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资讯】Earls of Leicester 乐队吉他手Shawn Camp 配戴桑德斯上校式领结, 模仿Lester Flatt 进行表演- 生活如此精彩 AG292

岁那年,Jerry Douglas 第一次看到了Flatt&Scruggs 乐队。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夜晚。50 年后,Douglas 与Charlie Cushman( 班卓琴手) 和Johnny Warren(小提琴手)合作了一张翻唱专辑,随后还成立了Earls of Leicester 乐队,向蓝草大师Lester Flatt (1914–1979)和Earl Scruggs (1924–2012) 致敬。

 

Douglas 还力邀Shawn Camp ( 主音吉他手,主唱), Union Station 乐队成员Barry Bales ( 贝司手) 和Tim O’Brien ( 曼陀林琴手) 组成六人乐队,制作了同名专辑,并因此获得了2015 年格莱美最佳蓝草专辑大奖。The Earls of Leicester 是一张十分完美的蓝草专辑,充满激情与欢乐,以及对儿时偶像的一腔热忱。即便O’Brien 离开,转而加入Hot Rize 乐队,随后在2016 年发行的专辑Rattle & Roar 也十分不错。在成员几经更迭之后,Jeff White 成了乐队的曼陀林手并负责次中音声部演唱,Camp 也逐渐成为乐队的中心人物,常常单独演出,并以WorldFamous Headliners5 大成员之一的身份成为蓝草界的大人物。

 

本张专辑中包括一些经常翻唱的知名歌曲(“Flint Hill Special” 和“The Train that Carried My Girl from Town”),也包括极少翻唱的歌曲(“Pray for the Boys” 和“Steel Guitar Blues”)。而这17 首新歌也让The Earls 成为了业界翘楚。歌曲中国纯粹兼具时空穿越的感觉以及配戴的领结也让该乐队也成为现代版Foggy

 

Mountain Boys。在Douglas 看来,他已然实现了一生的梦想。在其他的作品中,The Earls 将自己重新定位为老式蓝草音乐的传承人,从而为新一代听众重现经典之声。

 

您是怎么加入Earls of Leicester 乐队的呢?
大概在3 年前,Jerry Douglas 给我打电话说:“我们正在组建Flatt&Scruggs 的翻唱乐队,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弹奏Lester Flatt在乐队中的部分?”我答道(模仿Flatt 的声音):“为为为什么是我,是的,我愿愿愿意。”就这么简单。我还记得第一次乐队排练,才只弹了几个小节,就让我激动到不行,我打断了排练。这一切竟然是真的,这让我感到难以置信。我竟然站在Flatt&Scruggs 的位置之上。

 

我们在Stringbean 房后合奏,篝火映照出EarlScruggs 的轮廓。在我眼中,这是最棒的一次合作。

 

充当Lester 的角色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这个问题。我知道Lester 很棒,不过直到我站在他的位置上我才知道他究竟有多厉害。这些歌曲要求主唱按照自己的方式进行演唱,整个乐队都要完全按照人声进行弹奏。这可绝非易事。

 

那么乐手的身份呢?
我曾经有一两次试着像Lester 那样用拇指和食指指套弹吉他,这样的扫弦力度也很不错。我现在会使用拨片,尽量做到接近原版弹奏,我也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弹奏可以越来越接近Lester,不过我不会一直依靠拇指和食指指套,假装自己是Lester Flatt。如果没有做到最好,我是不会和弹奏水平如此之高的人站在一起的。老实说,我的弹奏和Lester Flatt 一点也不像。我只像我自己,只不过其中带有Lester Flatt 的一些特点,我已经尽力而为了。只要一有机会,我都会迫不及待地弹奏Lester 式急奏,而其余时间,我会继续模仿他的技法,希望自己可以做好(详见侧栏“弹奏LESTER FLATT 式急奏”)。

 

您在乐队中担任着什么样的角色?
我就只是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我试着保留歌曲原有的感觉,以保持乐队的正常演奏。原声吉他的作用就是保持节奏,让乐队弹奏充满力量。如果我只注重独奏,那么乐队的整体音色和强弱效果就会下降。乐队也会失去动力。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那么我们也会失去所要追寻的一切,就是向Flatt&Scruggs 致敬。我们的乐队完全是因对其音乐的尊重和喜爱而生,而且我们要比任何人都接近原版风格。

 

您还记得第一次听到Flatt&Scruggs 演唱时的感觉么?
不记得了,早在我出生之前这个乐队就成立了。我在阿肯色州长大,会听到当地广播电台播放他们的歌曲,乐队成员还有他们的唱片。我还会看连续剧《贝弗利山人》,他们也有客串。

 

 

5 岁时您都会弹些什么呢?
我有一把从Sears and Roebuck 购买的小型吉他,那是我的圣诞礼物。父亲会教我弹和弦,每天晚饭过后,我都会弹几首歌。7 岁那年,一天我父母出去购物,家里只剩下我、吉他还有奶奶。她用Carter 风格弹起吉他,等他们购物回来,我已经能弹“The WildwoodFlower”给他们听了。那也是我第一次弹奏一段旋律,从那以后,每次晚上休息时,我都会梦到从未弹过的歌曲,第二天早上醒来,我会拿起吉他弹奏这些歌曲。我进步很快,也很喜欢弹奏。我们还会去参加其他人举办的家庭指弹聚会。你永远猜不到自己会弹奏什么风格的歌曲,不过这种感觉总是很有趣。我总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参加下一场聚会。8 岁那年,我开始学习曼陀林,15 岁时我得到了一把小提琴。半年之内,我就成为了海外作战退伍军人协会的一名小提琴手。我知道自己弹得很烂,不过小提琴手也挺难找的。
您知道Earl 么?
是的, 实际上我们还合作过几次。

 

说说你们的合作吧。
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在Stringbean(David“Stringbean” Akeman, 从1942 至1945 年之间曾是Bill Monroe 组建的Blue Grass Boys 乐队的成员, 之后由Scruggs 顶替空缺。直到1973 年被杀之前,
Akeman 一直都是Grand Ole Opry 的明星乐手)家老房后的那次合作。一位女士买下了Stringbean 曾经居住的这间小屋,并重新装修,这也是Stringbean 死后屋子里第一次响起音乐。我坐在后院,Earl Scruggs坐在我左边。我们面对着这间老房子,弹着“Pike County Breakdown”。院子里还放着一堆榫槽墙板。弹奏过程中,不知是谁划着火柴把木板点燃,火苗在空中足有20 英尺高,吓了我一跳。我们在后院弹奏,篝火映照出Earl Scruggs 的轮廓。在我眼中,这是最棒的一次合作。

 

Earl 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是一个知道如何弹奏班卓琴的北卡罗莱纳老男孩,人很好,很脚踏实地。对人很不错,给我一种朋友的感觉。最后一次见他是在Opry旁边的Cracker Barrel,他当时独自坐在一张双人桌前。我走上去说道:“Scruggs 先生,您好吗?”他回答:“快请坐。”我们聊了大概10 分钟。他点了一碗花腰豆,一份洋葱,一块谷物面包,还有一大杯牛奶。在乡村地区这已经是很高级的一餐了。他边吃豆子边和我聊天,然后我替他付了账。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他。真希望我当时知道自己会加入这个乐队,不过当时还没有乐队这回事儿。

 

这种音乐有什么地方是你所喜欢的?
就是感觉很对,你知道么?。没有丝毫的虚假,也不能有一丝造假。要不有,要不没有。要不会,要不就是不会。没有任何碰运气的成分。我的意思是说,在现场录音时,一切都是很随意的。我们弹什么,唱片中就会呈现出什么样的效果。这和乡村电台中的音乐完全不同,那里每个人都在隔音室录音,在其中填充各种内容。我们的音乐中是不能出现这些内容的。

 

有哪些事情是只能在这个乐队里做的?
只有在这个乐队我才能戴桑德斯上校式的领结。在其他地方可就没有这么酷了。

 

还有呢?
演奏这种古老而又充满活力的蓝草音乐让人超有快感。再看看观众,其中80% 的人在Earl和Lester 刚建组合时甚至还没出生,所以看到他们随着音乐晃动是一件很棒的事情。能看到听众露出笑容,也给了我继续下去的理由。

 

您觉得蓝草音乐现在处在什么样的状态?
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参加各种蓝草音乐节,不论是在俄克拉荷马、德克萨斯或者其他任何地方我都会去。不过我直到大概3 年前才再次接触蓝草圈,那时我正好开始和The Earls合作。多年之后再次回归,我发现其中使用的音乐技巧较之前的水平有了大幅提升。新一代的蓝草乐手总会将蓝草推动到一个新的高度,我们的高水平只是他们的起点。还有,他们有办法放慢YouTube 上的视频,专注于正在进行中的弹奏。不过重回蓝草圈,我却发现多数初代蓝草传奇人物都已经不在。他们全都相继过世,这也是我们组建这个乐队的原因之一。需要有人按下重启键,我觉得这就是我们所做的事情。

 

您有什么想对新一代蓝草乐手说的么?
他们需要回顾Flatt &Scruggs 或Bill Monroe 的作品,听听蓝草开创者的音乐。这才是基础。因为基础内容是不会错的,如果基础不牢固,弹出的音乐也不会太好。不论我需要在多长时间内弹奏出何种音乐,我都会尽量接近原版。就蓝草音乐来说,Flatt&Scruggs 就是原版。

 

SHAWN CAMP所弹乐器
在录制Rattle & Roar 的几个月中,Shawn Camp 更换了吉他。Camp 表示:“录制专辑时,我弹得是一把从朋友(作曲人)Phillip Lammonds 那里买来的1936 年Martin D-18,据说这把吉他在上世纪60 年代还曾为Gram Parsons 所有。”他还在自己的标准款D’Addario EJ17 磷铜琴弦中加入了一根更粗的3 弦。“ 我刚从Bryan Sutton 那里买了一把39 年 Martin D-28 Herringbone,这把吉他是我现在的最爱,也是我的第一把战前D-28吉他。在音色方面,这把吉他要远优于其他同类产品。Bill Monroe 有一把1939 年 Herringbone,这把吉他也正是Lester 当时在乐队里弹的那把。这把D-18 是一把好琴,不过D-28 拥有更加饱满的紫檀音色。如果要现场表演的话,我会选这把D-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