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TRADE

【原声吉他杂志】原声第一 Acoustic First

歌曲创作家James McMurtry 学富五车,掩其声音锋芒,渲染歌曲故事色彩

James McMurtry

James McMurtry

当今在美国,没有一个歌曲创作家能与James McMurtry 相媲美,他有着良好的文学血统,父亲是Larry McMurtry,荣获普利策奖(获奖作品为The Last Picture Show, Lonesome Dove),因此,在基因上他就倾向于讲美妙的故事。McMurtry 融合Steve Earle 或BruceSpringsteen 的故事歌曲中合理的一切元素,进行冷酷无情的渲染,所创作的小品文毫不掩盖地揭露了当今美国的事实。美国历史最悠久最受推崇的左翼周刊The Nation, 提名2004 年McMurtry 的经典蓝领阶级赞美诗“We Can’t Make It Here,”为最佳抗议歌曲之一。不管你的政治观点是什么,都会非常赞同这首歌曲。

McMurtry 的音乐惯用手段是把原声乐器与电吉他乐器编织在一起,与他语言的使用相似,运用无礼的电吉他杂乱声,扭曲或不协调,来强调关键的字句或短语。比如,“We Can’t Make It Here,”开始时是尖刻的电吉他和原声吉他音符,重重敲击着低音线,暗示一种未加工的情绪敏感性,接下来是重复降调和弦进行,充斥着这种坚忍不拔的超写实对偶句,如”广场周围空空如也的店面,臭水沟里的银针以及遍地玻璃碎片。” 在Complicated Game中,McMurty 十分重视他比较温暖的原声音质,他用从Ani DiFrancco 那里得来的一把老Gibson dreadnougth 指弹或扫弦,没有用电吉他,所以渲染的这些歌曲更加个人化而不是政治化。McMurty 音乐焦点的转换,强调了其创作弱势的一面。

前几首歌曲当中,McMurtry 讲述了爱情的种种过客:激情的年轻人婚姻,可能敌不过豪华轿车,“闻起来像是可卡因的汗水,便宜的古龙香水,须后水的味道”( “You Got to Me”);一场
更加成熟的蓝领阶级婚姻,根深蒂固(“Copper Canteen”); 一场商定的无信仰婚姻,会抹杀某个人自尊(“She Loves Me”). “You Got to Me”的副歌与所有其他复杂的元素结合在一起,扫弦吉他,键盘乐器与鼓类乐器,听起来像是从滚石的Exile on Main Street- 年代直接借用弹拨,然后Lou Reed 用德克萨斯人慢吞吞的语调改写。“你最懂我,”McMurtry唱到,“消除了我面前所有的不快/ 跳上一辆千元奥德赛扬长而去/ 我现在已得知一二。”此外,McMurtry 的主人公质疑他们在世界的存在(“Ain’t Got a Place”),对于出现的变化深思熟虑(“Deaver’s Crossing”), 战
场归来,幻想破灭(“South Dakota”). 其中比较不错的一首歌曲大部分是电吉他“How’m I Gonna Find You Now,“在这首歌曲当中,McMurtry 说唱一位天真疯子的功绩,”像是莫洛托夫鸡尾酒一样吹进城镇,”吉他的颤音效果接近于主人公失眠的精神错乱。Complicated Game 的中心是蓝领阶级的斗争(和所有McMurty 专辑一样),但是声音更温暖,更原声,他突出个人关系的细微差别。可以确定得说,McMurtry 已经弹奏了很多场全原声演出,原声吉他在他所有录制歌曲中位于中心部分。但是在Complicated Game 中,原声在开始部分,这大不相同。

Complicated Game

Complicated Game

Jefferson Airplane/Hot Tuna乐队吉他乐手在最新独奏演出时从容应对

Jorma Kaukonen 受到Rev. Gary Davis 品丝指法的启发,先在原声吉他上指弹,然后与Jefferson Airplane 乐队一起弹奏电振动民谣,再弹奏迷幻民谣。在与Airplane 乐队长时间合作之后,又与Hot Tuna 乐队弹布吉音乐,并且进行扩音,接下来又弹奏无装饰电吉他音乐。但是现年74 岁的Kaukonen 如今追求独奏原声录音, 与JA/Hot Tuna 贝司手Jack Casady一起创作他独具特色的根深的喉音咆哮。

Jorma Kaukonen

Jorma Kaukonen

Kaukonen 在Red House 录制的第三张专辑Ain’t in No Hurry, 进一步加深了他大师的地位。哀歌“In My Dreams” 中,Kaukonen凭借他敏感清脆的指法与粗犷而又醇和的嗓音,用一句歌词酿造出了死亡与迷幻音乐的点滴记忆:”我们似乎永远不会在梦想面前老去。“

但是Kaukonen 伤感的触动毫无保留得流露出他的推动力。在Airplane 乐队的歌曲“Embryonic Journey” 中, 他用1958 Gibson J-50 弹奏几个片段,犹如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激起千层水纹:大量的低音音符与潇洒的指法弹出“Where There’s Two There’s Trouble”, 脚踏钢弦弹奏出城市乡村流行乐“Bar Room Crystal Ball”。Kaukonen 和他的伴奏乐队弹奏比较放松灵活的部分,生机勃勃的演奏呈现出古老民谣和轻浮蓝调的新面貌。经济大萧条时期感人的歌曲“Brother Can You Spare a Dime”特别具有时事性,但是用Kaukonen 西班牙风味的吉他和Barry Mitterhoff 振动曼陀林组合后却将其风格变得嬉戏。

Ain’t in No Hurry

Ain’t in No Hurry

Kaukonen 弹奏Ain’t No Hurry 时,并不着急。相反,他会让每一个音符把你拥抱。 ——Pat Moran

神童在其首个全独奏吉他序曲中发现精微玄妙和成熟之处

Julian Lage 或许是最朴实无华的吉他大师。在他弹奏时,或谈论他的演奏时,丝毫没有留露出自命不凡的傲慢。在指板上发现一个很不错的把位后,他会咧开一个大大的微笑。他从12 岁时
开始练琴,天性好奇;而在倾听时又心无旁骛,这一切促使他成为世界顶级吉他乐手之一。他的首张全独奏原声吉他曲目融合了民谣,爵士和其他音乐色彩,这12 首歌曲为即兴创作,简洁紧凑(每一首不超过4 分钟),旋律迷人而又简单,饱含深情。开场曲目“40’s”是旋律优美的民谣曲风,带有丝丝忧郁,好像夏季开车到乡下,打开车窗兜风一般。在“Gardens”中,Lage 吉他曲风如行云流水, 而在“Red Prairie Dawn”当中,又好像充满了蓝草风味的活泼土风舞。在本专辑最具实验性音乐的曲目——简洁的“Doublesteps,”当中,即使是colling 吉他也足以弹奏出最真挚的爱情旋律。

Lage 因专辑所传达的怀旧感而将其命名为World’s Fair,时过境迁之后,这些歌曲肯定会散发出光彩。但是Lage 是现代世界的产物——这位吉他大师的注意力,让他帮助颤琴传奇乐手Gary Burton 的职业生涯焕发出新活力,先锋爵士摇滚乐手Nels Cline (Room) 演奏出令人眩晕的实验性自由即兴演奏,并且最近与Chris Eldridge(Avalon)合作创作乡村民谣音乐。Lage 在专辑World’s Fair 的一首歌曲中独奏,感觉非常温暖亲密,好像他穿越了空间,只为你弹奏。  ——M.S.K.

World’s Fair

World’s Fair

 

家庭录音探索Sam Beam成型阶段

Iron & Wine( 又名Sam Beam) 粉丝思念他早期作品那种朴素的简洁,特别是2002 年Subpop 唱片公司推出的 The Creek Drank the Cradle,这是他首张作品,毋庸置疑具有其本身特点,共有16 首歌曲。从那时在家里用四轨录音机制作专辑开始,他在熟练掌握原声指法之后,经常加录班卓琴与滑奏吉他部分。毫无疑问,录制曲目低保真(比其它专辑的曲目要多), 但是由于其嗓音的直接性, 总体感觉仍旧温暖亲切,很多都接近于窃窃私语。在“Loretta” 和 “Sing Song Bird“ 曲目中,还有明快的指法,然而其它曲目为吉他- 班卓- 滑奏交互效果,极具吸引力。在”
Judgement”中,吉他点弦打击的效果也不错。对我而言,印象最深刻的歌曲就是那种有怀旧色彩的歌曲,捕捉到旧时光里情人朋友的欣喜和不确定性。

在开场曲目 “Slow Black River” 中, 他唱到“我永远握着你的手“;在”Quarters in a Pocket,”他轻声吟诵着:”和你在一起的时光,好比在画一张油画/ 但是你却不让我看到。“ 然后在“Everyone’s Summer of ’95,”中,Beam 和他的哥们任意打发时间,”回家途中。无处可去。”

虽然,我个人比较倾向于Beam 近期发行的专辑,制作方面更精心,音乐方面更大胆,但那些早期的歌曲充满恬静的优雅与力量,既引人入胜又令人信服,并且可以瞥见音乐本质当中最有趣
的一个怪异之处。  ——Blair Jackson

Archive Series Volume No. 1

Archive Series Volume No.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