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乐手圈】爵士吉他大师Ralph Towner携原声独奏专辑强势回归, 美轮美奂,光影流转,色彩斑斓。 AG294

 

 

在从俄勒冈大学以作曲学士学位毕业的同时,作为学院派及深受 Bill Evans 启迪的 Ralph Towner 开始了自己的爵士钢琴家生涯,不过之后他便决定转战古典吉他圈。他搬去了维也纳,在那里,他爱上了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同时开始尝试演奏鲁特琴曲。等再回美国的时候,Towner 那种深受民谣和世界音乐影响的第三乐派爵士便雏形初现。

 

他的全新个人专辑My Foolish Heart (ECM制作发行 ) 以他在 1962 年初次听到的一首Evans 的歌命名,同时也是对近日 Towner的启迪者致敬 , 所有的部分全部整合到了一起。有些曲子,像是“Pilgrim”和“Dolomiti Dance”,都是用尼龙弦的古典吉他弹奏的,而且都以鲁特琴般温暖、精准的曲终部分作为开端;有些像是“Saunter”和“I’ll Sing to You”等歌曲,都带有钢琴般丰满的质感。Towner 采用 12 弦民谣吉他弹奏“Clarion Call”和“Biding Time”,将它作为手持的管弦乐团,并在区区 12 根琴弦中发现了十分多样的音调。

 

如同他最好的作品一样,不论是独奏;作为俄勒冈乐团成员和 Paul Winter Consort 合奏团 一 起(1970 年 与 Paul McCandless 共同创办);还是作为 Weather Report 乐队的特邀吉他手,他的旋律总是十分复杂,可以直接用来进行即兴弹奏,而且十分严谨,甚至可以追溯到基础的 12 音。

 

77 岁,Towner 发行了 11 年来的首张独奏专辑,而且他的弹奏水平可以说是胜过以往,而他的作品自然也是异乎寻常地动听,其中光影流转,色彩斑斓。

 

My Foolish Heart 与之前的独奏专辑有何不同?

我曾创作过一些歌曲,打算用我那把弹奏多年的 Jeff Elliott 吉他进行录制。不过因为琴盒不结实,所以从巴西飞回来的时候吉他摔碎了,等我到罗马时,吉他几乎全部损毁。所以这张专辑中的大部分歌曲是用一把新的 Jim Redgate 吉他创作的,而且最后也是用这把吉他录的歌,它的音色也与之前的吉他十分不同。

 

您觉得有何不同?

这把 Redgates 吉他音色温暖:反应迅速、响应效果好、音色十分清晰。而且声音更尖一些,演奏时,声音十分有力。我必须了解这把Redgate 究竟有什么样的能力,在数次演奏过后我才了解弹出的音符究竟可以有多洪亮。我的主要目标就是运用自己的控制力,采用同样的音色和音量弹奏所有的音符。就是这样。所以,当我想弹一个音符时,我可以采用相同的音量弹奏其他音符,比如,将第 3 个音符弹奏得更加洪亮。这就像是弹钢琴,这种控制力就是我想要的,而且我的确是花了一些时间才了解了这把 Redgate 吉他的性能。

 

‘我采用古典吉他演奏技巧弹奏 12 弦吉他,进行调整后以便让双弦的发声尽量一致。’

RALPH TOWNER

 

那那把 Elliott 吉他怎么样了?

已经修复了,音色非常棒。我觉得虽然之前有点损坏,不过修好之后的音色更加有力了。感觉还是那么熟悉,之前的性能还都在,所以我很清楚它的音色会是什么样的。

 

这把 Redgate 吉他对您的作曲又有什么影响呢?

一般来说,当我在创作或是演奏时,吉他的力量总是很吸引我。这把 Redgate 会比那把Elliott 带有更多的侵略性。而且共鸣产生的振动声也很大。就比如说你在 2 弦上弹 D 音,如果不对空 4 弦加以控制,那么真的会发出声响。所以还需要一点技能,才可以控制住空弦音。

 

您能以其中一首为例,谈谈新曲子是如何创作的么?

“The Pilgrim”是一首更加简单的歌曲,听起来非常像赞歌。我很喜欢歌曲开头部分的转调,当我发现前两个和弦有转调的时候,感觉就好像是两个石头碰撞出了火花。如果真的很有趣的话,自然就会产生旋律及和弦等,一应俱全。我也是从前两个和弦开始创作整首乐曲,开始时就是简单的 A-A-B,而且采用相似的转调,直到突然结束。这首歌十分类似于钢琴曲,几乎与格利高里圣歌相似,以女高音演唱开始,之后是中音,然后是低音。其中的泛音十分密集,即兴表演旋律十分优美,再加上单音线,曲子始终为爵士曲风,并在和弦部分进行即兴创作。

 

一首曲子总是从最初的构思发展而来,并不只是各种音色的堆积,而是用音乐记叙的故事。说来也怪,因为你总有故事想讲,就好像自己是一个文学作家一般,不过叙述的语言却完全不是文字性质的,其中的含义也可以供听众自行解读。于我而言,音乐本身就带有结尾与解读,其中同样包含书面故事中所有的元素。音乐是一种几乎是纯情绪化的语言,并无字面含义,而且我也无法用言语进行解释。这是一个十分抽象的概念。

 

你平常就是这么创作歌曲的么?

一次,我坐在岳母家,她正和我妻子在另一个 房 间 吵 架, 我 在 她 家 发 现 了“Dolomiti Dance”。几年前,我在巴勒莫开始创作这首歌曲,而且发现了我很喜欢的一个部分,即第一部分。我当时觉得这会是一个二重奏,所以我创作了十分复杂的和声部分。基本上,这两部分采用的都是混合拍子,而且我感觉用混合拍子创作效果不是很好。它并没有将自身从这种精雕细刻的框架中解脱出来。所以我转而采用 4/4 拍进行即兴创作,演奏这个部分,然后重复采用不同调式的同一和弦序列,之后在4 到 5 个不同的调式之后,回归采用原调式的原乐旨。前后花了几个月才把这首歌创作完成。

 

这和为 12 弦吉他创作歌曲有何区别?

我用古典吉他技巧弹奏 12 弦吉他,调整过后尽量让双弦音接近一致,拨动双弦时声音要有冲击力,所以音色就会类似于羽管键琴。还要说一下,我都是根据吉他的优势进行弹奏。40 年来,我一直弹奏那把 Guild(F-312),完全是按照我的要求制作的,有一个宽宽的古典式指板,没有护板、而且只在 7 品和 12 品处的琴颈侧面有圆点标记。

 

快速重复和弦数量很多时,移动速率并不是很快。需要点时间才能发声,先低声弹拨下,这时音色最好。因为共振时间较长,还可以听到热烈的八度音。这是这把吉他最擅长的部分,延音也很棒。我过去常常用在调音方面做试验,所以我将成对的音符调成了不同的音,而不是同音,或者全是八度音。

 

如果不调成同音或八度音,那又要怎么调音呢?

比如说,我会调成非常复杂的小七和弦,其中几乎所有音符都在同一音阶,不过并不按顺序排列。在进行某一调弦时,调弦时,我会从同音开始,因为它与旋律息息相关。接下来的两个为三度音,下一对是大二度音,下面为一个六度音,接下来的一对音程不同,可能为七度音程,算上这些零散的音程,就构成了一个庞大的小七和弦。

 

于我来讲,12 弦吉他并没有什么让我感兴趣的传统元素。我喜欢 Joni Mitchell 的弹奏方法,不过 1970 年在 Paul Winter 的乐队时,我还必须弹 12 弦吉他。他有一把 12 弦吉他,而且坚持让我来弹,我还挺不情愿的,因为弹12 弦吉他就是对指尖的残害。不过最终还是没有拗过他。我总会即兴弹奏,用奇怪的方法弹奏它。对我来说,这个 12 弦吉他的音色像极了可以即兴演奏文艺复兴时期音乐的羽管键琴,一架新式的羽管键琴。

 

为什么会弹奏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呢?

我在维也纳师从伟大的吉他教授 Karl Scheit时学得就是这个,当时我 22 岁。在那之前我完全没弹过 12 弦琴,一开始学的时候我弹得就是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由他改编成吉他乐曲。这种音乐已经很美了,想要弹好难度也很大。当然,John Dowland(1563–1626)十分神奇,乐曲在向巴洛克风靠拢时,难度会略大些。不过音乐总是十分清亮,而且泛音也十分有趣。

 

Dowland 和 Bill Evans 有什么相同点?

他 们 都 很 注 重 音 调。 你 可 以 观 察 一 下 Bill Evans 的左手,看看他弹奏和弦和移动时的方式,几乎好像是在为四重奏乐团谱曲一般。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找一段旋律,弹出高音部分,看看它和其他部分会产生何种联系。确实,它们之间是有规律可循的。这些美妙泛音之间的联系是理想的巴洛克风格,所有的和弦都变为主旋律下的旋律及副旋律。就是这种联系。

 

你喜欢即兴演奏的哪个部分?

人们之所以会被即兴演奏吸引是因为他们把这看做是一种创作音乐的个性方式。必须从一开始就有兴趣,在我大量弹奏即兴乐段之前,我还记得自己总是想象即兴演奏会是什么样子,生活或畅游其中又会如何。即兴演奏的方式有很多,如果你要弹奏带有逻辑性的东西,它就会自成体系,而无论你弹些什么,无非属于你要讲述的故事,又或者是故事之外的东西。各个部分可以互不相干。尽管你是在创作,不过你自己也在受到这种新奇事物的影响。

 

这么多年来,你的吉他演奏是如何变化的呢?

我的演奏目标更加明确了。在弹奏的内容和时间方面,我有了更加明确的意向,而当我在弹奏时,对自己的演奏内容也有了更加开阔的认知,而且在弹奏时会留有更多的空间,我也能做到心中有数,而即兴弹奏比较有趣的一点就是你不仅仅是在弹奏,同时也是在聆听。你也是听众中的一份子,可以听到自己所演奏的一切,以及这对于乐曲的意义,还有乐曲的发展过程。

 

年龄越大,这方面也就越得心应手。这是一个同时充当听众和演奏者的过程,可以听到音乐的实际效果,但愿你演奏得足够好,音色、故事讲述以及从吉他中激发的种种优点都能充满各种变化,从而吸引听众。听众对于你讲故事的好坏可是十分敏感的。如果你开始漫无目的地弹奏,那么你就会感觉到听众已经不再和你一同呼吸了,而如果你弹得真的很好的话,所有人都会和你共呼吸。

 

专注于弹奏的音色和讲述的故事是一种让人难以置信的感觉。

 

 

RALPH TOWNER弹奏所用乐器

 

在 最 新 专 辑 中,Ralph Towner弹 奏 的 是 一 把 由 英 国 制 琴 师 Jim Redgate 制作的尼龙弦古典吉他。Redgate 这样形容这把吉他:“带有传统扇形音梁的雪松面板,配有洪都拉斯紫檀背侧、香柏琴颈、升级黑檀指板。还带有法式抛光漆层,即便有些我从现代吉他上借鉴来的轻微调整,不过整体来说这仍是一把十分传统的吉他。值得注意的是,面侧板粘合的地方完全按照面板大小调节振动。这个想法是我从双面板和斜条音梁的制作中借鉴来的,这样面板的振动部分就可以更小、更轻,而且在保持高音及低音响应平衡时也可以更加灵活。”

 

在 音 乐 会 上,Towner 弹 得 是 一 把1995 年的 Elliott/Burton。Cynthia Burton 是 Jeff Elliott 的合作伙伴,是她在这把吉他上添加了碎片状枫木和法式抛光漆。这把吉他的弦长为 65厘米,配有德国云杉面板以及巴西紫檀背侧。

 

Towner 还有一把 1972 年的定制款钢弦 Guild F-312 用来表演和录制歌曲,还配有 Fishman 压感拾音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