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坛新秀JOAN SHELLEY。AG296

 

 

 

Joan Shelley 的音乐中蕴含某种清晰与冷静,在这个乖戾的时代显得尤为可人。她那水晶般的声线,稍加颤音,轻柔掠过吉他指弹,奏出的旋律和意象仿佛从传统民谣中跃然而出,但实际都是她的原创。她在新专辑Joan Shelley 的开篇曲中唱到:“好好休息吧宝贝,现在就躺下/ 放下手,闭上嘴。倘若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那我们就一起回家吧。”
虽然Joan Shelley 是张Wilco 的Jeff Tweedy 发行的一张同名专辑,但并不是Shelley 发行的首张专辑,而是继2012 年以来发行的第四张独奏专辑。她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与当地的音乐社团联系颇为紧密,长期的合作伙伴有Cheyenne Mize与Julia Purcell, 他们三人组建成了怀旧Maiden Radio 乐队;还结识了唱作人Will Oldham (Bonnie Prince Billy) 与Joe Manning;吉他手Nathan Salsburg 是他近来录音和现场表演的主要伴奏人员。

 

在其突破性专辑Over and Even (2015) ,还有Joan Shelley 中,Salsburg 的吉他部分与Shelley 的琴音无缝连接,所融合出的效果就好像是四手联奏一把琴的效果。他们之所以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是因为他们都喜欢不列颠群岛民谣,具体而言,Shelley 尤为喜欢Vashti Bunyan 与Sandy Denny 等人,而Salsburg 则喜欢吉他手Dick Gaughan与Nic Jones 等人(参见AcousticGuitar.com 上的侧边栏文章:“Shelley’s Right-Hand Guitar Man(《Shelley 的得力吉他助手》)”)。在纽约州锡拉丘兹的一场冬季音乐会过后,我见到了Shelley,一起聊聊她是如何发现自己的嗓音特质走上唱作人之路的。她的开场秀是一首无伴奏的传统曲目“Darling Don’t You Know That’s Wrong”,仿佛能从中多少听出点从艺的玄机,这首曲子是她在肯塔基东部的群山中学习提琴的时候学会的。

 

回顾一下,你年少时听到的某种特别音乐是否在你今日的音乐风格中有所体现?

 

肯定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我想这一成就我今日的要素一定是有渊源的。但是我分不清派别,我想可能是因为小时候我听歌从来不关心演奏者是谁。我一直都能听到一些很别致的音乐技巧。我喜欢的歌我就去学,从来不去追星。

 

是不是混入了一些不一样的民谣?

 

以前和我妈一起的时候,是比较多样。当时我并没有注意,因为我离开了我妈,想要做自己的音乐,喜欢Ace of Base 之类的风格。但她的确弹了很多Van Morrison 还有爱尔兰民谣,所以深深地烙印在我年少的脑海里。假如你问我哪种音乐是让我感到最温馨的,像是圣诞节,我的答案永远都是Van Morrison & the Chieftains 的专辑[Irish Heartbeat]。就好像是回家的感觉。我解释
不清,但是给我的感受很强烈。

 

你在接触阿巴拉契亚山地音乐时有什么特别之处?

 

 

当时正在回肯塔基州的路上[ 在佐治亚州住过一段之后]。因为听了[ 肯塔基班卓传奇]Roscoe Holcomb 的曲子, 我开始想要学班卓。之后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另外两名女士,Cheyenne Mize 与Julia Purcell,然后我们就成立三重奏乐队[Maiden Radio]。我们一起学了很多当地的传统民俗。在我接触了班卓音乐之后,我就决定走民歌风。我听了Dillard Chandler、
Sheila Kay Adams, 许多民歌都超经典的。这些曲子往往与Sandy Denny、Anne Briggs 与June Tabor 联系在一起。曲风朴实、萦绕于心,是永恒的经典。

 

你能听出阿巴拉契亚与不列颠群岛音乐之间的共通之处吗?

 

当然,同样的歌曲,不同的歌词,由呼喊演变而来。恰恰是与世隔绝造就了这样与众不同的音乐和区域特色,才使得这种音乐是如此的美妙与动人。

 

你创作起步很早,对吧?
我不是很擅长表达,所以我早早地开始了创作,试图在音乐世界占有一席之地。我只是写些旋律和歌词,不管出于何种原因,我都没觉得很别扭。我甚至在高中才艺表演的时候把这些创作演奏了出来[ 只有清唱],当时大家的反应是“你能这样做真的是相当勇敢!”但那也只是唯一我能做的。无伴奏版的流行歌曲,其实我当时创作的都是源于自己从广播听到的一种体会。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的吉他?
我高一的时候,我妈有一把吉他,放在阁楼上,和弦表就挂在墙上。我坐在那里,尽力去学,就在我搞清楚C、G 和D 的第一天我立刻创作出一首歌。只不过是创作的一种方式罢了,另一种途径。在我与Nathan [Salsburg] 合作之前,我并没有认真去提高自己的琴技。他弹吉他会传递出一种感染力。我会学习他的吉他调弦,并去摸索自己的调弦。所以吉他成了我的表演利器。

 

你一开始都是唱出来的,因为感觉旋律就是你曲子的中心,这样是讲得通的。我猜你先开始创作的也是旋律。对吗?
对,至少到现在一直都是。编曲紧跟旋律,歌词自然而言融入旋律中。
你吉他的处理部分调子也很优美,特别是这张新专辑里的。是因为你选的是人声旋律然后改编成吉他的吗?
最近,我一直想把我脑海里想的演奏出来,不是一开始就唱出来,而是找到引人入胜的吉他旋律。然后我再在旋律的基础上唱出歌词。我需要一种创作的新方式,因为我所有的其他方法都被无心地讲出来了。你懂的,一定要有些绝招。

 

你的新歌是否采用了大量的变化调弦?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你的那把National 听着像是用的开放D 调弦。

 

开放D 调弦,或者准确说是开放Db 调弦,我把所有的都降半音,因为我想给提琴手捣乱[ 大笑]。唱歌的时候我就喜欢降半音,所以弹琴也是。Nathan 实际上也降半音,但出于不同的角度考虑。他喜欢降调和夹变调夹的感觉。所以继Over and Even 之后最新这一大批曲子,每一个我都有一个相当古怪的调弦[ 参见侧边栏“Shelley’s Tunings”]。准备进录音棚是疯狂的,因为我要重新学习。我要听听样带,然后自问“我用什么调弦呢?”整个过程很是违反常理。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带上这些歌巡演上路,因为我不知道我能否坐在那儿,一边讲足够多的笑话,一边时不时调弦。我可能会做些改编吧,或者干脆带六把琴上路。

 

你是何时开始演奏共振吉他的?

 

这把National 是新入手的,在录制新专辑的时候动了用共振吉他的念头。当时用的是我买的一把大提琴班卓,但是我们没办法用它弹出想要的效果。我说:“ 听起来有点闷,对吧?”Jeff
[Tweedy] 从墙上拿下一把National 交到我手里说:“试试这个” — 效果棒极了。最令人称奇的是当你静静弹奏时,泛音一下子都出来了。National 吉他是一款理想好琴。

 

Over and Even 中许多歌曲都是你在希腊的时候写下的,试着一天完成一首歌。当时写歌的感受如何?

 

我听过一句很辛辣的俏皮话“业余选手才有所谓的灵感”。我想应该是Leonard Cohen说的,但他其实引用的应该是一名画家的话[Chuck Close]。这句话多少颠覆了我的思维,他说的对,你洗盘子的时候不会等着灵感降临吧。所以我在Robert Lewis 的帮助下尽力去尝试,Robert 在Vashti Bunyan 创作Just Another Diamond Day 时曾与其合作写歌。他打过一个很巧妙的比方:有一连
串的歌曲就在门外,你只需开门迎接就行了。我脑子里想的是“噢,所以我每天都要打开那扇门。要是迎接了一首不好的创作,至少已经迎接过了,兴许下一个到访的更好呢。”

 

所以当时脑海里闯入的就是这样一个想法,然后我就改变了旅行计划,当时的想法是“我该在哪儿呢,这里我谁都不认识,而且希腊的三月很冷,没办法游泳。什么事也干不了,那就索性待在屋子里吧,一直写歌,直到完成创作。然后就该出去走走了。”

 

Jeff Tweedy 为新专辑带来的与你此前所做有何不同?

 

嗯,我觉得我做的那些一切都与框架有关,如果用小虚点表示,就是五乘五的框架,如果是十乘十,效果会很不一样。我觉得他帮我们搞清楚何时停止,而且他只选择强调那些他确定的东西。我们会尝试一些东西,他会说:“我觉得我的工作就是不要把东西搞乱。”他存的一些曲子很小,我觉得不大会被理解,因为我并不了解Jeff。我会觉得“好吧,制作人,听起来是有点吓人”。但其实他这样是在守护这些曲子。

 

你填的词常让人联想起传统歌曲,感觉歌词就像是被提炼出了精华。你是刻意为之吗?

 

要说刻意,与其说刻意让自己的音乐听起来像别的东西,倒不如说我尽量让自己不要畏首畏尾。我现在对歌词很挑剔,我自己也没有办法。我有很多观点。我所努力的就是尽量掌握好分寸。我觉得我认为那些词写得不好的都太过抽象概念。我是说我也喜欢一些乡村音乐中那些妙语连珠的字谜,但是我在尝试一种新的表达方式,这种表达方式此前肯定出现过,只不过现在被当成了陈词滥调。

 

Jeff Tweedy 曾告诉我说作为一名词人,他并不喜欢表现出什么理性的内涵,他的主要目的是在听众脑海中营造出一种画面。你是否也有同感?
有关钓鱼的那个类比已经用过了。你只不过是在对的时间到达那个境界,自己的脑子刚好调整好状态去捕捉新的意象,新的歌词表达方式。我觉得他说的是这么一个意思。要是你刻意去硬套你的形式,你是会把那些鱼吓跑的。你什么也得不到。无论结果如何保持开放的思维,或许毫无意义,但这部分很重要。

 

 

JOAN SHELLEY所用乐器
Joan Shelley 巡演所用吉他为一把Collings OM2H, 加装有K&K Pure Mini 和一个L.R. Baggs Para DI;一把2006 National Style 0;和一把Gold Tone OT-6 六弦大提琴班卓。至于钢弦吉他,她用的是Martin 中张力铜弦,班卓用的是D’Addario 中张力镍制琴弦。变调夹为Kyser,她用手指弹奏。当给Shelley 伴奏的时候,Nathan Salsburg 用的是一把Bourgeois JOM-V 指弹,这把琴在Nathan 到手之前就已安装了拾音器,但不知道是什么牌子,还加装了L.R. Baggs Venue DI; 还有一把Bourgeois OM; 一把’73 Gibson ES-335,接的是一台reissue Fender Princeton 音箱。他用的是D’Addario 磷铜中张力琴弦和Kyser 变调夹。

 

SHELLEY 所用调弦
以下调弦取自专辑Over and Even 与Joan Shelley。实际音高要比所写低半音。D A D F# B E: “Lure and Line”、“Brighter Than the Blues”D A D F # A D : “ W e ’ d B e Home”、“Pull Me Up One More Time”、“If the Storms Never Came” ( 变调夹夹四品,调弦降半音)、“The Push and Pull” ( 变调夹夹五品,调弦降半音) E A C# F# C# E: “Go Wild” ( 变调夹夹二品,调弦降半音)
E A D F# B E: “Even Thou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