”所带来的困难也迎刃而解,从而圆满完成了与洛杉矶吉他四重奏合作的最后一曲。

 
来自洛杉矶吉他四重奏的William Kanengiser 在York 带有亚利桑那风格的乐曲中扮演了萨满的角色。他表示:“演奏根据风景而创作的乐曲是很酷的一件事。”他对亚利桑那州吉他乐团和弗拉格斯塔夫大峡谷吉他社团执行董事Craig Yarbrough 都十分熟悉。

 
4 年前,由于洛杉矶吉他四重奏对日本作曲家Shingo Fujii 为Kanengiser 创作的Concierto de Los Angeles 的喜爱,两人也想过表演这首曲目,独奏或吉他乐团演奏皆可。

 
Kanengiser 表示:“我们当时都说,‘我们合作演奏这首乐曲,然后用它来做巡演’”,而他们也确实这么做了。2014 年,他们与国家吉他社团合作开始了合作。

 
于是亚利桑那州吉他乐团应运而生,而这也是Kanengiser 第一次与全吉他乐团合作。他表示:“我们一起排练、一起巡演、一起出去玩。乐团成员之间感情很好。”

 
Kanengiser 从这种合作经历中得出结论,吉他乐团是“人类奋斗的象征”。他说,从本质上来说,他们传达了“老乐手将传统传给年轻一代所传递出的希望,并不是通过YouTube,而是通过共同的经历进行传授。这种交流对年轻乐手是相当有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