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乐手访谈

Ben Harper 回顾了他对 Weissenborn 吉他的喜爱 AG 290

Love at First Sight 一见钟情 

 

CHRISTOPHER PAUL STELLING 撰稿

[ 编 者 按: 在 吉 他 手 Christopher Paul Stelling 与 Ben Harper 为 AG 2016.10 月 刊的专题进行的最近一次的访谈中,他们两个 人讨论了 Harper 对 Weissenborn 吉他的 钟爱。以下节选自他们的谈话中未发表内容 ]

尽管你首先被看作一名作曲人,然后通常会将 你与 Weissenborn 吉他联系在一起。你对 Weissenborn 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作曲与 Weissenborn 伴我一同成长,我是 在同一时期接触两者的,我觉得我可以称得上 歌曲的第一首歌就是在 Weissenborn 完成 的。所以,对我来说,他们是一回事儿。

我对一把 Weissenborn 的最初记忆是看见 它们—甚至不是听到它们—然后说,“天呢, 这是我家乐器店曾经进过的更为漂亮的乐器之 一了。”然后,我看着许许多多的人来店弹奏 它,它的声音彻底将我折服了。

这是一种摄人心魄的声音。

是的,摄人心魄,丰满,非常悦耳,像嗓音一样。

它像是真人嗓音。

正是这样,the Nationals 和 Dobros 等乐 器也有这种特点,但是夏威夷相思木的性质和 中空的琴颈以及它的尺寸—它本身的几何结 构—赋予了它突出的特色。

你弹了一把款式 4—这是一把琴颈中空的吉 他—但是在这次巡演中,你也弹奏了一把实心 吉他。

是的,在十几岁和 20 岁出头时,取决于跟你 谈的是哪位历史顾问,Weissenborn 尝试了 很多种不同尺寸,不同材质,半空,半实的琴颈。 我甚至不确定在全空心琴颈问世之前它是否已 经存在了。我必须要咨询一下 Ben Elder,作为一名 Weissenborn 的主要历史学者, AG 也非常了解他。但是他最早的一些型号里 面包含这种半实心琴颈。似乎他很快把注意力 转到了绳子包边。 共有 1、2、3、4 四种款式 ,1 是最为简洁的,2 是实木包边的,3 是面板带 绳子包边的,4 用了全绳子包边:面板,背面 和琴头都有。

我想这是很多人一看到这种漂亮的包边就知道 是 Weissenborn 以及他的这种制作风格。

没错。

我曾做过一段时间的制琴师助理,制作吉他, 哦,天呢,包边太费力了。

制作它然后将它安上对吗?

我感到很困惑,他是如何将它们弯曲的,或者 他是一节一节做的,你了解吗?

是的,我想是 [ 一节一节的 ] 因为从它们存在 起已经有 80 多年了,像其他吉他或者是比起 任何吉他来说,Weissenborn 的包边都很完 整,甚至在年久失修的吉他上也是这样。他这 种包边历经时间检验,让人印象深刻。

在这次巡演中,你的吉他技术人员告诉我说你 一直在用 D’Addario 半平卷式琴弦—我想 他们将它们称作是平面弦?

是这样的。

这对你来说是新东西吗?

这完全是新的。

它们的益处是什么?

噢,也许是在我第三张专辑前后我开始使用平 面弦,只在录音室里用,因为琴弦的噪音会低 很多,噪音在高音区是在所难免的。

削减的更少一些?

清晰度也差一些。所以是一种妥协。在这次巡 演中,我一直在试验是否我能够习惯它,而我 仍没有 100% 确定,因为—你知道—我们最 喜欢的音乐的早期作品都是采用标准圆形螺纹 式琴弦完成 的。我眼都没眨过一下…我见来店 的玩布鲁斯的家伙们所用的吉他都没用过它 们。

是听到它们—然后说,“天呢, 这是我家乐器店曾经进过的更 为漂亮的乐器之一了。”

BEN HARPER

不,都是琴弦噪音还有圆形螺纹的琴弦。 这从来没有困扰过我,但是—或许在这一阶段 我突然对琴弦噪音产生了一种敏感。基本上, 我会在音色上试验。它能使你兴趣盎然,让你 沉浸其中。也许在这次巡演结束之前,我就会 在 Weissenborn 上用回标准圆形螺纹式磷 铜轻张力琴弦,或者是用在我使用最频繁的 Weissenborn Style 4 方 颈 上 … 我 的 意 思 是,我确实更喜欢圆形螺纹式琴弦的音色,但 是我这款琴弦我用起来也很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