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Jerry Douglas 最新作品 ——向冬不拉先锋致敬 AG267

Jerry Douglas 最新作品——向冬不拉先锋致敬

Josh Graves , 人称Burkett Howard“Uncle Josh”,其墓地位于田纳西,墓碑上称其为“传奇冬不拉演奏家”,他“创造了蓝草和美国音乐的一部分历史。他度过人生的方式,为所有追随其指步的人提供了路标指引。”

 

姑且把争议性的话放在一边,墓碑上的墓志铭赞美了这位音乐家,他的影响力会一直回响在蓝草音乐群体之间。或许再没有第二个人像Jerry Douglas 这般虔诚得追随“UncleJosh”的指步,Douglas 是目前世界上首席冬不拉演奏家。为了向自己的第一个音乐偶像致敬,Douglas 召集了一个蓝草音乐超级团体,命名为Earls of Leicester( 莱斯特的雄鹰), 同时,乐队的名字也是向Earl(Earl Scr-yggs,美国乐手,雾山男孩成员)和Lester(LesterFlatt,美国蓝草音乐吉他手、曼陀铃演奏家,雾山男孩乐队成员)致敬,毫无疑问我们能感受到这些作品背后真正的鼓舞。

 

作为Flatt& Scruggs ’ Foggy Mountain Boys(雾山男孩)乐队的一员,Uncle Josh 将布鲁斯风情的冬不拉作为蓝草音乐乐器,冬不拉既可以热情似火,也可以温柔似水。Scrugs 曾经教授Josh 其独家三指斑鸠演奏法,并且帮助他改进这种技巧以便于更适合弹奏冬不拉。结果,这种演奏法所弹奏出的声音,令人振奋,而又强壮有力,观众们为之着迷,并且该乐队在早当时其他蓝草音乐演出中脱颖而出。

 

谈及Josh,Douglas 说道:“自始至终,他所演奏的风格就是蓝草。如果单独听他的独奏,你肯定先想不到他弹得是蓝草。”

 

Flatt_Scruggs_Graves

 

朴实无华的英雄

 

1963 年,Douglas 迷上冬不拉,那一年他才7 岁。他在俄亥俄州扬斯敦市的香博礼堂第一次观看了雾山男孩的演出,这场演出是Opry特色演出的一部分。其他表演者还有Roy Acuff(美国著名乡村音乐歌手、提琴手、乡村音乐推动者,有乡村音乐之王的美誉)和Ray Price(美国著名乡村音乐歌手、音乐人、吉他手)。

 

Douglas 说:“我以前听过雾山男孩的录音,但是直接看到他们在我面前演出,看得见乐器……直到那晚,我亲眼看见他们演出,将视觉与音乐融为一体。哇,那就像是我看到了平生所见的最酷的东西。Josh Graves 的演奏在我脑海中根深蒂固,我需要更加了解这个,然后学会演奏冬不拉。”

 

那时,Douglas 还没有冬不拉,但这阻止不了他。“我和我爸爸说,把我的Silvertone吉他上的琴弦抬高。但这吉他承受不住拉力,几个月后变形了。然后我们截了一段牙刷,将它加工做成琴枕,将琴弦抬高,而且用一段铜管作为滑棒。”

 

Douglas13 岁时, 终于在一次节日露营中有机会和他的英雄见面。当时他已经会弹很多Josh Graves 的独奏, 并且可以在JoshGraves 面前表演。Graves 很喜欢这个小男孩的表演,但只是表扬和鼓励了他。

 

“我从一颗大树后面出来,当时我很害羞,然后我为他弹了一首曲子。”Douglas 回忆到。“然后他把自己的冬不拉拿出来,给了我。我当时觉得我手里拿着的就是‘圣杯’。然后我弹他的冬不拉,他弹我的破吉他,我们弹了好几首曲子。然后他对我说:‘孩子,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后来我去了纳什维尔,再一次见到他时,他还记得我。”

 

能与Uncle Josh 一样演奏冬不拉的关键,在于对三指演奏技巧的掌握。Josh 通过这个技巧所演奏出的声音,其他冬不拉他演奏家望尘莫及。

 

“没有人能够像Josh 一样善用这种演奏方法。通常人们可以用这种技巧演奏几秒,但是时间并不长。Jo-sh 的力道恰到好处,而且全曲都用种技巧,贯穿起所有的音符,不会半途而废。他用自己的方式,从一个和弦弹到另一个和弦,并把他的演奏方式和演奏风格贯穿于和弦转换中,无缝接起,没有停顿,也不会滑到下一个和弦。没人能及的上他。”Douglas 说道。

 

“当我领悟出如何从一个和弦无缝接起另一个和弦时,也就是这些优雅的音符在引导你转换,这对我的影响非常大。”Douglas 说道。

 

相互关联

 

在Graves 生命的最后,Douglas 是他最好的朋友。(“ 我所了解的他, 和其他人一样,“Douglas 说道。) 然而, 在Flatt&Scurggs 的鼓舞下,有了成立乐队的想法,但直到Douglas 被邀请与小提琴手JohnnyWarren,班卓琴演奏手Charlie Cushman 共同演出录制专辑时,这个想法才实现。JohnnyWarren 是雾山男孩中坚分子Paul Warr-en 的儿子。

 

Douglas 注意到Cushman 与小Warren“就像是Earl and Paul”, 所以,当三个人聚在一起时,Douglas 就扮演Graves的角色,然后,Earls of Leicester 核心队员形成了。

 

“我一直想成立一个乐队,可以真正找到音乐的本质,现在,已经快了,”Douglas 说道。

 

“Earl 演奏时,像是湿路打滑,感觉就像是在冰上开车。这只是一种感觉——在音乐当中,并不常见。”

 

Douglas 强调过这个问题。

 

Earls

 

‘我们不是试图成为他们,我们是试图引导他们’

 

“如果我们打算做这个,”他跟他的同伴说道,“那么是时候该做了,因为它正在蓝草音乐领域消失。人们认为他们知道这些歌曲,但是却不会弹,他们所弹的方式也不一样。”

 

Douglas 将贝司手Barry Bales, 歌手兼吉他手Shawn Camp,和歌手兼曼陀林演奏家Tim O’Brien 加入到乐队当中,孤注一掷。

 

“在我家中的工作室,我召开了一个小会”,他说,“我们聚集在一起,然后演奏,天哪,我感到一阵凉意,这几乎接近于那种感觉了。”

 

在那什维尔车站酒店旅馆,他们让这个刚组建不久的乐队小试牛刀;年末时,他们又在莱曼大礼堂演出。很快推出,为Roun-der 推出首张专辑。

 

莱斯特雄鹰(Earls Of Leicester)所有的乐手都演奏复古乐器,包括Douglas。他尝试用过现代混合风格的共鸣器,但是声音不太合适,所以,又开始使用他起初那把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的Regal Mo-del 37冬不拉来完成构想,捕捉难以捉摸的Flatt & Scruggs 声音。

 

“我们不是试图成为他们,我们是试图引导他们,并且将他们所做的再次引入到音乐之中。”Douglas 说。“我想在这儿能为人们做的就是开始运用这些理念,一切都相互关联,最基本得就是相互倾听,以一个乐队的形式运转整件事,而不是做改装的音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