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乐手圈】致敬这位非典型苏格兰民谣指弹手发行‘Blackwaterside’50 周年 这首歌如此甜美,Led Zeppelin 成员Jimmy Page 改编出自己的味道 AG292

 

“strolling down the highway, I’m going to get there my way”—颇有预言性的一句话, 这是Bert Jansch 在1965 年发行的首张同名专辑中第一首歌的开篇之句。这位传奇的的苏格兰音乐家,五年之
前的10 月,在他67 岁的时候去世了,跟随他自己的指引,经历了音乐制作的低谷与顶峰,很大程度上被流行趋势忽略了。

 

他吸收了很多音乐风格—布鲁斯,爵士,拉加和英国及爱尔兰的传统曲调—然而,他通常会将这些风格转化以匹配他自己的音乐。听一下“Strolling Down the Highway” — 这是一首布鲁斯,但婉转的低音线和起伏的击弦无疑是Jansch 的风格。第一张专辑让他成为了英国民谣巡回表演上的头牌人物,尽管不善言谈,舞台上的他却让人欲罢不能;具有强烈的深沉,浪漫的诱惑力。作为Pentangle 的成员,Jansch 成了世界巡回演出音乐会的追捧人物,这一标志性原声乐团融合了民谣,传统音乐,爵士和其他元素(吉他手JohnRenbourn 也是其特色之一),但是从Neil Young、Paul Simon 或是 Jimmy Page这样同时代的仰慕者身上,他从来没获得过商业上的成功。尽管如此,Led Zeppelin的吉他手对其印象如此深刻, 他在首张Zeppelin 专辑中录制了Jansch 版本的经典
“Blackwaterside”,将它重新命名为“Black Mountain Side.”( Al Stewart 表示他教了Page 如何用D A D G A D 演奏民谣音乐。)

 

Jansch 曾经说:“我只模仿过三个人,他们是Big Bill Broonzy, Davey Graham 和Archie Fisher”。

 

其中一人却有不同看法。
“他真的没有模仿。”Fisher 回忆说,他是一位极受欢迎的苏格兰民谣音乐家,曾经在一个影响深远的爱丁堡民谣俱乐部Howff 中教过年轻的Jansch 几堂课。“他从来不照本宣科弹我弹的东西。他过去经常吸收东西,领会我在尝试做的东西。单单靠看其他人弹奏,他就学会了吉他。这相当突出了。”

 

Herbert Jansch 一开始计划要成为一名园艺师。1960 年,也就是他发现Howff 的那年,他签了一份合同,做花匠学徒。但是吉他很快被证明比锄头和修枝剪更吸引人,所以年方16 岁的Jansch 搬进
了Howff,他在那里打零工,并学习吉他课程。这就是他的大学,而来这里的布鲁斯手,传统歌唱家和民谣歌手就成了他的老师。离开了Howff 的怀抱后,Jansch 在街头测试了他的才能,在苏格兰低地和英格兰北部的小俱乐部里演出。他最初的表演曲目里充满了布鲁斯和少量的原创音乐。他在Howff 时唱的不多,但是在街头的年月里,他培养出了一种咆哮的,让人着迷的歌唱风格,与吉他发出的奇特韵律交融在一起。到1964 年,尽管他的生活并不安定,在爱丁堡和伦敦的临时屋间跳转,Bert Jansch 的舞台魅力已经稳扎稳打了。

 

他最早的支持者中包括传统歌手Anne Briggs。她是一位慷慨激昂,漂亮的女士,在他之前一年去伦敦时,他们两个曾经交好。如今他回来了,她便说服录音师Bill Leader为Bert Jansch 录制一张专辑。除了Briggs 广受好评的唱片,Leade 还为传统歌手Shirley Collins 和爵士音乐家Davey Graham 录制过突破性专辑Folk Routes,New Routes。几次弹唱后,Leader 便为Jansch 录音,他演奏的是借来的吉他,在Leader 卡姆登的公寓里。他将录音母带播放给Nat Joseph 听, 他是TransatlanticRecords 的创造者,这家公司以性教育碟片起家,最近涉足民谣领域。Joseph 同意以固定100 磅的酬劳为他发行这张专辑。感觉数量偏少后,Joseph 后来又要求了三首单曲,Jansch 可以从中收取灌录版税。总的来说,从接下来时间中将要卖掉150,000 张的这张专辑中,Transatlantic 大赚了一笔。

 

作为作词者和吉他手,Bert Jansch 展示了他多才多艺的一面。“Needle of Death”这首歌抒发了对海洛因成瘾者的悲叹,其中包含了充分的评注。在“Oh, How Your Love Is Strong” 中, 一个男人在质问一个刚刚为他生下了孩子的女人。“Would it be a crime, to leave at such a time,when you’ve plenty claims to make on me?” —Jansch 自己后来要问的问题。“Courting Blues” 和“Dreams of Love”则更加甜蜜浪漫。纯音乐,例如“Alice’s Wonderland,” 展现了爵士乐的音调变化,“Casbah”中的中东色彩,展现Jansch—显然这没有结束—离Davey Graham 的领域又近了一步。在“Anji”中,
他与这位指弹大师达到了平等地位,这首歌是Graham 的经典作品,Jansch 通过延长处理,任意摆弄的琴弦和Nat Adderly 的灵魂爵士乐“Work Song”中的一段节选做了个性化处理。

 

1966 年的Jack Orion 也让当时的民谣领域目瞪口呆。除了Ewan MacColl 的“The First Time Ever I Saw Your Face” 之外,所有的曲子都是传统民谣。最扣人心弦的是“Blackwaterside”,这是一首爱尔兰老歌,讲述了一个女孩为一个流氓放弃了贞洁。

 

Anne Briggs 将这首歌教给了Jansch,他做了指弹处理,免去了Briggs 讨厌的用三根和弦弹奏民谣的方式,至少在应用到传统民谣上是这样的。Jansch 的指弹遵循了歌曲中的情感变化(请见第68 页“Blackwaterside”)。他用降D 调弦录了这首歌,歌曲结构甜美的展开,其旋律通过几个迅速而激昂的上挑如同峰回路转一般,然后催眠般的,降至D 音。除了“The Waggoner’s Lad”是他用班卓琴演奏的之外,Jack Orion 中的所有歌曲都采用了降D 调弦和D A D G A D 的调弦方式。

 

在他的职业生涯中,Jansch 的吉他伴奏包含了简单的指弹到复杂严格的指板上下的处理。出自1971 年Rosemary Lane 这张专辑的“Reynardine,”就集中体现了这一近乎经典的方式。这是一首制作精美的曲子,包含了大量封闭和弦和开放和弦中的搥弦。推动A、G 琴弦,与开放D 调弦的回响,是增强情绪的很多利器之一。Fisher 说:“如果你看一下他录制的传统歌曲,它们都有着极其和谐的结构,例如‘Reynardine’。他绝对是一个非常擅长和声与和声结构的人。”

 

Jansch 从没有把自己称作是一个传统音乐家,蓝调过门往往会玷污了他演奏的纯粹性,但是老歌是他背景的一部分。他在自己的下一次探险Pentangle 乐队中表现突出,该乐队1968 年的同名专辑以“Let No Man Steal Your Thyme” 作为开篇曲目。这一创新性乐团将Jansch、吉他手John Renbourn、歌手Jacqui McShee与低音提琴手Danny Thompson 的爵士以及鼓手Terry Cox 的布鲁斯与民谣情感融合在一起。这是一个创新性,具有影响力的乐队,他们的第三张专辑Basket of Light(Transatlantic),在英国音乐排行榜上上升到了第5 位。这张专辑中的“Light Flight”以变化的拍号为特色,成为了极受欢迎的英国戏剧Take Three Girls 的主题曲。Jansch有时会演奏班卓琴;Renbourn 有时会增加西塔琴。大多数情况下,Renbourn 会在Jansch 的指弹过程中融入主线乐句。“我想这对Renbourn 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机会,他变得非常擅长伴奏吉他部分。”美国指弹大师Duck Baker 说道,他曾与Jansch 一同参加巡演。“Bert 让他负责90% 内容的事实也是其中一部分。”

 

 

Jansch 的创造性通过Pentangle 找到了出口,但是在Basket 取得了成功之后,五个音乐上的个人主义者之间产生了必然的嫌隙。成员中的每个人,当然包括Jansch 在内,都不喜欢名声这种虚饰。他们的第六张也是最后一张专辑,Solomon’s Seal (Reprise)发行于1972 年9 月。

 

他没有回到早期由Transatlantic recordings 缔造的倍受赞誉的独奏事业上。Reprise 是Pentangle 的最新发行商,发行了一张Jansch 的个人专辑,Moonshine ,没有什么波澜,然后就放弃了他。他开始联系前卫的Charisma Records, 录制了1975 年的LA Turnaround 以及1975 年的Santa Barbara Honeymoon, 这张相当不错的专辑受到了顶级LA 录音乐手的一致好评,但是商业上陷入了失败。“70年代有一段时间,他只是在漫不经心的扫弦。”Rod Clements 说道, 他在A Rare Conundrum 中演奏了贝斯、曼陀林和吉他。

 

Jansch 在Charisma 发行的第三张专辑,是在伦敦录制的。“他试图让人们接受他的创作人身份,并尝试简化它的弹奏。Santa Barbara Honeymoon 几乎不涉及指弹。”然而,1979 年的Avocet (Charisma) 中包含了细腻的指弹,这是一张与小提琴手Martin Jenkins 和贝斯手Danny Thompson 制作的一张纯音乐专辑,由以海鸟和涉水鸟命名的歌曲构成。这张专辑没有将Pretenders 击下排行榜,但是评论家们很仁慈。Jansch 事业上的消沉因为1982 年Pentangle 的重组有了缓和。新的阵容持续到了90 年代,Jansch和Jacqui McShee 是经历了各种阵容唯一的创始成员。乐队不再像旧时候一样赚钱了,但是它提供了一定程度的曝光率。Jansch进入了低潮期,这在他酗酒之后每况愈下。Clements 说:“我有点像是站到了作战最前线。他在我家住了大概18 个月,而我负责照料他。我不得不打一些尴尬的电话,告诉人们说Bert 今晚不能过去了。”

 

1987 年10 月,因为胰腺病症,Jansch 住进了医院。别人劝说他喝酒就是自杀。Clement 陪伴他度过了这一段悲伤的时期,在录音室和路途中给予他支持。Clement 说:“我想他对所有的事情都感到很低沉。他可以下决心不再喝酒,这也是他在坚持的,但是我想处于这种境况里的人,需要时间去重新调整生活,重新发掘他们的热情。”在清醒时刻,他重拾了对音乐的热情。在1990 年, 他发行了两张专辑:Sketches(Temple), 是对之前歌曲的改写, 以及Ornament Tree (Run River),其中大部分是传统歌曲。Peter Kirtly 那时候成了他的吉他伴奏,满足了Renbourn 对Jansch 装饰性吉他风格进行修饰的挑战。Kirtley 说:“显然,演奏的不多,也不少。我们总是会留白一些东西以便即兴创作。”旋律与和弦的骨架就在那里,但总有发挥主观能动性的空间。

 

大西洋另一边的观众们意识到,这位吉他手仍然极其重要,1992 年的BBC 纪录片Acoustic Routes ,颂扬了民谣的复兴,将Jansch 放在了核心位置上。他回到正轨的下一步是1995 年When the Circus Comesto Town (Cooking Vinyl) 的发行,这是10年以来他的第一张新的原创专辑。像是“StepBack”这样的歌曲,对工人阶层破灭的希望进行了悲叹,“Back Home”沉思了一个宁静安和的童年(大概是虚构的),展现了Jansch 回到了良好的创作状态。

 

‘如果你看一下他录制的传统歌曲,它们都有着极其和谐的结构,他绝对是一个擅长和声与和声结构的人。’

 

新世纪向Jansch 露出了笑颜,Colin Harper 在2000 年推出的富有洞察力又充满赞誉的传记Dazzling Stranger: Bert Jansch and the British Folk and BluesRevival (Bloomsbury UK)。伴随这本传记到来的是Dazzling Stranger: The Bert Jansch Anthology (Castle) 。2001 年,在BBC 广播2 台举办的民谣大奖典礼上,他赢得了终身成就奖。年轻的艺术家们,例如Johnny Marr, Beth Orton, Bernard
Butler, 和 Devendra Banhart 等等,肯定了他的影响力,并在舞台和录音室里加入了他。在Circus 后,又推出了四张优质的原创专辑;作品各不相同,但都殊途同归回到传统音乐上,布鲁斯上,以及他人生的明信片上。最新专辑The Black Swan 中的“High Times,”反思了一位朋友的死亡,将懊悔自责与温暖的回忆融合在一起。

 

2011 年10 月5 日,Jansch 因为肺癌去世,死在他妻子Loren 的怀抱里。然而,在这之前的一年里,他一直忙于和Neil Young 参加巡演,在2010 年Crossroads 吉他音乐节上演出,与电子乐上炙手可热的人物Joe Bonamassa、Eric Clapton 和Jeff Beck一同演出。在最后的日子里,这是一个完美的景象,可以在DVD 上可以看到,Jansch 在公路的尽头演奏“Blackwaterside,”吸引着人潮,他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