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原声吉他界

Taj Mahal 仍坚持用丰富的原声演绎布鲁斯 AG291

Henry Saint Clair Fredericks, Jr. 更多被称作 Taj Mahal,自 1950 年代以来一直是原声布鲁斯的一位开创性探索者。他的专辑风格涵盖了三角洲布鲁斯,山麓风格布鲁斯,夏威夷以及流行音乐。作为旧金山港湾区的居民,他是布鲁斯音乐的活词典,在音乐节与夜店中依然很火。他正在录制一张新的,至今仍未取名的专辑。自这位布鲁斯音乐人在 2016年蒙特利尔爵士音乐节上演奏了一组曲目后,Acoustic Guitar 驻英记者 Andy Hughes与这位吉他手度过了一个愉快的闲话下午。

 

 

您每天都弹吉他吗?


不是每一天。我酒店的房间里常放着一把八弦的尤克里里,我心情好时会坐下来弹奏。我的吉他保管在游览车上,倘若我想拿一把出来玩,它们就在那里。我确实在电脑上 [ 听了 ] 很多音乐;我的一个女儿 [Deva Mahal] 刚刚发行了一首新歌,所以今天早上我一直在听。有时我一直演奏音乐,有时不这样。我想所有音乐家都是这样的。

 

您刚出道时加入的是一支电声布鲁斯乐队,但是您演奏的却是一把原声吉他。这是因为您认为布鲁斯真正起源于原声吉他吗?


在 1950 年代,我确实在一个电声乐队中演奏原声吉他,而且我认为原声吉他是与非洲音乐根源有着天然的联系。当然,他们现在已经学会了如何放大原声吉他的声音同时不失去声音的质量与感觉。他们成功的捕捉到了吉他的音调,这是我所爱的。就我自己而言,我几乎很少在家里,一个人外出住旅馆或者在其他地方演奏电吉他。大多数情况我都演奏原声吉他。我不敢肯定原声吉他就是演奏布鲁斯音乐的一切要义。如果你一切到位,感觉与情绪,这很重要。如果你在听 Elmore James 演奏“It Hurts Me Too,”我不在意他弹奏的是一把旧的竖琴吉他,或是什么—我在意的是音质,是情绪,的确如此。他在弹奏音乐,他弹奏的是音乐之间的停顿。

 

当您弹奏原声吉他时,您只用中指拨弦。这是如何得来的?


嗯,事实是这样的。开始时我想要学习使用四根手指弹奏,过了一段时间,我对自己说,这音乐听起来像什么?它听上去对吗?因为这真的是我需要担忧的唯一重要的事。所以我没有将过多时间花在担忧演奏方式上,那些人们可能认为的正确演奏方式。我猜如果我将大量时间花在了练习上,我会打破自己用一根手指演奏的习惯,但是坦诚的说,这从未发生过。同样的事情适用于指弹与拨片弹奏上。我最终掌握了拨片弹奏的方法,但是这花费了我好多年。如果之前学着演奏了很多钢棒吉他,Weissenbourn 吉他等等,或许我本可以学会指套及拇指拨片,因为你需要使用这些拨片从这些乐器上弹出恰当的声音。但是我从未真正追求过这些风格,所以我猜这对我并不要紧。

 

做现场演奏时,您喜欢使用拾音器还是一连串的麦克风?


是 这 样 的, 我 会 去 伯 克 利 的 Subway Guitars。一个叫 Fatdog 的家伙运营着这家店,他和他的伙计的确是优秀的手艺人,而且我很喜欢他们为我调试原声吉他的方式,也很喜欢他们调节我音箱的方式。所以他们这么做,而我的音响师在我使用的班卓琴上用了几招,我从工厂买了尤克里里,他们已经将拾音器安装到里面了,所以它们也可以将音色释放出来。最重要的是,我想要在演奏的同时能够感受到原声吉他的振动。我想要的不只是声音;我需要能够同时感受到它的释放。

 

那么在录音室里呢?


差不多是一样的。我喜欢将拾音器接入调音台上,确保我们能从琴上获取所有饱满的声音,但我也喜欢将不同的原声麦克风放在周围,来营造那种氛围与感觉。一个拾音器会让你采集到琴弦的声音,但是一个外置麦克风会收获木板和空气的声音,而所有这些都加入到唱片最终的音效上。

 

 

您在巡回演出中用的是与录音室中一样的原声吉他吗?


嗯,National Dobros 中有几把旧吉他 ,目前被我放在家里了。他们不大适合外出演出,所以我得确保它们不要频繁上路。我使用的电吉他有一个1960s Howard Roberts琴体—圆孔,有一个缺角设计,一个 Danelectro 琴颈,一个 Bill Lawrence 拾音器和一个音量控制器,而这把琴不管我的合作伙伴演奏何种音乐,我都可以用它合奏。我有一把法国原声吉他,它有尼龙琴弦和一个缺角琴体。我不记得制作这把琴的制琴师叫什么名了;插电后它的音质非常好。我还有一把 Ben Harper 型号的马丁吉他,以及一把 Fairbanks White Lady 的复刻版班卓琴,以及一把八弦尤克里 里。 另 外, 我 有 一 把 Recording King Tricone,它的琴体是金属的。它们是会陪我参加巡演的吉他。

 

您有着独特的原声风格、声音和音调。您认为是什么创造了这一切呢?


我不知道…坦白说,这是事实,因为我听到的不是你们听到的。我只能听回放,弹奏时,我坐在吉他后面,不知道人们在听时听到的是什么。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每个人听到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演奏听上去是否特别或是有所不同。这是我喜欢的,这是我如何演奏的,这是我的方法。

 

您有没有一把原声吉他的音质比起吉他来更能吸引你,还是说你对它们的喜欢程度是一样的?


不,并不一样,但是我想我喜欢不同型号的不同音质以及不同氛围。如果我弹奏三角洲布鲁斯,而它的风格更具冲击力和攻击性,那么Nationals 吉他能够更好的演绎它。我喜欢使用 Tricone 吉他做深入挖掘,但事实是,从这些吉他中你同样可以得到温和圆润的音质。对我来说,如果吉他音质均衡,而且是按照我喜欢的方式调试的,那么在这一把吉他上,我可以演奏一套组曲中的几乎任何东西。我通常从 Recording King 开始,而且会用它演奏五六首歌曲。即使我要演奏接下来的歌曲,而它与我刚刚完成的歌曲有同样的调,我还是会换一把吉他,换一种感觉。这能够保证趣味性,
不仅是为我,也为观众。在音乐会过程中,我也喜欢张开双手感受不同吉他的感觉。它就像粉刷房子一样,你不会只用一桶油漆粉刷整个房子—房顶,墙壁,窗户,地板—你会稍作调整,改变以保持新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