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乐手圈】Union Station 成员Ron Block 带你玩转炫酷技巧 AG292

 

Ron Block 作为Alison Krauss and Union Station 乐队的班卓琴乐手而广为人知。但Block 也一直专注于提高其蓝草吉他的演奏技能。在最近的一次英国之旅中,他有时间谈论一些对于他自己有重要影响的事件(Lester Flatt 主持的一个电视节目),比如在他父亲的音乐用品店买了生平的第一把吉他(一把1969 Martin D-18)、所用调弦,还有开始学习弹奏蓝草乐的最佳方式。

 

你目前主要弹奏哪款吉他?
这取决于我是否飞去参加演出。我最近一直在弹Rick Hayes 吉他,他真的是一位极棒的制琴师。我有一把1938 Martin D-28Herringbone, 一把1937 Herringbone和一把1938 Martin D-18, 这些是我主要用来录音的吉他。我还有一把1946Martin 00-18, 我用它来演奏的“Paper Airplane” 这首歌。它拥有小型琴体及超干净音质。

 

对于独奏和伴奏你喜欢变化调弦还是维持一种调弦风格?
在过去的几年间我一直在尽力确定我的调弦。我尽可能将其保持在开放G 和变化开放G 调弦。降D 调弦、双降D 调弦及相关D 调弦。还有R.L. Castleman[Union Station 作曲家]用在像“ Forget About It”和“Restless”这种歌曲里的调弦,我已经用过他所用过的调弦。现在我正在尝试着不去记录那些调弦,因为每一种调弦都有着独一无二的声音,如果你过于频繁地使用他们,声音便开始趋同。然而,没错,我正在试图规整我的调弦,我尽量使用没有巨大差异的调弦,这样当我外出做单奏表演时,我不需要一路带着三把吉他,或者总是在台上重新调弦。我希望能仅仅考虑每一首歌都需要些什么,并且能尽量完善它,但是现在我不得不考虑现场独奏表演及其所涉及的可实践性。你不能总在调弦和重新调弦,这真地会给现场演出的氛围和动力大打折扣。

 

让我们谈谈你的推弦经验
我对推弦的入门和影响跟两个人有关,他们都叫Larry。第一个是Larry Sparks,他同Stanley Brothers 一起演奏,也有自己的独奏事业和自己的乐队。他是一个老派蓝草乐手,他在自己的吉他弹奏中添加了许多蓝调手法。他过去常常做一些带有自己弹奏风格的推弦。另一个人是Larry Carlton。他做了一个教学视频,在视频中他谈到推弦,他说将B 弦从第六品区推至第八品区时要检查一下音高,你需要推弦然后检查第八品区的音高。我的弹奏有一点点不同的之处是直接推至该音区,如此能发出同Carlton 特有的纯粹与激情的音调相同的声音。Carlton 的推弦之美在于其推弦的和谐性。我在原声吉他上,用无名指来推弦,然后用中指辅助推起那根琴弦。我确实主张使用一根额外的手指帮助推弦或为推弦作一个铺垫。

 

你喜欢拨片弹奏,还是更偏爱手指同琴弦直接接触?
当我弹奏班卓琴时,我总是使用手指和拇指指套,因为那是蓝草班卓琴的声音。就原声吉他而言,我在用拨片还是手指弹奏间犹豫不决,我同Union Station 一起,在“The Lucky One” 这首歌中使用了拨片弹奏,因为那是我想要的声音,找对声音才是最重要的。我通常使用一个拇指拨片,然后再用我的手指弹奏,这种组合最适合我。

 

是班卓琴弹奏启发你的吉他弹奏,还是恰恰相反?
是的,的确如此。一开始,我感觉他们是完全独立的两种乐器。我会听像J.D. Crowe 或Larry Sparks 乐手的班卓琴弹奏,然后我会学习Stanley Brothers 乐队的吉他手,如George Shuffler。

 

Tony Rice 是另一个我非常喜欢的蓝草吉他手,我爱他弹奏时运用的切分节奏。

 

你认为应用于蓝草吉他弹奏而未必适用于其他原声吉他风格的特殊技巧是什么?
那么,当然,这全部取决于你真正想弹奏什么。蓝草音乐全是即兴创作,但也有一大批曲子为蓝草乐手所常用,正如许多不同音乐风格有着自己的常见曲目一样。布鲁斯乐手有专门的布鲁斯曲子,爵士乐手也一样,这些都是人们熟悉标准曲目,是大家聚在一起可以一起演奏的。就实际性的技巧而言,右手的动作幅度切记不宜过大,这一点很重要。当你快速拨弦时,手部晃动幅度不能过大,要非常小,这也是蓝草吉他弹奏技巧重要的一部分。

 

弹奏技术能力有多重要?
我认为如果你想演奏蓝草音乐,作为一个原声吉他手你确实需要尽可能地提高你的弹奏技能。很有意思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发现那些已经拥有较高技术能力的乐手会被认为是“有天赋”,而那些技术能力有待提高的乐手被认为“无天赋”。我对这一点的看法略有不同:我的看法是,被认为有天赋的人是那些能看透事物本质并了解其变化规律的人。被认为天资不足的人可能没有看透自己所为,或者没有花时间来看透一切。

 

你在演奏技术方面仍有需继续攻克的部分吗?
当然,绝对有!我一直在寻求发展提高,我认为你永远不可能说作为一个音乐人,你已经具备了你所需要的一切技能。当我看到一个人演奏得很棒,我会留心看看他们运用了哪个我还没学到的技巧,并且开始考虑如何将它学到手。我会一直问问题,如果这个音乐人比我年轻也没关系,因为这不重要。我仅仅通过看Sierra Hull[22 岁] 弹奏,就跟她学习了些技巧。我想我需要试验一些她用右手弹奏的技巧。我完全赞成与音乐人对话,我不会径直走到我不认识的人跟前要求他们为我展示一些他们的弹奏技巧,但Sierra 和我总会反复讨论技术性问题。Sierra 是一个总是追求更好的精益求精的音乐人。

 

 

 

提高演奏技巧一方面是可以帮助你在原声吉他上弹奏地更快速。你已经研究出这样一种技巧了吗?
我一直特别关注我已经提到的缩小动作幅度。我是Union Station 乐队的中慢速乐手,我弹奏“Now That I’ve Found You” 和“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这些美妙歌曲的独奏,但这需要一种特殊技巧而且关键是我所能达到的最佳音色。这不需要缩小动作幅度,事实上,它需要的是一种靠弦手法,当我弹奏第四根琴弦时,推过该弦并将拨片停放在第三根琴弦上。这样能得到缓慢曲调所需
的极佳音色,但当我期望弹奏快速吉他时,该技法没有任何帮助。不是因为该技法弹奏速度慢,而我想要的是舒服地弹奏出更快节奏。

 

这真是反其道而行之,大部分音乐人都尽快学会速弹,然后再不得不学习如何慢弹。
真是千真万确!尤其是在蓝草乐中,人们先开始学习小提琴曲,这些曲调非常快。这对于一个年轻乐手来说是率先掌握的迷人弹奏风格。但我过去一直是一位班卓琴乐手,我会针对快速旋律快速弹奏班卓琴,也会在慢歌中,缓慢地弹奏原声吉他,以达到理想音色,所以,我从来没有研究原声吉他的快速弹奏技巧,因为我真地不需要这些技巧,这不是我作为一个音乐人的研究方向。现在以我62 岁的年纪从头学习一种吉他弹奏技巧真地是很有意思。我发现在学习的过程中我的吉他弹奏水平有了巨大的提高,这都集中体现在我那简约的拨片动作上。这真的既令人满足,同时又令人沮丧。我发现自己在想,为什么我18 岁的时候没有学习这些技巧?但同样的方法也适用于成长为一个音乐人。我坐在楼下,研究了大约一个小时,然后我想,没关系,现在我会弹了,效果一直都挺令人满意的,而且从未改变,只是将那种简约方法应用于该技巧而已。

 

在乐队中,尤其是蓝草乐队,有一种艺术叫伴奏。
确实如此,如果你加入了一个蓝草乐队,必须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敬畏歌曲。然后,当歌手演唱歌曲时,你要敬畏这个歌手,当一个音乐家在表演独奏时,你要敬畏这个音乐家和他的独奏表演。如果你采取这种态度,就会避免弹奏一些东西,仅仅为了引起观众对于自己的关注。我在Union Station 的目标就是,只有关注点应该聚焦在我身上时,我才会去吸引观众的注意,就是这样。如果我弹吉他给Alison Krauss 伴奏,我希望这个伴奏很美,但不会美得偏离于Alison Krauss 的歌声、歌词和意境。这就是我的观点,你是一个乐队的一部分,而非突出你自己。如果你是一个有着伴奏乐队的独奏乐手,这就不适用了,但如果你是一个期望得到关注的乐队成员,那么你不会成为一位合格的乐队成员。而且,更严重地是,你冒着给观众听觉疲劳的风险。你永远不想听到一个人说,是,我喜欢他/ 她的弹奏,但它总是脱离于乐队音乐,显得很突兀,我就是厌倦了这种声音。这也是Union Station乐队的魅力所在,每个乐队成员都知道如何进退,何时引领独奏,何时退居其次,这是同等重要的事。

 

对于那些想要开始学习蓝草吉他的人有什么好的曲调或旋律吗?
这真地取决于你的弹奏水平,因为我不得不说蓝草不适合初学者学习!你确实需要具备一定的专业弹奏技巧,才能掌握蓝草吉他演奏。有一件事儿,我确实希望当初我学习蓝草乐时能多花点时间在这方面就好了,那就是学习小提琴曲。我会把这条建议告诉给任何想学习蓝草的人们。通过你逐一学习小提琴曲从而获得弹奏的敏捷度和灵活性,这种弹奏地灵敏性真的很有帮助。你会遇到这些问题,比如说如何弹奏一个G 弦的右手下扫弦,然后到B 弦上扫弦,然后又到E 弦下扫弦,你不得不找出你自己的方式来克服这些问题。所以,没错,拨片弹奏小提琴曲、学习这些曲目,会给予你准确弹奏蓝草乐所需要的灵活度。问题是,有些人会弹奏太多音符,这让蓝草乐变成了一种音符堆砌而不是一种旋律。你确实没有依照旋律来弹,这很棒,但你需要在旋律附近变化弹奏,不要偏离旋律太远以致于你无法轻易地找回来。你可以稍稍撩拨一下观众的预想。演奏一点点旋律,这样他们会认为你打算继续弹奏该旋律,然后你稍作变化,就在他们想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的时候,你又返回到该旋律。观众喜欢这种感觉。我知道这是我聆听蓝草吉他时所喜欢的东西,即偏离旋律又回归旋律。

 

你有最喜欢的歌吗?是自己写的歌,还是Union Station 的现场演出歌曲?
Alison Krause and Union Station 挑选曲目时,真地会有一个长期的选择过程,这意味着我从不会厌倦我们所演奏的曲目。我们在现场演出时从来不会有一首歌让我们觉得“我真地很不喜欢这歌”, 因为在挑选过程中,那首歌就已经被排除了,也不会将其放入录音部分,所以它不会出现在现场演出当中。我们确实有一些歌曲, 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淘汰,但所有乐队这么做都是想为他们自己、为观众保持新鲜感。当我们演奏像“Baby Now That I’ve Found You”这种歌时,有一些必须包含在其中的元素。比如Jerry Douglas [ 冬不拉演奏者] 弹奏的旋律,如果他的旋律没有出现在歌曲中,那它听起来像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首歌。这也是当我们一起录音时Jerry 自发所展现出的力量,他把声音固定在那,似乎自始至终这种声音就属于这首歌。当我们表演独奏时,确实会弹奏一些不同的东西,会重新编排一些旋律。我从不想听一场唱片录制版的现场演出。我想要一些围绕主体的弹奏变化,一些不同的加花,些许不同的独奏。这是我真正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