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 Indifference 冷酷到底.AG296

Joan Shelley 用几个简单的和弦构建出一个声音的世界
ADAM PERLMUTTER 撰稿

 

肯塔基州民谣唱作人Joan Shelley 凭借她那标志性质朴的曲风打造出多彩斑斓的声音世界。这一点在其最新的一首曲子“Wild Indifference”当中表现得淋漓极致,在这首歌曲当中,她那轻柔的扫弦节奏型与Nathan Salsburg 的原声、James Elkington 的电声元素完美地交织在一起。

 

Shelley 在创作这首曲子的时候用的是大提琴班卓( 调弦为C G F C F G), 之后用National Style O共振吉他演奏时做了改编,变调夹夹三品,开放D 调弦。要想调成这种调弦,一弦和六弦降全音,降到D;二弦降全音,降到A;三弦降半音,降到F#。夹上变调夹,听起来就是F 大调,相对于变调夹而言,要比指弹高出一个小三度。

 

这首曲子充分利用了低音空弦,当低音改变时,呈现出不同的效果。例如,前五弦弹空弦时形成D/A(听起来像F/C)和弦,但当你加入食指按二品B 音(实际为五品D 音)时,奏出来的是Bm7(Dm7 和弦)。

 

乐谱第一行为这段节选所采用的基本手型,始于前奏、主歌和结尾的主要部分。注意,低音D(F)常常加在D 和弦上,低音G(Bb)常常压在Bm7(Dm7) 之下演奏, 形成Gmaj9(Bbmaj9)和弦。

 

不管你演奏的时候用的是手指还是拨片,记得采用变化扫弦的手法;对单个低音稍加强调,如此便可以在扫弦中凸显出来。确保空弦音贯穿始终。

 

 

Salsburg 对于主音有着良好的表现力,这一点在间奏中有所体现。他录音的时候用的是一把四十年代末的Martin D-28,在主要扫弦节奏型的烘托下,主音表现清晰可辨。留心第二小节结尾处的转换部分,从第四把位换到第二把位。至于过门的前两小节,有着细微的质感对比,吉他琴声仿佛交汇在一起,之后又回到田园牧歌般的空弦扫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