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乐手圈】吉普赛爵士乐手 Django Reinhardt 仍然是全球乐手、爵士俱乐部和音乐节的灵感来源 AG294

 

John Jorgenson 自觉听过所有关于 Django Reinhardt 演 奏 风 格 的 评价,直到他自己受到邀请为 2004 年的电影《乱世三人行》演奏这位吉普赛爵士乐手的音乐。这部电影的英国导演(JohnDuigan)表示‘Django Reinhardt 弹吉他总会有种很热闹的感觉,你能弹出那种感觉么?’”

 

想 到 这 儿,Jorgenson 轻 笑 起 来, 在 定义 Reinhardt 节 奏 激 烈、 情 感 饱 满 的 演 奏时,“ 热 闹” 的 确 是 一 个 恰 如 其 分 的 词。在 Reinhardt 离 世 64 年 后, 他 的 音 乐 仍然是全世界每年举办的 30 多个吉普赛爵士音乐节的灵感来源,从 1 月举办的 Django Amsterdam 到 12 月 在 意 大 利 举 办 的Pennabilli Django Festival 无一例外。许多乐队都在演奏由他创作的吉普赛爵士音乐,lastfm.com 网站还列举出 470 多名曾经或现任吉普赛乐手,其中很多都以 Reinhardt著 名 的 小 型 爵 士 乐 队 Quintette du Hot Club de France( 法 国 热 乐 五 重 奏 ) 来 为乐队命名,包括 Hot Clubof Detroit、the Hot Club of Philadelphia、New York City’s Hot Club of Cowtown,甚至还有Seattle’s Hot Club Sandwich。各个地方的音乐特点各有不同,就比如 Hot Club of Detroit,就将摇摆乐和喇叭以及少量的底特律灵魂乐进行融合。

 

Paul Mehling 于 1990 年成立了 Hot Club of San Francisco,这是成立时间最久且最棒的爵士俱乐部(参见 26 页的 Mehling 课程)。Reinhardt 的弹奏“带有人声般的效果”。Mehling 说:“他如歌手那般感动着听众。”Mehling是对Django最赞不绝口的人之一。蓝草拨片弹奏冠军及乐队领队 Larry Keel 表示:“Django 的演奏既流畅又精准,是他把旋律方面源源不断的创意整合到了一起。”

 

在谈到 Reinhardt 的扫弦(吉普赛拨弦法)时,Jorgenson 表示:“Django 可以用各种不同的下扫技巧弹奏一个小段。他能够有节奏地弹拨所有琴弦,让每个音符快速弹出。”

 

摇 滚 明 星 Peter Frampton 曾 与Jorgenson 合作过一首向 Reinhardt 致敬的 歌 曲“Souvenirs De Nos Peres”:“Django 钟爱美式爵士乐,尤其是比博普,每当他用吉他弹奏强劲有力的部分时也总会听到。”

 

Stéphane Wrembel 表示:“我觉得他甚至能弹出吉他上没有的音符!”Reinhardt的 弹 奏 给 他 留 下 的 印 象 太 深 刻 了, 于 是Stéphane 索性就搬到位于法国乡下的正宗吉普赛营地,学习 Django 的弹奏风格(参见 53 页 Wrembel 的吉普赛爵士原创歌曲“Windmills”)。

 

生 于 荷 兰 的 乐 手 Stochelo Rosenberg 因为从小在吉普赛营地长大,所以比 Wrembel要抢占更多先机。他表示:“Django 的音乐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Jean “Django” Reinhardt 于 1910 年 出 生 于 比 利 时 Liberchies小镇一个游牧的罗姆人家庭,俗称吉普赛人。12 岁时,他就开始在小酒馆弹吉他班卓卖唱。18 岁时,他和妻子同住的木制货车失了火。他的身体右侧和左手(按弦的手)

 

烧伤严重,在只有左手的拇指、中指和食指可以正常使用的情况下,他发明了弹吉他的新方法,指板上的动作跨度广且激烈,并以拨片极速拨动琴弦。

 

在上世纪 30 年代搬到巴黎之后,Reinhardt和小提琴手 Stéphane Grappelli 组成了法国热乐五重奏。凭借对美式爵士、罗姆节奏和巴黎街头演唱的融合,五重奏乐团也因自创的吉普赛爵士而扬名世界。随着二战的爆发,组合旋即被迫解散。Grappelli 留在了英格兰,Reinhardt 则是回到了纳粹占领的法国,在那里,他奇迹般地躲过了被遣送到死亡集中营的命运,也就是在那里,无数吉普赛人被夺去了生命。

 

二战后,Reinhardt 实现了造访美国的夙愿。这次旅行也巩固了 Reinhardt 对于除爵士乐外其他乐手的影响。Jorgenson 表示:“Chet Atkins 从东田纳西一路开到芝加哥,只为看Django 和 DukeEllington 的合奏表演,顺便要签名。”

 

Jorgenson 继 续 说 道,Reinhardt 100 首原创歌曲的其中一部分便是与 Atkins 合作录制。而 Atkins 对之后的乡村乐手也影响甚大。Frampton 表示,Reinhardt 的影响也从乡村音乐扩大到了摇滚乐。在把这位大师的歌曲用手机应用 Amazing Slow Downer进行混音之后,Frampton 现在每天都会弹Django 的独奏。

 

40年代末,Reinhardt 曾短暂地与 Grappelli 重聚并合作录制歌曲,而且开始尝试弹奏电吉他。20 世纪 50 年代,他在法国的萨莫斯小镇进入半退休状态,这里也是从 1968 年起举办时间最长的吉普赛爵士音乐节的举办地。1953 年 5 月的一天,天气和暖,Reinhardt 突发中风去世,享年 43 岁。在 位 于 北 卡 罗 莱 纳 夏 洛 特 McGlohon Theater 的舞台上,Mehling 说道:“Django是第一位吉他大师。”在这个异常温暖的一月夜晚,Mehling 的旧金山热乐俱乐部也将听众从往昔传送到了这家烟雾缭绕的巴黎俱乐部里。

 

歌唱家 Isabelle Fontaine 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她说:“当时是 1941 年,Django 和五重奏乐团演奏了一首从未有人听过的歌曲,是Reinhardt 专门为那个场合创作的。一曲奏罢,屋内先是鸦雀无声,随后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听众要求再弹一遍,之后又要求他们再弹一遍。而且反应也一次比一次响亮和热烈。”旧金山热乐俱乐部随后又弹起了 Reinhardt最知名的作品,“Nuages (Clouds)”,二
战后这首歌成为了怀旧金曲,亦是被占领的法国对希望的一曲苦乐参半的赞歌。

 

 

在夏洛特的音乐会开始之前,Mehling 说道:“我们乐队的身份取决于 Django 会做些什么。如果没有在 1953 年去世,他现在会弹什么样的曲子呢?”

 

在对 Reinhardt 的热捧、吉普赛爵士乐队的繁荣以及众多以 Django 为主题的音乐节之中,Mehling 却提出了自己的担忧。他不知道 Reinhardt 是否会为吉普赛爵士的现状而感到光荣。他又回忆起2000 年的一件事,当时,旧金山热乐俱乐部成为萨莫斯小镇举办的Django 音乐节的表演主力。Mehling 表示,各个乐队的表演声音更加洪亮,弹奏也更快,这也让 Reinhardt 的歌曲遭遇了冷遇。

 

Mehling 继续说道:“在这个圈子以及各大音乐节上,模仿过多,而原创作品远远不够。”他表示,当乐手试图一点不差地复制时,结果一定是与 Reinhardt 即兴演奏和实验的初衷背道而驰的。

 

从小受到吉普赛文化熏陶的 Rosenberg 自然是权威人士,他也表示赞同,他表示:“我的音乐学校就是(吉普赛)营地,在那里我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音色。我不想只是重复,我更愿意在音乐中展现自己的灵魂,并施以变化。”

 

吉 他 手 Thor Jensen 是 Stephane Wrembel 所在乐队的成员,他明白那些认为音乐节中模仿碾压创新的批评,不过他觉得这种批评有失公允。Jensen 说:“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摇滚、民谣和乡村音乐圈。而且,如同所有的音乐类型一样,如果探究得再深入一些,这些乐手的独特性就更加明显了。”

 

Jorgenson 接着说道:“初次尝试此种风格的乐手都需要一个效仿对象,那为什么不可以是 Django 呢?乐手们都是通过这种方法来找到自己的音色的。这些有所提升的乐手最后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声音与音色。美式吉普赛爵士于本世纪早期开始,不过并没有那么独特,也不如欧洲吉普赛爵士那样动听。”

 

不 过,Jorgenson 表 示, 现 在 的 吉 普 赛 爵士音乐节成为了富有创新精神和一鸣惊人的乐手的温床。他还以去年在华盛顿州举办 的 Djangofest Northwest 为 例, 在 那里他还看到了自己之前合作过的节奏吉他手Gonzalo Bergara 的 表 演。 他 说:“ 因 为(Bergara) 是阿根廷人,所以为音乐注入了拉丁风格。不过他现在仍然在弹吉普赛爵士。”

 

除了参加并在音乐节上表演以外, Stephane Wrembel 还主持过一次。三月,由他发起的 Django a Gogo Music Festival 迎来了十周年纪念,并史无前例地在卡内基音乐厅进行表演,还有 rembel、
Rosenberg 和 Al Di Meola 等超强表演阵容。

 

‘我不知道还有哪个乐手能有 这 么 多 的 追 随 者。 这 就 是Django 的音乐力量’。

STEPHANE WREMBEL

 

此次活动为期 6 天,其中包括大师课堂和Keel, Jensen 等大牌云集的音乐会。

 

Wrembel 对 Reinhardt 留 下 的 音 乐 遗产 态 度 乐 观, 对 模 仿 和 创 新 态 度 平 和。Wrembel 表示:“我不知道还有哪个乐手能 有 这 么 多 的 追 随 者。” 他 还 谈 到 全 球 爵士 俱 乐 部 和 Django 音 乐 节 的 大 量 产 生 及Selmer Maccaferri 吉他的火爆销售,也是Reinhardt 的吉他首选。“这就是 Django的音乐力量。”

 

他继续道:“保守派让音乐得以保持纯正。许多人,包括我自己,都在新的道路上探索着。我不大喜欢创新派和保守派之间的争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空间和作用。保守派让传统延续,创新派则让音乐更加鲜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