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资讯】吉他大师Ry Cooder 缅怀老友Eduardo ‘Lalo’ Guerrero AG293

 

 

El Casino 舞厅内人头攒动。这里的木质舞池曾是亚利桑那州面积最大的,十分有名,而现在已摆满了餐桌和成排的折叠椅。这个带有历史风韵的拉丁俱乐部紧靠亚利桑那图森市庞大的市中心区,是南图森小型墨西哥裔聚居区的核心,现在这里既充满了欢乐的节日气氛又有着浓厚的敬畏感。

 

俱乐部里座无虚席,坐满了老老少少各个年龄段的拉美裔和北欧裔人,大家汇聚一堂,共同缅怀这位出生成长在西语区,全球知名且享有盛誉的歌手、乐手兼多产作曲家,已故的美国奇卡诺音乐之父(之声),Eduardo “Lalo” Guerrero。

 

本场纪念音乐会的表演嘉宾还包括美国本土摇滚、蓝调、拉丁音乐偶像Ry Cooder。这场被宣传为“Lalopalooza”的音乐会同时也是一场生日会。2016 年12 月即为Guerrero的100 周年诞辰,而且对于Tucson 的社区广播站KXCI-FM 来说也是好事一桩。今年是广播站开办的第33 个年头,多年来已收获一票忠实听众,大家都十分喜欢由“DJ 策划”,且风格多样的节目与表演,像由本次活动的两大组织者之一的Bob “Pepe” Galvez 主持的“Sabordel Barrio”。

 

Guerrero 多年的崇拜者Galvez 表示:“表演时我至少会弹一首Lalo 的歌。亲眼观看他的表演简直太震撼了,而且Ry Cooder 能够参加今天的演出,简直是太棒了。”

 

早在2015 年末,Galvez 就知道即将迎来Guerrero 的100 周年诞辰纪, 所以他和KXCI 马上开始组织此次纪念活动。这是多年来这里举办的第二次表演活动:门票价格也很实惠,3 个小时的演出只需15 到20 美元即可。也就在Galvez 注意到这一重大活动的同时,

 

同为乐手的Lalo 的粉丝Dan Buckley 也同样注意到了这一点。Buckley 表示:“我在脸书上发布了一条消息,随即就引爆了评论。”他之前是当地报刊的一名乐评人,现在则是一名电影人,而他制作的关于图森青年墨西哥街头音乐运动的纪录片也已接近尾声。

 

Buckley 也加入了Galvez 对Guerrero的缅怀活动。他表示:“我在这个城市写乐评写了30 年,Lalo 也成了我的好朋友。过了整整十年我才了解Guerrero 究竟拥有何等魅力,他十分爱笑,对音乐的表达也很出彩。”Buckley 表示,Guerrero 通过时至今日仍然深受欢迎的滑稽模仿歌曲很好地表达了自己对于欢乐的满腔热爱,其中的一首“There’s No Tortillas”就是采用“我的太阳”的曲调演唱的。

 

 

 

Buckley 还戏称:“Guerrero 就是墨西哥音乐的阿甘,不论他去哪里,无论他做什么,奇迹总会发生。”

 

与COODER 的不解之缘

 

Guerrero 激励带动了一代又一代的墨西哥裔美国人,在他长达70 多年的音乐生涯中,曾录制过大概700 首歌曲,其中多数都是他自己的作品。他对墨西哥音乐的致敬之作“Canción Mexicana”仍被大家看作是墨西哥的非官方国歌。作为一名吉他手及钢琴家,Guerrero 的创作涉猎广泛,其中就包括所有拉丁风格歌曲,传统原声民谣、恰恰舞、蓝调、爵士以及滑稽小调。他的歌曲创作横跨数十年,从上世纪40 年代的墨西哥阻特装流行时期再到60 年代的奇卡诺运动(甚至著名的美国劳工运动领导人Cesar Chavez 也曾是他的经纪人),期间及之后他也均有作品产出。

 

Guerrero 于2005 年逝世, 享年88 岁,还有几个月他最后录制的歌曲,Cooder 的Chavez Ravine 就正式发行了。Guerrero创作了其中的3 首歌曲,其中,就有向其出生地致敬的怀旧歌曲“Barrio Viejo”,其中还有一个故事,Chavez Ravine 和BarrioViejo 原本是充满生机的墨西哥裔美国街区,但却在上世纪50 年代末60 年代初被以城市改造之名而分裂开来。Cooder 的专辑主题,即洛杉矶的切瓦士山谷,已成为一处棒球场;而Barrio Viejo 的大部分区域改建为一处会议中心。

 

正因为Guerrero 与Chavez Ravine 之间的联系,El Casino 的听众才会如此狂热:Cooder 在舞台的另一头完美地弹奏着,他的表演没有任何炫技,几乎是到了隐蔽的程度。活动策划团队的成员错把身材高挑、一袭黑衣的Cooder 当成了负责音效的人。他抱怨道:“没有请他在Buena Vista Social Club 的海报上签名,真是错过了一个好机会。”坐在我身旁的女士,60 出头,衣着光鲜、打扮精心,
她当时激动得都要昏厥了。

 

一百周年诞辰

 

表演过后,69 岁的Cooder 表示:“我只是和乐队坐在一起而已,我很喜欢这样。”在收到图森旧识的邀请之后,Cooder 欣然接受,并前往参加(无偿支持)。“一定会很有趣,所以我会参加,我会在活动上表演。不过并没有人让我弹Lalo 的曲子。”

 

‘亲眼观看他的表演简直太震撼了,而且Ry Cooder 能够参加今天的演出,简直是太棒了’

BOB ‘PEPE’ GALVEZ, EVENTORGANIZER

 

对于Cooder 来说,Guerrero 是ChavezRavine 获2006 年格莱美奖提名的关键。在提到这张描绘上世纪中叶种族政治背景下洛杉矶拉丁文化和音乐的专辑时表示:“如果没有Lalo 或者Tosti(墨西哥音乐之父Don),我也不可能做出这张专辑。如果没有他们俩,这张专辑也不会这么真实。他们经历过那个时代。”

 

为了演出,Cooder 不仅当夜从位于加州圣莫妮卡的家中乘机往返,还主动提出组织向Guerrero 致敬的翻唱环节,还请来了来自图森的爵士贝司手Rene Camacho 以及嗓音深情的拉丁演唱家Ersi Arvizu 等朋友,后者在专辑Chavez Ravine 中也有献声。

 

除了这张专辑的合作,Arvizu 与Guerrero可谓颇有渊源:他与Arvizu 的父亲在图森的同一个贫民区长大。

 

Cooder 还同Camacho 和Arvizu 一道表演了 “Canción Mexicana” 和“BarrioViejo”。

 

谈到听众,Cooder 表示:“我很喜欢老式的奇卡诺音乐,以及那种集体的感觉,所以乐手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不像流行音乐人那样另类,不必总是时刻想着超越自我。”

 

“我很享受表演。”

 

Los Nawdy Dawgs 乐队也参加了表演,这是一支Camacho 组建的由当地音乐人构成的Guerrero 翻唱乐队,同时也为特加诺音乐名人堂Adalberto Gallegos 伴奏;还有图森民谣乐手Ted Ramirez 和Bobby Benton;以及图森著名的少年墨西哥街头乐团Los Changuitos Feos。Guerrero的儿子们也亲临现场:有担任现场主持的Dan,以及进行了现场表演的唱作人Mark。

 

重温CHAVEZ RAVINE

谈及类似Chavez Ravine 的专辑,Cooder认为这关乎音乐的纯正及传承:“人们必须要有集体意识,或者共同的回忆,否则这些就只是歌曲而已。”而在Lalopalooza 音乐节上,从听众中的孩童到Los Changuitos Feos乐团中的少年乐手,他实实在在地看到了传承,Los Changuitos Feos 是一个拥有50 多年历史的社区乐团,专门培养年轻乐手。

 

他们不仅知道Guerrero,而且还总会演奏他的歌曲。

 

至于纯正性, 这也是Cooder 在开始整合歌曲, 制作专辑Chavez Ravine 时寻求Guerrero 帮助的原因。Cooder 回忆道:“我拿到了Guerrero 的号码,我也忘了是怎么拿到的,可能是Linda(Ronstadt)给我的,他住在棕榈泉。我给他打了电话,他通过我的专辑Buena Vista Social Club 知道了我,真是太好了,他知道我是谁。”

 

“我告诉他,我想做一张专辑,而且我想和他见一面。”回忆起初次见面,Cooder 这样说道:“他不仅十分热情,特别友好。”而且Guerrero 还为Cooder 想出了ChavezRavine 在叙事中的隐喻。“你不能按字面意思把Chavez Ravine 做成一首悲歌,这样就没意思了。而且用西语唱也不好听。这和西班牙语很不契合。”

 

Cooder 继续说道:“我们聊了起来,我问他在Ravine 有没有熟人。他说认识两个同叫Chavez 的拳击手,因为自己是拳击迷,所以这两人都是他的朋友。”

 

“我说,那真是太棒了,这就是一个比喻:拳击手之间进行公平公正的博弈。不许击打腰部以下部位,不过一旦碰上黑恶势力,他也赢不了。根本就毫无胜算,只能被击败。”

 

当天离开之前,Cooder 请求Guerrero 一起创作歌曲,而且“一旦有了思路就给我打电话。”在返回圣莫尼卡的半路上,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说:“我是Lalo,‘我觉得有思路了。’”我说:‘哇,真的么’,然后在高速路上靠边停了下来。他在电话了给我唱了一遍。简直太完美了,事情就这样顺利完成了。整首歌均采用完美的科里多3/4 拍演奏而成。最后的结果就是“Corrido de Boxeo”应运而生了,由Guerrero 演唱,Cooder 用12弦吉他进行伴奏。

 

来自古巴的Compay Segundo,其高超的艺术性在Buena Vista Social Club 中亦有体现,而且世界知名。说起Guerrero,Cooder 表示,除了Segundo,“我不知道还有谁能对词汇意象如此驾轻就熟。”

 

Cooder 表示:“大多数乐手都看不到这种意象。因为他们自己就置身其中。Lalo 是这方面的专家,他就很懂。因为多才多艺,他创造出如此精彩的音乐人生。而且他对图画和色彩方面也天赋非凡。他真的太独一无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