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原声吉他界

IN HER OWN WORDS 心路历程 AG291

14 位吉他手、教育家和制琴师分享了她们对这一行的热爱

当Acoustic Guitar 的编辑们决定就女 性,吉他与成功这个话题辟出一块特别专栏时,我是迟疑的。将女性吉他手、教育家和制琴师单独编辑这种行为影射了她们的艺术才华在某种程度上是由她们的性别决定的。我越来越厌恶主流音乐杂志的年度“女性期刊,”每年一次象征性的扔出一个荣誉而不是在每一期刊物中展现她们的魅力。我曾紧张地问过Cash 作为一名女性,在音乐界的遭遇。没出一分钟她就向我痛诉了事业刚开始时,唱片公司的高管们对待她的令人厌恶的方式。当她告诉我说掌管营销的人商讨将她的性感作为销售唱片的工具时,我的下巴都要吓掉了。当然,Cash 在 80 年代的遭遇并非发生在每个女性身上,但是这反映了女性在由男性主导的音乐行业中所面临的挑战,特别是在演出预约、录音和制琴师领域。

 

幸运的是,时代变了—至少是有那么点儿。去年,Guitar World 宣布将会停止在其年度读者指南的封面上使用比基尼女郎图像—出版商终于认识到这个传统惯例的不合时宜与粗鄙。这个决定最终还是归因于经济利益,出版商Bill Amstutz 告诉 Reverb.com,“女性吉他手的数量在上升,我们想要支持她们。”(该品牌继续销售一份 2017 年“硬摇滚热辣美女”日历。)在独立出版方面,世界上唯一致力于女性吉他手的印刷杂志蒸蒸日上。2016 年,仅在其出版的第四个年头,She Shreds 该杂志总体增长翻了六倍。近几个月以来,AG招纳了几个新的女性撰稿人,并且将会致力于宣传报道业内女性。

 

特别报道栏目中的 14 位艺术家—以及更多本应该被列入其中的艺术家,从最近的 AG 封面人物 Lucinda Williams 到年轻的蓝草指弹手 Molly Tuttle(下个月的期刊中可以看到她的课程)—只是小部分例子,但是她们有一个共性:她们想要凭借自己的技艺而非性别成为首屈一指的人物。我希望她们的故事,按照他们地话来说,能够激励你支持彼此,演奏开始!

—Whitney Phaneuf, 总编

 

音乐家和作曲人 MURIEL ANDERSON是一位受人欢迎的指弹吉他手兼竖琴吉他手。她是首位赢得全美指弹吉他大赛的女性冠军,她的音乐囊括了许多不同的类别,包括爵士,古 典 音 乐, 蓝 草 音 乐 和 国 际 民 谣。 她 主 持了 Muriel Anderson 全明星吉他夜,也是Music for Life Alliance 慈善机构的创始人。七岁时,当我拿起吉他教自己如何弹奏的那刻起,我就知道它是属于我的。我喜欢这种感觉—就像是我在与它互动。我一直认为最酷的事情,就是成为一名专业的音乐家。我的第一个偶像是 Doc Watson。他真的鼓舞了我。每当放学,我总是会飞奔回家听他的 LP.

 

在我开启早期的无流派职业生涯时,没有人在做和我同样的事情,而音乐界也不知该奈我何。我找不到代理人或是经理。他们会问“你玩的是哪种音乐,”而我不能真正的回答。行业内没有属于我的道路,所以我开辟了自己的道路。’

 

我清清楚楚地记得一件让我倍感意外的事情:当时我在纳什维尔州寻找一个经理人,有人告诉我说,“我们记录在册的女艺人已经够多了。够多的女性?”我觉得这太不寻常了。

 

我并没有考虑是否只演奏爵士或者古典或者蓝草,而是决定只演奏那些能让我开心的音乐,存在于我内心的音乐,其中包含了取材于所有这些不同类别的音乐。我开始参加更多巡演,人们发现,他们喜欢我音乐的多样性,其中包含的快乐与爱。

 

她的乐器:一把 20 弦竖琴吉他,由 Mike Doolin 制造。

ROSANNE CASH是一位热门的创作型歌手和畅销书作家。她在 2015 年的专辑 The River & the Thread—与她的长期制作人和伙伴,吉他手 John Leventhal 联合作词—横扫了 2016 年格莱美奖,赢得了最佳本土专辑 奖, 以 及“A Feather’s Not a Bird”的 最佳美国民谣单曲和“最佳美国民谣音乐表演奖”。除了继续巡演以外,Cash 与卡内基音乐厅,林肯中心,旧金山爵士音乐节, 明尼苏达管弦乐团就音乐制作进行了合作。

 

我不是一位伟大的吉他手—我还好。我可以很好地为自己伴奏,也可以很好地为 John [Leventhal] 伴奏。与 John 演奏至少需要掌握好节奏,因为他非常严谨。我并非一名著名的吉他手,但我一直都是吉他手—40 年了!我从来没有想让人们去注意我的演奏。我一直认为自己只是一名伴奏,不弹奏主音。作为吉他手第一次感觉被重视是在 Martin 推出Rosanne Cash 签名型号时。那时我感觉到了。我感到很荣幸。

 

Sister Rosetta Tharpe 对我是一个激励—她是迄今最了不起的吉他手之一。迄今 ! 我一直很讨厌被打上一名女性创作人,一名女性音乐家的标签。例如它的含义是什么?是一种子类别吗?与那些大人物演奏我们不够格吗?你们没有必要为我们单独分门别类。

 

它反映了文化其他方面的状况。我去听过Helen Mirren 的演讲,人们问她中年女性重要角色的稀缺性。她说,“我不担心好莱坞里女性的角色,我担心的是在文化领域女性的角色。”文化领域内发生的情况在其他所有行业中也有体现。

 

情 况 有 改 善 吗? 在 某 些 方 面, 是 有 的 的。三十五年前,在我制作自己的第一张专辑时,曾经参加过一次唱片公司会议,他们居然在我面前说,对于这张专辑他们的目标是要让我看起来“让人想上的。”他们当着我的面这样说!我不相信 [ 现在 ] 有哪个年轻女子刚入行时会去参加这样一个营销会议,听他们说这些。他们可能会在背后这样说,如果这算是一种进步的话。

 

整个纳什维尔州的体制倾向于对女性区别对待。你必须要弹得更好。你需要契合一定的意识形态与装扮,而我不玩这个。但那时 80 年代—性别歧视甚嚣尘上。

 

我的脸皮的确很厚,但是我不愤世嫉俗,脾气也没那么一点就着。怨恨只会让你长皱纹。

 

她的乐器:Martin OM-28M Rosanne Cash 签名款

GILLIAN WELCH是一位美国偶像。这位创作歌手和吉他手(曾经的朋克贝斯手)担任联合制作人,在 O Brother, Where ArtThou? 中演奏了两首歌曲,这张原声大碟,白金唱片赢得了格莱美年度专辑奖。她与Alison Krauss 录制的电影原声带“I’ll FlyAway”赢得了格莱美最佳乡村合唱奖。与音乐合伙人 David Rawlings 一起—这个二人组合被统称为 Gillian Welch—他们在庆祝首次发行 Revival 的 20 周年纪念日,以及一张由样带,花絮片段和备用歌曲组成的专辑。

 

我第一次的音乐顿悟是在一次夏令营活动中。那时我大概七八岁,导师在篝火旁弹奏着一把原声吉他。一想到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弹奏音乐,我就感到很兴奋。我第二次的灵光乍现是在十年之后,朋友们带我去参加约塞米蒂国家公园的民谣音乐节。我想,“噢,天啊。人们在做这些。我也可以这样!”

 

我是在洛杉矶听着民谣音乐先锋人物长大的—Woody Guthrie, the Carter Family, theStanley Brothers,后者凭借他们的嗓音,自然真实的歌曲和诚实的故事吸引了我。我喜爱音乐,这种爱以其日常的诗意和它对人类境况的升华以一种深刻地满足着我的身心需求。民谣音乐将大家凝聚成一个团体,为那些生活困苦的孤家寡人提供了充满乐趣的喘息之机。自从我理解了人人平等这句话起,就将它根植于脑海中了。就如何活在这世间来说,我们真的需要尝试追求普遍性。我感觉我从未有过性别偏见。我希望我的歌曲对人们来说是好的歌曲。我想将女性的问题上升到人的问题。我们都面临同样的困难。我希望我曾经给一位女士提出了挑战,在一次音乐会结束后,我与她有过谈话。她的处境是,从没有男性理解过她。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宿命论,毁灭性的处境,它和我相信的一切都是对立的。我现在想当时我该问问她是否能够区别我们的歌曲中那些是我写的,哪些是 Dave 写的。

 

 

‘我想将女性的问题上升到人的问题。我们都面临同样的困难。’GILLIAN WELCH

 

她的乐器:一把 1956 Gibson JS50。

ANI DIFRANCO是一位获得过格莱美奖的民谣歌手,创作人,吉他手和唱片公司老板,他充满政治色彩的歌词和独特的打击乐风格鼓舞了无数的音乐家,艺术家和粉丝。19 岁时,DiFranco 另辟蹊径,拒绝了洛杉矶的唱片机构,创立了她自己的独立公司 RighteousBabe Records,并在 20 岁时,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25 年,18 张录音室专辑,还有后来的很多现场专辑,这位民谣歌手仍然是业界楷模,犹如现代感与社会变化的指明灯。在音乐行业里我的经历是否与男人不同?嗯,我想从根本上来说是这样的。但未必更糟糕。是否与大唱片公司里的人有所差别?的确非常,非常不同。我的“做自己的唱片公司”的方向让我的道路变得全然不同,我非常感激自己能在一开始选择一些好的,新奇的转折。

 

从事音乐行业的女性与社会其他领域的女性一样。女人有别于男人,不能像男人一样很容易就被视作音乐家,因为男人与乐器有着更加久远,更加广为流传的渊源!只不过是到近期,女孩子们才有机会真正传承这门技艺。渐渐地,音乐背景环境开始发生改变,观念也随之发生变化。

 

你有听过 Aretha Franklin 的钢琴演奏吗?人们从未提起,但她弹得的确很棒!你曾经听过 Regina Spektor 的钢琴演奏吗?它也非常棒,而且我相信也许人们根本没有注意到。革 新 万 岁! 我 也 非 常 喜 爱 Bonnie Raitt。我 喜 爱 Karen Dalton 和 Big MamaThornton。不管在到了什么时代,你弹奏音乐只是因为你喜欢音乐。这是我为刚入这行的女性吉他手提出的建议:因为喜欢音乐而玩音
乐。不要奢求更多。

 

 

‘女人有别于男人,不能像男人一样很容易就被视作音乐家,因为男人与乐器有着更加久远,更加广为流传的渊源。’ANI DIFRANCO

 

她的乐器:一把 Alvarez WY1 和一把Gibson LG2。

多伦多著名制琴师 LINDA MANZER 掌管 Manzer Guitars, 并 因 她 的 爵 士 吉 他和民谣原声吉他闻名遐迩—尤其是精巧的Pikasso,它有三个琴颈和 42 根琴弦,最初是为老顾客 Pat Metheny 设计的,还有她
经常被效仿的创新琴型,Manzer Wedge。她师从加拿大著名制琴师 Jean Larrivée。决定我命运的是在一场 Joni Mitchell 的音乐会。她弹奏了一把扬琴,第二天我就冲出去想要买一把。它需要花费 $150,这让我承受不起。我那时才十六七岁,店员说服我买了一套DIY 材料套装,价格便宜一半。我们坐在多伦多民俗中心的台阶上,争论着我是否能够自己制作一把。直到今天,我都很感谢他,因为
正是在那时,我发现了通过在上面安装琴弦,赋予某样东西生命的快乐与美好。

 

那时候,吉他制造完全是男人的行业。现在或许难以想象,但是在 1974 年,没有人愿意从女孩子手里买吉他。我常常去五金店,但是没有人会招待我。他们认为我应该是某某的女朋友。

 

我试图逐渐发展的我的技艺,一个吉他接着一个吉他地做。那时我刚刚完成了一把自己很喜欢的小型 parlor 吉他。我自己弹奏着它直到它找到一个家。然而,扣动我的艺术心弦最多的是 Bear 型号,它有着熊爪纹面板 [ 取自云杉木的木材看上去就像是被熊爪刮伤过 ]。

 

我 制 作 了 两 把, 一 把 为 顾 客, 另 一 把 是 为Manzer Guitars 的 25 周年纪念日。现在我正在做第三把,以八年以后我们的 50 周年纪念日为目标。我还没那么老,但是指日可待。

 

 

‘在1974年,没有人愿意从女孩子手里买吉他。我常常去五金店,但是没有人会招待我。他们认为我应该是某某的女朋友。’LINDA MANZER

 

在行业中幸存下来要真正要面临的挑战与性别无关。这真是的一份消耗体力的工作,而且需要具备很多技巧。你需要准备好变脏,变瘦。你变得疲惫不堪,灰头土脸—你看上去真的会没什么魅力。如果你在意这些,那么这一行可能并不适合你。但是如果你喜欢接触很多了不起的音乐家,并且成为这种魔力源泉的一部分,那么它绝对配得上往医院跑的每一趟—我已经失去了两个手指的指尖了!在电动工具面前,男女可是平等的。

 

名副其实的摇滚偶像 MELISSAETHERIDGE 因为其充满期望与心痛的辛辣故事而出名。这位获得过两次格莱美奖的歌手凭借她“I’m the Only One”和“Cometo My Window”等歌曲获得了商业成功。
从事音乐行业 35 年多,Etheridge 创立了自己的唱片公司 (ME Records),赢得了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奖,并且在初次登上百老汇,扮 演 了 Green Day 摇 滚 歌 剧 AmericanIdiot 里的 St. Jimmy。Etheridge 的最新专辑,MEmphis Rock and Soul 致敬了田纳西州孟菲斯传奇般的 Stax Records。

 

 

‘有一个疯狂的观点是,如果你在电台播放了两位女士的歌曲,那么没有人会听你的电台。’MELISSA ETHERIDGE

 

在职业生涯的最初阶段,作为音乐家谋生,赢得一席之地对每个人来说都很困难,不管你是男人或是女人。我知道我的经历非常特别,而我的情况—主要是因为身为女性,而且身为同性恋,而且我来自中西部。

 

当我的第一张专辑最终在 1988 年发行后,我的推销人员去无线电台,摇滚电台说,“噢,对不起,我们已经在播放一位女士的歌曲了,不能再播放另一个了。”有一个疯狂的观点是,如果你在电台播放了两位女士的歌曲,那么没有人会听你的电台。当然,现在已经改变了。只要能吸引观众,不管你是男人或是女人都没有关系。

 

我的第一张专辑推出后,出现了大批的女性 歌 手。 很 多 很 多 —Tracy Chapman,Edie Brickell, Michelle Shocked, ToniChilds, Sinead O’Connor 等等—这真的打开了这个世界。

 

也许最初我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人们一看见我拿着一把原声吉他,就会即刻认为我玩的是民谣音乐。我完全不是民谣歌手—它是告白式创作歌手的东西—但是我想要做的一直都是摇滚,并且总是饱含这种能量。最初,人们很难理解我在做什么。现在人们来看我的演出,仍然会很惊奇我可以弹奏主音,而且还很擅长演奏吉他。他们会说,“噢,我还不知道你会做这个!”在某种程度上,世界还没脱离那一步。如果要我给那些刚入行的女性吉他手提一条建议的话,那将会是,了解你的内心世界,你爱音乐的什么。然后要懂得,成功是一辈子的事。你在努力实现某个目标时,这个目标是不会让你产生你已经做成了的这种感觉—它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一天又一天。时不时的,每隔一年左右,当你回顾过去,会感叹,“啊!瞧瞧我取得的进步。”

 

她的乐器:Melissa Etheridge Signature Ovation Adamas

COURTNEY HARTMAN 凭借其在女子兰草五人组 Della Mae 中细致的吉他演奏而出名。她精巧的主音引发了人们拿她与 HotRize 成 员 Bryan Sutton 或 者 Tony Rice作比较。但是 Hartman 也是一位多才多艺的创作型歌手,去年她发行了一张受到广泛好评的个人 EP, Nothing We Say.

 

我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吉他。父亲对我和我的兄妹非常鼓励。他是这样说的,“嘿,Court,你能教我这首曲子吗?”

 

当我初入这行,十几岁的时候,见到与我同龄的女孩弹吉他会很到很惊奇。而现在会感觉非常酷。在某种程度上,如果说 Della Mae 或我鼓励或是引导了年轻女孩们的成长,特别是在蓝草世界里,那真是太令人欣慰了。

 

看着所有这些了不起的指弹小女孩长大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还有那些已经长大了的。最近几年,单单这个就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当我十几岁或是二十出头时,有几次我曾听到别人说,“噢,天啊。我说不出来,但是作为一个女孩,你真的很棒。”’COURTNEY HARTMAN

我是与男孩子们一起弹奏着长大的。有时会与我的四个姐妹一起弹奏,但是科罗拉多蓝草界大多数都是男性。我并没有在意这些,但是当我去了伯克利音乐学院,大概在 19 岁左右,当时那里大概有 900 位吉他选手,而在吉他系,我与之互动过的其他女生用一只手就数的过来。后来我就投入到与 Della Mae 中四位女性的音乐演奏中。

当我十几岁或是二十出头时,有几次我曾听到别人说,“噢,天啊。我说不出来,但是作为一个女孩,你真的很棒。或者是,“我没想到你这么棒,因为你弹吉他而且你是一个女孩。”这种话极少会让你感觉受到了侮辱—他们只是试图表达对你的钦佩与赞赏。

我一直希望我的音乐可以言之有物—不仅仅是为了让人们意识到我是个女孩,我可以弹成这样。我只是想让音乐先发声、自我表达。

她的乐器:一把 Bourgeois D 型琴和一把Lawrence Smart 爵士吉他。

14 岁 时,JANIS IAN 凭借其热门单曲“Society’s Child”开始了她吉他手、歌手和创作人的生涯。十年以后,Ian 发行了她的另一首标志性歌曲“At Seventeen”。在她 16 岁时,据称喜剧演员 Bill Cosby 散布了 Iran 与性取向的谣言,他认为很可疑,并试图将她从电视节目中屏蔽。他失败了。Ian的格莱美获奖事业(两次,1975 年和 2013 年,加上 10 次提名)从来没有停下过—家住纳什
维尔的她继续创作和巡演。

如果我觉得我接手的演出合作并不需要原声吉他手,那我不会称自己是吉他手。你埋头苦干,你殚精竭虑,你想要被重视。我迫切想让自己的电吉他水平达到别人的满意标准。曾有人直言对我说我比那些 [ 男生 ] 乐手要好很多,但是我不能加入到乐队中,因为我是一个女孩。[ 女孩们 ] 的成长是与世隔绝的。男孩们忙着演奏,互相练习,学习全部的东西,但是那个年纪的女孩被排除在外了。我们得不到训练,如果我们设法得到了训练,我们也找不到工作,如果我们找不到工作,我们就没有职业,而如果我们没有谋生的职业,我们就无法存活。

我没有开始明白其中的不同,直到 Sony 找到了我,并将我列入包括 ruce Springsteen 和 Billy Joel 在内的三巨头的一份子,亲眼目睹了他们是怎么样被区别对待的。我们三个人之间没有什么嫌隙。这只是关于推广和营销,以及女人不像男人一样销售唱片的观点。当然,Whitney Houston 在几年之后揭露了这个真相。

当我从经纪人 [about Cosby] 那里发觉后,我感到很愤怒。但是你什么也做不了。你不能发疯。你会失去理智。你只能继续前进。

在我的人生中,David Bowie 这种级别的歌手从来不在意性别。它与工作无关。Prince没有什么问题。Chick Corea 是一位出色的性别中立的表演者。所以,当然也有例外。当今的年轻男性,总体上来说更加优秀。如果说TAYLOR SWIFT 对音乐行业做出过什么贡献的话,除了推动音乐发展之外,那就是她使女孩弹吉他变成了一件可以接受的事情…但这只是一代人中的一个女人。

‘如果说TAYLOR SWIFT对音乐行业做出过什么贡献的话,那就是她使女孩弹吉他变成了一件可以接受的事情…
但这只是一代人中的一个女人。’JANIS IAN

她的乐器:一把 Santa Cruz Guitar Co. Janis Ian Signature JI2

田纳西的 VALERIE JUNE 是一位自学成材的吉他手,曾经受到 Norman 和 Nancy Blake 的指导,她将民谣音乐,黑人音乐,布鲁斯,美洲音乐,乡村音乐和宗教元素融合到她的音乐中,并通过不落窠臼的嗓音和悲观消极的歌词完成,直击人们的内心。“I ain’t fit to be no mother, I ain’t fit to be no wife”, June sings 在“Workin’ Woman Blues” 中 唱 到, 这 首 歌 取 自 她2013 年 突 破 性 专 辑 Pushin’ Against a Stone。June 在她的新专辑 The Order of Time 中继续贯彻了她融合传统与期望的独特声音。

在职业生涯的早期,我经常会走进一家吉他店,感觉作为一名女性受到了恐吓。并非曾经有人让我有这种感觉,但是这的确像是我不小心走进了男士澡堂。如果我是一个男人,也许在最初我会有更多一点的信心。在商店,录音室和场馆中,我可能会感觉更受欢迎。但是身为女性,也有很多优势。我还记得自己构思宣传材料,变得拿得出手,然后走进孟菲斯的场馆。我会与负责演出预定的人谈话。有时我觉得,因为我是一个女孩,我会有更多的机会在场地里听我的 CD。

在你向梦想迈进时,总是会遇到挑战。我尝试处理它们的方式是,牢记我做这些事是为了让自己开心,对获得他人认可上不要抱有太大的期望。我知道,既然我选择在这样晚的一个年龄开始玩音乐—在我 20 多岁时,也没有什么天生的节奏感—那这将注定会是一条漫漫长路。我也知道,我最大的挑战是要战胜自己的不安与障碍。这是一个超越自我局限的过程。为 了 这 个 目 标, 作 为 一 名 吉 他 手,Luther Dickinson是我人生中最鼓舞人心的音乐家。他赠与了我第一把电吉他。即便是我在众人面前弹错了音符,他总是会说一些鼓励的话语,帮助我继续成长。

‘在你向梦想迈进时,总是会遇到挑战。’VALERIE JUNE

我 仰 慕 的 女 性 吉 他 手 中, 我 最 喜 欢 的 有Sister Rosetta Tharpe, Memphis Minnie, Precious Bryant, Jessie Mae Hemphill 和 Tracy Chapman。

这个行业里的女性要知道的第一件事情是要相信自己。音乐行业的确有一个机器一样的引擎在运转。尽管我喜欢和赞赏机构,以及良好运转的业务,但是如果说有一件事是我想看到改变的,那就是对艺人们更多的尊重。我觉得这也是完全掌握在整个艺人群体的手中,但是这种齐心协力的集体精神是极少见的事情。所以我们处于我们自创的一个循环体系中。

‘这一领域中女性的曝光率在上升,我们展现得越多,人们对我们的认知和期望就会发生改变。’CHACE MILLER

她的乐器:Martin 000-15M。

CHACE MILLER 是太平洋西北地区的一位制琴师。她师从 Greg Brandt,每年制作少量的钢弦和古典吉他。

大概是在 14 岁左右开始演奏吉他,从一开始就爱上了这种乐器。我非常乐于在吉他店里消磨时光,弹奏不同的吉他,对比音调。在早些年代,主要是一些大商店,例如 Guitar Center,因为那是我可以去的地方。记得当时作为一个踏入男性世界的女性,我有一种深刻的感触,特别是因为这些商店排列的方式—你必须穿过伴着琴声哀嚎,且把音箱开到最大声的男人们的地盘,才能走到后面原声吉他的地方。沿途发生的一些小事会强化这种意识,就像是被维修店欺骗或者遭到销售人员的轻视。大多数情况下,这种感觉就像是处于一个严重倒向男性的社区,而吉他世界仍是这样。很幸运的是我的第一次学徒经历是跟从 Greg Brandt,他是洛杉矶的尼龙弦琴制造商,一位非常有天赋的制琴师,也确实是一位伟大的人。我在他的店里做了五年,一开始做学徒,后来在他身边做我自己工作。他总是非常支持我和我想完成的工作,但是我也体会到了事情的另一面。让我感到很惊奇的是,在吉他行里有那么多人以为我是“女儿”或者“妻子,”或者是当我和他共用一张桌子时,人们会认为我的吉他是 Greg 做的。当然,这并非所有人的反应,甚至也不是大多数人的反应,但它发生的频率让我觉得好笑。

最近我在 [ 另一个 ] 世界级制琴师的店里做学徒。这家店里的店员很棒,但是因为这位制琴师与每个人的交流方式问题,店里环境真的很恶劣。作为唯一的女性,这是一个艰苦的地方。他的某些细节会透露出潜在的性别歧视,例如玩笑和窃窃私语,这在他们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揭示了一种更深层次的偏见意识和难以控制的执念。最终,事与愿违。有些人就是不愿审视他们过去的经历和缺陷,但是生活还要继续。

事实是,这仍然一个由男性主宰的团体,人们就是不习惯看见这个圈子里有女人。这一领域中女性的曝光率在上升,我们展现得越多,人们对我们的认知和期望就会发生改变。

SHARON ISBIN是一位卓越的乐器演奏家和界限打破者。她是一位获得格莱美奖的古典吉他手和茱莉亚音乐学院吉他系的创始主任。她同时是一位作者,是纪录片 Sharon Isbin: Troubadour 的主人公,并且作为一名独奏者,在世界上 170 多个管弦乐队里演奏过,其中包括很多从未用吉他演奏过的乐队。

我开始玩吉他是在意大利,那时我 9 岁。我哥哥要了课程想要成为下一次 Elvis,但是当他了解到老师擅长的是古典音乐后就退出了,于是我代替了他。我家搬回明尼阿波里斯后,我赢得了很多学生竞赛,包括 14 岁时作为独奏与明尼苏达管弦乐队为 10,000 多人所做的演奏—我入迷了!

我开始在每年夏季去欧洲巡演,很快成为了赢得多伦多和慕尼黑国际比赛的首位吉他手,那时我还是个少年。这些经历开启了我的职业生涯,包括唱片,一次纽约的处女秀,并在欧洲和纽约签订了管理合同。我是如此专注于为吉他打破障碍,以至于性别退居其次。然而,在阿斯本音乐节的一个夏天,我成了 50 名吉他学生中唯有两个女生中的一个,这激励了我要更加努力,所以就不会存在性别的问题了。在音乐世界里,我要作为一名吉他手战斗,而在吉他世界里,我要作为一名女性而战斗。

 

‘…在阿斯本音乐节的一个夏天,我成了50名吉他学生中唯有两个女生中的一个,这激励了我要更加努力,所以就不会存在性别的问题了。’SHARON ISBIN

杰出的女性画家,小提琴家,大提琴演奏家如今与男性同样出名。尽管在 [ 古典 ] 吉他世界,男性仍然多于女性,这个比率仍在不断增长。在指挥家和作曲家的世界里,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2016 年,德国世界报 Die Welt 发布了一篇采访我的文章,但是其标题被很荒谬地翻译成“谁说女人不能弹吉他”—说真的,现在的人仍抱有这种观点吗?

颠覆思想

她的乐器:Antonius Mueller 2010 双层雪松面板和一把 SoloEtte 旅行吉他

精力充沛的英国吉他手、创作歌手 Laura Marling— 她 的 蹿 红 开 始 于 2008 年 她18 岁时发行的首张专辑 Alas, I Cannot Swim (Virgin)—心系女性。“我突然意识到,在录制唱片的 10 年中,我只遇到过两位在录音室里工作的女音响师。”Marling在她的播客节目Reversal of the Muse的简介中写道,该节目对这个男性主宰的行业中女性的创造力进行了探索。“从我作为女性的经历出发,我开始问自己,如果我身边有更多女性可能会有什么不同。”她继续说,并补充说她觉得“从一个女性身上学习要更加容易。”

启动于 2016 年 8 月,该播客节目旨在通过与一系列女性(以及某些男性)音乐专业人士的谈话回答这一问题,其中包括了她的朋友,同事,陌生人,女性偶像,以及,是的,一位音响师—anessa Parr,她是著名的西洛杉矶录音工作室的内部音响师,Village. Parr 向听众断言,迟早,会有更多接受过相关教育的女性从业者出现在大大小小的录音棚当中。

Marling 努力保持 25 分钟的谈话正常进行。她在与英国同事、吉他手和创作歌手Marika Hackman 及 Shura 的一期节目中提出了更加阴暗的将女性物化的问题,“当做是一个产品,某样需要分析的东西。” 她对发现 Fanny’s House of Music(纳什维尔州的一家吉他店)的欣喜,在她与这家琴行店主之一 Patty Cole 的谈话中表露无遗。

Marling 说:“我从未在吉他店中见过一个女人—更别提经营一家了。这太让人开心了。”

Cole 评论说:“总的来说,女性被丢在历史之外了。这个世界需要进行很多治愈,而音乐是其中一个可以这样做的地方。”在这一系列中,她最新一期的播客可能是最好的,尽管 Marling 不这样认为,她因“听起来像是一个颤抖的残骸”表示了歉意。这是因为在这期节目中,她采访了自己崇 拜 的 女 性 Dolly Parton 和 Emmylou Harris,透露说她是听着 Parton 学习指弹的,并且在歌唱上得到了 Harris 的支援。(Parton 对 Harris 说,以她标志性的咯咯笑着慢悠悠地说:“她那时应该已经很棒了。”)

正如 Marling 称呼她们的 “音乐行业中两位最伟大的女性创造者”。作为行业中的资深人士,她们分享了自己的观点。“我感觉我们像男性中的一个。我不认为将这看 做 是 雄 化 女 性,”Parton 说。Harris补充说:“你是一个音乐家,你有工作要做。”她还调侃说:“它与 [ 美国 ] 国会不同,国会里本该有更多女性。”

Marling 对 Dolly 和 Emmylou 的告别语是:“感谢有你们在。”

请访问 reversalofthemuse.com,收听Reversal of the Muse 全部十期节目。

—Karen Peterson

‘第一份视频上传时我刚满13岁…有时人们会评论说我有点击量只不过因为我是个女孩。’GABRIELLA QUEVEDO

GABRIELLA QUEVEDO 是瑞典的一位指弹吉他大咖和 YouTube 奇才。2011 年,Quevedo 给她的吉他偶像发邮件,也就是韩国指弹艺术家 Sungha Jung,由此促成了一次意外的会面,并且他来瑞典巡演时,她还与他一起表演。她是在乌普萨拉国际吉他节上获得了青年人才奖的第一位女孩,并且计划在今年推出一张原创歌曲专辑。

我是在 12 岁开始弹吉他的,受我父亲的激励,他本人也弹吉他。他教了我一些和弦,然后我开始用我最喜欢的一些歌曲演奏。几个月之后,我开始看指弹吉他手的视频,并通过观看他们的视频学习。学会了几首歌后,我便将我的视频上传到 YouTube。

第一份视频上传时我刚满 13 岁。一开始收到评论时,很多人是鼓励我的,但是他们拿我与男性吉他手做比较,有时人们会评论说我有点击量只不过因为我是个女孩。

在我的国家,瑞典,人们给予了我很大的鼓励。他们认为女孩演奏指弹吉他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我 也 从 Tommy Emmanuel, Kotaro Oshio, Sungha Jung, Andy McKee, Brian May 和 Don Felder 这样的吉他手那里收获了很多支持与激励。我太高兴了,感觉有了他们的支持。不幸的是,我没有接触到任何一位女性吉他手。

看到其他的吉他手做巡演并可以以此为生激励了我坚持演奏并不断提高自己。

通过人们给我的评论,得知我鼓舞了他们开始弹奏,或者经过数年以后重新拿起吉他也鼓励了我坚持下去。

她的乐器:一把 2016 Taylor Guitar 912ce.

MAEGEN WELLS是一位加利福尼亚福里斯特维尔的制琴师,她制作手工原声吉他,爵士吉他和曼陀林乐器。

从 2006 年起,我就在各种类型的商店里制作吉他:维修店,电吉他制造商,原声吉他和民谣吉他商店,现在我有了自己的店,在这里我制作自己的吉他和曼陀林琴。就实际操作和机遇来说,我想我做制琴师学徒的经历与男性没有什么差别。差别可能在于,社会对我们作为男人及女人“本能”的认知上。关注点似乎很快从我的乐器上转移至见到一个如此喜爱用手、工具和木材打交道的女性是多么得不寻常。在过去的十年中,有很多阻碍和挑战都与性别有关。有些大,有些小。坦白说,我不敢断定得到吉他制造商和吉他手们的认可与支持是否也是其中之一。这是一个由男人女人构成的出色的团体。随着时间流逝,我们的确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女性在行业中立足。去年夏天,我在旧金山的大场馆看了一场秀,其舞台工作人员全部是由女性组成的。技术人员,音响和灯光工作人员—每个人都是女性!显然她们相当聪慧并且能干,的确非常在行,完全是专业人士。

关注点似乎很快的从我的乐器上转移至见到一个如此喜爱用手、工具和木材打交道的女性是多么得不寻常。MAEGEN WELLS

我受到了很大的启发! 40 年前你绝对看不到这样的场景。作为一个女性,在一个男性主导的行业里打拼有其优势与劣势。它可以让你备受关注也可以让你成为众矢之的。有些人会断定你是否优秀,却不曾看到你的努力,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样的,但如果涉及到性别,不管你优秀与否,却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阻碍。不要被这些无稽之谈混淆。这并不重要。料理好你的手艺,它也会善待你。

作为因打击乐风格和活泼的现场表演而闻名的吉他手和作曲家,KAKI KING录制过八张专辑,做过无数次巡回演出,并且为众多电视节目与电影做过配乐,其中一个(Sean Penn’s Into the Wild 的配乐)获得了金球 奖 提 名( 与 Eddie Vedder 和 Michael Brook 一起)。滚石唱片将 King 评为为“吉他之神”,并且她是最年轻的也是唯一登上该榜的女性。

我是一个被孤立的人。在乔治亚州亚特兰大的alt-Christian 高中,我是一名同性恋,我想如果我出生于十年之后,在一个不同的镇上,那么我的人生将会完全不同。也许我就不会不合时宜,而是一个讨人喜的孩子!那将会是多么奇怪?但我自己弹吉他是一件很治愈的事情,有一天我鼓起勇气,就像是,“噢,我真的明白我在这把琴上做的是什么。”尽管父母中有一人支持我,而另一个反对。

绝大部分时间里,我从来没有比作为一个音乐界的女人被问起时感到更像是一个音乐行业里的女人—这是我身份中重要的一部分。我的感觉像是,“我想要成为一个团队成员并为女性经历道一下吗?”同时,我感觉我像是在编造自己的故事并欺骗其他女性不再去听那些她们认同的事情。

也许这是问题的一部分—有那么多像是,“我只要埋头苦干,但愿不要因此受到任何指责。”这一直是我的目标。通过让自己变得无比优秀改变一切。而这真的,真的很难。我一直非常努力地在做这些,而且我怀疑,如果自己没有承受这份压力,我的音乐将会是什么样子。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承认了这种复杂的情感,并且尝试理解它们,让它们在谈话中更加有用,因为我以前说过,“是的,我是一个女人,但这不重要。”而且我认为这是对那些在意这些的女性的贬损。同时,说“这很困难,男人是最糟糕的”在撒谎,因为这不是事实,而且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遇到了那么多出色并且支持我的男性。

我们都知道女性受到了歧视,而离 60、70 年代的女性运动已经过去有一代人之久了,我们就像是那场运动的女儿。公平的实现需要时间,但是我们不妨承认,在几乎任何一个行业都存在不公平。

‘我从来没有比作为一个音乐界的女人被问起时感到更像是一个音乐行业里的女人。’KAKI KING

她的乐器:
Kaki King Signature Ovation

六位传奇吉他乐手,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彻底变革了音乐
ANNA PULLEY & WHITNEY PHANEUF撰稿

1. Elizabeth Cotten

Elizabeth “Libba” Cotton 想攒钱买把吉他,便每天给邻居的铁炉子烧火,赚取 1 美元的酬劳,十二岁时就创作了经久不衰的经典曲目“Freight Train”。Cotton 的表演风格为山麓民谣蓝调。她自学弹琴时,将一把右手吉他倒过来弹奏,用食指拨弄低音线而用大拇指弹旋律,这种风格就被命名为 Cotten技法,广为人知,人人争相模仿。在放弃吉他 25 年后(在这期间,她照看她的孩子 Ruth Crawford Seeger 与 Charles Seeger),Cotton 在 68 岁 高 龄 重 弹 吉 他, 在 Folkways Records 唱片公司开始了迟来的录音生涯。之后,她一直弹琴,直到 1987 年去世前不久。

2. Maybelle Carter
“Mother”Maybelle Carter 的事迹创造了主音吉他手的概念。作为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 Carter Family 这一先驱音乐组合的创始会员,她自主创作出 Carter 弹琴法——用大拇指拨弄低音音符,用食指弹节奏扫弦与旋律线——这种方法将这三人组合的声音变得丰满。在 Carter 之前,人们认为吉他只能简单地作为背景节奏的乐器,而不会成为焦点。到二十年代末,历史学家Charles K. Wolfe 与 Ted Olson 在 The Bristol Sessions: Writings About the Big Bang of Country Music, 一书中写道:“‘Carter 弹琴法’是音乐界内最为争相模仿的吉他演奏风格。在普及吉他方面,无人能与 Carter 相媲美,因为从一开始,她的演奏就是如此与众不同。

3. Sister Rosetta Tharpe
当主流女性吉他乐手比较稀缺时,Sister Rosetta Tharpe是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流行歌星。Tharpe 四岁时就开始表演,被誉为“歌唱与吉他演奏奇才”,在教堂为她母亲演奏曼陀林伴奏,也在阿肯色州帐篷集会中伴奏。23 岁时,她 签 约 Decca Records 唱 片 公 司, 用 Gibson L-5 与National 爵士与钢弦吉他制作原声专辑,该专辑有独奏,也有管弦乐队伴奏的曲目。随家人搬到芝加哥之后,她接触布鲁斯与爵士,虽然在 1947 年开始尝试电吉他,她早期的原声作品融合了福音与蓝调和爵士,这为她的现代摇滚乐与蓝调音乐奠定了基础。

4. Alice Gerrard
在 Alice Gerrad 五十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她一直孜孜不倦地倡导美式乡村、阿巴拉契亚山音乐与山地音乐的变革。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她与 Hazel Dickens 合作成功,证明了女人是蓝草界需要认真对待的一股力量,虽然当时一度男人在蓝草界占据统治地位。两人所弹奏的歌曲都是关于日常生活的奋斗,特别是关于女人的。“传统音乐中比较阴郁的材料比较吸引我,我认为我的歌曲中也是如此,”82 岁高龄的 Alice 在美国国家公共电台讲道。“我写有趣的歌曲,或者类似的歌曲从来没成功过。高昂、寂寞的声音才吸引我。”

5. Joni Mitchell
“当我弹吉他时,在我听来都好比一支管弦乐队:一至三弦是我的喇叭区域,四至六弦是大提琴、中提琴,贝斯是通过效果显示出来的而不是某根琴弦所能指代,”1996 年 Joni Mitchell 在接受《原声吉他》采访时,谈及她与众不同的吉他风格时说道。这位十分独立的艺人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进入美国人视野中,在残酷的音乐行业“与男权中心做斗争”,一直捍卫她的音乐名誉,激发了数百万民众,扩大了吉他声音的可能性。Mitchell 的吉他演奏跨越了 50 多种交替调弦,令人耳不暇接。她是依据相邻琴弦音符之间的半音级进行调音种类划分的,这十分独特。

6. Joan Baez
“民谣皇后”Joan Baez 是一位创作歌手、激进主义分子兼吉他乐手,经常只用一把 Martin 来为她纯正的女高音伴奏。Baez在1959年纽波特民谣音乐节崭露头角,从那以后,每天都处于创作社会变化战斗的最前沿,席卷全美,从越南战争到监狱改革再到同性恋平等抗争。“人们说音乐改变了世界,但是在所有的乐器中,吉他到处在弹,”Baez 在美国纪录片中的一架飞机里说道。“它们起到了团结人们的作用。”下一个月,Baez 将会入选摇滚名人堂(详情请看第15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