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乐手圈】路易斯安那区域性民谣音乐的 推动力量,强悍音乐王朝的女 统治者Ann Savoy AG292

 

在其他夜晚,Ann Savoy 可能是在与Magnolia Sisters 一同演奏键钮式手风琴,可能是在与Ann Savoy & Her Sleepless Knights 乐队演唱爵士经典歌曲, 可能是在与凯金乐队Savoy-Doucet精力充沛的小提琴手Michael Doucet 弹奏吉他。可能是在为第二张凯金音乐专辑A Reflection of a People 而努力,这是在第一张专辑发行31 年之后。可能她在录制新一期的广播节目Duet ,在这里她与Linda

 

在他的右边,Wilson 弹奏着一架凯金版本的小酒馆钢琴,而小提琴手Joel 高声喊道换成他的朋友Chas Justus,他第一次出现在主音吉他的席位上。Ann 站在Marc 的左边,把控着全局,用几个时机精准的循环低音封闭和弦弹奏着Ronstadt 所谓的“尽情挥舞的伴奏吉他”,推动着音乐向前。”

 

“这看上去很简单,但事实并非如此。”Ann在表演结束后谈到。“它属于60 年代的舞厅吉他风格,有一个重低音,然后是很多闷音,像是一架小军鼓和一架低音鼓,它所要打造出的就是这种类似鼓乐的声音。重音在第一拍上,而且它全部是封闭和弦,因为你一直在制音。在琴颈上下。基本上,你只用到三根低音琴弦,那样你才能弹奏出凯金音乐。”

 

Marc 补充说,“那并不容易,因为你要突出一个不同的节拍。”他从12 岁开始学习手风琴,由Clifton Chenier 和Cléoma Falcon 演奏的Arhoolie 专辑后,她去那里是为了听Balfa Brothers。”Marc 邀请她跳舞,说,“你脸上的雀斑像火鸡蛋一样多,”这话用法语讲出来并不比在英语中要好听,但是它起作用了。

 

那时候,Ann 弹奏的是乡村布鲁斯吉他,从Memphis Minnie (1897–1973) 和Bessie Smith (1894–1937) 身上汲取灵感。但是当她搬到弗吉尼亚的里士满,搬到尤尼斯,Marc 让她演唱一些他从小就在听的歌曲后,这一切都改变了。她学习了凯金吉他的快速教程,于是他们开始在家里演奏,Marc演奏手风琴,Ann 负责节奏,听上去很像是他们最近新推出的个人专辑Back to theBasics II: Il Faut Que Ca Va.

 

 

“那时我是一个技术相当高的吉他演奏者,演Ronstadt 一起分享她们对音乐大家庭的喜爱,也可能她正在暗房中处理积压下来的底片。可能她是在路易斯安那的尤尼斯,与她的丈夫Marc,还有她们的四个孩子Sarah, Joel,Wilson, 与 Gabrielle,以及到访的朋友和邻居在起居室里玩音乐。但是在2016 年7 月,这个月光皎洁的夜晚,在离家1500 英里,与Savoy Family Cajun Band 在Finger Lakes GrassRoots Festival 上演奏吉他,这里是纽约州北部,一众人聚集在这里的舞蹈帐篷里,参加一套两步舞曲、布鲁斯和华尔兹的组曲。

 

Marc 坐在舞台中央,在他自己的一对阿卡迪亚手风琴之间切换,并且向舞者们呐喊加油。

 

如今76 了仍然无人匹敌。“在凯金音乐中,伴奏吉他手是整个乐队的节奏点,如果节奏点不对,那发动机就不工作了。如果我没有一个好的伴奏吉他手,我的手指就会不听使唤。它们会像老骡子一样开始迟疑。在过去的60 年中,我听过很多人,他们可以弹奏很多音符,但是极少有人能弹凯金音乐的节奏。他们所有人的名字我大概用一只右手就数的过来。”“而Ann 就是一个。”

 

“作为乐队中唯一出生于该文化区域之外的成员,Ann 自1976 年开始演奏凯金音乐,那时在北卡罗莱纳州格林斯博罗的国家民谣音乐节上,她与Marc 坠入爱河。他在那里办了一个手风琴讲习班;而她,在找到一些绎那些时髦的乡村布鲁斯女孩,而且我还在学习爵士和弦,学习演奏Django-y 吉他。”Ann说,她从13 岁起就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然后,当我学了凯金吉他后,我要把它们全部抛之脑后,不是要丢掉这些技能,而是要把它们搁置一旁,简单地说,就是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吉他弹奏的律动而不是技巧方面。我仍能指弹并演奏吉他和弦,但就凯金音乐来说,我完全不需要这些。在整首歌中,我只需弹奏一个和弦,只要它的音量足以穿透其他的一切,就可以了。”

 

‘在凯金音乐中,伴奏吉他手是整个乐队的节奏点,如果节奏点不对,那发动机就不工作了。’

 

像Marc 一样,她喜欢听老一辈的音乐,听人们谈论自己的生活。这促成了一些列的访谈与图片,造就了Cajun Music ,就该地方的民俗生活方面,这是一本权威书籍,在她来本地之后不久就开始撰写了。Sarah 宝宝紧随而来,她出生于1978 年,Ann 开始去乡下游历,挖掘歌曲之下的历史,探索要带回家的新曲子。随着时间发展,她成为了凯金音乐的世界大使,发行了20 多张专辑,撰写了Rolling Stone’s American Roots Music(2001) 中的一章,制作了两张跨界致敬专辑,Evangeline Made (2002) 和Creole Bred (2004) ,并与她的儿子Joel参演了电影Divine Secrets of the Ya-Ya
Sisterhood (2002).

 

Ronstadt 曾说过一个笑话, 说Ann 生出了她的乐队,这与事实相去的并不太远。孩子们在子宫里的时候就听她弹奏手风琴和吉他,而凯金音乐继续将他们界定为一个家庭。Sarah 在巴黎做厨师,演奏手风琴、吉他、钢琴, 并且在法国后裔Sarah Savoy 的Hell Raising Hayride 乐队中演奏了搓板。

 

‘我们结婚之前,Marc 问,“你想要一枚订婚戒指还是一把超棒的吉他?”我说,我更想要一把超棒的吉他。’

 

Joel 在过去的20 年里一直致力于制作和录制路易斯安那音乐,赢得了格莱美奖, 并在凯金法国音乐协会的颁奖礼上收获了两个年度小提琴奖项;在与Justus 建立了Red Stick Ramblers 后, 他现在与风琴手JesseLége 演奏凯金传统音乐,并与他的妻子作词人,多乐器演奏家Kelli Jones-Savoy,组成了凯金乡村音乐二人组。

 

Wilson,她的三儿子,在格莱美获奖乐团Courtbouillon 中与Wayne Toups 及Steve Riley 演奏手风琴、小提琴,与PineLeaf Boys 做世界巡演,并且在拉斐特的路易斯安那大学教小提琴和凯金音乐乐团。最小的孩子Gabrielle,专攻视觉艺术与摄影,也演奏吉他。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的一组西海岸演奏会上,全家6 个Savoys 首次合体同台演出。

 

Ann 说:“我们乐队中的每个人都具有非常鲜明的性格,每个人都贡献了自己的强项。Marc 是真诚的。作为一个年轻人,他常年在舞厅里演奏;他定义了凯金音乐。他是我们的源泉。我们是他的乐队。Joel 听过很多档案资料,所以他可以带来路易斯安那摇摆年代的元素,像是Harry Choates 和一些老的,稀有珍宝。Wilson 具有一种复古摇滚乐的感觉—10 岁时,他对路易斯安那钢琴演奏风格非常感兴趣。他几乎不怎么讲话,但是他可以演奏Jerry Lee Lewis 的吉他风格,他演奏的如此卖力以至于琴弦都断掉了。孩子们的成长过程中受到了[ 凯金传奇人物] Dennis McGee, Dewey Balfa, 和Wayne Fruge的影响,将这些音乐吸收进了他们的脑细胞中。这是他们生命中的音乐,这是他们听到的音乐,等到他们人手一把乐器,大概10 岁或是12岁的时候,他们已经能够将它们拆解了。”

 

 

McGee, Dewey Balfa, 和Wayne Fruge的影响,将这些音乐吸收进了他们的脑细胞中。这是他们生命中的音乐,这是他们听到的音乐,等到他们人手一把乐器,大概10 岁或是12岁的时候,他们已经能够将它们拆解了。”

‘Ann 说:“我的一个朋友曾经说,你是我曾经见过的最不自我的吉他手。这说的不是我本身,而是关于我如何融入乐队,如何让他们感到开心。”’

 

他们仍然可以。在这个五指湖草根音乐节的夜晚,老老少少的舞者鱼贯而入帐篷, 他们听过了Ricky Skaggs 的兰草,Flying Clouds 的福音歌,Orlando Julius 的非洲节奏乐,以及JesusHidalgo 的委内瑞拉民谣流行音乐。有位舞者在向人群中喷洒肥皂泡,气泡飘过舞台,经过Ann、Marc、Joel 和Chas, 他们来是有几首歌曲要表演,结果呆了一整晚。活动结束时,Doug Kershaw 演唱了“Diggy
Liggy Lo,”时间将近午夜,离第一凯金音乐家庭奔驰300 多英里前往新港民谣音乐节还有几个小时的睡觉时间。

 

对Ann 来说,接下来不会无事可做:她期待与她的兴奋的无眠骑士们制作一张全法语爵士专辑;与Magnolia Sisters 制作一张民谣专辑,同样用她在Adieu False Heart 中的处理手法,这张专辑是她在2006年与Ronstadt 制作的合唱专辑。有一些旧时的采访需要转录,还有一些老照片需要印刷。在路易斯安那州尤尼斯的Savoy 音乐中心,也就是Marc 运营了50 多年的商店里,要举行即兴演奏会,还有更多时间要与家人待在一起,练习他们要在舞台上表演的东西,但也是没有观众。

 

Ann 说:“我的一个朋友曾经说,‘你是我曾经见过的最不自我的吉他手。这说的不是我本身,而是关于我如何融入乐队,如何让他们感到开心。”我的方法是确认自己可以放松,自己在很认真的听,自己在支持他们。这需要耗费很多体力,因为其中有些歌曲时长八分钟,接着是又一首的八分钟歌曲以及再一首的八分钟歌曲。你不能加速,也不能降速。节奏要保持绝对的完美,要做到这些,你需要有持久力。”“你要强壮起来。”

 

 

如何建立一支家庭乐队

建立一个家庭乐队的诀窍,Marc 和Ann Savoy 说,是不要尝试。“孩子们长大过程中,我们家里有很多的乐器,包括小提琴,手风琴,吉他。”Marc 说,这些乐器他本人都会弹奏,并且他还是世
界上首屈一指的凯金手风琴制造者。“[ 儿子们]Joel 和Wilson 最初表现出兴趣时,我说,‘你可以玩我的小提琴,但是别让我给你展示什么,因为我不会这么做的。’我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小时候,我对这种音乐和演奏这种音乐的人很神往,很热情。如果有人将我束缚起来,我会想出如何弹奏。所以我希望孩子们对它也能抱有同样的热情。因为如果你不这么做,你会永远一钱不值。”

 

Ann 说“我们从没教过他们什么。他们通过耳濡目染,通过观察和聆听来学习。我记得有一次,在Joel 还小的时候,我尝试给他演奏了一点凯金小提琴,大概听了五分钟,他就比我强了。从那以后,我们会一同演奏一会儿,然后他就开始独自弹奏。就是这样。”

 

这很奏效,而且这么多年来,乐队里极少有什么矛盾。Marc 喜欢坚持他的传统舞厅曲目,所以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在做这些。Ann 和Joel 喜欢将他们的音乐整理进曲目列表中;Marc 和Wilson 则偏爱即兴演奏。他们都是平等的,每个成员会给予其他人他们想要的自由,对他们每个人来说,在家里即兴演奏和在舞台上表演没有什么差别。

 

这很奏效,而且这么多年来,乐队里极少有什么矛盾。Marc 喜欢坚持他的传统舞厅曲目,所以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在做这些。Ann 和Joel 喜欢将他们的音乐整理进曲目列表中;Marc 和Wilson 则偏爱即兴演奏。他们都是平等的,每个成员会给予其他人他们想要的自由,对他们每个人来说,在家里即兴演奏和在舞台上表演没有什么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