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TRADE

美国Larrivee手工原声吉他工厂行 AG269

加州工作室是在2001年9月1日正式开始运营的—提前了9.11事件10天时间。当时并非扩张的好时机。LARRIVEE是一家加拿大公司,但是我们最大的市场却是美国。我们和最大的市场之间相隔着美加边境,这使我们很难做,因此我们才做出了南移的决定。尽管之前我们看好了加州的VENTURA市,但最后我们还是将地点定在了OXNARD,原因有以下几点:1.气候(全年都非常适合吉他制作),2.临近港口,3.临近机场,4.当然还有生活方式—这里非常适合居住。

 

_DSC4131

 

这间工作室最有意思的是它带给我们的一些需要完成的工作。加拿大工作室已经运行好多年了,一直在出产高品质的吉他–但是加州工作室却完全从0开始,我们需要一点一点地“武装”这里。这就给了我们一个改良制作方式和步骤的机会。也别误会—这不是说我们要全部机器化生产,而恰恰是相反,我们要重新改良手工制作的方法来做出真正世界级的手工琴。我们改良了琴体制作环节,衬条加工环节,琴颈接箱体环节,以及我们如何抛光吉他,甚至包括如何涂装图案。它使JEAN LARRIVEE可以以非常清晰地思路制作他想要做出的吉他。

 

我们现在的这个工作室大约有16000平方英尺的面积,其中1200平方英尺为办公室。我们在此工作室内建起了两个温湿控制室,一个大型喷漆室和两个中层夹楼。因为相对来说我们这个工作室比较新,所以一些配件仍从加拿大工作室运来。到2006年,除了大体成型的琴颈,抛光的面板/背板/侧板和音梁,其余部分都是在这个工作室完成的。因为相对来说我们这个工作室比较新,所以一些配件仍从加拿大工作室运来。到2006年,除了大体成型的琴颈,抛光的面板/背板/侧板和音梁,其余部分都是在这个工作室完成的。

 

此工作室的第一道操作工序就是处理毛料。尽管加拿大工作室还在供应我们加工好的配件,但我们还是在逐渐着手自己处理这些事情。下图你可以看到JEAN LARRIVEE和MATTHEWLARRIVEE正在为一批特殊的吉他开料(絮纹桃花芯木)。很多时候,人们都会惊讶的发现,没把吉他都是LARRIVEE家族的人在亲手操作。JEAN,MATTHEW,JOHN JR和WENDY整天都积极地埋头制作吉他。

 

我们先匹配背板和侧板。要让背板和侧板来自同一块木头是不可能的(很明显因为尺寸的悬殊),所以我们拿上千对背板,和上千对侧板,来根据诸多因素包括纹理,颜色和密度来配对。一旦搭配好,我们就会挑出一付完美的面板匹配侧板。

 

面板和背板都送入温湿控制室堆放在特制的搁架上,以使空气可以在木材两侧自由流通循环。我们在粘音梁前,会将木材在这种环境中放置1周左右来使其达到稳定。这间温湿控制室精确地控制在72华氏摄氏度和42%相对湿度条件下。这个湿度高于我们的同行大约2%-因为我们觉得40%的湿度太低了。面板和背板对环境的适应是吉他制作中最重要的阶段之一。如果木料没有充分稳定,会对弹奏性,耐久性和音质等方面偶读产生很大影响。

 

_DSC4065

 

当面板和背板都安全的放置在控制室中稳定后,我们就开始弯侧板了。所有侧板都是手工利用热弯器和蒸汽成型的。吉他的腰部是手工在一个加热管上弯成型的,其余部分是在一个自制的不锈钢热弯器上加热到大约275华氏度加热成型。这些模具加热和降温都很迅速,因此很适合弯板。我们不仅弯侧板,还弯实木的包边。原理就是让水变为蒸汽,松化木纤维以达到易于弯曲的目的。当木料冷却后,它又会再次变得实挺。

 

一旦侧板弯好冷却后,我们就将其从模具中取出,将其修剪到正确的长度。接下来我们用一块南美桃花心木的顶端木块和巴尔干白桦复合尾端木块来粘接两块侧板。值得注意的有意思的一点是,整把吉他只有尾端木块这里是复合的–并且这不是为了节省成本。这块木块是用互相垂直的木纹的木块粘合起来的,其实这样的木块比实木还贵。我们用它的原因是很多人会安装尾钉和拾音器。如果某人不小心轻磕了尾钉部位,而且这里的木块又是实木的话,这个木块就很有可能会断裂开。这块木头不会影响音色,但却会影响吉他的耐久性以及起到保护吉他脆弱部位的作用。

 

一旦侧板成型,我们就在低音一边侧板的内侧粘上一块黑色的薄薄的加强纤维布。这块布的作用纯粹是为了使需要安装侧板拾音器前级的人在操作时能更好的保护侧板。接下来,我们开始粘侧板加强条。加强条其实就是上面有很多规则锯路的扁平的非洲桃花芯木(KHAYA)长条,这样它们就非常易于弯曲。我们在侧板要粘接面板和背板的两条边缘上粘接这种加强条。这种加强条的主要用途有两层:为面板和背板粘接到侧板上提供更多的粘接面,另一方面也为了增加侧板的强度。加强条用很多小夹子夹住站到侧板上。

 

一旦粘好加强条,侧板接下来就要被仔细的打磨,来去除任何凹陷,凸起和空隙等问题。尽管吉他的这部分你可能永远不会看到,我们还是煞费苦心地用3种不同粗细的砂纸来进行打磨。任何侧板于加强条之间的缝隙都会填充好打磨光滑。现在成型的侧板已经粘好了加强条,接下来我们要打磨整个框架的顶面和底面(粘接面板和背板的粘接面)。这是在两个大的旋转砂光机上完成的。首先框架会撑进模具,然后放在一个大号的平面圆形砂光盘上打磨(面板侧朝下)。然后翻转模具,再在一个弧形的砂光盘桑打磨。这个弧形使得侧板和背板的粘接面达到相同的弧度以便充分吻合。

 

从尾部镶嵌到包边。现在侧板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可以粘接面板和背板了。首先我们会在尾部用实木进行镶嵌。这个镶嵌纯粹为了装饰,以掩蔽侧板的接缝。现在我们先开槽。侧板打磨砂光机(右手侧是平的,左手侧是弧形的)从尾部镶嵌到包边从尾部镶嵌到包边。现在侧板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可以粘接面板和背板了。首先我们会在尾部用实木进行镶嵌。这个镶嵌纯粹为了装饰,以掩蔽侧板的接缝。现在我们先开槽。槽开好后,我们可以根据吉他的型号从印度玫瑰木,巴西玫瑰木,枫木或者乌木中任选其一来进行镶嵌。一旦粘好,接下来一步工序就是用高速砂光机打磨侧板。这一部有很高的技巧性,现在加州工作室里只有JEAN和MATTHEW在做这一步骤。这一步骤的目的是为了打磨平整弯侧板时产生的任何不平的地方。

 

侧板打磨好后,就送到恒温恒湿室来稳定至少3天才会继续进行琴体的加工。在这期间,我们可以开始粘面板和背板的音梁。我们的音梁现阶段是由加拿大工作室提供,发运过来供我们使用。我们首先选择/匹配音梁,在面板上摆放好位置。然后我们对每根音梁涂胶,粘在面板上精确的固定位置。随后面板被放进一个特制的真空台面真空加压。右图可以看到过程:仅15分钟过后,面板和背板就可以取出,清理掉多余的胶。之后我们就将其搁置一旁放置至少24小时。之后面板和背板都用3种不同目数的砂纸彻底打磨直至表面光滑干净。很多吉他制作者并不管吉他内侧,但是我们来说,内侧很重要。一旦面板和背板打磨好,我们就把侧板撑进模具,然后开出音梁的定位槽。这一步是通过一个手持的修边机做到的,参看上图。

 

之后面板背板就用传统的撑杆方法粘接到侧板上。面板和背板是同时粘接的。面板是平的,面朝下放在桌面上。背板面向上,周边都用撑杆加压–这样就同时夹住了面板和背板的粘接缝。新制的琴体会放置一整晚待胶干,第二天就会转移至包边/开槽部门去加工。琴体周边开槽是两步完成的:粗开槽和细开槽。粗开槽是在一个固定于台面上的开槽机上完成的,细开槽是用手持的修边机调到特殊的深度来操作完成。我们有4台针对不同包边的细开槽用修边机:05-09的枫木包边,-10的玫瑰木包边,-50和-60的鱼骨包边,一旦吉他开槽完成,我们的两位负责包边的人员就开始给琴体添加实木包边。边条和侧板一样,是在弯侧板的模具中以及-10系列枫木&洋槐包边。完成和吉他完全一样的形状的。这些边条都用标准木胶和美纹纸粘接固定。我们用美纹纸是为了让整个包边对琴体的贴合度都达到最好。

 

随便你仔细查看任何一把LARRIVEE吉他,你都会看到我们细致的手工质量。包边的吻合和粘接毫无瑕疵。现在琴体已经粘好包边,我们要开始打磨吉他侧面,然后轻轻打磨面板和背板。我们首先在砂带机上用60目的砂纸打磨琴体侧面,然后换成120目继续打磨。这一步就除掉了突出的包边,以及侧板上轻度的表面氧化。完成侧面的打磨后,要迅速送去喷漆部门来密封为氧化的表面–这样就可以保持木材原本真实的颜色。从侧面打磨好到送入喷漆室,一般不超过3天时间。现在,内饰线和鲍鱼壳装饰都已经粘好,我们可以打磨面板和背板了。面板和背板都会首先拿到一个砂带机上打磨。这个机器使用一条很大的快速移动的砂带(超过22尺长!)和一只大的平面打磨施力板来快速打磨表面。接下来我们换用圆盘砂光机完成剩下的任务。

 

_DSC4058

 

用砂带机的原因在于它能打磨出非常平整的表面来–而如果只用圆盘砂光机,则打磨出来的面板可能会不太平整。我们现在可以安装琴颈了。从-05到-11系列的琴颈都是加拿大工作室加工后运来加州的。-50和-60系列的琴颈是这里的OXNARD加工的。这些琴颈都有一个传统的称作“V领”的构造。以前,V领是一种3拼琴颈的粘接部位,但是在LARRIVEE这里纯粹是为了装饰。V领是制作传统型号最具挑战的一步;它很费人力而且需要娴熟的技巧来正确成型和打磨。V领和弦钮槽都是首先在CNC上粗制加工成型,然后手工完成(通常是JEAN和MATTHEW的手工)ROBERT在给一把L-09K特别版的背板打磨用CNC铣一把OOO-60琴颈的弦钮槽几乎现存的所有LARRIVEE吉他都用燕尾槽的方式安装琴颈(唯一例外是20世纪80年代的一小批栓接的实验琴)。这个接法分两步:在琴体上开槽,然后在琴颈上造出突出的燕尾。每根琴颈都是手工调试接到琴体上的,因此不可以随便替换。一个气动夹紧(以便快速夹紧/放松)的夹子两侧垫海绵用于垂直夹持住琴体。一个挖槽的模具要固定在琴体上。然后我们分两步铣刻出燕尾插槽。之后,此槽的周围要用酚醛树脂打磨块打磨成纯平。燕尾的尺寸是我们严格按照琴踵的外形特定的。这样可以保证接槽位置可以结合的非常紧密。

 

我们时常会听到人们针对燕尾槽的异议,说琴颈“迟早有一天会需要重调”。这种说法并不正确,不是所有吉他都需要重调琴颈的。一把燕尾槽拼接完好,具有调节钢筋,而且一直对温湿度注意控制的吉他是不需要重调琴颈的。琴弦拉力这一条因素并不会把琴颈拉弯–必须有其他外力一起作用才有可能会影响初始的琴颈角度。燕尾的尺寸是我们严格按照琴踵的外形特定的。这样可以保证接槽位置可以结合的非常紧密。在过去40年中,我们为质保范围内的重调琴颈只有不到20把琴–而且你知道么,这些需要调整的琴绝大多数都是新琴,它们在一开始就没有接好燕尾槽(11万把吉他中出现20把需要调整琴颈的,我们认为这一比例很合理了)绝大多数琴颈角度的问题都是由湿度变化引起的,而且实际上都不是琴颈角度本身的变化。

 

通常我们能感觉到的变化,是由于面板或背板过干失水造成的。以下是一个例子:当面板干燥失水后,它将由原先的微凸变成微凹。这就使位于面板上的琴桥高度降低了。由过分干燥引起的琴桥高度变化会有1/8”之多。这就带动琴弦高度也有这么大的变化!琴颈本身并没有变化,但是因为琴桥位置变化了,所以“看起来”好像琴颈角度不对了。解释完之后,我们继续介绍琴颈端燕尾槽的制作–我们用自制的打磨器和模具来制作正确的前后,左右对接面。此操作用到两个特制的模具。第一个模具控制琴颈的前后倾角(还不需要安装琴桥)。另一个模具用来对齐琴颈中心与箱体中心–这就对准了琴颈左右的角度。整个琴颈的安装过程就是一个测量-调节-测量-调节的过程。我们不断检查琴颈角度,如果不正确,我们就通过微调打磨来改善直至角度完全正确。

 

一旦我们将琴颈打磨到正确的角度,倾斜度和长度之后,我们就可以在琴颈上铣出燕尾插槽了。琴颈放入一个CNC加工出来的模具,然后夹到一个气动台钳上固定。之后用木铣顺着非常精确地模具挖槽,这一操作就完成了。琴颈和琴体都会打上序列号,之后琴颈调试的最后阶段就完成了。这时要铣出琴体上放置琴颈钢筋的槽,使琴颈顶面稍凹一些,标记出琴踵贴片的位置。这时,琴颈和琴体的插槽是非常紧的–如果要将琴颈拆下来只能借助锤子(即使没有用胶和螺栓)如果你有机会能亲身造访我们的工作室,请要求参观这一制作步骤–是很神奇的!

 

指板会通过间接方法固定粘接以防指板扭曲变形。此时琴颈就可以接上琴体了,但是还要在分开,因为还要单独上漆。琴体接下来会送去打磨,后面详述。而琴颈则需要再经过若干环节的处理。首先琴颈要预处理以适合用CNC加工。这包括打磨琴颈和琴头连接处,粘好琴踵贴片,并大体打磨掉琴踵附近多余的木头。一旦完成琴颈的粗加工,就可以送进CNC进行处理。琴颈是通过一个对准指板上品位点的模具来定位指板的,而指板上的品位点是在制作指板的同时铣刻好的。之后琴颈的大体形状就这样做好了。每个琴颈需要大约6分钟的时间来加工。大多数人都认为吉他制作是一种很神秘轻巧的工作,某些程度上说的确如此。但是实际上制作吉他所花的大部分时间和人力都用在了打磨上。每个配件,不论正反面,在送去喷漆之前都要经过至少3遍不同粗细砂纸的彻底打磨。

 

_DSC3987

 

之后琴颈就可以送到手工加工部门了。琴颈的手工加工可以决定吉他完成后的手感如何,要求具有很高的操作技巧。通常都是JEAN自己来处理大多数琴颈–特别是-50和-60系列。这一步骤包括打磨和抛光琴颈接琴头部位,琴踵造型,以及加入处理指板包边和琴颈的衔接。之后手工进行最后的琴颈打磨,并且安装一个用于喷漆时临时持握琴颈的柄。我们有3位女士打磨琴颈,一天总共可以完成12-16支。意味着每支琴颈的最终打磨都要至少花掉2个小时以上的时间。琴颈现在可以送去喷漆了。琴体现在正在进行打磨。之后会对包边和其附近检查是否存在小空隙,如果存在,就会进行填补和/或打磨平整。琴体会用3种不同的砂纸打磨3遍,进行两次彻底检查。

 

之后也会给琴体暂时连接一个柄再送去喷漆部门。此时琴体已经通体除掉了氧化层。我们要第一时间给它喷上第一层漆以保留木材“未氧化”的外观。这第一层底漆通常要在8小时内喷妥。漆是制琴师的矛盾。因为根据上漆的方法不同,会对琴声有显著的影响。漆越厚,音色/音量越受限。漆越薄,琴越容易受伤(气候以及物理损伤)。基于上述结论,每个制琴师都要对他们的漆层厚度进行一番思想斗争。我们要考虑到什么样的人会拥有这把吉他,吉他会在什么天气环境中存放,以及根据不同的弹奏技巧,琴可能会受到的“虐待”。我们对待漆面的原则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不断变化发展的。我们总是在尝试,改变,以及尝试新产品。基于以上所写,这部分参观实际上是2006-2007年间我们喷漆部门的一个剪影。

 

琴体和琴颈从各自打磨部门送来后首先进过高压气吹净以便仔细观察木质,进行第三次检验(在琴体打磨期间已经进行过了2次检验)。琴体和琴颈随后就流水线进入喷漆室喷底漆。底漆是一层非常薄的漆层,通常也称作密封漆层。这层底漆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使后续漆层更好地和木质附着。不同的木质(特别是像玫瑰木一类的硬木)都有很多树脂和油性,而我们用的聚酯漆不太容易附着于这种木质–因此需要一层底漆过渡。

 

底漆会整整放置24小时以待其干燥。之后我们会将琴体送回琴体打磨部门让他们再次进行检查(尽管底漆很薄,但它还是一层漆层。只要喷上了,就可以让人更明显的看出之前不易发现的瑕疵)。如果发现任何多余的胶或者缝隙,琴体还会再次打磨,再次喷底漆,再次晾干24小时。这一步会一直持续,直到效果完美才算结束。待整架琴体都做到完美之后,会再连喷两层底漆,放置24小时或以上。我们的生产延误主要原因就是在这一步我们要确保完美。基于上述结论,每个制琴师都要对他们的漆层厚度进行一番思想斗争。我们要考虑到什么样的人会拥有这把吉他,吉他会在什么天气环境中存放,以及根据不同的弹奏技巧,琴可能会受到的“虐待”。我们对待漆面的原则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不断变化发展的。我们总是在尝试,改变,以及尝试新产品。基于以上所写,这部分参观实际上是2006-2007年间我们喷漆部门的一个剪影。

 

这时的琴体和琴颈会送进我们的紫外线“烤箱”处理(其实只有紫外线,不会加热)。填孔剂和我们的底/面漆都未催化–它们只在紫外线下固化(类似牙医填牙缝)。我们建造了几个具有特殊高强度(HID)辐射的“烤箱”,它既可以释放可见光,也可以释放紫外线。每个“烤箱”装有8盏灯,合理地摆放以使吉他可以全方位接受紫外线。不需要花很长时间,只需区区25秒钟–你没看错,就需要25秒。

 

一旦填孔剂干燥,就将表面打毛以便第一层喷漆能更好地附着于底漆上。之后,我们开始喷涂第一层。第一层和最后一层都是相同的材料–需要紫外线辐射硬化的聚酯漆。我们连续喷3层漆层(每层之间有固定一段时间间隔)之后琴体或琴颈就放到一旁等几个小时干燥(别忘记,只有辐射紫外线后才能彻底干透)。最后送入紫外线烤箱–再接受25秒钟辐射。

 

待第一层面漆干透,琴体会拿去打磨(以便后续漆层可以很好的附着)后再回到喷漆室喷面漆。但是,如果琴体会喷成日落色,则会使用不同的工序。琴体之后送去一间小型的温湿控制室,WENDY  LARRIVEE会精确地将包边和音孔饰圈都贴好,以备喷日落色漆。

 

粘贴好的琴体会送回喷漆室,JEAN JARRIVEE接下来给琴体喷涂日落色。人们总是想知道为何我们要对日落色收取额外费用–其实理由很简单:因为它要求大量工作全部正确完成。包边要贴好,然后涂漆,撕掉贴纸,刮平边角,用钢丝球打磨,修补细节,等等。JEAN手工喷涂我们所有的日落色琴。如果你有一把我们品牌日落色的琴,那就是JEAN喷涂的。

 

琴体随后会再喷涂3遍面漆,然后接受紫外线辐射。琴颈就不会再喷面漆了,取而代之的是哑光漆。琴体和琴颈都喷漆完毕,理论上可以进行抛光了–但是保险起见,我们通常会再等一至两周的时间等漆层稳定。这时的琴还是送回温湿控制室,不过只需要放在那里就行。

 

在一至两周温湿控制室中的封闭后,琴体和琴颈都取出送至抛光机处抛光。这是两大抛光工序中的第一道。抛光机的抛光很粗,正好用来去除漆层硬化后表面“发黄的一层”,但是并不能让琴体变成高光。燕尾槽附近的漆层需要打磨后才可以进行粘接琴颈。如果琴颈在这步之前就已经粘接好,则抛光的质量就会显著降低而且琴颈和琴体的匹配度/接缝处的漆面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_DSC4077

 

这一步,我们先用两种不同目数的非常细的抛光纸来抛光。传统上讲这一步叫做湿抛光,因为喷漆琴的制作者都要加水润滑砂纸来抛光。我们用的聚酯漆层非常硬,因此需要一种特别的超耐磨的MICRON抛光纸来干抛光。抛光机打磨整个琴体时非常小心,不会出现将漆层磨穿的情况。一旦打磨完成,抛光机就开始用最高级的MENZERNA抛光膏开始粗抛光。

 

现在粗抛光已经完成,这次我们要再次将琴体和琴颈放置在小温湿控制室中3天以上来使其稳定。这一稳定的结果是使吉他在粘接琴颈前处于一个平衡的状态下(既不膨胀也不收缩)。大多数人都知道用一把直尺平躺在品丝上的方法来观察琴颈角度。既然这样,想想一下如果面板膨胀或收缩幅度很大(使琴桥上升或下降很多),我们就需要等吉他稳定平衡后才可以准确测量琴颈安装的角度。

 

最终的接缝处理是由工作室里两位专业技师来操作完成的。琴颈接琴体处只会用到凿子,锉,砂纸和胶,不会用到其他工具。最终调试过程首先从清理燕尾槽开始下手–不论你怎么贴纸保护,这里总会多少有些残漆需要清理。最后调试完成后就可以上品丝了。我们的标准型号都有常规的圆点品位标记镶嵌,这是在吉他上品丝前就镶嵌好的,然而,我们所有高端型号也都有指板镶嵌。这些镶嵌都是在CNC上雕刻出来的。下图可见我们用模具加持吉他在CNC上进行豪华的指板镶嵌。

 

之后就试接琴颈,角度和倾斜度都调到完美。接下来我们打磨琴颈接口底面以避免任何连接上的空隙。最后琴颈粘接就位并防止24-72小时干燥。之后会粘入镶嵌物,造弧。造弧是指给指板表面做出一个弧面。我们的造弧架是CNC车出来的,为合成弧度。半径从琴颈处的16”过渡到指板末端的20”-21”。这样就使指板弹奏起来感觉更舒适。据我们所知,我们是主力市场上唯一采用合成弧度的品牌。因为这种方法会需要很高技巧且要想完美做好要花很多精力,因此传统不采用这种方法加工。单一弧度和混合弧度的指板一试就知到差别了。混合弧度的指板感觉更舒服,高把位按弦更容易。

 

一旦弧度出来了,就开始用打磨块和钢丝绒手工打磨光滑。这一步需要很仔细地进行,以保证刚刚做好的弧度不变。之后就是一根一根地安装品丝。敲入品丝后,品丝两头用一只平口钳钳平,再用特制的锉来整理倒角。从2005年后期开始,我们就在我们的品丝处理步骤中添加了两道工序:“整平和打磨斜面”。这一新流程用在$8000-$10000范围内的型号上,因为其需要耗费相当多的人力和工时。吉他会固定在一个模具中来模拟琴弦张力。然后我们整平品丝,在装弦之前就消除一切打品的因素。品丝整平后,再将两头做出倾斜–这一步我们叫“做品丝倒角”和“抛光完成”。每根品丝的两头都手工打磨&圆整,然后再抛光成高亮。

 

品丝全部装好后,就基本完工了。接下来吉他要送去粘琴桥,这一步也是在恒定温湿度的环境中操作完成的。自2005年中起,我们改变了粘琴桥的步骤以提高精确度。新方法使得每次琴桥都能准确定位–这就使每把琴的音准更加完美。实际上操作步骤很简单,只是需要一些特别的工具来辅助。以下就是过程:

 

1:琴桥由CNC制作且在底部留有两个1/8”直径的定位孔,其深度只有0.1”。这两个定位孔永远相对琴桥位置确定。

 

2:指板和对应的品位标记也是CNC同样方法制作的,每次都在同一位置(误差+/-0.005英寸)

 

3:我们用CNC制作了一个具有两个对应定位器的模具,这个模具会延伸到面板上方。模具在琴桥应该粘贴位置的上方有两个钻头导孔,用来在面板上精确地钻出定位孔来对应琴桥底部的两个定位。(参见以上第1条)

 

4:我们在面板的对应位置钻2个孔来定位琴桥

 

5:我们用两个1/8”塑料圆柱来定位琴桥,到此定位工作就完成啦!-琴桥这时无论前后左右,都定位在了正确的位置上。我们估计这种方法的误差在0.005”至0.01”之间。

 

_DSC3997

 

当定位孔钻好后,我们就要用修边机去掉粘接琴桥处的漆层,这样琴桥就可以和面板木头对木头粘接了。我们用标准的木工黄胶。当然还有更结实的胶,但是我们不倾向于用它们。我们之所以选粘接琴桥至运输用不太强的胶,就是为了在吉他脱水后,琴桥可以干净地脱落。如果粘得太紧,面板在过干环境中由凸变凹时,脱落琴桥释放张力的一刹那,很容易会带下很多面板上的木纤维–换句话说,我们这么做是为日后的维修留了一条后路。这种做法在业界非常常见。琴桥粘上后在松夹具前要放置24小时待胶干。之后松掉夹具送去下一个环节处理。(琴弦是要再过几天才会装上的,这样胶就有足够的时间完全硬化)。之后吉他会被送去进行最后3此抛光。如果你还记得之前的介绍,吉他已经完成了粗抛光,而现在这个步骤就是细抛光。我们先用一种硬质抛光蜡,再换成浓稠的抛光液,最后是非常非常洗的抛光液这3步来将吉他抛光到高亮。之后吉他会再送到上下弦枕制作安装部门,显而易见,上下弦枕是在这里完成的。我们在OXNARD采用超硬无孔漂白的骨料自制弦枕。下弦枕顶端弧度完全符合指板的复合弧度。我们所有型号都配备天然骨质弦枕。因为下弦枕顶端弧度完全符合指板的复合弧度,因此安装起来很省事。我们要做的仅仅是调整弦枕高度来得到所需的弦高。上弦枕首先成型并打磨光滑,安装好并开出合适高度的弦槽。

 

对一把D-05进行最终抛光操作RAYMOND正在给一把LSV-11安装上弦枕这时,我们试图加速收尾工作(因为已经经过了最终抛光),但是不能出错,不会赶时间。一旦上下弦枕调整并安装好,吉他立刻会交给专人进行最后组装。此人需做以下工作:

 

给吉他上弦、安装面板护板、安装拾音器(侧板开槽以及安装前级)、需要的话,对局部进行轻抛光、彻底清理琴体内部、指板和琴桥上油滋润、安装弦钮、安装尾钉…最后是基本的质量检验在通过FEDEX运送车的一段短途旅行,或者FEDEX跨国飞机的一段长途飞行后,吉他就被送到各乐器店以供大家享用。

希望你们满意这次工厂行在线介绍,隔几个月就回来瞧瞧,因为我们会不断改进我们的操作流程,而且会更新到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