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原声吉他界

Rockin’ Mountain High 不拘一格 AG 289

 

根据个人经历,Bob Weir 打造出一张富有禅意的个人专辑

GREG CAHILL 撰稿

Bob Weir 不 徐 不 疾 地 酝 酿 出 了 专 辑 Blue Mountain。 现 年 68 岁 的 Bob 曾是 Grateful Dead 乐队的主唱兼吉他手, 这也是他近十年来发行的首张专辑,也是近 三十年来首张完全收录新歌的专辑。在这张 专辑里,Bob 以自己少年时在怀俄明州的 一个牧场的工作经历为基础,进行歌曲创作 ( 据 报 道,Old Crow Medicine Show 乐 队的成员还劝他把这段经历写成书)。Weir 还力邀 Josh Ritter 一同创作歌曲,Aaron Dessner 担任吉他手,the National 乐队的 Bryce Dessner 和 Steve Kimock 也倾力 加盟,随着他对过去时光的追忆一同创作出了 12 首新歌。

在专辑首支歌曲“Only a River”中,Weir 献上了饱含深情的演唱。他在歌中唱道:“只 要看到这条河,一切就都好起来了”。你会发 现这种情境在 Weir 漫长而又奇特的人生路途 中占据了十分重要而又隐秘的位置。在歌曲 “Ghost Towns”中,混杂着带有西部特色 的打击乐声和迭句。“我明白鬼镇知道些什么, 爱情悄然而至,爱情悄然而逝。”是歌中一直 重复的一段歌词,充满惆怅之感,也就是带着 这丝惆怅,Weir 淡然看遍 70 年人生路上的 宠辱兴衰。

在专辑同名歌曲中,忧郁的吉他独奏给人沉思 之感,而其中的山,即比喻人生中偶尔无法逾 越的高度,不过,它同时也代表了充满奇迹的 世界。Blue Mountain 描绘的是心灵上的幸 福喜悦,正如你能从这些睿智摇滚前辈身上所 期望的那样。

John Prine For Better, or Worse Oh Boy

轻松诙谐的乡村音乐二重唱

这是 John Prine 近十年来的首张全新专辑, 同时也是一个喜讯。这张专辑风格承接 1999 年收获高度评价的男女二重唱专辑In Spite of Ourselves(Oh Boy 唱片公司制作发行 ),其中, 这位技艺娴熟的唱作人与 Alison Krauss, Kacey Musgraves, Iris DeMent, Lee Ann Womack, Kathy Mattea, Miranda Lambert, Morgane Stapleton, Susan Tedeschi, Holly Williams 以 及他的第三任妻子 Fiona Prine 合作演绎出一 首首赞颂爱情和婚姻的质朴歌曲。现年 70 岁的 Prine 仍然那样幽默风趣、情感细腻、充满魅力。 尽管疾病已经对他的气管造成了损伤,不过他沙 哑的音色反而为自己平添了几分雅痞之气。

专辑中的大部分歌曲均为 George Jones, Jessie Colter, Hank Williams, Joe Maphis 以及其他音乐 人创作的名气稍小的乡村歌曲。专辑中的首支歌曲 就是与 DeMent 合作的“Who’s Gonna Take the Garbage Out”,歌曲中对家庭内部的不和谐 进行了戏谑与调侃。而在与 Krauss 合作的歌曲 “Falling in Love Again”中,基调又转换为温柔 多情。在翻唱 George Jones 的经典曲目“Color of the Blues”时,Tedeschi 在歌声中激发出了内 心深处的 Tammy Wynette。“I’m Tellin You” 则是与 Holly Williams 合作演唱的曲目,采用小提 琴和电吉他伴奏,很适合乡间夜游时静静聆听。而 在与 Lambert Flatt & Scruggs 合作翻唱 Flatt & Scruggs 的酒吧小调“Dim Lights, Thick Smoke (and Loud, Loud Music)”时,Lambert 的活泼 可爱也表现地恰到好处。

For Better, or Worse 会让你知道乡村音乐究竟 有多么有趣,即使再紧张的关系也能轻松化解。 Prine 还在其中单独加了一首独唱,翻唱自 Hank William 唱给单身汉的挽歌“Just Waitin’”, 曲风奇特,无拘无束。

—G.C

Courtney Hartman Nothing We Say Courtney Hartman

这位来自 Della Mae 乐队的吉他手创 作出了一张既有个性又富感性的专辑

在专辑同名曲Nothing We Say 中,Courtney Hartman 轻柔的低吟在空气中自由地飘荡:“手 指轻触,远胜胸中万语千言。”有些听众对这位 来自 Della Mae 乐队的吉他手灵活的弹奏技巧 一定不陌生。这也算是对她首张个人专辑质量的 一种保证。她流畅的弹奏所传达的意义要比言语 深刻的多。

在这张 EP 的 5 首歌中,Hartman 亲自创作 了 4 首,歌词和吉他弹奏十分契合,两者都发 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When You See the Morning”流畅清脆的音色伴随着 Hartman 旋 涡般引人入胜的弹奏,赋予歌曲一种摇摆不定的 节奏感。歌曲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就像是时差 导致的白日梦,当 Hartman 弹起班卓琴时,那 感觉就如同是如晨雾般消散的爱情记忆。

不过从其他方面来看,Hartman 和听众所期望 的还是有所不同。她将扣人心弦的传统蓝草歌曲 “Cumberland Gap”改编成了冥想的幽静感觉。 Hartman 用她的 P 型琴,加以熟练的技巧弹奏 对位旋律和交叉节奏。

“Hide and Seek”将轻柔的旋律与令人不安的 故事完美结合,故事中孩子们假借玩游戏之名逃 离施虐的父母。

自 Della Mae 乐队于 2015 年发行了同名专辑之 后,还是首次有成员发行个人专辑。凭借这张抒 情专辑,Hartman 巩固了自己与众不同的吉他 手的位置,同时在欢乐和烦恼中开启了自己的作 曲之路。这张既感性又富有个性的专辑Nothing We Say 足以说明一切。

—Pat Moran

Hot Club of San Francisco John Paul George & Django Hot Club

就是在这次特别的吉普赛爵士远足活 动,让 Django 遇到了披头士乐队

老歌新唱可真是一个绝妙的点子,不过令人惊讶 的是,直到现在才有人尝试:将披头士乐队的歌 曲进行 Django Reinhardt 风格,或者说是吉普 赛爵士风格的改编,并制成一整张专辑。专辑 中邀请了《原声杂志》撰稿人 Paul Mehling 所 在 乐 队 Hot Club of San Francisco 五 重 奏, (三位吉他手,一位贝司手,一位小提琴手)他 们都是个中高手,而且偶尔还会邀请鼓手、萨克 斯风手和手风琴手进行伴奏,所以这张摇摆爵士 乐专辑的效果还是十分不错的,也算是对于披 头士宽泛曲风的一点小小尝试,极富想象、不可 思议而且十分令人满意。相较于披头士的大热单 曲,HCSF 则是另辟蹊径,对知名度稍小的歌 曲进行了探索,像是专辑The White Album 中 的“I Will” and“Julia”,“Things We Said Today” ( 这首歌的开场音乐很像“Fever”), “You Can’t Do That”(其中还采用了班卓 进行伴奏),“Because”(其中带有探戈旋 律),甚至是 George Harrison 在 1963 年发布 的歌曲“Don’t Bother Me”,知名度并不高。 Isabelle Fontaine 性感嗓音重新演绎了“For No One”,另一首用法文重新演唱的“If I Needed Someone ”则可以称得上的点睛之笔。

Django 的影响力无处不在:Mehling 的流畅而 富有感染力的主音吉他弹奏,爵士伴奏的节奏吉 他弹奏,Evan Price 的吉他弹奏,以及听来像 是上世纪 30 年代烟雾缭绕的巴黎蒙马特区的酒 吧里的音乐,这一切都有他的影子。而 Django 和披头士的音乐也达到了真正的融合:一首乐器 演奏的“Hey Jude”和 Reinhardt 的“Duke and Dukie”。在这张 CD 中充满惊喜和意想不 到的音乐改编。

—Blair Jackson

Jim Lauderdale This Changes Everything Sky Crunch

唱作人 Jim 重温他曾被人翻唱的 11 首歌曲

这张专辑中汇集了酒吧舞步、两步舞以及热络的 氛围,Jim Lauderdale 通过专辑也表达了自己 对于具有德克萨斯特色的乡村乐的无限热爱。最 初,Jim 单独或和其他人合作,为几位乡村歌手 创作了这 11 首歌,其中就包括 Ed Burleson 和 George Strait。当中,多数歌曲都成为了经典 之作。这些歌曲很大程度上更具力量。

“All the Rage in Paris” 将 John Carroll 的 扫弦和制作人 Tommy Detamore 的民谣吉他 弹奏以及 Lauderdale 温暖的低吟浅唱进行了 巧妙的融合,这首感伤的歌曲有酒吧小调的影 子,比 Derailers 在 2001 年的版本要更加自 然。Carroll 富有打击乐色彩的慢速民谣吉他弹 奏, 加 上 Lauderdale 在“It All Started and Ended with You”中温柔庄重的音色,与原唱 Burleson 年轻稚嫩的嗓音形成了鲜明对比。

只 有“We Really Shouldn’t be Doing This”并未超越原版演唱。Lauderdale 和他来 自奥斯汀的乐队成员用亲和悠长的节拍,切分节 奏及时断时续的乡村摇滚民谣吉他进行弹奏,虽 然已经十分接近,不过其中还是少了点 George Strait 大热版本的率性。

不论是轻柔的摇摆乐、原声爵士还是清亮的乡村 歌曲,Lauderdale 都为其带来了简约的流行音 乐框架。数十年来他一直如此,将截然不同的音 乐类型与神通广大的人们联系在一起,不过他更 为人所知的身份还是作曲人,而不是音乐的剖析 者或是演奏家。如果世界上还有正义存在,那么 This Changes Everything 一定会改变它。

—P.M.